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同学侵占的麻麻^班级男生都干过我

    “苏大小姐,真巧啊,这么快我们又见面了!”白玉玦文雅地和苏小幂打了个招呼。

    “嗯,确实挺巧的。”苏小幂对白玉玦不熟,并不想过多攀谈。

    “这荒郊野外坏人多,苏大小姐孤孤单单的,容易让坏人盯上。如果苏大小姐不嫌弃的话,倒是可以和本太子共乘一辆马车,我也好对苏姑娘有个照应。你现在贵为郡主,可不能有任何闪失!”

    白玉玦温润如玉的样子,倒是让苏小幂看不出有半分坏心思。  被同学侵占的麻麻^班级男生都干过我  

    “不必了。多谢太子殿下美意。”

    苏小幂带着翠儿自顾自的爬上马车,不再理会后面那一道穷追不舍的视线。

    白玉玦笑了笑,“这镇国公府小姐倒是挺迷人的。难怪秦公子会拜倒在她石榴裙下。”

    “太子,刚才秦公子的样子可不太好!看样子,是被苏小姐给揍了一顿!太子没看出来?”

    “本太子怎么可能看不出来?这苏大小姐难不成会武功?”

    “有可能。这秦公子也是习武之人,被打成那样,不应该啊!这镇国公府小姐娇滴滴的样子,也不像会武功啊?”贺澜百思不得其解。

    “太子殿下,吴国师说,几个月前,宣城皇宫外发生一件怪事。”贺澜说道。

    “什么怪事?”

    “那天皇宫西面的上郡掉落一块陨石,有人看见一道五彩霞光从降落在皇城镇国公府。而同一天,玄机阁重宝三足金乌玉坠失窃。”

    “这陨石和玉坠失窃看起来并无关联啊?”

    “太子殿下,这你就不懂了!这玄机阁善于推演天机,这坠子会在他们手上失窃,他们不知道推算啊?可怪就怪在玄机阁却风平浪静,似乎在刻意隐瞒这个消息。”

    “为什么?”

    “这三足金乌坠子传闻是玄机阁重宝,它是开启第十九代金乌国雅图国王地宫的钥匙,传闻十九代王的墓葬中藏有可以颠覆任何国家的巨额财富。”

    “这三足金乌再加上宣国两块雕龙玉佩,正好是开启宝藏的钥匙,缺一不可!”

    白玉玦眼神灼热,这些年诸侯国连年混战,南越国民不聊生。白玉玦此次来大宣国,一来寻找机会,而来营救大公主,暗中也在寻找金乌国宝藏。

    南越国土地贫瘠,资源匮乏。如果他能找到这笔巨额财富,一统天下指日可待。

    “雕龙玉佩几个月前得到又丢了!”

    “继续找!”

    白玉玦捏紧拳头。

    ……

    秦夜枭一只手撑着腰坐在颠簸的马车上,浑身灼热如火。华哥儿驱赶着马车策马狂奔。

    “快带我去怡春院,这龙虎丹药性刚猛,再晚一步,可能会暴体而亡。”

    “可是,主子,你这身体吃得消吗?你不是刚才还挨了打?”

    “你闭嘴!这事绝口不提,就当今日什么也没发生过!赶紧带我去怡春院,今日得多叫几个姑娘!”

    “是,主子!”

    秦夜枭的马车消失在松涛峰的盘山马道尽头。

    树林中,苏小幂和白玉玦打了个招呼正准备离开。

    白玉玦突然双手拍了两下,“这位兄台,一路跟踪了这么久,蹲树上怪累的!下来吧!”

    白玉玦早已发现谢东君蹲在树上。

    “江湖上大名鼎鼎的冷血银狐,什么时候变成了这样鬼鬼祟祟,藏头露尾的缩头乌龟了?”

    谢东君从树上飞下来,一袭黑色劲装。

    “既然你发现了,那我也开门见山。把从东库盗走的雕龙玉佩交出来!”谢东君步步逼近。

    “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本太子不知道什么雕龙玉佩!”白玉玦握着剑一副戒备状态。

    “这雕龙玉佩是我大宣国的传国玉佩,任何人私藏都是灭九族的重罪!”

    “你一个江湖杀手,这传国玉佩与你又有什么关系?别拿大宣国吓唬本太子!”

    白玉玦一剑劈向谢东君,两人在松树林里扭打成一团,只听见叮叮当当,剑光火石之声。

    谢东君一剑刺伤白玉玦。

    白玉玦肩膀上,鲜血淋漓。

    见白玉玦受伤,白玉玦安排在暗处的杀手,从密林四面八方袭来,围困谢东君。

    谢东君杀出重围,贺澜带人穷追不舍,谢东君踏着轻功很快逃远。

    贺澜拿出弓箭,一箭射中谢东君后背。

    谢东君后背不停流血,在不远处,正好追上一辆马车。

    谢东君忍着痛,敏捷地跳上马车。

    “啊”

    谢东君赶忙捂住苏小幂嘴巴。

    “别说话!”

    只听见一声慌乱的尖叫,苏小幂这才看清楚,闯进马车的是银狐君。

    “放开我!”

    谢东君这才把手放开。

    “小姐,里面发生什么事了吗?”翠儿在前面赶制马车,突然发现马车颠簸重心失衡。

    “没什么,翠儿,继续赶路。”

    “怎么是你?银狐君。”

    “不要多问,快走!”

    谢东君一只手扶着马车,额头上全是细密的汗珠。

    “你受伤了?”苏小幂这才发现谢东君后背上有一支银光闪闪的短箭。

    “救我。”谢东君说完,因为失血过多晕了过去。

    贺澜的人马已经追上来。

    “前面的马车,赶紧停下来。”

    苏小幂急中生智,赶忙把谢东君藏到马车后面的暗格夹层中,再用布幔子挡住。

    “翠儿,停车吧!”

    翠儿停下马车,苏小幂拉开帘子探出头,“贺将军,有什么事吗?”

    “原来是苏大小姐啊?你有没有看见一个中了箭的黑衣人?”

    苏小幂连忙摇摇头,“没有啊,贺将军。”

    贺澜半信半疑地盯着苏小幂马车,“这山匪频繁出现,我们也是为姑娘好,不知道可否让我帮你查看一下马车。”

    “这马车上放的都是我们女儿家的东西,怕是不方便吧!贺将军要不放心,大可以现在就看。”

    苏小幂说完,大大方方地拉开布帘子,让贺澜查看。

    贺澜见苏小幂义正言辞问心无愧的样子,“想来是我想多了,既然没有,苏姑娘走吧,路上小心点。”

    翠儿赶着马车飞快往家赶,入夜时分,苏小幂带着谢东君返回幂家小院。

    “银狐君,你醒醒。”

    苏小幂扶着谢东君到了二楼闺房。

    这里除了她和翠儿的房间,其他都是摆放农具和蘑菇的库房。

    翠儿这才发现马车上一直有一个男人。

    “小姐,这人是谁?”

    “哦,他是县衙的衙役,之前我升官发财,都是他帮忙,我才得到皇帝嘉奖,说起来,我还欠他一个人情呢!”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25291/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