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结婚的少妇11p,小倌训练双腿

一天两杯奶粉,三餐老母鸡汤、大骨汤和肉沫米粥,吴卓娅绞尽脑汁,费尽心思的给何甜甜弄有营养的东西。

    军工厂那边也已经核实,何甜甜送去的资料详实、完整、有效,立了一大功!

    在徐总工等几个知情工程师的强烈要求下,对于何甜甜同志的更多嘉奖也开始落实。

    “甜甜,快看,这是巧克力,听说是什么高热量,特别有营养!”  刚结婚的少妇11p,小倌训练双腿  

    吴卓娅喜滋滋的把网兜里东西一样一样掏出来,摆放到何甜甜的面前,“还有这个核桃,听说是东北那儿运来的,特别补脑子!”

    “哦,还有这个,牛肉干,奶片糖,都是草原上运来的!”

    东西很多,而且都是后世减肥少女饿死都不敢碰的高热量食物。

    但,这些在五六十年代的华国,却是十分难得的营养品。

    何甜甜掰了一块巧克力,嗯嗯,好浓醇的味道啊。

    不是什么代可可脂,而是非常纯正的巧克力,微微带着些苦味儿,可又是那般的醇香。

    关键是这玩意儿热量高啊,何甜甜吃上一块,感觉都能让脑子再活动活动了。

    “……妈,你、你也吃一口吧!”

    何甜甜满足的眯了眯眼睛,睁开眼睛,看到吴卓娅慈爱的模样,故意做出有些肉疼的小模样。

    掰了一块巧克力,送到吴卓娅的嘴边。

    “我不吃,妈妈不喜欢吃巧克力!”

    吴卓娅可是见过好东西的人,当然知道巧克力的味道,但她更知道这种东西的价值。

    现在他们国家,被西方国家封锁,唯一的老大哥也开始搞霸权,逼得华国不得不跟大哥起了矛盾。

    华国的处境分外艰难。

    像这些舶来品,也就十分的稀少。

    估计也是这次甜甜送去的图纸解决了大问题,后勤部恰巧有渠道,这才弄到了一点儿巧克力。

    这般稀罕的洋玩意儿,他们这些老人根本就舍不得碰,甜甜能够复制出图纸,不管她是偷偷背下来的,还是另有别的办法。

    但有一点,包括何耀华、徐总工在内的军工厂高层们,都有所预感:何甜甜这孩子的大脑,非常有价值。

    而这样珍贵的宝贝,可得保护好了。

    不就是多弄些有营养的好东西吗,不就是给孩子补补脑子吗,这些跟那一份资料比起来,根本就不算什么。

    所以,吴卓娅非常清楚,厂子里发的这些奖励,都是给自家小闺女补脑子的。

    就算不是这样,作为母亲,她也不会跟女儿抢吃的。

    “哦,那我吃了呀!”

    何甜甜仿佛信了亲妈“不喜欢吃”的说辞,直接把这块巧克力塞到了嘴里。

    如果是过去,她这般贪吃贪占,半点都不考虑父母,就会让人觉得她不懂事、不孝顺。

    可知道了何甜甜营养不良是因为用脑过度,且看到她一双澄澈懵懂的大眼睛,吴卓娅便觉得,女儿或许真的不懂那些人情世故。

    她啊,就是太单纯,心也无比纯净,没有那么多的弯弯绕。

    再说了,天才什么的,总是会有些这样那样的怪癖。

    她家甜甜只是爱吃,这已经是很正常的一种嗜好了,对吧!

    想到“天才”二字,吴卓娅忽然想起了正事儿。

    何甜甜已经醒来一个星期了,吴卓娅也想方设法的投喂了七天。

    何甜甜的脸色已经变得红润,小脸儿、小胳膊也有了一点儿肉肉。

    另外,医生给何甜甜做了全面的检查,脏器、骨骼、血液等等都没有问题。

    就是营养不良。

    现在营养补上了,何甜甜的状态也好了许多。

    吴卓娅这才敢开口询问:“……甜甜,那些资料,就是你昏迷之前,你房间里的那些图纸——”

    何甜甜吃完一块巧克力,又撕开一小包牛肉干,用力的撕咬着。

    听到亲妈的问题,她一边卖力的咀嚼,一边随意的回了句,“我写的啊!”

