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一次疯狂刺激的交换经历/ 书记跨下的警花

  翌日晨时,准备前去换防防卫队队员,各各神色肃然齐列队于营塞中间宽阔的操场上。

    前防卫都头玄霆道人领着一位容貌艳丽的女执事站于队前,这些队员已听到风声,这位貌美的女师叔,据说就是新上任的防卫都头,乃是玄霆道人的师妹。

 口述一次疯狂刺激的交换经历/ 书记跨下的警花        “给你们介绍一下,贫道身旁便是你们的新都头玄芝师妹,往后你们皆需听从玄芝师妹的安排。”刘玉一脸严肃地说道,为众队员介绍师妹唐芝。

    “弟子拜见玄芝前辈!”众队员同声拜道。

    “玄芝见过各位!”唐芝含笑回礼道。

    “防卫队共有四支,每支二十人余人,设正队、副队两人…”刘玉随即将卫所防卫队的情况给师妹仔细介绍了一番,随后又将“监戍盘”交给了唐芝,完成职务交接。

    “拓跋力,你们二队出防带上玄芝师妹一道去,路上给你们新都头详细介绍一下鬼林地形与巡卫状况。”交代完,刘玉将二队队头拓跋力叫上前嘱咐道,二队原队头拓跋鹰家中有事,早已离任,二队队头便由副队拓跋力接替。

    “弟子知道!”拓跋力立即领命道,鬓角的斑驳白发,已昭示着拓跋力已临暮年,想来在卫所也呆不了几年了。

    “师兄,小妹便去了!”晨会开完,两支防卫队动身外出,前去鬼林换防,唐芝也一道跟去,熟悉一下新的职务,同师兄刘玉拜别道。

    “师妹,这鬼林防务虽算不上繁琐,但也甚是重要,关乎四周百姓安宁,需尽早熟络,若有不懂之处,回来可问我!”刘玉点头说道。

    “知道了!”随后,唐芝便跟着防卫队一道出了卫所营塞。

    待师妹随防卫队飞出了卫所营塞,刘玉则转身回到自己的营房,矿队才从地下矿道返回,后半个月乃是休整期。

    趁着空闲,刘玉打算多绘制些法符,不过来到符桌后坐下,刘玉并没有立即开始制符,而是取出了那枚宗门奖励的记录有六品稀有灵符符案的玉简。

    刘玉手握玉简,贴于脑门处,闭目驱动魂力探入玉简,随后一道特殊法符的详细图案,与及一篇以文字叙述的法符简介,还有绘制要点与心得,瞬间便映入脑海之中。

    参详良久后,刘玉缓缓睁开了双眼,眉目微皱,陷入了沉思。

    玉简中所录法符,名为“五毒爆瘴符”,同阴风刺一样为阴属性法符,乃是一种极为阴险的六阶稀有毒符。

    据玉简中所述,此符取五阶妖兽“黑烟毒蟾”的蟾衣制成特殊符皮,另取其剧毒蟾血,配上另四种五阶妖兽碧眼蜈蚣毒血,枯崖壁虎涎液,花脸蛇蛇毒,还有鬼眼蝎蝎囊汁,按比例调配成五毒符血,以此符血才能绘制出符咒。

    此符一经激发,可化为一颗威力恐怖的阴能毒弹,爆炸激起的震荡冲击波,杀伤力巨大,荡起的狂暴阴力对灵罩,法盾等灵能防御,极具破坏性。

    且伴随着爆炸,以爆点为中心,将立即形成一圈大范围的致命毒瘴区,整个毒瘴内将弥漫起浓浓的五毒瘴气。

    这些五毒瘴气对器物、道体皆具有极强的腐蚀性,且可经口鼻吸入,或腐蚀肌肤侵入人体,毒性复杂又霸道。

    一旦不慎吸入,筑基以下的练气弟子,除非立即服用特制解药,或六阶以上的珍稀上品“解毒丹”,不肖半刻钟,便会毒发身亡。

    即便修为已达筑基前、中期的修士,若不能全心施法立刻压制毒气,及时将吸入的毒气强行逼出体外,一样会有性命之忧。

    由此可见此符的恐怖威力,不过绘制此符所需的五种毒血,于坊市间皆甚是少见,想要成功绘制出此符,怕不是易事!

    宗门为何会将此符符案奖励于自己,不会是见自己这些年上供了大量“阴风刺”法符,对阴属性法符有些造诣,宗门高层便有意想让自己掌握此符的绘制,上供宗门。

    因为此符威力强大还是其次,其阴险之处在于瞬间爆开的“毒瘴”,如像上次宗门大战,交战之时,趁其不备,突然出手朝对方阵中扔出几十张此符。

    瞬间便能造成极大的杀伤力,除了能毒毙敌方大片弟子外,还能引起巨大恐慌,扰乱敌阵阵形,极大打击敌方军心。

    不过先不说此符各中符材很难收集,就是此符那道由六十枚基础符文,二十枚“灵爆”高级符文,五枚“毒风”高级符文,十枚“瘴域”核心符文,足足共计九十五枚各异符文构成的繁杂,而又精妙的符咒,也不是自己轻易便能掌握的。

