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荡货使劲*强行将她两腿分得更开

“诸伏警官!”一个大概刚刚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跌进诸伏高明的病房,

    看到里面的浅野信繁,他愣了好几秒,才终于反应过来,“抱、抱歉,我不知道您这边还有客人,我一会儿再来汇报!”

    信繁站起身,借着头发的遮掩,掩去了眸中不平静的心绪:“那我先出去好了。”

    “不必。”诸伏高明的嗓音平平淡淡,却透着不由分说的坚定,“如果你做的是有关死亡之馆案的汇报,浅野先生没有不可知道之事,小川君,但说无妨。”  我是荡货使劲*强行将她两腿分得更开  

    “是!我刚从医院那边得到消息,直木司郎已经醒了,他对目睹了真正的死亡讯息并破坏案发现场的行为供认不讳。”小川裕松打开手机,将照片展示给诸伏高明。

    见此,诸伏高明终于可以缓口气了:“做得很好,证据转交给大和敢助警官即可。”

    “不用给我了。”

    伴随着这个底气十足的声音,大和敢助虽瘸但还是大步流星地走了进来,“翠川尚树已经归案,并承认了自己对明石周作犯下的罪行。”

    诸伏高明不赞同地皱眉:“那也不能忽略直木司郎提供的证据,我认为……”

    “这个谜题本来就是你解开的,资料什么的当然全部给你。”大和敢助故作自然地说,“报告书就交给你了,赶紧写完结案吧。”

    诸伏高明闻言轻轻颔首:“果然是这样啊。”

    大和敢助懵:“嗯?”

    “听说出于监视的目的,你才让那个孩子和浅野跟着我。可是我再怎么说也是嫌疑人之一,这么做的风险显然太大了。”诸伏高明敛眸,“你从一开始就丝毫没有怀疑过我,所以才会让我带那个聪慧的少年去查案吧?”

    大和敢助的小心思被挚友揭穿,无奈地“嘁”了一声,表面上还要强作镇定:“喂喂,那可是个小鬼啊,能帮你什么忙?”

    诸伏高明轻轻扯了扯嘴角,碍于还有弟弟和小川裕松在场,没有继续说下去揭大和敢助的老底。

    不过他还是深深地看了信繁一眼,由衷地说:“但是敢助,你安排我遇见这位浅野信繁先生,我倒是发自内心地感谢。”

    “嗯?为什么啊?”大和敢助一脸懵逼。

    恰好这时,门外又响起了柯南的嗓音:“浅野哥哥,我们该出发了哦!”

    信繁朝诸伏高明深深地鞠了一躬:“那我就回东京了。”

    “嗯,保重。”诸伏高明注视着浅野信繁,他的眼神中包含着极为隐晦的情绪。

    一切尽在不言中,他知道景光一定能理解他真正想说的话。

    路过小川裕松时,信繁朝他轻轻点头,嘴角的笑容让人如沐春风。只这一个表情,竟让小川裕松心生亲切感,他觉得他们似乎早就认识一般。

    信繁带着他和兄长的秘密离开了医院。

    只是他的秘密……

    “嗯,高明,”大和敢助眼尖地注意到了信繁插在上衣口袋里的钢笔,“那支笔不是你弟弟的遗物吗,你怎么送给他了?”

    诸伏高明躺在病床上,闭上了眼睛,就差说声“送客”了。

    大和敢助见状眉梢一挑:“该不会他就是……”

    “咳咳。”诸伏高明清了清嗓子。

    大和敢助连忙说:“我懂,我懂,物归原主嘛!”

    小川裕松迷茫,大和警官到底在说什么,为什么他每个词都知道,却听不懂他和诸伏警官的对话呢?

    ……

    “哗啦啦”滚烫的清水撒入装了咖啡粉的过滤器,便从下面淅淅沥沥淋出深褐色的液体,淌入杯中。

    这声音与外面的雨声相应和,催得人昏昏欲睡。

    “听说你们前几天去了趟长野县,案子怎么样,还顺利吗?”安室透把冲泡好的咖啡摆在毛利小五郎的办公桌上,落桌时重重一敲,这才将毛利小五郎的神魂唤回来。

    毛利小五郎迷茫地眨了眨眼睛:“哦,对,长野那个案子,哎呀,这种东西在我眼里肯定都是小意思,小意思了!”

    “这样啊。”安室透轻扯嘴角,“柯南回来后似乎很喜欢念叨诸葛孔明,他还买了本三国志。”

    信繁顿时狐疑地看向他:“安室君,为什么你连这种事情都知道?”

    如果是以前柯南还住在毛利小五郎家的时候,这么了解也就算了,毕竟整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可是现在柯南明明已经回去了,就连他自从长野县回来后都没见过柯南小朋友,为什么安室透还能如此了解?要说他没有专门调查,信繁是绝对不信的。

    “我只是上次在书店碰到他了。”安室透笑道,“说来奇怪,一个刚上一年级的小孩子,竟然能看懂没有假名注释的三国志,真是了不起。”

    毛利小五郎闻言不屑地说:“柯南懂得东西多了,不过要说三国志,我估计他也就是买来装装样子。”

    说罢他又小声嘀咕:“难道三国志真能让人都像诸伏警官那么厉害吗,那要不我也去买一本吧……”

    “诸伏警官,那是谁?”安室透耳尖地听到了关键词,连忙问。

    毛利小五郎被他吓了一跳,下意识朝后靠了靠:“就是长野县新野署的诸伏高明啊,这次死亡之馆案就是靠他解开谜题的。浅野后来一直跟他一起行动,应该比我了解吧?”

    信繁避开了安室透的视线,平静地说:“听说诸伏警官已经因为这次的功绩重新调回长野县警本部了,我觉得这次的案件警方根本不需要侦探的协助。”

    “对了,诸伏警官不是还给你送了支钢笔吗,怎么不用?”毛利小五郎忽然问。

    “既然是别人送的,那当然要放在家里,怎么能随随便便带在身上?”

    安室透若有所思地注视着信繁,信繁顿时紧张得后背发汗。

    那支钢笔是他们从警校毕业时学校发的纪念品,安室透只要一看立刻就能认出那是诸伏景光的“遗物”。以诸伏高明和诸伏景光的关系,他怎么可能将这么重要的东西随随便便送人?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24604/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