    吴卓娅已经猜到了答案,但亲耳从何甜甜口中得到确认,她还是有些激动。

    但,更多的疑问也需要得到解答,“你、你怎么会这些?你不是就上了几年小学吗?”

    说完这话,吴卓娅又怕伤了女儿的自尊,赶忙解释道,“这些都是非常专业的技术,就是你哥这样的大学毕业生,他也不太懂呢!”

    “甜甜,你懂这些?”

    何甜甜摇摇头,理直气壮的说道:“不懂啊。我就是看到普斯洛夫神神秘秘的把这些资料都藏起来,便想着,这些肯定很重要。”

    “我就随便看了几眼,不过,当时专家们都在认真教咱们厂子里的工程师们,我就没想把它弄出来。”

    “还是那天,咱们从医院回来,听邻居们说专家们走了,项目进行了一半。没有资料,剩下的工作根本就开展不起来!”

    “所以,我便想着把脑子里记得东西都写出来!”

    吴卓娅更加困惑了,她想了想,理了理思路。

    然后,试探的问道,“甜甜,你是说,你根本就不懂那些资料的内容,你、你只是依着葫芦画瓢?”

    “不是依着葫芦画瓢,而是我把普斯洛夫和他老师珍藏的资料重新记录了一遍!”

    何甜甜纠正道,她才不是模仿,而是直接照搬。

    “重新记录?你、你是说你能把看到的东西全部记下来?甜甜,你能做到过目不忘?”

    吴卓娅兴奋的问了一句。

    “我也不懂什么叫过目不忘,反正我看过的东西,都能牢牢记住!”

    何甜甜啃完一块牛肉干,觉得有些口渴,左顾右盼的找水喝。

    吴卓娅见状,赶忙给闺女冲了一碗红糖水。

    何甜甜:……要是在后世,何甜甜打死都不敢这么作。

    喝口水都是糖水,这是要肥死的节奏啊。

    不过,搁在现在这个物资匮乏的年代,何甜甜又玩脱了金手指,她真的需要补充大量高热量、高蛋白、高营养的食物。

    否则她的这具身体就会营养不良,秃头、流鼻血,气血不足,骨瘦如柴,姨妈出走……全都不是问题呀。

    而她若是放开肚皮吃,不管吃多少,就算是顿顿吃猪油,也只能维持脑力消耗,根本无法转化为脂肪在身体上囤积。

    狂吃不胖!

    嘿,也算一个金手指吧。

    对于动辄流鼻血、昏厥的何甜甜,多少是个慰藉。

    “甜甜,那你怎么就上了几年小学?”

    犹豫了片刻,吴卓娅还是问出了这样的问题。

    拥有过目不忘这样的技能,她家甜甜就是个天才啊。

    这样强悍的大脑,上学岂不是非常简单的事儿。

    吴卓娅这么问,倒也不是怀疑何甜甜的养父母亏待了她。

    找到何甜甜的时候,何耀华和吴卓娅仔细调查了养父母一家。

    发现这家人比较厚道,确实把何甜甜当成了自己的亲闺女。

    奈何农村的大环境就是重男轻女,而那家人家自身的条件也不好。

    何甜甜这么聪明却没有继续上学,是客观条件不允许?

    何甜甜却坦然的说,“是我自己不愿意读的。”

    她可没有说谎哟,原主不是个热爱学习的孩子。

    而养父母家也确实困难,爷爷活着的时候,还能偷偷贴补一二,并且坚持要送何甜甜去读书。

    待到解放,何甜甜正好八岁,已经读了两年私塾,随后又在新办小学读了两年。

    爷爷得了急病过世,没了爷爷的贴补,何甜甜自己也不是十分积极,养父母便顺势让何甜甜退学了。

    当然,何甜甜不能说实话,她给原主的平庸找到了完美的理由:“我一看书,脑子里就会想很多东西。头疼,流鼻血,还会掉头发!”

    “家里,却总也吃不饱,所以,我就不愿意读书了!”

    何甜甜淡淡的说道,并没有因为没能读书而遗憾。

    她仿佛只是陈述一个事实。

    吴卓娅却听得心里泛酸,孩子太聪明了,可营养又跟不上,便会身体不舒服。

    孩子小,不懂这些,就以为学习=身体难受,在趋利避害的本能下,自然而然就不愿意再学习了。

    她家甜甜是个被耽误的人才啊。

    “甜甜,都怪爸妈不好,要是早点找到你就好了!”

