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大赤裸H/看了下面流水的短文

    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也正因为她很懂行儿,所以听了三遍《东风破》后,才会足够的震惊!

    她不知道骆墨究竟是怎么想的,她也不理解骆墨为什么敢这么做。

    但是,《东风破》这首歌的类型很明确,是往古乐的方向靠拢的。

    是的,这个世界当然也存在古乐,毕竟…….古人也是听歌唱歌的呀!  粗大赤裸H/看了下面流水的短文  

    古乐最大的体现,就是【宫、商、角、徵、羽】这五音。

    所以咱们有个成语叫五音不全,而不是什么七音不全。

    大部分当下的流行音乐里,是不止五音的。

    音阶一共有七个,而在华夏古乐曲里,少去了七个音阶中,那半音递升的“fa”和“si”。

    如今,的确也存在着一些流行歌曲,是以【宫商角徵羽】来创作的,其中,还有不少颇具热度。

    但是,骆墨的这首歌,又与这些歌曲有着明显的不同。

    明明很古韵,给人一种古色古香的感觉,词曲也都很雅,但流行性就是很强,极其符合当下的主流审美。

    事实上,骆墨选择这首歌,的确是有诸多原因的。

    他一开始在制作专辑前,想着的是专辑的统一性。

    像《女儿情》等歌曲,他肯定也都是要发正式版本的,否则版权就烂在手里了。

    既然要把这些歌曲放到专辑里,骆墨很快就冒出了一个想法。

    制作一张够“古”的专辑。

    古风要搞,又怎能没有【中国风】呢?

    一念至此,新专辑《红》的首发歌曲,也就直接定下了。

    那就是谈及中国风时,必然绕不开的歌曲——《东风破》!

    这首歌在中国风里的地位是超然的,并不是说它就是最火的一首,或者说它就是水平最高的一首……因为音乐这东西也是比较主观的,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审美。

    《东风破》之所以地位超然,是因为很多人都称其为新式中国风,或者说现代中国风的开山之作。

    它是一道分水岭般的作品。

    自《东风破》现世以后,华夏的乐坛真的引发了剧变。

    一股【中国风】的狂潮就此掀起,至今也依然是最受欢迎的风格之一。

    对于国人来说,中国风的魅力是很难抵御的。

    这和外来引进的音乐风格不同,这是我们一直流传下来的东西,里头有着别样的韵味。

    自《东风破》出现以后,“三古三新”的中国风的曲风特点,基本成型。

    所谓三古三新,指的就是古辞赋,古文化,古旋律,新唱法,新编曲,新概念。

    你现在去听这首歌,不管它是不是你的菜,你都很难想象,这首歌是出现在2003年…….

    《叶惠美》这张以周杰伦妈妈的名字命名的专辑,在当年可以说是打破了乐坛桎梏的作品。

    那一年,很多人听到《东风破》时,是无比震撼的。

    “还能这样玩!?”

    那么,此时的乐神大妈,就是这样的感受。

    赵薛秦的那首《咖啡》,在RNB这类音乐风格中,可以说是集大成者。

    但它也只是集大成者。

    你会是这个类别里的经典,会是这个类别里天花板级的歌曲。

    但骆墨所带来的这首《东风破》,如果说真的能引发乐坛震动,真的能在国内大火特火的话,它就是新类型的开山之作!

    “绝了,简直就是绝了!”

    “这个领域都敢做出如此大胆的尝试与创新,这哪是一个出道专辑该有的样子啊!”乐神大妈感觉自己都有点迷上这个男人了。

    别人都还在同几个领域里掐架呢,这个年轻人的出道专辑,直接就不跟你们在同几个领域里玩了。

    咱们直接自立门户。

    诚然,你是天王,你是词曲大神,你们都是各自领域里的宗师级的人物。

    但是,宗师哪有开山鼻祖来得破天荒?

    乐神大妈又听了一遍《东风破》,手指已经忍不住要敲打键盘,为它写一篇几百字甚至上千字的乐评了。

    至少于她本人而言,这首歌是好听的,她也觉得这首歌是会火的。

    一个作品,哪怕足够颠覆,只要不火,那么就只能称之为搞怪。

    一个作品,足够颠覆,又大火,那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创新。

    在她看来,接下来就看市场给予的反馈了。

    就看听众们的耳朵了!

    但是,不管结局如何,她都觉得骆墨做了一件别人不敢做,也根本想象不到的大事。

    这是能改变乐坛思维,甚至是未来风向的。

    或许很多歌手,很多词曲人,会因此而受到启发。

    这格局不就一下子打开了吗?

    什么擂台战啊,什么最强新人vs天王巨星,小了!格局小了!

    如果说,自己的乐评还围绕着这几个事件写得话,那简直就是对不起这首划时代的歌曲!

