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乳孔调教/一扯胸衣大白兔跳出来

  在火山一百里外的边境荒地之中出现了一座魔怪城堡,这是最近边境城镇之中盛行的诡诞传说。

    小镇的旅店里。

    几个脏兮兮的矿工正和一群作坊工人讲述着他们远远看到的景象,话语里有着真实的目睹,也有着他们的夸大和想象。

    旅店里亮着灯火,这里是镇子里夜晚最热闹的地方。  开乳孔调教/一扯胸衣大白兔跳出来  

    人总是恐惧黑暗,向往着光明。

    “那片沼泽幽暗而阴森,时常可以听到凄厉的长啸,悬崖之上的城堡,住着最可怕的怪物之王。”矿工挥舞着手,肢体语言加上声音,再配上幽若的灯火,让人不由自主的毛骨悚然。

    “那是一群什么样的怪物?”有人追问道,哪怕害怕但是依旧还是渴望着秘密。

    “它们时而浑身透明,时而化为火焰。”

    “它们是火焰的化身,是恶毒的诅咒。”

    矿工说这话的时候,浑身都在发抖,说完还喝了一口水。

    他是真正见过这怪物的,虽然当时他吓得浑身不能动弹。

    “只要有人敢靠近那片诅咒之地,便会被焚烧成为灰烬。”

    “你看不见它们,更不知道它们会在什么时候出现在你的身边。”

    “但是。”

    “当他们出现的时候,你已经被火焰吞噬。”

    矿工大声呼喊着,一惊一乍的动作更是将在场的人吓了一跳。

    “它是从体内吃掉人的,这些火焰的怪物会直接钻入你们的身体里,将你的内脏一点一点的吃掉。”

    也有人说起了自己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消息,或者说就是自己杜撰的臆想。

    “我听说。”

    “它们是受到神诅咒的怪物,所以被永世囚禁在那里。”

    旅馆和镇子里面的人都陷入了不安之中,因为他们可以感受到,这不是什么完全臆造的假象传闻。

    那座神秘的古堡,以及恐怖的怪物。

    就在他们的不远处。

    旅馆的角落,一个披着黑色罩衣一看身份就不简单的人站了起来,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你看到的怪物,是这个样子的吗?”

    他手上的帛卷展开,里面是火魔的画像。

    “没错!”

    “就是这种怪物。”

    矿工惊呼大叫,甚至倒退着被石凳被绊倒了。

    黑衣人收起了帛卷,走出了旅店。

    旅店的人指指点点,他们这样的小镇可从未来过这样穿着华丽罩衣的大人物。

    这样的人应该在城市的城堡和神殿里,被前呼后拥着,而不是孤身一人出现在边境。

    “看见衣服上的符号没有?”

    “他是个祭司。”

    “你见过?”

    “我在城里的祭司那里见过,虽然不一样,但是有这种符号的肯定是祭司。”

    黑衣人走出旅店,便直接朝着镇外走去。

    他看向荒野之中,再往前便不再是希因赛的国度。

    或者可以说,不再是神庇佑的地方了。

    他脸上露出了伤感的表情,作为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他隐隐猜出了哈鲁的想法。

    “哈鲁。”

    “你这是不再视自己为希因赛人了吗?”

    来人正是食之祭司蓝恩。

    自从哈鲁打败了爱莲娜,之后便再也没有人能够找到他的踪迹。

    蓝恩找遍了希因赛都没有能够找到哈鲁,今天终于在这个边境小镇得到了他的消息。

    原来。

    哈鲁早已经不在希因赛境内,而是在境外蛮荒之地中当起了自己的怪物之王。

    ————————

    峡谷沼泽。

    食之祭司蓝恩坐在糖晶巨人的身上穿过了沼泽抵达深处,泥沼最深处的泥泞甚至直接没过了糖晶巨人的肩膀。

    黑暗里,蓝恩听到某些奇怪的声音。

    那是刚刚诞生的小火魔们,在暗处观察着蓝恩。

    蓝恩当然也发现了它们,虽然他只要一靠近这些小家伙们就立刻逃开。

    “一个新的种族,一种全新的生命。”

    蓝恩感觉到惊奇的同时,也表达出了担忧。

    他难以预料这种生而具备强大力量的种族,会给三叶人的世界带来什么样的变化。

    是好的?

    还是坏的?

    在峡谷沼泽的最尽头,上空变得豁然开朗了起来,月光从高处照在了蓝恩的身上。

    糖晶巨人消失了,空中漂浮着的一个个面条脑怪,它们化为阶梯轮换着让蓝恩走上了悬崖峭壁之上。

    城堡门口的火魔显露出了身形,十几只恐怖的怪物朝着蓝恩投来了暴虐的目光,但是蓝恩就好像没有看到他们一样,在他们的注视中直接通过了火焰缭绕的柱子,进入了城堡内。

    “噗!”

