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背上的律动将军*校花娇荡吟喘上课

只是注视着,便有种种莫名之感显化心头,化作一道道扭曲的声音呢喃喘息,化作红粉骷髅之相,诱人堕落

    “邪魔,净土里有真的邪魔?这不是佛门的净土吗?”段瑞讶异道,在少年人心中,佛门一直是度化世人,强大的象征

    若是在他们自家的无垢净土内诞生邪魔,那可真就是个笑话了。

    王思远微不可察地笑了笑“达摩证菩萨果,触摸未来佛果,算是中古之后第一人,但晚年时却突然蹦出一个大魔,与他打得净土破碎,好不容易才消灭,你说,这大魔从何而来?”  马背上的律动将军*校花娇荡吟喘上课  

    “佛由心中生,魔亦心中来,顺者为佛,逆者为魔,皆在一念之间。”王腾深深的看了段瑞一眼,道出了其中玄妙

    心灵的力量是强大的,充斥着无限的可能与潜力。

    段瑞顿时说不出话了,两人说的他能听懂部分,剩下的字是啥字,意思就不知晓了;他苦着脸,只觉眼前缭绕的黑气充满了极致的危险

    嗡~

    三人闯入新一层山峰中,顿时察觉到了不对劲

    黑气排空,凝成朵朵云彩,并环绕成旋,而它们旋转核心之下站着一名僧人。

    他面容有几分南荒的味道,脖子上戴着一串深色大佛珠,穿着灰袍,踏着芒鞋,双目紧闭,神情狰狞,状极扭曲。

    “大魔,大佛,果然如此。”王思远神色凝重,一下子戒备了起来

    段瑞见王思远如临大敌,顿时对这黑气幻化的外魔僧人起了兴趣。

    他仔细打量,忽然发现这名僧人的容貌有点眼熟,与当年自家供奉的罗汉分外相似。

    “达摩!”他失声而出。

    “是邪达摩。”王腾的声音低沉,心头泛起了对如来神掌第一式的种种感悟,驾驭起那股‘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意,身形登时高大了起来,急剧攀升

    摩诃无量,菩提见我!他毫不犹疑,直接打出了自创的大摩诃拳,高渺与清净的超脱之意并存,有佛陀在菩提树下拈花而笑,有仙人在菩提树下明悟大道

    大光明,大无量,大摩诃!

    轰隆!此拳一出,天地齐动,如若呼应一般,密密麻麻的佛光汇聚而来,凝聚成一株巨大的菩提,撑天抵地,压裂长空,连这山峰都隆隆作响起来

    面对这一击,好似被引动了一般;灰袍僧人露出邪意森森的微笑,右手拈花,轻轻拂出。

    佛陀拈花一笑,是为通悟;邪佛拈花一笑,是为杀戮!

    “起!”王思远一声轻喝,龟甲飞出,上面黑白之点凸显,演绎万象,隐有化生一界之感,自成法理,天行健,地势坤,随风巽,渐雷震,

    它散下道道金芒,变成卦象流转,充满了束缚之意,将满脸邪异的达摩幻影笼罩其中。

    王腾的大摩诃拳降临,无量菩提镇压而下,邪达摩本身亦像是被影响了,动作扭曲而缓慢,像是缠线的木偶,给了龟甲继续衍化的机会。

    咚!金刚大力,菩提禅机,一拳一掌,皆有天地大势交融,都能让邪达摩的动作戛然而止,周围天地与外景形成的“势”瓦解。

    段瑞面色一白,退至众人身后,默默不语

    而王思远脸色苍白的吓人,双手连同,产生幻影,身前漂浮的算筹随之演绎,让“龟甲”产生的金色卦象渐渐连为一体,生死之门凸显,仿佛封印,越收越紧!

    同时,他心中很惊讶,王思远竟然能够催动这明显是神兵的龟甲!

    他的气息明显没有迈过第一层天梯!

    段瑞这段时日常与王家之人混在一起,眼界变广,见识变多,纵使实力远远低于王思远,亦能看出少许端倪。

    他与这件神兵似乎分外融洽……

    “无量摩诃!镇压!”王腾一声大喝,眉宇生辉,亮堂堂一片,刚毅与慈悲并存,左拳翻覆而下,恍若苍天倒倾,蕴含无量光,迸发无量热,直接与邪达摩对了一拳

    咚!两人齐退,天地法理肆虐十方,崩裂高山远海,荡平方圆百里

    “封!”王思远抓住机会,催动洛书封赦而来

    嗡!轻微响声荡开,自达摩身体处,虚无波纹向着四周蔓延。

    诸多卦象终于连为了一体,像是一卷写满了玄奥文字的金色绢帛,将达摩一层又一层包裹。

    段瑞虽然认不得上面的字和图案,但心里油然而生一个斗大的字“封!”

    深奥卦象连成的金色绢帛连住了大地,气息与力量相接,在表面留下了一层深深的烙印,变化过的金色八卦图!

