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揉我的小兔子/你疯了我是你的皇嫂

 七月中旬的这一天,华夏东海海面风平浪静。

    最近这几年,东海附近巨大的地理条件变化,把海客联盟晃点得够呛。

    自从新任的海客联盟总盟主秦高远上任之后,海图出现了两次巨大的变化,海运航道由此彻底改变。

    秦家因此整个经营逻辑都不一样了,秦高远为此殚精竭虑,好不容易组织人马开拓了全新的航道,恢复了经营,结果大东洲又挪走了。  别揉我的小兔子/你疯了我是你的皇嫂  

    连续两次改弦更张,其中的曲折艰难不必多谈,好在越是艰难,越能团结组织内部,秦高远本身也能力出众,很快就坐稳了总盟主的位置。

    到了今年下半年,秦高远就觉得一切都慢慢理顺了,他这位华夏修行圈的三巨头之一,也能跟隔壁的猎门总魁首学一学,多给家人一些时间。

    最近天气不错,秦高远规划了一场家庭旅行,全家老小都坐上猎门总魁首送他的安澜号,去一趟婆罗洲北部。

    听说,那边有片海底森林很漂亮,想去那儿待几天,度个假。

    秦高远父母早亡,是爷爷秦向阳一手带大的。

    秦老爷子今年七十多了,自从在海客联盟总盟主的位置上退下来之后老得很快,精神头是一天不如一天,秦高远看在眼里心里难受,这趟是好说歹说才把老爷子说动了,跟自己一起出去散散心。

    这会儿夫人孩子们都在底下船舱里玩着,秦向阳秦高远爷孙俩躺在顶层甲板的躺椅上,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

    聊着聊着,两人就聊到秦月容了。

    秦高远问道:“爷爷,小姑什么时候回来?”

    “你还有脸问呢。”秦向阳说道,“你明知道你小姑出门在外,还把我拉过来度假,那海客联盟怎么办,正事儿不是全耽误了嘛。”

    “没事儿,我已经安排好了,十几二十天不会出问题,您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去吧。”秦高远说道,“不过这事儿您还真不能怨我,小姑的行踪只有您猜知道,我哪清楚您把小姑调给林叔了嘛。对了爷爷,您把小姑调给林叔,就不怕出事儿啊?”

    “林朔问我借人,我还能不借啊?”秦向阳说道,“别说借了,我送他都成,就怕他不要。”

    “嗐,您就别乱点鸳鸯谱了。”秦高远说道,“那时候我虽然小,可也知道林叔和我小姑那档子事儿,既然当年没这个缘分,如今林家婶婶都有好几个了,咱就别惦记了。否则万一闹得双方不愉快,对大局不好。”

    “我这不担心你小姑嘛。”秦向阳说道,“当年是赌气似的找一个人嫁了,结果你姨夫前年也没了,以后我要是眼睛一闭腿一伸,这孩子咋办呢?”

    秦高远笑了笑,说道:“爷爷,我觉得咱不能按我们的想法去琢磨小姑的人生。她跟我们到底还是不一样的。她是水里的娇娘,拥有另外一个世界,想做什么能做什么,她自己心里有数,咱们既是无力干涉,也不能去干涉。”

    秦向阳抬眼看了自己的孙子一眼,微微点头:“那如果她闯祸了呢?弥天大祸。”

    “那我就把整个海客联盟都豁出去,来换她的平安。”秦高远郑重其事地说道,“爷爷,您别怪我不知轻重,我跟小姑的关系您也知道,我俩虽然差着辈分,可却是一块儿长起来的。”

    秦向阳眯起了眼睛:“你还是太年轻了,如果换做是林朔,他不会像你这么冲动。”

    秦高远笑了笑:“林叔也就比我大两岁而已,而且他这个人我接触过,我觉得他未必会跟您说的这样。”

    “哦?”秦向阳问道,“那你觉得他是个怎么样的人?”

