晚上在胡同里跟老头作爱/有力缓慢而坚定的进入

 周娟又过来拦在了周树和许刚的中间,对许刚说道:“你发什么神经啊,现在我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了,不要在搞了好不好?”

    李茂兰也站出来了,对许刚说道:“周树是我男朋友,跟周娟半点关系都没有,你再闹事的话我就报警了啊!”

    许刚还是不敢相信周树跟周娟没有关系,她们只不过是保护周树故意这么说的而已,于是乎变本加厉的讽刺起来:“呵呵,我还真的是长见识了,居然要两个女人保护你,太没用了吧,敢做不敢当是吗?”  晚上在胡同里跟老头作爱/有力缓慢而坚定的进入  

    周树不打算再忍耐了,对周娟和李茂兰说道:“你们两个先坐回去!”

    “周娟不许走,你得跟我回去好好算算账!”许刚一把抓住了周娟的手腕,将她控住。

    周娟虽然也有177的身高,但是她是个女人,力气最多和1米49的男人差不多,在183厘米的许刚手中根本挣脱不了。

    “放开我,我现在跟你没关系了。”

    周娟使劲挣扎,对许刚拳打脚踢,但是许刚直接抓住了她的头发,把她的手抓住考在背后。

    “你以为跟我分手那么容易吗?我得不到的女人,别人也休想得到!”许刚已经开始发疯了,他被失恋冲昏了头脑,随时可能做可怕的事情。

    周树见情势很危险,立刻就抓了许刚的手,将他手腕处的合谷穴一捏,许刚的整只手立刻就变得软弱无力。

    周娟的头发被放开了,她立刻挣脱出来,用手揉了揉自己的手腕,整理了一下头发,站在了周树的身后,满脸不堪之色。

    “你是不是想在光天化日之下抢亲啊?”周树质问道。

    许刚被周树刚才的操作吓了一跳,他猜测这个家伙应该是练家子,一般人不可能准确的按住穴位,那一瞬间他感觉到浑身无力,十根手指就像散掉了一样。

    但是他还是没有把周树放在眼里,如果周树真的有实力把他放倒,就没有必要投机取巧按住他的穴位了。

    只要不被按住致命的穴位,许刚觉得自己有100%的把握一击干倒周树。

    他的力气恢复了之后,便对周树指手画脚地骂了起来:“抢亲怎么了,周娟本来就是我女朋友,我不同意跟她分手!”

    周树直接对店里的服务员说道:“服务员,麻烦你们给B座的保安室打个电话,这个家伙明显是在搞事情,企图在众目睽睽之下抢人,要是这种事在你们店里发生了,以后生意会有很大的影响!”

    店长赶紧拿起店里的电话,给保安室打了过去。

    周树见电话已经打了,便说道:“你是自己走,还是等保安过来撵你走?”

    “老子干嘛要走,别说是小小的保安,你们就算是打110,我也不怕,我自己的女人,我就算在这里把她衣服扒光了,也没人能把我怎么样?”

    此时,旁边有一个桌子上的吃瓜男子忽然哈哈大笑起来:“那你倒是快扒呀!哈哈哈哈……”

    “对呀,扒衣服啊,我们等着看呢!”

    李茂兰怒视着那几个男人:“看热闹不嫌事大啊?不要脸!”

    周树看了看李茂兰,安抚道:“不要管他们,一群废物而已!”

    李茂兰不再说话了。

    可是刚才那几个男的却开始有点不爽了,对着周树骂了起来:“B嘴给老子放干净一点。”

    周树完全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再次把目光转向了许刚,说道:“在我还没发火之前,是你最后的脱身机会!”

    吃瓜男子又说道:“跟你说话呢,聋了啊?”

    周树依然看都懒得看那个男子一眼。

    许刚轻蔑的一笑:“如果你现在不插手我跟周娟的事情,今天你蛊惑周娟,我可以既往不咎!”

    话音刚落,许刚立刻再次向抓住周娟托她出去。

    说到底许刚还是害怕保安过来,想要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谁知道,周树一把抓住了他的手,不让他走。

    这次没有按住任何的穴位,就是普普通通的一把握住手腕,许刚却怎么也挣脱不了。

    周娟再次得救,她主动后退,离许刚更远一点。

    许刚还有一只手一拳朝周树的脸上打了过来。

    周树本来就忍不了了,之所以到现在还不动手,就是不想自己先打人,现在机会来了,他看到对方拳头过来,故意不让开,硬生生的吃了一拳。

    之后,便不再客气了,他的一只手还抓着许刚,用力朝自己这边一拽,便将其整个人托了过来。

    另外一只手在许刚的肩膀处一拍,然后一个翻身,再用力一推,把他推倒在地,翻了一个跟头,不偏不歪,正好把刚才叫喊着要看扒衣服的那一桌饭菜全部砸倒。

    这个桌子上还有一碗水煮鱼,都没怎么动,全部泼到了许刚的胸口和脖子上。

    烫得他哇哇大叫:“啊……啊……你吗个%……¥&**”

    他站起来还要再次对周树动手,被周树再次一脚踢飞,在地上滑了足足五米远。

    周树的身手让店里的所有人都惊呆了,包括周娟和李茂兰。

    店里的服务员们就更加不用说了,尤其是男服务员们,简直像看到了李小龙,虽然他们努力的保持镇定,保持冷静,但是那崇拜的眼神还是出卖了他们自己。

    许刚倒在地上起不来了,周树不再管他,转眼朝着刚才那几个叫嚣扒衣服的男子看去。

    那几个人也意识到周树的厉害,不敢再多比比,这种身手和力道,就算是他们几个一起上,也不是对手,几个人连忙后退几步,保持安全距离。

    周树并没有对他们怎么样,而是看了看桌子上的菜,对服务员说道:“这一桌的消费以及打坏的餐具,等会全部由我来买单!”

    站在旁边已经吓得一动不动的一个女服务员点头道:“好……的!”

    “你们几个给我听清楚了,如果下次再听到你们在我们面前逼逼赖赖的,你们的下场和他一样!”

    那几个男人屁都不敢放一个,立刻出门,换一家餐厅吃饭去了。

    这个时候,保安们已经来到现场,将地上的许刚扶了起来,问道:“怎么回事?”

    几乎全场的人都在为周树说道:“这个人想要抢走这个女的,刚才是这个帅哥救了她!”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24455/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