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赌输了让对方随意处罚*把胡萝卜立着自己坐上去

 马罗山上的弟兄在楚天寒的安排下早早地就已经撤离了,李唐此番前来只是为了看热闹,一伙晋阳守备军若是在山上扑了个空会是个何种形貌,好奇的他带了那个陪着自己惹祸的宋鹤鸣一并前来看戏,宋鹤鸣身上并无修为,李唐一路带着他伪装在丛林当中,好处是这些人的修为都算不上如何高深,察觉不到李唐两人的存在也属正常。

    然而就是在晋阳守备军上山之前,天降冰雹将守备军们砸的鼻青脸肿,李唐有意继续看下去,后来就跟着这群人来到了黑虎山,就当黑虎寨快要完蛋了之际,李厚宗突然一声大喊将其暴露了出来,李唐也给足他面子,应声现身,朝着几人微微一笑。

    “李厚宗,别来无恙啊,还有王二麻,张三通,都还在啊,不错不错,不愧是校尉营前三的好手,在对阵这个校尉营百夫长出身的将军之时,一点都看不出落下乘,厉害厉害。”李唐咋么着舌头,漫不经心地说道。

    “快别废话了,你再不出来老子就要完蛋了,咱俩好歹相识一场,不打不相识,你总不能不讲江湖道义,见死不救吧?”李厚宗笑骂道。  打赌输了让对方随意处罚*把胡萝卜立着自己坐上去  

    “今日之事,貌似跟我没多大关系吧?”李唐看了一眼景博阳背后的半残之人,突然笑了出来,紧接着说道:“哦,好像是有点关系,那人是不是叫王希化啊,有点认不出来了,这是身上的伤养好了前来复仇的是吧,可惜宋鹤鸣心慈手软,没有对你痛下杀手,也只不过是在你身上割了块肉含在嘴里,还想吓吓春娘的,不成想春娘太过要强了,是个烈女子,横剑自刎,半点不给宋鹤鸣面子,惹得我半夜还得去寻她的尸首,我真是太难了。”

    “李唐,我与你有杀父之仇,不共戴天!”王希化叫嚣道,身子朝前挺了挺,看着李唐那双冷冽的眼神忍不住的往后又缩了缩。

    “不共戴天?那就别共了,你先去死吧。”说着,李唐一道气机骤然爆发,朝王希化奔涌而去,有个灵池高手有心保护一下王希化,却被这一道气机引得重伤飞出,众人纷纷吓了一跳,他们都不知道眼前的李唐到底是何修为,一时间纷纷愣住了。

    “嗯?这位兄弟不好意思,我的目的是王希化,不是你,我给你说声抱歉,接下来我将再发一道气机,你们谁有胆量尽可来接,我倒要看看,是你们人多还是我的气机多。”紧接着李唐指尖又是一道气机甩出,比刚才更加猛烈,威力也比刚才更加强大,童永坤仗着自己是晋阳知府的公子,提剑伸手格挡,气机穿透宝剑直直的打在王希化的胸口,一个拳头大小的血洞就此产生,童永坤也被震得手臂发麻。

    一旁看戏的李厚宗也是一愣,笑道:“哎呀,没想到你这修为精进的够快的啊,第一次跟你交手你还打不过我,第二次就跟我打平了,这次更甚,隔空一指便将那人钉死,你都是怎么练的,莫不是吃药了?”

    “去你的,要不要再打一架,试试这次谁厉害啊?”

    “别别别,肯定打不过你了,你小子简直就是个修炼的奇才,每回见你都变一个样,真是个怪物一般。”李厚宗走上前惊讶的看着他,眼神里充满着不可思议。

    这时候,在一旁站住好久的景博阳突然抱拳开口道:“李唐兄弟,我乃晋阳军指挥佥武德将军事景博阳,眼前这人乃是逃兵,依律当斩,此番我等前来剿匪,你若是来看戏的,劝你速速离去,若是来插手此事的……”

