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好深不要了会坏的*男朋友说要从后面爽死我

 祁风叫手下们迅速接收地盘,然后自己则是从琛哥变成了燕单鹰,去了原属于青花帮的地盘。

    此刻,这里正打的热火朝天。

    砰砰砰…

    突突突…  恩好深不要了会坏的*男朋友说要从后面爽死我  

    “断手会的人都是狗屎,伙计们给我打,狠狠的打!一个都不要放过!”

    “脑残兄弟帮都是废物,弟兄们杀,给我把他们全部杀掉,地盘是我们的!”

    “跟我上!”

    “去你码的,死吧!”

    …

    两伙人激烈交火,其中夹杂着各种怪吼和怒骂声。

    这几条街所变成的‘战场’上不仅仅是子弹到处飞,双方的超凡者干部也同样大打出手!

    比较大众,或者说容易获得的超凡力量就这几种:基因改造、基因强化、灵能修炼、武道家修炼。

    前两者有钱、有渠道就能获得。

    后两者虽然相比之下更难获得一些,但因在超凡界中传播的修炼法门很广泛,在加上入门容易,所以这种超凡者也多。

    至于什么基因变异而拥有异能、血脉觉醒、巫术修炼、魔法修炼、修士修炼…等等,因为需要天赋,甚至更需要一个好祖宗,所以这种超凡者就要少的多了。

    所以,两个帮派中的超凡者基本上也就都是比较大众的那四类。

    有身体素质超越普通人的基因强化人配上枪械,肆意击杀对方人群中的普通成员。

    有做过手术的基因改造人直接变身,化身各种异形怪物,每一次出手就能带走一条鲜活的生命。

    有战斗力强悍的武道家各种走位规避子弹,用绚烂的格斗技巧和杀招解决对手。

    有躲在后面的灵能者不停释放威力不俗的灵术,承担火力支援的重任。

    双方就这么互相伤害,杀的街道上是鲜血横流,残肢断臂遍布。

    没人注意到,一条黑影已经出现在了战场中间,并且展开了对双方成员的无差别杀戮。

    一把小刀,一把手枪。

    刀刀割破咽喉气管,枪枪击中额头眉心!

    当有人发现这个恐怖的角色时,已经有很多人惨死在了他的手中。

    “燕单鹰!是燕单鹰!”

    黑色皮风衣,大墨镜,已经有人想到了他的身份,并惊恐的发出尖叫。

    “他到底是哪一伙的?为什么…啊!”

    有人大喜,以为是自家找来的援兵,但很快就发现了不对。

    他就是一阵旋风,一阵刮起死亡的旋风!

    之前两个帮派成员互相攻击造成的伤亡速度远远不及他出手后增长的快。

    不到片刻的功夫,一条街上已经没有了活人。

    冷酷的身影继续清理下一条街。

    “去死吧!”

    “没打中?这不可能,我的灵术可是能追踪气息的,怎么会…呜呜…”

    也不是没有人尝试过想把这个外来掺和进来的家伙击杀,但统统都以失败为告终。

    “快跑啊!”

    “他不是人,是鬼!不,鬼都没他那么厉害啊…”

    两个帮派的成员被高速屠杀的效率直接给杀崩溃了,超凡者都开始撒腿跑路,更别提普通的成员了。

    “求求你不要杀…呃…”

    “我们到底哪里招惹你了?啊饶命…”

    更不是没有人开口求饶过,但求饶换来的却是更加迅猛的屠戮,只能让被清理者陷入绝望深渊。

    第二条街也被清理干净了,然后是第三条街。

    “你,你,你别过来,你再过来我可就开枪了啊!”

    一个膀大腰圆的肌肉兄贵颤颤巍巍的举着双手中的枪,向眼前缓慢走来的身影喊着,声音颤栗,眼神中充满了恐惧之色。

    而环顾四周,这一整条街上,眼下也只剩下他和面前这带着墨镜的恐怖身影了!

    明明是平时欺负人不眨眼的黑帮大汉,在不良少年群体中被推崇备至的‘大哥’级人物,现在瑟瑟发抖龟缩在角落的样子却像是个既可怜又柔弱的小白兔。

    祁风就像是没听到对方所言一样,不疾不徐前进,每一步都给持枪兄贵带来了极为巨大的心理压力。

    在持枪兄贵的内心中,祁风就像是一个黑暗巨人一样,即将把他碾压踩踏,让他感到无比绝望。

    终于,在距离枪口不过几米的距离外,持枪兄贵神经快崩溃的最后一刻前,祁风停下了脚步。

    一直沉默不说话的他终于说话了,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我要和你打个赌。”

    咕噜…

    持枪兄贵猛咽口水,握枪的双手虽然更紧了,但却并不能带给他一丝一毫的安全感。

    “什,什么赌?”

    虽然惶恐,但如果能获得一丝逃生的机会,兄贵还是不想错过的。

    “我赌你的枪里,没有子弹。”

    祁风抱起了肩膀,开始自导自演名场面。

    “你,你骗人!我的枪里有子弹,一定会有!”

    兄贵的神经再次紧绷起来,声音嘶哑,双目赤红。

    祁风的脸上露出了笑意,继续平淡的说道:“枪响,我死,你赢。枪不响,你输,你死。”

    “我不赌,我不赌,你让我走!求你让我走好不好?”

    持枪兄贵不想玩这个游戏,因为他方才见到无数人用枪向这个恐怖的家伙射击都没用,更遑论是他了?

    虽然很想直接下跪求饶,但他到底还是不敢彻底放弃自己唯一能反抗一下的武器,只是口头上苦苦哀求。

    “别让我说第二遍!”

    祁风脸上的笑意消失了,语气变得极为冷冽。

    “那你就去死吧!”

    兄贵的神经被这一吼彻底给弄疯了,大叫的同时手指扣下了扳机。

    咔!

    枪响了,没有子弹。

    “不!明明里面…”

    话没说完便夏然而止,人已倒下。

    “你输了,所以你得死。”

    随手扔掉手枪弹匣,留下这句淡淡的话,身影融入了黑夜当中。

    …

    回到家已经有些晚了,但祁风没忘记给师爷打个电话。

    “明天晚上给我进攻杰斯兄弟帮和血手会的地盘,彻底把平安区给我统一了。还有,招募干部的事情也再加大力度些,不能我不在,斧头帮就只有一群光会加油助威的普通人。”

    “是。”

    “嗯,忙去吧。”

    挂断通话,祁风躲进洞天宝珠内开始修炼。

    运转玄功,再次尝试突破。

    突破数次依旧失败,那层瓶颈就像坚不可摧的堡垒,让人十分无奈。

    “碎觉碎觉,今天不行就明天,我就算一点点磨也要给磨开。”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26069/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