    一盏汽灯突然亮起,紧接着两排的灯盏火光传递着蔓延向深处,照亮了蓝恩的前路。

    灯罩之中的火焰摇晃,他再次听到了那种仿若窃窃私语一般的声音。

    不过这一次那一盏盏灯里面,有着火苗小脑袋探出来看着他。

    蓝恩一路朝着前面走,来到了大厅内。

    “哈鲁!”

    “你还是喜欢住得这么高啊!”

    哈鲁坐在石座上,怪物一般熊熊燃烧的身躯前倾,看向了蓝恩。

    “你终于还是来了。”

    声音略微停顿,哈鲁问道。

    “蓝恩。”

    “你是来杀死我的吗?”

    蓝恩抬头看着火魔哈鲁,嘴巴张开想要说些什么。

    是质问?是诘难?亦或者是其他?

    但是最后,只是化为了无言。

    两个人谁也没有想到,多年以后两人再次重逢是这样的,一个以三叶人的身份,另一个却变成了火魔。

    而让他们相逢的也不是什么重续年少岁月,而是因为老师桑德安的死亡。

    虽然蓝恩知道,桑德安的死并不是哈鲁故意所为,但是的确是他亲手杀死了老师桑德安。

    而哈鲁也知道,他再怎么自自欺人。

    最终,他的内心也无法原谅自己。

    “哈鲁。”

    “老师最后并没有怪你,他让我带你回去。”

    蓝恩看向哈鲁的眼神复杂至极,他长长叹了一口气。

    “老师让我告诉你,你和他都错了。”

    “你和他找到的不是什么正确的答案和未来,也从来没有什么永生秘术,一切都不过只是凡人的痴心妄想罢了。”

    “老师最后找到了突破四阶的方法,那才是正确的道路。”

    他抬起头来:“哈鲁,回来吧!”

    “我会帮你找到重新找回躯体的办法。”

    哈鲁听到这句话和老师的名字,丝毫没有感觉到欣慰。

    而是一副好像被触碰到了内心最忌讳的模样,他一下子从座位站了起来,朝着蓝恩嘶吼。

    火苗从口中喷吐而出,拉长在城堡大厅之中。

    “所以你千里迢迢的来,就是想要告诉我?”

    “老师死了,我放弃了身体,我们花费了如此巨大的代价,我们不惜触碰禁忌。”

    “最后。”

    “换来的只是一个笑话?”

    哈鲁目眦欲裂,橙色火焰汇聚成的眼睛变得扭曲:“错没有错,你说了不算。”

    他怎么能够接受,自己付出了如此巨大的代价,最后得到的只是一个错误的方向。

    蓝恩目光没有任何变化,他们这种人一旦下定了决心就很难改变:“哈鲁,老师让我让你把你带回去,我就一定要把你带回去。”

    哈鲁:“蓝恩!”

    “这里是我的王国,魔怪的国度。”

    火魔的声音冒了出来,变得暴虐而不受控制:“不是你的冰之神殿。”

    蓝恩没有多说什么,但是一个个巨大的傀儡出现在了古堡内外,浑身透明的巨人从他身后拔地而起,

    泥潭一样的怪物从地面衍生而出,天空还飘着挥舞着触手如同大脑和头颅一样的怪物。

    他目光淡然且坚定的看着哈鲁。

    哈鲁明白了蓝恩的意思,这也正是他的想法。

    他哈哈大笑,火魔的躯体一瞬间拔高到了大厅都无法容纳的程度。

    “那就来证明,谁的力量才是最强的。”

    哈鲁不接受自己的错误,而蓝恩一定要要完成老师的遗愿,更不愿意看着哈鲁成为一个怪物。

    二者在此刻没有办法达成任何共识,只有一战。

    一声巨响中,城堡的顶部被掀翻。

    身心不断膨胀的火魔从城堡之中走出,更多的三阶火魔挣脱了柱子的束缚,出现在了悬崖之上。

    而灯盏之中成百上千的小火魔也随之走出,环绕在三阶火魔的身边。

    大战开始了,只是这完全不像是两个人的厮杀。

    更像是。

    两支怪物军团的战争。

    天空之中的面条脑怪散发着精神力屏障,化为了一个巨大的罩子将整个城堡和悬崖笼罩在其中。

    成百上千的小火魔冲上天,将火焰当做火花流星一般洒出。

    一时间。

    到处都传来了爆炸的声音,还有精神力屏障被冲击掀起的波澜。

    而大地之上,被哈鲁奴役的火魔和泥膏怪互相厮杀。

    泥膏怪如同一块烂泥一样黏在火魔身上,不断的将火魔身上的烈焰熄灭,火魔则不断的吐出烈焰想要将泥膏怪蒸发。

    二者纠缠在一起,没有多久就完全结合在了一起,变成了一个内部流淌着岩浆的泥壳巨人。

    看上去。

    就好像一个手足不同步的巨人在地上自我扭打,满地打滚。

    在一切的中央,哈鲁则和蓝恩的糖晶巨人展开了大战。

    “哈鲁!”

    “这就是四阶的力量,也是正确的道路。”

    哈鲁看着一人化为军团的蓝恩,越发的暴躁和愤怒。

    “正确?”