    景博阳话没说完,李唐便打岔道:“景博阳?楚家蒙难之际,楚家主单人独枪鏖战晋阳军,裴寺生下令能斩其首级者拜武德将军,封指挥佥事,那个占了便宜的莫不就是你了,可怜楚家主力战而死,最后却被你借了他的首级封了将军,真是要多无耻就有多无耻了,估计在晋阳的边军大营里你也捞不到什么好名声吧。”

    “楚家覆灭乃是朝廷下令,你今日莫不是要跟我清算楚定边一事?若是想跟朝廷作对,你大可对我出手,如果不是,赶紧离开这里,本将以名誉保证不会将你来过此地的消息透露出去。”

    “哈哈,名誉?你还有什么名誉?莫要开玩笑了,今日我本不欲插手你们之间的事,但是,既然李厚宗盛情难却,将我喊了出来,说要插手也算不上,我只奉劝你一句,你要还想在晋阳军营里混,离开的是你,而不是我。”李唐冷冷地说道,一双眼睛夹杂着仇恨与愤怒,斜斜的朝景博阳看去,看得他浑身发毛。

    “莫要羞辱本将,本将乃朝廷命官,食青苍俸禄,做忠于青苍之事,保百姓安宁,保江山社稷太平!”李唐的一番话让甲士们突然对眼前这个率领自己的人产生了质疑,然而他们训练有素,不曾交头接耳,只是那落寞的神情已经透露出了许多他们的真实感受,景博阳高声叫喊鼓舞士气,然而刚才高涨的士气已经一去不复返,他们已经失了战斗之心。

    “你走吧,你的军士已经无心再战了,你目前所存的也无非就是凭着自己的身份,强行压制士卒们不曾哗变,倘若这真是与外邦敌寇作战,你已经败了。”李唐淡淡的说道,景博阳心里也清楚,他回头望着自己身后的甲士,一个个的面带不可思议,无不说明了他们正在对自己无比的抵触。

    好在,这是晋阳城的守备军,不是边关大营的将士,否则,景博阳的军旅仕途可能会就此终结,再难抬头了。

    然而就在走与不走的最后关头,景博阳落寞的神情缓缓问道:“我此番率人出征,大军一动寸功为力,待等回了晋阳又如何向官府交代,又怎能向我边关大营交代,不错,我是临时抽调过来做指挥的,正如你所说,我正是因为遭受排挤而被派来做这等琐碎之事,可就此离去,我依然还是不能在营中站住身子,与其就这么憋屈的苟活,还不如让我与你们就此战死,也不算本将辱没了身份。”

    就在这时,李厚宗朗声说道:“咱们好歹也一同在校尉营里待过,都是老朋友了,事到如今我卖给你一个面子,你只要下山去,我立马率领残部离开晋阳府,永不再犯,你也能跟上面报一些微不足道的军功,也不算空手而还,你意下如何?”

    “此言当真?”

    “骗你干什么,你这个王八犊子值得老子费什么心思耍你吗?老子如今就剩这么三十几人了,他们黑风寨正在整合绿林道,想要做绿林圣人,我还不快走待在这里干什么,等着被姜天和率众来踏平我们吗?真是好笑。”李厚宗没好气的骂道,别过脸去不再看他。

    “姑且信你,将士们,收拢伤亡的弟兄们,撤!”

    景博阳率众撤离,李唐的心里长舒了一口气,如果景博阳真要率人剿灭李厚宗的黑虎寨,他是不能插手的,公然和朝廷做对抗,无论是那方高手都不会有好果子吃,更何况他也只是个天等具灵,距离真正的高手可谓是还差的远。

    “可以啊李唐,不愧是鲤鱼才子,这骂人不带脏字的本事可真让我受教了,以后我也得好好读读书,多用点之乎者也,争取骂出来让人还觉得仿佛是在夸他一样,哈哈。”军队撤离,李厚宗笑着跟李唐说道。

    “你是怎么发现我的,怎么知道有军队来袭击你的,又是怎么知道我会来的?”

