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把我扔床上收拾我&学长可不可以不再进去了

    而且金长老为何要驾驶一辆空车。

    于是金长老头也不抬的拒绝道:“不用,我得亲自盯着你!”

    卫若安害怕的攥起拳头,悄无声息的咽了咽口水,试图垂死挣扎一计不成,再生一计。

    她弱不禁风的咳嗽了两声,柔柔弱弱的开口道:“我身体不好,潘大夫还得留下来照顾我。”  男友把我扔床上收拾我&学长可不可以不再进去了  

    卫若安是真的不想独自一人面对作为劫匪的金长老,所以对于潘文瑶此人,她势必要将其留在身边。

    而潘文瑶虽然不知道金长老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是既然卫若安都已经表明了态度,选择与她站在同一阵线,她自然也是要据理力争。

    于是她在一旁紧接着点头道:“没错,万一出了什么事情就不好了!”

    然而二人的话并未打动金长老,他仍旧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无妨,这一次与之前不同,你们可以紧随其后,即便发生了事情,也定然能够及时赶到。”

    “而且天黑之前,便能赶到客栈,这么短的时间,想必不会出现任何问题!”金长老紧接着出言警告道。

    马车上的卫若安与马车下的潘文瑶面面相觑,半晌都拿不定主意。

    最终还是潘文瑶朝着卫若安微微摇头,然后转而与金长老说道:“那就拜托您了!”

    知道此事大概是木已成舟,卫若安便头也不回的钻进了马车,潘文瑶也登上了后面属于如意阁的马车。

    虽然仍旧是二比一,但是结果却是大不相同,金长老那至关重要的一票,不是区区二比一能够概括的了的。

    金长老驾驶马车的技术,之前卫若安昏迷不醒,感知有限,但是如今清醒的她却是差点连隔夜饭都吐出来。

    此时此刻她才真的由衷的庆幸,幸好她滴水未进,否则如今全都得吐出来。

    如今肚子饿的咕咕直叫的卫若安,只是在干呕。

    金长老不是早不到人做事儿,但是这一次他也不打算将旁的人牵扯进来。

    所以这一次他才不得不屈尊降贵的做这种小事儿。

    不找人干活,并非是因为不放心,而是不希望任何人知道,药典的事情与他有半分关。

    如若这件事情被人知道了,无论最后金长老究竟有没有得到药典,他定然都不得安宁。

    与他远离江湖之中的纷纷扰扰的愿望,背道而驰。

    所以比如驾车,做饭等伺候人的事情,金长老都不得不亲力亲为,以免走漏风声。

    在他看来如意阁的人一如既往的废物,半点都不能替他分担,甚至只会加重负担。

    更令人烦躁的便是,她们跟牛皮糖一样,黏糊糊的甩不掉,而且也不能甩掉,卫若安还得靠如意阁的潘大夫医治。

    所以金长老不得不捏着鼻子认了如意阁的存在,自觉已经委曲求全到这种地步了,卫姑娘总不能再继续搞事了。

    于是一心求快的金长老用着本就生疏的驾驶技术,使得坐在马车里的卫若安终于忍不住主动用小脑袋顶起帘子,因着气息不稳,只能磕磕绊绊的说道:“停……停车!”

    卫若安的身子在马车里也没有闲着,若非她还是一个小小的人儿,只怕是要两只手扶着两侧车窗。

    即便是个小人儿,如今仍旧用两只手紧紧的扶着一侧的车窗,生怕马车继续颠簸下去,人直接被甩出马车。

    金长老的所驾驶的这辆马车的速度究竟有多快呢!

    虽然他同意了如意阁的人紧随其后,但是即便如此,卫若安所乘坐的这辆由金长老屈尊降贵,亲自驾驶的马车,此时此刻已经将后面的马车,遥遥的甩开了一大截。

    如若继续以这个速度行驶下去,最终定然会将如意阁的人甩掉。

    如意阁的人亦是忍不住询问道:“潘大人,您确定金长老真的允许我们跟着了吗?”

    潘文瑶瞧着眼前这一幕亦是十分的疑惑不解,但是对于质疑,她仍旧斩钉截铁的说道:“当然,这种事情我怎么可能弄错。”

    对方犹疑着继续问道:“那金长老这是……”

    金长老这是在做什么?

    的确是一个好问题,这个问题同样萦绕在潘文瑶的心中。

    然而此时此刻她却是给出了答案道:“卫姑娘的身体不好,金长老大概是心中着急,所以才会如此。”

    潘文瑶自觉得到了合理的解释,甚至还煞有其事的点了点头,自我肯定了一番。

    这个答案不能说不对,但是架不住深思呀!

    既然如此着急,用轻功赶路岂不是更好。

    虽然慢了点,但是架不住速度快呀!

    而在潘文瑶明显不愿多言的情况下,如意阁的人也不得不讪讪的住嘴了。

    反正事实就是如此,事情即便是再糟糕也糟糕不到哪去儿。

    有时间寻根问底,还不如集中精力,早点赶上金长老的马车。

    哪怕卫若安的声音算不得有多么响亮,但是终究是在金长老的耳畔响起,即便是一个不会武功的普通人,也能够听得一清二楚。

    所以停车两个字,金长老亦是听得清清楚楚,然而他却是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无视,甚至还挟私报复,隐隐的加快了马车的行驶速度。

    卫若安对此不说是一清二楚,但是却也能隐隐察觉到对方的不怀好意。

    对此她十分理解,易地而处,她甚至有可能会做的更过分。

    所以难得卫若安心软了一瞬,她强忍着胃里的不舒服,仍旧磕磕巴巴的说道:“金长老,我……不舒服,停……停车!”

    金长老对此继续恍若未闻。

    于是卫若安干脆也不委屈自己了,反正她胃里也没有什么东西,因此什么都吐不出来。

    伴随着耳边不断传来的干呕声,金长老总算是缓缓的停下了马车,惊疑不定的运用轻功,远离了仍旧在马车上干呕的卫若安。

    这一次倒是金长老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即便真的能吐出来,她也不会委屈自己,吐在马车上多恶心呀!‘’

    但也不怪金长老如此,实在是卫若安总能做出意想不到的举动,而这举动还能给他带来不小的困扰。

    久而久之,能够脑补的东西就多了。

    其实卫若安重来没有考虑过要以此报复金长老,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情,她是不会干的。

    对于金长老如此的避如蛇蝎,卫若安简直要笑出声,但是考虑到如今只有两个人在,她亦是不敢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

    在干呕的掩饰下,她的那点笑声,近乎微不可查。

    而正是因为金长老被迫停下了手中的马车……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25294/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