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弄自己很多水.7岁时和大人做过

 时间转瞬即逝,街道上早早就开始张灯结彩,中秋实在这里是一个好隆大的节日,不但朝中放假,宫里也举办中秋宴,邀请大臣家眷参加。

    只是就中午开始,不到晚上就结束,主要是顾及到大臣家里还有家眷,毕竟在这个等级分明到时代,妾室和妾室所生的孩子是没有资格进宫的。

    这样早早结束,也可以让大臣和家里的老人妾室吃个团圆饭。

    说起来也是还有人情味了。  自己弄自己很多水.7岁时和大人做过  

    萧琰这些天不时就来国公家晃悠,目的简单到有没有如何算计,只是想见杨墨一面。

    杨墨其实也早早回来住了几日,每日面对萧琰到了都是,称病避而不见,连宫里的中秋宴也没去。

    寝室里。

    “又是一年中秋,也该收网了。”杨墨慵懒对面着轻轻坐在它的大腿上,背靠着梳妆台,懒懒散散地开口。

    球球拿着眉笔给她勾落的柳眉,听她这样,抬手轻弹额头,温声道:“哪位不攻略了?”

    “萧玄啊?”杨墨歪了下头,知道它在吃味,便是想了想,含笑摇头,俏声道:“那晚不是与你说了,随其自然,同梦那般久,晚上连我小手都没有牵过,后边因用了药膏害得我过敏,便有意不在同一房里入睡。”

    “玩的够久,女主那边也逼得差不多了,方才看了主空间时间,掐着点压个时间下班如何?”

    “下班?”球球得到的记忆不完整,可也是不少。

    在记忆里,它这个宿主在第一个任务开始,就没有过下班的概念,疯了似的做任务,根本没有停止过,似得它次次都要问开始要休息几日,现在居然是要卡点下班?为时是让它有些惊奇。

    “宿主下班去作何?”

    杨墨轻轻一笑,买了一个关子没有做答,闭目让它在自己脸上捣鼓。

    前庭,萧琰又一次递了拜帖和杨墨的哥哥杨轩聊了一会,还是没有忍住问杨墨的身体好转否。

    杨轩在朝做官,是不该那个皇子走得太近的,毕竟家里的情况特殊,每个人对他们家的事虎视眈眈,都怕有一个行差踏错被别人拿来做文章。

    只是萧琰一是皇子,总不好拒之门外;二么……也只能说,一片真心,日日上门,闹大了,皇家脸上也不好看,也就这样作罢了。

    杨轩脸上露出,不出所料的神色,看了一眼下人,下人低头福了一礼,退了出去。

    随即,厅中一阵寂静,两人便没有在开口。

    萧琰其实不报多大的希望,之前在庄子已经把话说得那样难听,这些天,他天天来,也没有见上一面。什么病了,也不过是一个借口,躲着不愿意见自己罢了。

    果然,前面出去的下人回来的时候,后面空空荡荡的,只有她自己。

    见此萧琰心里越发难受,她竟恨自己自此!

    「萧琰对杨墨好感度:73。」

    杨轩看了一眼回来的下人,心中微微摇头,这次和离也是给自家妹妹不少打击,名声坏了,心怡多年的人,当初如何都要嫁,如今房都没圆就带回来一个女子。

    这话说出来,谁也不好看。

    皇家善疑,早就对自家忌惮,好不容易把家里的女儿绑在皇子婚姻,如今都没有作为就和离,两家都是有些为难。

    如是普通人家就没有这样烦心的事……

    “回大少爷。”下人站稳,行礼开口:“姑娘方才好些,听闻外面中秋闹着夫人要去看,说……”说着,看了一眼萧琰,续道:“说已是多久未出门了……”

    杨轩愣了下,也看了眼萧琰,皱眉开口:“可是带侍女了?”

    “未带。”下人微微摇头,脸色有些难看,大户人家面子大过命,那个出门不是带上几个侍女嬷嬷展现门面,而自家这个姑娘在和皇子和离后,除了一日三餐,院子撒扫外就不愿任何人在身边伺候。

    听夫人和说嬷嬷聊天时听过一次,说是姑娘因为和离,心情欠佳,不喜人打扰。

    自己倒是认为,姑娘是无脸见人,毕竟和离过多女人了。

    “本王今日还有事未处理,便是不再叨扰,告辞。”萧琰听见杨墨出门了,欣喜万分,便想着去寻,说清楚误会才好。

    杨轩也不做挽留,这半个月,他日日来,日日来,应付得实在有些厌烦。

    萧琰离开后,脸上的笑消失殆尽,沉声道:“派些人在暗中观察看着,又半分损失,拿你们试问。”

    一天到晚不见人,真的不让人省心。

    杨墨独自走在街道上,因戴了面纱,虽戴了面纱,但也极为惹眼,各家公子纷纷回头,都想知道这个是谁家的姑娘,面纱下又是何等姿容。

    而她却是信步慢走,在到了自己的茶楼前面时脚步停了下来,看着自家茶楼面前的人山人海,微微挑眉,因等候的人较多,有些等不来的就去了对门的酒楼,生意看起来也不错。

    她倒不是什么小气的人,做生意就是讲一个迎来送往,谁家好,谁手段高,各凭本事。

    “客人,一个人?要不要进我家试试新店开张,新菜打八八折,物美价廉,只要吃过我家的菜,没有不说好的!”对面见的小二见她一个人在这样站,疑惑是在两家游移不定,得意过来询问,脸上带着讨好笑。

    杨墨愣了一下,咪咪了眼,含笑开口:“如何厉害?”

    小二见有戏,又见她的打扮不似平常家礼的姑娘,脸上的笑更深,点头哈腰:“哎呦!姑娘看您说的!小的以人头担保,可比对面价廉!!”

    杨墨给他拼命促销的模样斗的一笑,心说,楚梦虽是穿越者,却也只是一个上班小白领,对生意打理方面也只有,平时逛街的那点经验。

    看起来,也是一个没活多久的。

    这样当对面茶楼踩一脚的行为,实在是有些小气上不得台面,难免落几分气量。

    促销在楚梦原来的世界虽行得通,不过她却是忘记了,上流那群人,出来吃饭,怎么会纠结那点蝇头小利。

    同样,这里是内城,住的都是有钱人,大多是管家、商人脸面看得极重,要是中秋节还要吃打折的饭菜,怕是要被别家说上一年。

    不过呢!今日是中秋节,做活动讨要彩头,也没有人说出什么来。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26063/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