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你那里还可以放h,第一次痛能忍得住吗

    范小花也情不自禁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刚刚他还想站出来指责两句呢,幸好忍住了,不然可能现在会是一样的下场。

    那个管事同样被吓了一跳,连忙站出来,道,“这位王公公,可是国主的贴身总管太监,享有传送阵优先使用权,尔等谁敢有异议,就和阶下此人一样下场……”

    说这话的时候,那管事的声音明显在颤抖。

    “哼,还有谁有意见么?”  宝贝你那里还可以放h,第一次痛能忍得住吗  

    那娘娘腔青年往下方瞟了一眼,几乎无人敢与其对视。

    这种睥睨天下的感觉真不错。

    身后那个白脸小厮拉了拉他的衣角,娘娘腔这才回头,两人往传送阵中走去。

    人家是vip,还是那么凶恶的vip,没人敢阻止。

    ……

    很快,娘娘腔被传送走了。

    “兄弟,哪里去?”

    范小花抹了把脸上的汗,见陈牧羽在往后面走,连忙呼声叫住。

    陈牧羽干笑一声,“我排后面去,免得和他们撞上!”

    范小花愣了一下,竖了个大拇指,“有见地!”

    那两人刚传送走,他们再接着传过去,指不定会在对面碰上,惹不起总该躲得起吧。

    不过,范小花把陈牧羽拉了回来,“用不着怕,到了傲来国,那可是咱的地盘,他敢在这儿杀人,难道还敢在傲来国杀人不成,他要是敢惹咱们,兄弟我分分钟摇人过来结果了他……”

    这个范小花,似乎在傲来国挺有点实力,但也不知道是不是吹牛。

    没办法,早点过去也好,天快黑了,也不知道小灶君有没有到傲来国。

    昨晚就和小灶君重新约过,让他来傲来国接自己,那家伙在仙界算是老资格了,应该不至于误了时辰。

    没一会儿,那个管事让人收拾了那个青年的尸体,继而便又拿过名单,开始重新点名。

    这一段小插曲,也让陈牧羽真正的见识了仙界的残酷,刚刚这个小青年,似乎还是太古城秦家的人,可秦家的人又怎么样,遇上惹不得的人,该弄死你还是弄死你。

    甚至,把你弄死了,在场的所有人还可以当做无事发生。

    这也给陈牧羽提了个醒,要在仙界混,最好还是夹着尾巴做人,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好在他只是来出个差,过不多久就会离开。

    ……

    ——

    洲际传送阵,速度的确是快,普通人走一辈子恐怕都无法从西贺牛州走到东胜神州,用传送阵,呼吸之间就到了。

    唯一的缺憾是,对于境界低的修士,有点不太友好。

    也或许是陈牧羽头一次使用这么远距离的传送,有点晕传送阵。

    东胜神州,傲来国首府,花果城。

    傲来国濒临东海,渔业和花果业都十分发达,据说整个东胜神州,有一半的海鲜和花果都是出自傲来国。

    作为傲来国的首府,花果城可真是太繁华了,可以说在仙界的发达城市五百强之中,绝对有花果城的一席之地。

    东城靠近大海,多从事的是渔业,西城多从事的是水果行业,南城多从事的是花卉行业,城北则是休闲娱乐。

    光是码头,花果城就有大大小小二十多个,每天从花果城发出去的船,发出去的车,数都数不清。

    到了傲来国之后,和范小花客套了几句,进了城两个人就分开了,毕竟只是萍水相逢,人家不过嘴上说的好听,怎么可能真的就见一面便把你领回家去呢,你以为你是谁?

    好在陈牧羽已经是个小灶君约好了的。

    叫了辆马车,花了一个小时才来到北城。

    大晚上的,北城灯火通明,仙界的夜间娱乐活动也是非常丰富的。

    和小灶君约在一家名叫逍遥楼的酒楼,陈牧羽一路找人问,兜兜转转好半天才找对地方。

    等找到逍遥楼的时候,陈牧羽才反应过来,为什么自己刚刚问路的时候,那些路人都是那么古怪的表情。

    敢情是家青楼。

    整整五层高楼,装饰得非常的华丽,灯笼挂了上百个,门楼上挂着一块巨匾,上面逍遥楼三个字看起来相当的不正经。

    十多个姑娘站在在门口,热情的招呼着客人,进进出出的都是些锦衣华服的男子,一边从姑娘们身上揩油,一边哈哈大笑,嘴角都要咧到脖子后面去了。

    远处的墙角,几个乞丐鄙夷的看着这一切,但他们的眼神深处还是不经意的流露出羡慕。

    这地方,真的是有钱人的天堂。

    陈牧羽人长得帅,衣服也华丽,相当有气质,刚走到门口,就被一群姑娘给围住,拉拉扯扯往楼里拽。

    空气中弥漫着花香,酒香,还有一些异样的味道,很能勾起人的原始冲动。

    大堂里,姑娘们在歌舞,到处都是嬉笑打闹,场面混乱,多有几分不堪入目。

    这种地方,真的是放纵。

    好不容易从花丛中挣脱出来,在一个龟爷的带领下,陈牧羽终于在二楼的一个包间里找到了小灶君。

    这货正坐在一桌佳宴前,怀里搂着个姑娘,乐呵呵的喝着酒,喝一杯,那姑娘就给他再倒一杯,这厮脸都快笑烂了!

    见到陈牧羽进来,张小米忙摆了摆手,让那姑娘退了出去。

    “老板,你来了?”张小米干笑了一声,明显也意识到刚刚的失态。

    “品味也太差了吧?”

    陈牧羽走了过去,瞥了他一眼,在他对面坐了下来,刚刚出去的那个姑娘,他刚仔细一看,起码都有三十好几了,脸上的脂粉涂得都不忍直视。

    “老板你品味高!”

    张小米干笑了一声,赶紧给陈牧羽倒酒,“一会儿我让老鸨子带几个好的给你看看……”

    “得了吧你!”

    陈牧羽白了他一眼,“怎么找个这种地方?”

    “我不寻思老板你好这一口么?”张小米道。

    陈牧羽哭笑不得,“开玩笑,我这么正派的人,能和你同流合污?你自己喜欢,别扯上我?”

    他奔波一路,刚刚晕传送阵又吐了空空如也,早已经是饿的不行,看到满桌子的菜,哪里忍得住,二话不说,大快朵颐。

    张小米看得龇牙咧嘴,“老板,别人要是知道,咱们跑这儿来光是吃饭,怕不是要笑死!”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26081/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