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春宵.埋在你身体里上楼梯

  他住在东边的度假村,这里的别墅房只要守住前后出口,里面的人肯定是插翅难飞。

    于是当王峰和老叶敲开他的房门时,这位练得一身肌肉的小壮汉,几乎是外强中干的代名词,他已然泄光了气,再也不敢有任何幻想。

    恭恭敬敬地将两位让到房间,小朱站在原地,好似做错事的孩子,听凭家长老师的发落。  公主春宵.埋在你身体里上楼梯  

    叶全修从一进屋,就打算开始唱起白脸,他这黝黑的面庞,也算是一种反串。

    “朱先生,先通知你一下,许梦思夫妻已经坐船逃走了。”

    他语气可是和缓,刻意放平了情绪。

    朱国鹏听到这个消息,先是一愣,然后就默默地低下了头。

    王峰挨了他的打,甚至差点丢了性命,当然对这个老同学,不会有任何客套。

    “主犯逃离了,他们也不好交差,只好拿你是问了。”

    朱国鹏还有些不服气,他这才抬起头来,故作平静地说道:“呵呵,我就是来旅游的,你们要想抓人,总得说出个门道来。”

    料想他这个级别的小弟,肯定不会和力维集团的资产转移有关,既然负责不了核心案件,那么他确实没多大罪过。

    但王峰可不这样想,很快就抛出了杀手锏:“拿督的死,我看你是逃不了关系。”

    这下对方真是急了,跳起来一丈多高,也不打算和王峰废话,只是对着老叶解释。

    “老哥,你一定不能听他胡说,拿督的死和我是一点关系没有。”

    “你放心嘛,我不是不会放过坏人,但也同样不会冤枉好人。”

    老叶说话比较客气,开始接着询问起来:“你说一点关系没有,可否拿出任何证据?”

    “监控!你们去调监控,我当晚一直在房间里,从来没有出来。”

    朱国鹏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让叶全修也多留了一个心眼。

    他拉走了王峰,暂时停止了审问,而是去到酒店监控室中,查看当晚的录像视频。

    本来他们只是岛上的“客人”,按理说无权要求调取录像。

    但这些员工也不是傻子,看见对方人多势众,现在也不敢再多得罪,于是乖乖地配合取证。

    在监控室里吹着空调,等待录像查找的间隙,老叶却自顾自地嘟囔了一句。

    “不知道为什么,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王峰听得真切,也完全明白他担心的来源。

    犯下这种严重的杀人案件,朱国鹏若是主凶,应该早就吓得尿裤子了。

    但只要一提到凶案,他就能保持信誓旦旦的态度,而且能主动提出接受录像调查,说明其实心里底气十足。

    果然和他们的猜想一样,当晚的录像资料显示,朱国鹏整晚都没离开过房间,根本没有作案的的可能。

    “会不会有密道,能让他绕过监控出行?”

    王峰还不打算放弃,提出了更多的假设。

    但老叶很快否定了他的臆断,因为这些别墅楼,都是一栋栋的独立建筑,互相距离很远,没有密道连接的可能。

    “视频死角呢,万一他能有躲开监控的办法?”

    酒店工作人员,同样否认了这种可能。

    因为别墅楼的前后监控,已经形成了360的全天候监视,不可能存在任何死角。

    王峰这下陷入了沉思,若真是这样,排除掉最有可能行凶的朱国鹏,难道说凶手真的另有他人?

    “调取当晚拿督所在别墅的监控。”

    叶全修的思路情绪,他现在倒要看看,到底当晚发生了什么?

    但出乎意料的是,工作人员在一顿操作后,才表示无能为力。

    “这部分的录像,好像被人删除了。”

    和老叶对视一眼,他们两人都不约而同地,开始有了不祥的预感。

    “要不这样,我们看一看当晚马小姐别墅外的监控。”

    叶全修刚这么一说,王峰马上就明白过来。

    可见老刑警的怀疑对象,已经落在了受害者女儿身上。

    不出所料,这部分的视频录像同样也没了踪迹。

    也就是说,现在无法知晓当晚马薇然的动向,也无法知晓到底是谁去过拿督的房间。

    案件到了这里,可以说走入了死胡同。

    但大家都心知肚明,目前很值得怀疑的对象,当然就是马薇然。

    “这个案件必须调查清楚,拿督的死和淘梦岛继承权脱不开干系的。”

    叶全修沉下脸色,已经露出了强烈的决心。

    “叶总想要怎么查?”

    王峰有些不太放心,但事关背后的真相,自己也没法置身事外。

    “我们去找那个神婆,她应该没走。”

    在办完婚礼后,本来卡鲁斯也是准备离开,但今天遣散许梦思的手下,暂用了渡船的轮次,她肯定不想和一群打手同船,于是就只好留下多住一晚。

    来到卡鲁斯的房间,发现她已经收拾好了行李,看来即便是留宿一夜,也准备明早天一亮就跑路。

    在她助理的翻译下,现在得以和她进行沟通。

    卡鲁斯收起了自己那些乱七八糟的什玩意,坐在沙发上乖乖听讯,看起来和一个普通的大妈没什么区别。

    “许梦思到底花了多少钱,才让你帮着指认凶手。”

    听完叶全修的询问后,卡鲁斯才露出了一丝不屑。

    “你们觉得我会缺钱吗?”

    再仔细一看,她从头到脚,全是贵重的珠宝首饰,虽然土味十足,但确实算是豪气。

    助理年纪和她差不多,但中文可是流利,看来也是当地华侨,她开始解释起来卡鲁斯的身份。

    这个神婆在当地颇有影响力,是远近闻名的名人。

    这些年来,找她占卜、治病、求卦的人,可以说数不胜数,她的收费标准一再提价,现在早就不缺钱花。

    这次马拿督的绝症,也是看在多年朋友介绍的面子上,她才愿意出马的。

    没能治好病症不说,现在马拿督离奇殒命,这让她的面子有些过意不去。

    “卡鲁斯说了,她指认凶手,完全是自发行为,和那个姓许的没大多关系。”

    “自发行为…”

    听到这里,老叶不禁翘起了二郎腿,他觉得有些奇怪,为何卡鲁斯这么确定,马薇然就是当晚的凶手。

    他亮明了警察身份,然后刻意加重了语气:“如果没有证据,光是凭着所谓的通灵术,我认为这是严重的污蔑。”

    王峰更是不会信这一套,他们逼着卡鲁斯,必然要说出个所以来。

    在不断了夹击下,卡鲁斯终于招架不住,她再也不敢信口胡说,而是老老实实的吐露了实情。

    她体重太胖,上了年纪后,腰椎就变得容易酸痛,估计是海边的房间过于潮湿,这让她当晚彻夜难眠。

    到了下半夜,因为实在睡不着,她就想着出门透气,可是等她刚走到门口,就发现了隔壁那栋楼,屋外站着一个人。

    “就是马薇然,我亲眼看见她叫出了拿督,两人往着北方走去。”

    听完她的描述,王峰和老叶都止不住地惊讶。

    他们反应十分迅猛,不约而同地想到了一点。

    卡鲁斯之所以敢于揭露凶手,并不是因为她有着超人的神力,也不是因为她被许梦思收买。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24509/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