    “若是豁出自己的性命,他眼睛都不会眨一下。”秦高远说道,“可如果是身边亲近之人,他是无论如何都豁不出去的。”

    “你从哪儿看出来的?”秦向阳问道。

    “问他要一个小女儿跟我儿子定个婚,这点事儿他琢磨来琢磨去,愣是没给我答复。”秦高远笑道,“反而送了我这条船。”

    “这小兔崽子也太抠了。”秦向阳骂了一句,“自己悔婚也就算了,闺女都不舍得出一个?”

    “可不是嘛。”秦高远摇摇头,“小气得很。”

    “难道是辈分的事儿?”秦向阳问道,“你毕竟跟他差着辈分呢,这要是当了亲家……”

    “嗐,他们平辈盟礼就是用来抹辈分的,他要是在意辈分的事儿,苏念秋苏冬冬姐妹俩他就不该娶,按辈分那是他俩侄女。”秦高远说道。

    “那我会回头给他打个电话,给他讲讲这个道理。”秦向阳点点头,“凭什么林家男人能娶秦家女子,秦家男人就不能娶林家女子了?”

    “可不是嘛。”秦高远笑道。

    “哎对了,他家小女儿你见过没有?”秦向阳回忆了一下,“我记得叫林映雪?”

    “您记错了,林映雪是他大女儿,他小女儿叫做林映月。”秦高远笑道,“去年我上他们家去的时候,就见过林映月一面,五岁半。

    我还抱过她呢,哎呦小姑娘长得好看,我喜欢得不得了。

    看这五官模子,以后会比她姐更漂亮呢。”

    “是吗?”秦向阳似是来了兴致,“那这个曾孙媳妇我要定了,我这就给这林朔这小子打电话。”

    爷孙俩这会儿是光着上身享受阳光浴,身边也没带着手机,于是秦高远跟身后伺候着的服务人员说了一声,去卧舱里拿手机。

    就在等电话的时候,秦向阳就觉得船在晃。

    海客联盟的总盟主,几乎一辈子待在船上的人,这方面感觉特别准。

    他就觉得,这会儿船不应该这么个晃法,因为今天按理说海浪没那么大。

    “这是要变天了?”秦向阳自言自语了一句,抬头看天。

    天上万里无云,这会儿船底下居然是无风起浪。

    那就只有一个可能,这海浪是被水底下的东西催动的。

    秦向阳脸色一下子凝重起来:“高远,你快下去护着你的老婆孩子,有东西在靠近。”

    老盟主话音刚落,秦高远还没来得及离开,安澜号船头也就百米远的海面上,忽然窜出一个东西来。

    这东西个头不大,从水里出来后就悬停在安澜号前面,跟顶层甲板上的秦家爷孙俩几乎平视。

    这时候,正好服务人员把电话送过来了。

    那东西比较小,不显然,服务人员一门心思送手机也没看见,双手一送,把手机捧到了秦向阳面前。

    秦向阳一边看着不远处海面上的东西,一边拿起手机拨打了林朔的卫星电话,同时嘴里问道:“就是她?”

    “对。”秦高远此刻也一脸惊疑不定,“爷爷,要不这电话别打了,事情不对头。”

    “废话,就是因为事情不对头,才要跟林朔说一声。”

