揉搓高贵美妇的傲乳.转过去跪趴着

    第101章

    陈静斋的选择,让所有人都感到意外。

    众人侧目之余,目光有些古怪的看着杜玲。

    杜玲无法拒绝,手持玉令落在八卦台上。  揉搓高贵美妇的傲乳.转过去跪趴着  

    浑身禁锢,战斗还没开始,杜玲就一脸郁闷。

    “师叔缘何挑战弟子?”

    “弟子只排名一千八百二十一位啊!”

    杜玲嘟着嘴,瞪着陈静斋,开口质问道。

    陈静斋争渡第一,根本不需要主动挑战。

    轻轻松松能进入前百名的,她完全想不通。

    女修大多身材不错,云潮峰女修皮肤尤白。

    她这般委屈表情,大多弟子都会觉得可爱。

    然,陈静斋眼中却是做作表情。

    冷酷师叔上线!

    陈静斋面无表情,眼神冰冷的看着她,

    “本师叔原想挑战陈芊芊的,可惜她被淘汰了!”

    杜玲瞪大眼睛,“师叔何意?”

    芊芊妹子那么丢脸,就是被眼前这位小师叔造成的。

    小师叔竟然还不放过?

    难道芊芊竟然无形中得罪了小师叔?

    要不然,怎么芊芊被淘汰了,还让小师叔余怒未消?

    陈静斋扫了她一眼,没有半点想解释的意思。

    杜玲还要开口质问,玉令却掉落黑白双鱼眼中。

    禁制解除!

    陈静斋率先出手,轻轻挥袖,一排水箭飞射出去。

    水箭长三尺,凝聚成型,透明无色,总共五根。

    飞射速度很快,虽非流星坠地,却也是利箭横空。

    杜玲完全没想到,小师叔会抢先出手。

    勉强闪躲之后,她立马就要反击,可五根水箭却并没消散。

    反而在杜玲的背后,瞬间融合化作一杆水枪。

    水枪直接横空,抽中杜玲的背部。

    力道之凶狠,把杜玲直接抽飞。

    在她即将掉出八卦台的时候,水枪却化作水绳卷中她的脚踝。

    本该飞出八卦台的杜玲直接被水绳拉扯回来。

    还狼狈的被吊在了半空之中。

    陈静斋一脸平淡,目光漠然,没有在出手。

    可那水绳却好似懂陈静斋的意思,

    另一头却直接抽在了杜玲的背上。

    没有丝毫留手,仅仅是三两下,就抽灭她身上的灵光。

    然后,

    失去灵器防护的杜玲被结结实实的抽了两鞭子。

    她在惨叫之中,呼喊着认输。

    八卦台上禁制之光闪耀,水绳当场散去。

    玉令直接飞出,包裹杜玲传送回位置上。

    陈静斋却没就此离去,而是手握玉令继续挑战。

    云潮峰第二名内门弟子葛红霞被送上八卦台。

    “师叔,弟子排名一千七百位而已。”

    “今日与师叔第一次见面,缘何挑战?可有误会?”

    葛红霞正色问道。

    她身穿云潮峰的道袍,看起来英姿飒爽。

    陈静斋只是淡淡的看着她,没有开口。

    葛红霞同样一脸郁闷,

    但有杜玲的前车之鉴,她没准备战斗。

    在玉令落下黑白双鱼眼之后,葛红霞直接选择认输。

    八卦台上的规矩便是如此。

    想要认输,也得在玉令落下之后。

    陈静斋抱着手,依旧没有下台的想法。

    直接挑战第三位云潮峰弟子。

    这一下,傻子都知道有问题了!

    八号位上,蔺芷垚银牙都快咬碎了。

    她死死的盯着八卦台上的陈静斋,内心一股怒火无处发泄。

    她完全没想到,陈静斋竟然这么做,如此的卑鄙无耻。

    专门挑战云潮峰的女弟子不说,还从最后开始挑战。

    他不是小师叔吗?怎么会半点师叔气度都没有?

    这和欺辱弱小,有何区别?

    既然这样……蔺芷垚暗哼一声,

    直接给所有云潮峰弟子传音。

    但凡陈静斋要挑战,让她们直接选择认输。

    无论是女弟子也好,男弟子也罢,全都如此。

    看陈静斋能否下得了台!

    于是,

    没过多久,问道台上出现了怪异的一幕。

    陈静斋抱着手臂站在八卦台上,每次都挑战云潮峰弟子。

    而云潮峰弟子,每次都臭着脸,

    在玉令落下之后会立马认输。

    陈静斋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然后就赢了。

    胜场就这样不断的累积!

    没有人反对,没有人呼喊不公平,

    所有人都安静的看着这一幕。

    谁都知道这不对劲,谁都没跳出来干涉。

    云潮峰。

    聚云殿。

    一团云雾漂浮在殿内。

    云雾之中,浮现的正是问道台上的情况。

    画面清晰,连人的眼神都能看清楚。

    殿内有数位长老端坐两旁,上首是身穿锦衣红袍的女峰主。

    “欺人太甚!”张长老豁的站起来,激动的叫道,“他陈静斋到底是师叔辈,怎么能如此欺负我云潮峰弟子?”

    “师叔辈?同是筑基初期,咱们峰脉的弟子连出手都不敢,嘿嘿!”对面的周长老冷笑,“承认咱们弟子被养废了很难吗?”

    “你!”张长老面色潮红,“这可不是斗气的时候,看看眼前的情况,云潮一脉的脸都丢尽了!他陈静斋这是以大欺小!”

    “实力不如人,自该被欺负。”周长老淡淡的说道,“张兄,都成元婴真君了,何必惺惺作态,装什么天真?”

    “你!”张长老指着周长老,双目似有怒焰喷出。

    “好了!”云潮峰主蒋红衣淡然开口,“问道台上,不分辈分,自由挑战,规矩清楚,我峰脉弟子不如人是事实。”

    “峰主,陈静斋这是刻意针对!”张长老叫道,“他为何只挑战我云潮峰的弟子?为何不挑战其他人?”

    “自是有人惹了他,云潮峰的弟子这些年招惹的人还少吗?”

    周长老冷哼一声,起身对蒋红衣行礼说道,

    “峰主明鉴,”

    “静斋师弟自入门以来,说不上有口皆碑,”

    “却也是被多家峰脉弟子拥护,折服多位天骄。”

    “如此光明正大的针对我峰脉弟子,绝对事出有因。”

    “想来是陈芊芊狼狈战败,引起峰中弟子怒火,”

    “暗中对静斋师弟言语挑衅或者谩骂所致。”

    “放屁!”张长老怒喝道,“姓周的,你还是不是云潮峰的人?胳膊肘往外拐?不去寻陈静斋的错,反而归责自家弟子,是何居心?”

    “宗门之内,何来外,何来内?”周长老冷声道,“你就是分的太清楚了,目光短浅,过分护短,才导致今日这般结果。”

    “老夫未领宗门事物,为何把一切归于老夫?”张长老怒道。

    “就是你,过分宠溺自己的血缘后代,导致女弟子越来越过分!”周长老沉下来,对蒋峰主道,“问道台一次丢脸就够了,若下次还是这般,我云潮峰怕是会沦为诸峰笑柄,还请峰主明察!”

    “峰主!”张长老叫道。

    “都不必再说了,”蒋红衣淡然道,“等问道台结束!”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25279/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