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征服的女明星1—40.坏老人30章

  红锦看着大屏幕下晕晕乎乎不知所谓的某人,气得牙痒痒:“这家伙……要不要演得那么投入啊?看那副没出息的样子真想揍他一顿!”

    海燃万万没想到怀特警|官能够不中用到这种地步,只能拼命忍着笑小声安慰了红锦一下:

    “怀特警|官是性情中人,你可别跟着共情啊!”

    海燃这么一说,红锦才猛然一惊醒悟过来——  被征服的女明星1—40.坏老人30章  

    她居然忘记有“角色共情”这回事儿了!

    好险有海燃提醒,不然要是真的共情了,几乎会在受影响的瞬间失去正常的防御能力……

    想到这,红锦下意识瞥了一眼桌子对面的约瑟芬。

    怀特警|官虽然没用,但这可还有个不得不提防的外人呢!

    红锦思忖的功夫,海燃已经站起身走去了大屏幕前,把脸色苍白的怀特警|官替换了下来。

    倒也不是她要滥好心,实在是这人说话太费劲,海燃听得腻歪。

    再加上那副怂到极致的软弱模样,海燃生怕再过一会儿连破风都忍不住想揍这倒霉蛋儿。

    当然,最重要的原因是因为海燃不希望本轮有人陷入“角色共情”的境地。

    如果在场全是己方成员,出了什么状况都好说,毕竟大家会心无芥蒂地全力援助。

    然而无论是怀特警|官还是约瑟芬都身份不同、目的可疑,海燃不得不分神防着两人。

    看着怀特警|官佝偻着身子走回位置上,海燃转头看了一眼已经被打开的证据包:

    “怀特警|官身体不适,我来接棒把他的证据梳理完吧。”

    众人首肯,海燃直接调出了那一摞让怀特警|官大受刺激的情书:“按照证据图片所示,这些情书并不是最近才有的,而配得上‘日久年深’四个字。”

    说着海燃随机提取了几封情书放大到屏幕上:“从日期上看,最早的一封可以追溯到二十多年以前。信件均是以‘亲爱的r’开头,以‘你的风’落款。所以……”

    “既然这些保存得十分仔细的书信是在红医生的卧房里搜出来的,那我们基本可以直接认定这里的‘r’指的就是红医生您了,关于这一点有疑议吗?”

    红锦轻轻摇了摇头,认下了自己的部分。

    海燃点点头,指尖敲了敲屏幕上信件末尾的“风”字:“那若是说这个落款指的是风工程,有人有疑议吗?”

    破风眼皮一跳,重重哼了一鼻子,算是回答。

    海燃嗔怪地看了他一眼,不由得就想吐槽:“长得这么五大三粗的就别学那些傲娇的套路,好好说话不行么?”

    破风冷不防被怼,顿时喉头一梗,硬是让旁边的红锦看了笑话。

    顺势扫了一眼几乎是并肩坐在桌子边的红锦和破风,海燃继续问道:

    “你们不但很久之前就认识了,而且相处甚欢……是青梅竹马么?”

    虽然是问的“你们”,但海燃的目光看的却是红锦,那架势摆明了不想给破风再哼一次的机会。

    红锦忍着笑点点头:“对,我们从小就是邻居,后来又成了同学。”

    海燃回看了一眼信件日期:“所以你们是在中学时期开始交往的?”

    红锦抿抿嘴,脸上竟然多了些不好意思的神色:“算是吧。”

    海燃张了张嘴,特别想煞风景地问一句:姐姐你不好意思啥呢?

    我这拼命给你们往出带情绪,你们一个个拼命往里陷是个什么情况?

    “哼!”

    就在众人讨论的时候,一声隐约的忿忿声响起。

    海燃略感意外地看了一眼脸色依然不太好的怀特警|官。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做回自己的位置之后情绪略微缓和了些,这人居然想起来表达自己的不满了。

    其他几人脸上也都不约而同露出一些惊讶,显然大家都听到了这声冷哼。

    破风掉头隔着整张桌子看了一眼怀特警|官。

    让所有人都感到有点儿稀罕的是,这次怀特警|官竟然没有躲避破风的目光!

    虽然看上去依然是哆哆嗦嗦的,但怀特警|官却保持着梗着脖子的姿势回瞪着破风。

    那一脸随时准备“壮烈”的神色看上去让人不觉得好笑又同情。

    破风也没有多说话,只是无声地攥起硕大的拳头冲怀特警|官挥了挥以示警告,然后就转回头不再理会身后的小怂包。

    不知道是有意还无意的,破风松开拳头并没有把手放下去,而是伸展双臂搭在了桌子边而上。

    这样一来,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像是把跟他并排坐着的红锦圈在胳膊似的。

    海燃眉峰轻轻一动,目光快速地扫了一眼怀特警|官一眼。

    破风这种举动明显带有相当的挑衅性质,这要是放在现实世界中恐怕没有几个男人能忍住不上来拼命。

    即便所有人都记得这是在线上剧本杀里,也不能排除怀特警|官在过度受刺激的情况下,会不会在“角色共情”上直接冲顶。

    这也是让海燃不太能理解的一点。

    从出场开始,破风的一言一行似乎都在故意要激怒怀特警|官似的,包括现在。

    虽然能够理解剧情里的人物设定关系这两个人本来就纠缠不清,但通常来说玩家之间还不至于会故意追着对方的弱点猛踹。

    何况直到现在无论是约瑟芬和怀特警|官这两个“外来”玩家,还是己方四人都还算能够和平共处。

    那为什么破风要一直试着激怒怀特警|官呢?

    海燃不相信破风会做毫无意义的事情,只不过现在还有些关节她不太能想得通顺。

    心里琢磨着各种问号,海燃回头看了眼怀特警|官的证据包:“所以治安官先生,您在您夫人的卧房里发现的证据就只有这些信件?”

    怀特警|官将憎恨的目光从破风背影上收回来,脸色阴沉地看了大屏幕一眼,闷闷地“嗯”了一声。

    海燃微微皱皱眉,很客观地评价了一句:“那您这收获还真是……够贫瘠的。”

    怀特警|官张了张嘴,最终什么都没说。

    认真说来,海燃算是所有人里对他最为平和的一个玩家了,甚至比约瑟芬还要更人性化一些。

    别忘了现在应该站在大屏幕那里面对众人审视的人原本应该是自己。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26027/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