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开她的下面直喷白浆 他的手指滑进我的下面

    和祁砚书聊了一会儿,直到导演说着开机时,夏京墨才说了声“再见”。

    下午两点半,夏京墨在安安的陪同下来到车上换了那套白金色的舞蹈服。

    因为不用吊威亚飞天了,这次的妆容就比较偏淡,也幸亏夏京墨长了张人神共愤的脸,浓妆淡妆皆相宜。

    不会有半分突兀,反而各有看点,也不会淹没了她本身的特点。  扒开她的下面直喷白浆 他的手指滑进我的下面  

    所谓美人千变应如是。

    换好衣服,夏京墨不遮不掩的就这样下了车。

    上午尝到了滋味的游客们,下午早早的就守在了拍摄场地的周围。

    看到盛装出现的夏京墨,纷纷扬起手叫喊着。

    “墨墨,看这里看这里!”

    “京墨,你演的每一部电视我都看哦!”

    “我也看了,京墨……”

    “咦,这姑娘腰真细嘞……就跟营养不良似的……”

    这话是一个上了年纪的阿姨说的,用温和的目光上下打量了夏京墨一番,言语间的亲昵,像是对待自己家的小辈。

    她声音不小,夏京墨自然也听到了。

    侧头看向那个胖胖的阿姨,甜甜一笑,“谢谢阿姨,我以后一定多吃点。”

    那阿姨听见这话,心里瞬间舒坦多了,还道:“就是嘞,多吃点,长胖点更好看……”完了又叹息着摇摇头,“这姑娘真俊啊!”

    夏京墨忍着没笑,小跑着走到导演身边听他讲接下来要拍的片段。

    而游客们趁还没开拍前,纷纷拿着手机对准夏京墨,或拍小视频,或拍照片的。

    有个带着工作证的剧组人员走过来看了大家一眼,神情严肃的告诉大家,“你们拍可以,但是这部戏没播出去之前,千万别发出去哈!不然是要负法律责任的,知道嘛?”

    “咦,这还用你说,”夸夏京墨那阿姨不耐烦的摆摆手,“每年来这里拍电视剧的人还是很多的,就之前那个啥影帝演的。去年播的那个小三儿出轨的那个,也是在这里拍的嘞,我可是本地人,都知道嘞!”

    出轨?小三儿?

    那只是人家演的戏好吧,这阿姨说的一脸确有其事的样子是怎么回事?

    工作人员无奈的摸摸鼻子,“知道就好知道就好。”

    说完就想走,不料那阿姨一把拉住他,挑挑眉压低声音说,“诶,人家都有保密协议给我们签的,你没有?”

    “呃……”回头看了眼导演,工作人员内心呐喊。

    那也要他们导演有那个钱呀,没钱签什么保密协议。

    但这是不能说的,打了个响指,工作人员脑海中灵光一闪,满脸郑重的开始胡诌。

    “你自己也说了,你经常在这儿看拍戏,所以我们导演信任你呀,信任你们不会往外传,那还签什么保密协议,对不对?”

    阿姨听后一想,好像还挺有道理的。

    趁她们聚集讨论时,那工作人员赶紧扒拉开阿姨拉着他的手,一溜烟儿就跑没影儿了。

    开拍时,围观群众们自动消音,默默的看着那抹白色的身影赤着脚在壁画前铺的地毯上,翩翩起舞。

    没有吊威亚带来的各方面偏差,也没有一个失误就把飘带给缠到了自己身上。

    地面上的一支舞,夏京墨提前与刘老师预期了三四遍,且与导演商量好了尽量一次过。

    作为女主角恋人的李光君则在一旁认认真真的看着自己的“心上人”尽情的向大家展示自己的舞姿。

    导演一宣布开拍,夏京墨就摆好起始姿势。

    摄像头一对焦,恰逢一阵微风袭来,把夏京墨头上的丝带与腰上,手臂上的飘带吹的漫天飞扬。

    她两手抱着琵琶,或置于脑后,抬腿勾脚,或单手抱着仰头旋转,露出的一截细腰盈盈,白皙无骨,不足一握。

    或坐地,或横劈,或闭眼……

    舞姿动人,美轮美奂。

    夏京墨舞的投入,舞的传神,就连她周围的风都好似听命于她,不捣乱,反而听命于她,二者配合的十分融洽。

    在旁观者的眼里,他们只看到那迎风摆动的衣裙,飘飘翻卷的彩带,使飞天飞得多么轻盈巧妙、潇洒自如、妩媚动人。

    一舞毕,导演还没喊卡,周围就响了雷鸣般的掌声。

    夏京墨抱着琵琶转身看去,愣了一瞬,像是没想到自己今天跳完能有这么大的反响。

    之前几天游客没那么多,而且吊威亚时导演也特地疏散了一些游客,就怕从上面掉下来一点什么东西砸到人。

    而剧组的工作人员大约是日复一日的拍摄看腻了,也就除了第一天惊艳感多一些,其他时候都很淡定。

    但是现在……

    反应过来后,夏京墨对着大家盈盈一笑,弯腰说了声,“谢谢大家。”

    说完,安安就小跑着过来给她披上披风,接过琵琶与导演还有李光君打了声招呼就回去大巴车上了。

    “咦,京墨,你加油,电视剧上映了我一定去看嘞!”

    夏京墨回头一看,是之前那个说她瘦的阿姨。

    挥挥手,她笑的十分开心,“谢谢阿姨呀!”

    在车上吃了点水果填一填肚子,化妆师在她头上捣鼓着换首饰,身上的衣服俨然又换了一套暖橙色的。

    夏京墨拿着手机对着自己随意摆了一个姿势,拍完就发给了夏母。

    发完后,一抬头就看到安安一脸纠结的上了车。

    眨眨眼,问,“你怎么了?”

    安安还抱着那把五彩琵琶,嘟着嘴,模样瞧着十分不乐意,“祁总在外面……”

    “啊……”还来?他这么闲吗?

    刚好化妆师弄完了,夏京墨披上披风就和她们一起下车。

    她一下车,等在一边的祁砚书就看到她了,两人对视了一会儿。

    夏京墨扭头对安安说,“你在这儿等我,我去看看。”

    安安点点头,“好。”

    迈步走过去站在祁砚书身前两米远的位置,夏京墨见他没有要开口的意思,便先问,“不知道祁先生是有什么事吗?”

    不是上午才来过吗?

    祁砚书盯着她看了许久,直把夏京墨看的受不住微微移开目光,他才偷笑着把手里的东西递到她面前。

    嗓音温和,说,“我路过一家蛋糕店,想着女生都爱吃甜食,就买了点,为昨天我的无礼向你道歉。”

    可是上午不是道过歉了吗?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24737/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