    “镇!”王腾又一声大喝,拳锋压盖而下,菩提摇曳,照见本心,附近上百块黑色巨石化成了粉末,直接磨灭了邪达摩被封住前最后的反击,层层消解,未能伤到任何一人。

    两股截然不同的如来神掌意境交锋,倒是让王腾生出了些许触动,对此感悟愈发深刻,第二式拳法隐有雏形孕育

    看着那不断流转变化的金色八卦图,段瑞感觉到了明显的法身气息。

    正当他思绪纷飞之际,耳畔传来王思远剧烈咳嗽夹杂中的声音“咳咳,走!咳咳咳……”

    这是他首次见到王思远的凝重!

    三人疾驰而过,终于来到了阵眼之地,见到了一颗漆黑的菩提子

    “这枚菩提子有几分佛意,可惜已经魔化。”走出引外魔之阵后,王思远放松了一点,感慨道。

    话语刚落。他剧烈咳嗽起来,嘴角有鲜血溢出,随后染红了拿出的手帕。

    他头顶龟甲收敛力量,轻轻漂浮。洒下淡淡微光,助他平复。

    “小和尚那边要快一步啊,不愧是正统的佛门有缘人。”王腾望着那菩提子,看出了些许端倪,有着阿难破戒刀法加身,孟奇比他们要快上一步

    “前面是业火红莲,可以瞒天过海。但后面的因果之阵就得小心谨慎了。”王思远平复了咳嗽

    眼前红莲花开,静静燃烧,不知以何为养料。

    “大能者,上触道与德,下织法与理,在天地之间有自身的烙印,纵使坐化,烙印也得漫长岁月才能消逝干净,一旦沾染因果之线,就要承受冥冥中自烙印传来的力量。”王腾轻声道,让两人小心提防些

    他自是不怕的,还没哪个大能作死到他这来沾染因果

    …………

    同时,轮回世界的净土内,一道身影伫立山间,有些惊诧的注视着前方被困在法阵内的身影。

    此地秘密甚多,须得打探一二,孟奇思忖片刻,缓慢靠近,朗声问道:

    “不知前辈是谁?为何困在此处?”

    第六层阵法内被困住的身影叹了口气:

    “阿弥陀佛,老衲空闻。”

    …………

    妖族栖息之所

    某处密地内。一柄没有气息和威力外露的凤翅黑金枪突然发出了一声轻吟,周围天地百鸟随之齐鸣!

    “妖圣枪有苏醒迹象!”一道声音惊喜脱口。

    ·······

    “阵法被破了,有人快了一步。”王腾目光幽幽,眼前的因果之阵不攻自破

    只有一个可能,孟奇已经闯过了此处,将阵眼之物破去了。

    那阿难木雕已然破碎,失去了原有的力量

    王思远看着眼前碎掉的阿难木雕,神情少有的阴郁,但更多是癫狂之色,不断低语“意外……有趣……”

    他又望了望第六层,发现阵法完整,没有其他异常,顿时扭头就走。

    “不,不上去了?”段瑞不解道。

    王思远突地哈哈大笑“第五层阵眼的阿难木雕被因果反噬破碎,没了它的辅助,再有洛书,以我当前的境界,也没办法瞒天过海,穿过第六层。”

    “怎么会这样?”段瑞皱眉道。

    王腾看了他一眼,摇头道“大能的因果亦是唯一,某个宙光碎片内有人早我们一步,接下了这层因果。”

    “但我也并非一无所得,至少,能够确认与他有关。”王思远再度驱动起洛书,脑海中浮现了数圣最后残留的画面,一个面露慈悲之意的和尚,提着一口戒刀

    阿难!

    …………

    一月后,鱼海一代,有身影自漫天风沙中行来

    叮铃铃~

    有銮铃轻响,点缀苍凉,斗笠微微摇曳,露出了一张冷俊的面容

    他足不着地,身不染尘,就这般踏空而行,周遭幽幽暗暗,不时有无形的波涛之音荡起,荡尘涤污

    “一位宗师!这如来神掌出世,当真是引动了太多的人马,连几十年难得一见的宗师们都接连出现了。”有外景高手惊叹,这样代换天地的手法,也唯有宗师领域能够做到

    以己之天地覆盖外界天地,这便是超然的手段

    “气机隐晦,莫非又是一位外景巅峰降临?不知是地榜中的哪一位?”有宗师睁开双眸,自潜修中被惊醒

    那股昂扬磅礴的气机是丝毫不加以掩饰的,恢弘高渺,高高在上的俯瞰,令每一个人都心神压抑

    呼啦!

    骤而有风起,带起铃响,扬起斗笠,得见其下面容

    那一口暗紫长刀,如有星辰点缀,格外的显眼

    “玄天宗,玉皇!”

    “地榜九十九位,清余道人!”

    “果然来了!”