    吴卓娅出身高知识分子家庭,自然知道教育培养对于一个孩子的重要性。

    不能说何甜甜的养父母不好,他们自己都不懂,根本没有发现何甜甜的天赋和问题。

    再加上种种客观原因,何甜甜就被这样耽误了。

    还是这次专家突然撤离,甜甜想帮厂子里的忙,这才展露了自己的逆天才能。

    等等,也不对呀,何甜甜如果过目不忘的话,来到何家后,她怎么也没有一直表露出来?

    “不过,甜甜啊,你跟着爸爸回来后,怎么不把你的情况告诉爸爸妈妈?”

    “不想说!”

    何甜甜似是想到了什么不愉快的事儿,抿了抿唇,忽然说道:“42年5月21号,鬼畜去村子里杀人放火,村长伯伯死了,柱子叔和红花大娘被抓走了!”

    “42年9月14号,鬼畜去隔壁堡子扫荡,杀死了翠花婶和小宝爷爷……”

    “47年11月8号,一支十七人的果党溃兵路过村子,害死了区长爷爷,还抢走了三百斤粮食和五只母鸡,这是村子里过冬的存粮!”

    “49年1月……”

    何甜甜化身木有感情的播报员,将原身曾经亲眼目睹的惨剧无比详实的说了出来。

    起初,吴卓娅没有明白何甜甜的意思。

    但听着听着,她似乎听懂了。

    就听何甜甜最后说道:“……我记性太好了,不管好事坏事全都记得清清楚楚!”

    “……”果然是这样!

    大家都觉得“过目不忘”是个难得的天赋,但谁又能想到,记性太好,对于一个人来说,也是一种折磨。

    因为对于人而言,有的时候,遗忘是一种自我治愈、自我慰藉。

    不好的事儿,或是惨痛的经历,忘记了,本人也会解脱。

    就像何甜甜提到的那些血腥、残暴的画面,对于一个一两岁的孩子而言,本来就十分可怕。

    如果是普通的孩子,她根本不会有那么早的记忆,就算看到了,长大后,也会忘掉。

    但何甜甜不一样,她过目不忘啊,不管自己能不能够理解,只要是她看到的画面,她都会无比清晰、深刻的记下来。

    这样不好的记忆充斥着大脑,对于一个孩子而言,不啻于一次次的酷刑。

    孩子那么小,她不懂得自我调整,她只能尽量的不去想,主动把自己的大脑封闭起来。

    所以,何甜甜才会不愿意读书,她回到何家后,也很少去讲过去的事儿。

    她甚至都不愿意动脑子,就是像个傻乎乎的孩子一般,吃吃喝喝,玩玩闹闹。

    而平时吃的那些东西,估计也就只能维持她封锁大脑的体能消耗。

    苏联专家撤走的事儿,仿佛是一把钥匙,打开了何甜甜封闭的记忆大门,让她又重新启动了自己超强的大脑。

    只是,脑力消耗太大了,而她本身的身体又太虚弱,所以才会流鼻血、昏迷不醒。

    “甜甜,我可怜的女儿!”

    吴卓娅越想越觉得孩子可怜,她就像一个守着宝藏的无知幼童。

    那些宝藏固然会给她带来无尽的好处,但也会伤害她。

    至少,在她不懂得控制之前,太过强大的大脑,对她就是一种负担。

    “还好啦,我这次虽然病了,但也找到了控制大脑的办法!”

    何甜甜怕吓到吴卓娅,再让自己这个亲妈心疼之下,不许她再动用大脑。

    那她这个“人形计算机”的设定不就白弄了嘛!

    何甜甜还想继续为祖国建设添砖加瓦呢。

    “哦?你想到办法了?”吴卓娅有些惊喜。

    如果在不伤及何甜甜的情况下,可以动用她的这颗大脑去发展军工厂、建设国家,作为忠贞的红党战士,吴卓娅还是非常乐意的。

    “对啊,我上次不是给你说过了吗,给我弄个手套,再弄一副墨镜!”

    何甜甜一边说,一边比划着,“我戴上手套,就能尽量减少接触其他物品,脑海里只会浮现出有关手套的资料。”

    “我有了墨镜,不会看到太多的颜色和物品,如此眼睛也能尽量休息。”

    “妈,你都不知道,我现在看到吊瓶上的药品名称,脑海里就会有它的成分配料表。”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24698/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