    “谁认定的正确?凭什么你就一定是正确的。”

    “凭什么你就认为自己一定比我强?这是火魔的力量,这是永生之秘。”

    然而。

    哪怕哈鲁再怎么不承认蓝恩的力量,三阶和四阶之间的巨大差别还是体现了出来。

    哈鲁的火魔只能听从他的命令,如同一盘散沙;而蓝恩的傀儡就好像他的分身一样,如同臂使。

    哈鲁的火魔只是智慧权能的血脉通过精神力压融合在一起,而蓝恩的神话之血经历了蜕变,还拥有了四阶的神话器官。

    蓝恩的神话器官大脑散发出了光芒,神话的力量直接笼罩在了悬崖之上。

    他就好像一张网一样,牵连着所有所有傀儡,不断的朝着哈鲁施压。

    一番剧烈的大战,哈鲁不断的被分割独立了出来。

    最后他的十几只三阶火魔被泥膏怪死死的封印住,而天空之中成百上千的小火魔也被面条脑怪的精神力屏障挡住了。

    就连他自身,也被蓝恩的三只糖晶巨怪围住。

    哈鲁难以接受。

    他不断的后退,退到了悬崖边上。

    他奋力的朝着糖晶巨人发起冲击,火焰化为各种形态。

    然而糖晶巨人最核心的是神话之血,就算被打碎融化了,化为了一滩糖浆它也能够立刻重新组合起来。

    就好像不死不灭的存在一般。

    不能够从神血的层面击败它,这些四阶的傀儡就没有办法彻底毁坏。

    这也是三阶和四阶之间,本质上的区别。

    “为什么?”

    “这么强大的力量,永生的秘术,不死的魔怪。”

    “我怎么会输给你?”

    食之祭司蓝恩看着哈鲁的模样很不对,其脸上就好像喜怒哀乐在轮番上演,甚至还能看到其他人的面孔。

    蓝恩的脸色变得凝重了起来,他甚至觉得哈鲁的声音都变得有些陌生。

    就好像。

    成为了另外一个人。

    “怎么回事?”

    “哈鲁,你怎么了?”

    哈鲁听到了蓝恩的声音,终于停了下来。

    他站在悬崖之上回头看向了蓝恩,他用略带着不甘的语气,说出了认输的话。

    “蓝恩!”

    “老师说的不错,我错了。”

    “你说的也不错,从来就没有什么永生秘术。”

    “一切!”

    “不过是我们贪婪的妄想而已。”

    哈鲁长长叹了一口气:“神的秘密,怎么可能这样轻易的就被凡人所窥探到呢!”

    哈鲁的转生秘术的隐患虽然因为他选择的对象是自己制造的火魔有了缓解,但是最后还是爆发了。

    这么严重的后果哈鲁他早就知道。

    只是哈鲁他不愿意去承认,或者说到了这个时候承不承认意义都已经不大了。

    很多时候做出了选择,便没有反悔的余地了。

    蓝恩感觉到了不对劲,他操控着糖晶巨人上前:“哈鲁,你输了。”

    “一切都结束了,跟着我回去吧!”

    “所有的错误,所有的失败,我都会替你承担。”

    “哈鲁!”

    “老师,在等着你回家。”

    蓝恩不说起老师还好,一说起老师的名字,哈鲁就再度陷入了疯狂之中。

    听到那名字的一瞬间,哈鲁的脸上露出了一个惨笑。

    “不!”

    “我没有家了。”

    “老师都死了,这里就是我的家。”

    哈鲁狂然笑了起来:“我是一个火魔,这里就是我的王国。”

    他看向了峡谷沼泽,他的话语里充满了期待,又或者说是疯狂的梦呓。

    “啊!”

    “快看啊!”

    “这里就是另一个世界,我将在那里获得新生。”

    他一跃而入了泥沼之中,充斥于沼泽低洼之中的庞大火素瞬间点燃。

    “轰隆!”

    庞大的火焰从峡谷里喷涌而出,火龙绵延了十几里,将夜空都染成了赤红色。

    整个黑暗沼泽都被点燃了,冲天大火绵延不绝。

    蓝恩所站立的地方,立刻也遭受到了最强烈的冲击。

    “神印巨人。”

    一个高数十米的巨人将蓝恩包裹在了自己的体内,它有着面条组成的帽子和眼睛,糖晶组成的躯干,体内流淌的血是蓝恩食膏。

    爆炸开来的巨大力量,在弹性的面条和泥膏包裹之下缓冲了下来。

    蓝恩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但是蓝恩之前束缚住的那十几个三阶火魔挣脱了掌控,化为了气体突破天空而去。

    成百上千的小火魔如同流星一般四散,源源不断的自这里冲出。

    这还不止,更多存在于峡谷沼泽之中的小火魔,也被哈鲁的力量侵蚀和点燃,从火龙之中冲出。

    其中一大部分,都朝着希因赛的边境冲去。

    “不好!”

    蓝恩知道,他必须制止这些陷入疯狂和失控的火魔。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25948/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