    “我也要把格局给打开来!”她在心中想着。

    乐评大妈的脑子里,现在只蹦出了三个字。

    像骆墨这样的人,我们一般称之为——【开山怪】!

    ………

    ………

    新虞的音乐总监,名叫钱伟。

    他是新虞的第三任音乐总监。

    自他担任音乐总监后,新虞在歌坛方面,暂时并没有太大突破性的发展。

    当初,他也有问过骆墨,这张专辑为什么要叫《红》。

    他觉得会不会有点太狂了,毕竟是出道专辑。

    还是说《赤伶》和《追梦赤子心》都要加入这张专辑,所以取一个与赤字相关的《红》?

    骆墨摆了摆手,他其实并没有要凡尔赛的意思,道:“这个红,指的是中国红。”

    钱伟还是不理解,一张专辑,怎么还跟中国红扯上关系了呢?

    直到他听了《东风破》。

    他觉得骆墨疯了!

    明明稳扎稳打,往古风的方向靠拢就可以了。

    骆墨每一首带有古风的歌曲,市场反馈都好得要命,我们直接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不香吗?

    一个歌手,不都是在一个领域里一直发展,到了瓶颈期时,才会对外说要寻求突破吗?

    你都还没出道,没必要玩这么大吧…….

    一个明星,自主权在这种时候就会得到凸显。

    如果骆墨只是新虞的一个普通新人,那么,他还要费尽力气去说服这个音乐总监,可能还不一定说服得了。

    钱伟并不是没有音乐鉴赏能力,他个人也觉得《东风破》很好听,而且极具开创新。但是,他本人是个稳健派,不喜欢做过于冒险的事情。

    骆墨现在是顶流,人气又高的离谱,现在最该做的是稳住,而不是去“开荒”。

    为此,他还专门去和沈邵秋谈了一下。

    这个跛子一听,懵了。

    他一开始之所以破天荒的用S级合约签下骆墨,并同意他开工作室,就是为了让公司得到突破性的发展,凭借顶流的力量,去探索一些先前无法探索到的领域。

    像一些顶尖的时尚资源,一些顶尖的全球代言,新虞是拿不到的,但有了骆墨,就可以去争取。

    所以,他只是听了几遍《东风破》,然后问了音乐总监钱伟一个极其简单的个人问题:“你觉得……..好听吗?”

    钱伟点了点头,道:“好听是好听的,可是沈总……..”

    他还没说完,就被沈邵秋抬手打断了。

    “那就由他去吧。”沈邵秋道。

    炸乐坛就炸乐坛呗!

    这个跛子身上是带着点匪性的。

    他甚至在钱伟离开办公室前,深深的看了一眼这个至今也没多少建树的音乐总监。

    沈邵秋的想法很简单,他娘的,都以出道新人的身份去干天王了,已经离谱到这种地步了,还管他这么多?

    要干就干票大的!

    ………

    ………

    深城,某中式四合院内,黄西山与赵薛秦又在饮茶。

    他们刚吃完午饭,吃得都是素食,刚刚拆了一盒王石松送来的上等白茶。

    拆的过程中,赵薛秦还道:“老师,王总拿来的时候,说是提前给我们庆功的。”

    赵薛秦说这些,倒不是说他没把骆墨放在眼里,而是接着道:“看得出来,王总真的有点容不下那小子。”

    黄西山淡淡地道:“我可是听说了,菠萝因为这个骆墨的缘故,今年至少要少赚一个亿,你也是菠萝的股东,你就无所谓?”

    赵薛秦一边泡茶,一边苦笑道:“那谁会跟钱过不去,这一点我也没法否认。”

    菠萝对于《创造偶像》寄予厚望,想靠九人男团在这三年里大捞特捞,谁能想到,骆墨不成团。

    他不成团,男团的商业价值直接腰斩。

    紧接着,又因为先前闹得沸沸扬扬的擂台赛,等于是腰斩了之后,还从中间对半切了一刀。

    惨,菠萝实惨!