    ……

    林朔这边,在把那缕纤维收集起来之后,再次跟上了楚弘毅和特洛伦索的脚步。

    花得时间略久,差点跟丢了,因为之前闻到的那股气味让他有些分神。

    不过好歹又跟上了,林朔于是脚下放慢了一些,同时心里在琢磨事情。

    气味是可以明确的,当年昆仑山雷雨夜的元凶,就在此地附近。

    而如果情况更糟糕一些,对方也知道自己来了的话,那整个狩猎队如今的处境就非常危险了。

    幸好,自己多少心里有点预感,把女儿托付给秦月容了,否则还真难办。

    十七年过去,时过境迁,如果再来一次昆仑山雷雨夜,林朔毕竟已经不是十九岁了。

    今年他身份证上是三十七岁,可实际上只有三十岁,各方面都在巅峰。

    而因为九龙协议的存在,双方如今都不能动用九龙级的力量。

    所以此时此刻的林朔,反而希望能孤身一人碰上这位女魃安全官,双方一决高下。

    原本有苗成云在更好,二打一应该是更稳的,不过自从这家伙中枪之后,林朔这方面的想法就淡了不少。

    苗成云这人变数太大,时而超神时而超鬼,那是防不胜防,很可能会让自己死得很冤枉。

    就是一对一,手底下见真章。

    只是明知道她就在附近,可要找到她却不容易。

    因为热带雨林几乎每天傍晚一场暴雨,空气中的气味因子因此被一洗而空,很难留到第二天。

    林朔之前找到的那缕纤维,还是因为它落在了灌木枝叶之间,有叶子挡雨,这才保留了极少量的气味因子被林朔闻到。

    所以要找这个人,有点儿大海捞针的意思,毫无疑问是需要运气的。

    这时候林朔自然希望,运气可以站在自己这一边。

    正这么琢磨的时候,林朔怀里的电话响了。

    掏出来一看,是苏冬冬的号码,林朔赶紧接起来:“怎么了?”

    “林朔,你差不多可以了。”苏冬冬在电话那边语气不善。

    “冬冬。”林朔咳嗽了一声,“我怎么了?”

    “你怎么了?”苏冬冬说道,“林朔我告诉你,你带着林映雪出去胡闹我可以不管,映雪毕竟十一岁了,多少懂事了,可映月才六岁啊!你把她带走算是怎么回事儿?她都没上小学呢!哪儿来的暑假作业啊?”

    林朔一听这话也急了,他听出来这是林映月不见了。

    可苏冬冬却认为是林朔把林映月带走了,林朔不知道她这种判断是从哪儿来的,可这会儿却不能否认。

    因为一旦否认,林映月就在苏冬冬的认知里就真的失踪了,以她的性子那真是什么都干得出来,整个昆仑园区非天翻地覆不可。

    林朔赶紧稳了稳心神:“你别着急,映月确实在我这儿,主要是映雪想妹妹了,我也挺想的,就接过来看看,你放心,晚上我和苗成云就用风火跃迁把她送回家。”

    说完林朔直接挂了电话,然后打通了狄兰的办公室座机:“你身边有人吗?”

    狄兰说道:“没人,怎么了?”

    “用你的感知力探一探,苏冬冬在附近吗?”林朔说道,“她耳力太好了,得防着。”

    “不在附近,干嘛,你这是打算休了她啊?”

    “不是。”林朔说道,“映月不见了,她以为是在我这儿,我没否认,可实际上人不在我这儿,你去查一下前因后果,弄清楚了赶紧告诉我。”

    说完之后林朔又挂了这通电话,赶紧拨老丈人苗光启的号码。

    整个昆仑园区这会儿在智力和战力上都让林朔能完全信任的人,云悦心和曹冕都得往后捎捎,还是得这位苗二叔。

    结果手机刚拨出去就黑屏了。

    手机没电了,直接关机。

    林朔的这部卫星电话,虽然续航时间很长,可也得充电,这趟出门又比较仓促,没带电池板,只能靠五天充一次电来维持。

    原来是有充电地方的,特洛伦索那艘游艇上能柴油发电,可后来秦月容把这艘船一占,林朔就不敢上船了,手机也忘了充电。

    好死不死就在这个节骨眼,手机罢工了。

    ……

    与此同时,东海洋面上,秦高远看着不远处半空悬浮着的小不点,嘴里问道:“爷爷,打通了吗?”

    “打不通,说是关机了。”秦向阳说道。

    “那咱怎么告诉他……”秦高远冲海面上的小女孩撇了撇嘴,“他闺女我儿媳妇,这会儿正在海上悬着呢?”

    两人面前一百米,就是林府的二小姐,林映月。

    六岁大的小女孩,粉雕玉琢一身婴儿肥,用嘴叼着自己的大拇指,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俩男人。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24521/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