    “啊呀,此事说来话长,今天天气不好,我多喝了几杯,没事儿就站在山上四处观望,不成想看到了景博阳带人朝我这里奔袭,不成想,我又在甲士的后面看到了三道人影,联想到之前马罗山一事,我想都不想的就知道是你了,你莫不是入了天等了吧。”李厚宗装着糊涂,因为在这之前,细雪无痕段一刀就曾跟他说过,有一个天等具灵之人也朝这里来了,刚刚的战斗之间并未发现有天等之人,所以他大家猜测,这个天等之人便是李唐了。

    “等等,你是说三道人影?”李唐心中大骇,因为此番出来他只带了宋鹤鸣一人而已,此刻,宋鹤鸣正小心的从树上下来朝这边走来,莫非有人跟踪?跟的到底是自己还是景博阳部?

    “没错啊,就是三道人影,其中有一个还带了一个人,之前我不知道,但是这个书生出来之后我想那个带着人的估计就是你了,怎么,还有一人不是跟你一起的?”

    “不瞒你说,我此番出行就带了他一人而已,我在晋阳城跟这家伙一起惹了点祸,这才引得晋阳那边出兵讨伐我马罗山,幸亏我家那军师机灵,提前将众人撤离,这才免了此番灾祸,今日出来我本就是看热闹来的,想要看看那景博阳没抓到人时会气成什么样,不成想他们遭遇冰雹之后绕道来了你的山头来泄愤,真是要多好笑有多好笑,哈哈。”

    “好嘛,我就说我黑虎寨每天都行事低调,不招惹百姓是非,怎么会引来外人攻打,原来是为你们做了陪衬,害得我折了七八十弟兄,李唐,你可欠我一个大大的人情啊。”

    “先别说那个,那第三个人影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说着,李唐高声大喊道:“那路来的朋友,隐在暗处多时了,可否出来一见?”

    所有人都瞪大眼睛竖起双耳,准备看看这人到底是谁,听听他到底从何处出来,李唐浑身气机暴涨,朝着四面八方勘探而去,忽听得林间一声沙沙响动,紧接着一阵风波动叶梢,李唐连忙朝那边追去,还是晚来了一步,人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只留下一道让人感觉怪异的气息在这里。

    李厚宗驱身追来,也跟着感受了一番,也发现了其中异常所在,说道:“此人气息绵长,是个高手啊,看来咱们一时半会儿是不会得知那人是谁了。”

    “唉,真是没想到,我本以为脱了戴罪之身便不会有人追踪,没想到初入江湖不久,便又遭到外人的潜伏,真是防不胜防啊。”李唐无奈地感叹道。

    “这种事很常见的,我来苍州之前,就不知道被多少人跟踪过,后来略施巧计摆脱了而已,今日这事儿闹得这么大,可能我又要被人盯上了,唉,真是他娘妈了个巴子了。”

    “接下来你要做什么,真如刚才所言,要离开晋阳府吗?”

    “我不光要离开晋阳府,我还要离开苍州,这一切都拜你们黑风寨所赐。”李厚宗无奈道。

    “此话怎讲?”

    “我本来也打算整合一点绿林道的弟兄,组成班底,日后也好有一番势力做一些事,没成想没你们捷足先登了,我没办法,在这黑虎寨好吃好喝了这么久,最终竟被景博阳这个王八蛋给我差点清算了,你们统一苍州也是迟早的事儿,所谓一山不容二虎,我就不跟你们争了,索性离开,重整山头,换个地方再度发展一番看看吧,倒是你,真就打算在这土匪窝里待一辈子?”

    “我?呵呵,我只是不知道去哪儿临时在马罗山跟他们待在一起品味一下底层的江湖罢了,我其实想四处走走看看,眼下的黑风寨里面有一些我深感好奇的人,我想调查清楚之后再走,向南,向东,把天下转一圈,了却我的江湖梦。”

    “江湖,不是一个梦那么简单,远远看着,好像一切太平,相安无事,你要真走了进去,会发现那是一个食人的巨兽,你会不能自拔的深陷其中,看看也并非什么坏事,就去看看吧,我就不奉陪了,我还要带着兄弟们重新安顿,就此别过,江湖有缘,定当再聚,保重。”李厚宗抱拳施礼转身离开,李唐看着那个背影仿佛有些沉重。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25285/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