    现在呢,其实已经十二点半了,歌曲已经上传半个小时了。

    说真的,不管是黄西山还是赵薛秦,如果他们现在是一个人呆在家里,肯定十二点钟就准时去听骆墨的新歌了。

    但由于两个人今天又聚在了一起,所以呢,就都要端着,都要把自己的气度与养气功夫给展露出来。

    现在十二点半了,倒是差不多可以一边悠闲饮茶,一边听一听这年轻人的新歌了。

    赵薛秦打开了茶室内的音响,然后打开了一个叫蓝虾音乐的平台。

    这个平台和菠萝一直有着密切的合作,所以对于赵薛秦的新专辑,有着不留余力的宣传。

    在各大平台里,蓝虾的宣传力度是最大的,早在好几天前,就已经在首页横幅里给赵天王的新专辑进行预热了。

    今天上午的时候,开特地搞了一个新专辑的站内活动,由此来带动热度。

    赵薛秦看了一眼蓝虾音乐的新歌榜,自己的《咖啡》位列第一。

    而骆墨这个新晋顶流,果然火得一塌糊涂,新歌紧随其后,位列第二。

    这一点,大家都是早就预见的,对此并不意外。

    “《东风破》,歌名挺有意思啊,应该是他擅长的古风类型。”赵薛秦道。

    对他们而言,骆墨第一首歌发表古风类的歌曲,也在他们的预判之中。

    这年轻人本来就又会中式古典乐器,从小又苦练戏曲,身上一直都有着传统文化的标签。

    再加上他先前的古风歌曲都很火,粉丝们对这一类型的歌曲,期待值也是很高的。

    在国内,甚至是整个洲,这类歌曲都是很有市场的。

    没办法,很多别国所谓的文化,不也是咱们古时候输出出去的嘛。

    黄西山听到歌名后,微微颔首,端起茶杯饮了口茶,一副一切都在预料之中的模样。

    赵薛秦没有下载这首歌,而是直接点击了一下播放。

    音响内,很快就传出了《东风破》的前奏。

    前奏声一响起,同样会作曲的黄西山,便不由眉头微微皱起。

    在他看来,骆墨的曲子,在情绪渲染上一直都很高明,主题凸显的也都很明确。

    等到歌声传开,黄西山眉头皱的更紧了。

    “【一盏离愁,孤单伫立在窗口。

    我在门后,假装你人还没走。

    旧地如重游月圆更寂寞,

    夜半清醒的烛火,不忍苛责我。】”

    伴奏里有着明显的中式古典乐器的声音,歌词也着实不错。但黄西山被人称为大神,又怎能听不出里头是【宫商角徵羽】?

    这使得他瞬间就警觉了起来。

    他现在想着的是,是只有开头这样,还是整首歌都是这样?

    赵薛秦听着这首歌,只觉得很有韵味,一下子就能把人给吸引住,他年纪已经不轻了,这几年突然流行起来的很多元素,是超出他个人审美的。

    但这首《东风破》截然不同。

    这给他一个很不好的信号,那就是在年轻人里很红的骆墨,再一次展露出了自己的野心!

    事实上,当年的周杰伦,一开始的受众也集中在年轻人身上,直到诸多中国风的加持,才使得其他群体也改变了对他的固有印象,觉得这个吐词不清的家伙,歌其实也挺好听的嘛。

    歌曲还在继续。

    “【一壶漂泊,浪迹天涯难入喉。

    你走之后,酒暖回忆思念瘦。

    水向东流,时间怎么偷。

    花开就一次成熟我却错过。】”

    这几句歌词一出现,实在是太对黄西山的胃口了。

    “浪迹天涯难入喉,酒暖回忆思念瘦。”黄西山眉头已经紧皱了,茶也完全喝不下去了。

    什么上等白茶,口感一般啊。

    接下来,就是整首歌的副歌部分。

    歌曲的A段结束后,他在这个时候,已经彻底听明白过来了。

    这个已经年近五十的男人,心中只冒出了两句话。

    第一句是:“年轻人不讲武德。”

    说好的打擂台,你不跟我们站在同一个台上打,你要另起高台,你什么意思?

    另一个念头,则是第一个念头的延伸。

    他实在想不明白,是自己老了,还是说现在的年轻人当真是无法无天。

    居然敢在古乐的基础上,去搞这等颠覆级的东西。

    市场上根本就不存在这样的曲风,完全没有。

    他没法集百家之长,也没法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他在独自一人,走向一条崭新的路,或者说,是在开辟一条崭新的路。

    这个骆墨已经是个顶流了,已经人未出道,就爆红了。

    他给童树做的专辑还处于各大领域之内,等于是做好了铺垫,打下了很好的基础,大家对他同样曲风的歌曲,期待值会直接拉满。

    在这种情况下,居然还下一手如此冒险的棋,如果说大家是对弈者的话,那么他绝对是个棋疯子!

    要么披荆斩棘,开辟一条康庄大道,要么就是万劫不复,市场不接受这种不伦不类的东西,使得他初战不利,声名狼藉。

    红的人,面对的关注也越多。你步步高升,会得到更多的赞美,你一旦出错,也将迎来更多的嘲笑。

    因此,他心中的第二个声音是:

    “小子,好胆!!”

    此时此刻,歌曲进入到了B段的副歌部分。

    歌声悠扬,传遍整个茶室。

    今日,乐坛里的风儿,未免有点过于喧嚣了。

    “【谁在用琵琶弹奏一曲东风破?】”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25309/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