    登时间,一众外景高手们惊呼,这个时候,竟然连地榜前一百位的宗师强者都到了吗?

    外景巅峰,半步法身,乃至真正的法身仙人,多半也不会远了!

    “如来神掌总纲,这次不知地榜上会有多少人来,希望不会让我失望。”清脆的銮铃响中,王腾缓缓压低了斗笠

    他周身穴窍幽暗深邃,宛若一口口时光空洞,散发出外景巅峰的气息

    在洞真一气化神法的加持下,神人之躯在宙光碎片内的修行进度亦是叠加在了此身上,成倍的力量让他在这三月时间内再进一重天,臻至外景九重天

    基于此,他才有着真正争夺神掌的资本,只要法身不出手,他便是肆意纵横的存在,半步法身也无惧。

    一路行来,整个鱼海宛如暴风雨前的海面,看似沉静,实则压抑,高空不时有外景强者飞过,或身佩短剑,手背镶嵌有冰晶雪花,或穿着不同于中原的僧袍……

    走入繁华街道中,这里多了不少中原面孔,有四人抬着的青色小轿驶过,与王腾擦肩而过,在銮铃震响的清脆之音中远去

    直到长街尽头,轿子才停下,帘幕掀开,一只纤细精致的白靴踏了出来,然后白衣飘荡,清雅素净,遥遥望了过来

    “地榜九十九位,玄天宗清余道人,他也要争如来神掌?”

    这名女子清雅如仙,气质飘渺,周身一尘不染,让人自惭形愧。

    正是素女道的当代玄女!

    邪魔九道之一的首领,身怀神兵的存在!

    “大人,要出手吗?两大天女便是死在他的手上。”抬轿的弟子目露寒光,他们到底是邪魔九道的人马,正邪不两立,若是有机会宰杀正道弟子,那自然万万不可错过。

    “那是怜欲菩萨的事情,去截杀只是送死;他隐藏的太深了,的确如地榜所记载那般是宗师,但与世人所知晓的不符

    并不是所谓的八重天,而是九重天的外景巅峰,我来此只是一具应身,可比宗师,却远不是他的对手。”她的声音清越如同泉水,又带着淡淡的飘渺空灵

    一句话,便让四个抬轿弟子低垂下头颅,收敛了内心的想法

    同时心中震动无比,这才多久,那位玉皇就登临九重天了?!踏入宗师到外景巅峰,怎么比先前还快上了不少?他究竟有什么奇遇?!

    一时间,他们竟是有些恍惚起来,那位玉皇可以收敛气机,打着这样一个时间差来到鱼海,是为了做什么?莫非是要设局坑杀仇敌不成?

    “好了,他怎样都与我们无关;与其关注这位天帝转世,我更愿意去寻找那位雷神传人,狂刀苏孟,他亦是我们素女道壮大的一次机会。

    此番如来神掌总纲出世,纵使法身人仙也要狂热,须得谨慎行事,我的真身亦在赶来的路上。”

    语落,青色轿子穿梭而过,继续深入

    长街对岸,王腾收回目光,带着一丝可惜,那玄女也太谨慎了些

    否则倒是可以擒下一具应身研究研究,看看有什么独特之处。

    ·············

    与此同时,某座古墓内,阴森死寂之意如同死寂。

    一具深黑的巨大棺柩摆放于古墓正中,极其沉重,刻满了诸多描述九幽地狱的花纹,它一头一尾皆放置着一盏青灯,古旧斑驳,火苗幽绿,似乎在镇压或延续什么。

    此时,周身缭绕着血黄死雾的男子迈步入内,恭敬道“宗主,已找到了空闻的行踪,他出现在玉门关,相信很快就会进入西域。”

    棺柩内传出威严淡漠的声音“吾需要一具鲜活的法身之体,以化阴为阳,证就‘黄泉真身’,不要让吾失望。”

    “宗主放心,空闻不再是过去的空闻,他瞒得过世人,但瞒不过有心者,自镇压魔师后,他已多年未曾出手,当年大江帮弟子死在他的面前,他也来不及救援,哪还有半点法身高人的风采?肯定已经重伤跌落,不复往日威风,此事江湖之中早有流传!”

    缭绕着血黄雾气的男子阴冷笑道“而此次‘如来神掌’关系佛门大统,金刚寺已经势在必得,他来也得来,不想来也得来,这正是他的死兆!”

    他直起背,充满信心道“三位太上长老亲自出马,又各自带了一根黄泉之骨,能结成‘三途大阵’,必万无一失!”

    他默默补了一句,若非之前被人撞破,被那该死的狂刀苏孟搅和,事情会更有把握!

    另一边,鱼海边界之地

    有狂风吹拂,黄沙四溢,一位老道人,背负着一口古朴木匣,于漫天金辉中走来。

    他两鬓微白,神色平和,面庞紧致而富有生机,一双眸子内却满是沧桑。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24470/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