    到也不是完全不行,以刘玉如今不输筑基后期修士的强大神魂,加上这么多年来积累的精湛绘符技艺,若练手的符材充足,给些时日,到也不是不可尝试。

    不过如今,刘玉连日常修行所服用丹药的灵石,都快满足不了,自然也没那闲工夫,耗费大量财力去尝试绘制此符。

    只能等到以后手头宽裕时再说了,刘玉无奈将玉简收回储物袋,而后又取出了一张四品“槐皮符纸”铺开,沾上一旁已调配好的符液,收心开始绘制四品法符“阴风刺”。

    约半个时辰后,刘玉便在符纸上将整道“阴风刺”法符的繁杂符咒绘成,正要施法激发向丰弈师伯请教,以数块低阶骨器为阵眼,在屋内布下的小型“聚阴阵”,聚拢四周阴气,完成最一步“注灵”。

    突然,刘玉收起法印,神情若有所思,最后竟将桌上的这张半成品法符给收了起来,而后又取出一张空白符纸,接着开始绘制符咒,这几个月下矿,刘玉已熟悉鬼林矿道,心中有了一想法。

    卫所矿监职务同他当年在北地黑森林地底矿区,冒名担任老牛矿队监工一样,主要是负责矿工弟子的人身安全,防备矿工弟子采矿时,受地下鬼物袭击,而鬼林矿道的凶险程度,远不及黑森林地底矿区。

    其实大多时间刘玉皆在调息打坐,十分清闲,有白娘这条凶蛇在旁警戒足以,所以说,既是如此,刘玉便想着。

    返回卫所时,自己何不先将整道符咒绘于符纸上,先绘制出一些半成品法符,最后一步“注灵”,完全可等到下矿时,再完成。

    且鬼林矿道的阴气,比卫所还要充裕,不单整个注灵所需时间更短,法符的品质还稍有提升。最关键的是,如此一来,可大幅提高了制符效率,每月制符数量应不会比之前他担任防卫都头时少。

    “不知芝姐到了没,师尊如今可好?”玉符楼楼上符室,玄月仙子心神不宁地放下手中符笔,若不是符店需她看着,她也想一同跟去看望师尊,当年师尊离开山门,前去天雪山送贺,这一别不想就是百年。

    前些月从听玄北师叔处听说师尊的事后,芝姐便一心想前去幽影鬼林任职,照顾师尊,这些年芝姐日夜替师尊担心,她早就看出芝姐对师尊的心意,虽说自己何常不是如此。

    临行前,她还鼓励芝姐大胆些,此行定要向师尊表明心意,芝姐如此美艳,她不信这么多年师尊心中会没有半点情愫。

    若师尊与芝姐能结为道侣,她打心底高兴,至于她自己的那份倾慕,就让它深埋心底,只要能一直跟在师尊身旁,她就满足了。

    “道友随便看,看上什么支会一声老朽就是!”见有客人进店,须发灰的的刘长松忙热情招呼道。

    刘长松资质虽差,但在玄月与玄芝两人的关照下,到也有幸入过黄灵洞的筑府石室,不过最终筑基失败,但好再未伤性命,如今乃为玉符楼掌柜。

    “这位师兄,在下夏侯春,不知玄月前辈可在店内?”入店的是一位身着锦服的年青弟子,客气地朝刘长松一拜,问道。

    “不知师弟找…”

    “师尊她在楼上绘符,这位师兄来找师尊可有急事?”刘长松正要询问,一旁趴在柜台上无聊发呆的妙龄女子,见有人来找师尊,不由来了兴致,抢话说道。

    此女名苏桃,乃是苏沐之女,苏沐嫁给玄翰道人的儿子,生下此女,资质尚可为双灵根,与其母一样,拜在玄月仙子门下,性子好动,比其母年轻时,还要淘气。

    “原来这位师妹乃是玄月前辈的弟子,吾师尊浩风道人,想请玄月前辈去莲春园坐客!”夏侯春立即说明来意。

    “师兄等着,吾上楼问问师尊可有空!”苏桃小脸一笑,立即向楼上符室跑去,虽不知这浩风道人是何人,但莲春园的大名她可是知道,乃是留仙镇两大酒楼之一。

    招牌名菜“千宝玉莲羹”听说清香爽口,回味无穷,要是师尊前去赴宴,又顺便带上自己,说不定就能尝尝此菜的滋味,心里不由乐开了花,这小算盘想得不要太美。

    “没空!”苏桃跑到楼梯前,还未上楼,楼上便响起一句语气不善的斥言,苏桃不由打了冷颤,自己真是糊涂,师尊冷傲清雅,修为又高,宗门内倾慕者众多,像这般邀请,时有发生,但师尊一向都不于理睬。

    “听到了吧!师尊她没空!”苏桃耸了耸肩说道。

    “这…,若不能请玄月前辈赴宴,在下回去不好交代。”夏侯春为难说道。

    “师尊说了不去,便不会去,还请莫要堵在门口!”刘长松板着脸下逐客令道。

    “那打扰了!”夏侯春无奈一拜,转身离去,事没办成,回去少不了一顿骂,师尊的脾气他可是深有体会。

    “哼!”来人离去,刘月儿不由轻哼一声,此次邀请她的浩风道人,乃是夏侯一族的嫡系族人,名为夏侯义。

    仗着家世显赫,听说祸害了不少宗门女弟子,月前因一些宗务与此人有过几次照面,不想竟被盯上了,这段时间有事没事,便借机纠缠于自己,狼子色心,昭然若揭。

    “弟子无能,未能将玄月前辈请来,还请师尊责罚!”夏侯春来到莲春园的一间雅间,俯身恭敬一拜说道。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冷傲,清绝,贫道喜欢!”夏侯义没有丝毫不悦之态,自顾自饮,这位玄月仙子不是往日那些个庸脂俗粉,有些性子,自是当然,上次一见他便惊为天人,一番打听,更是心猿意马。

    此女修为与他一样同为筑基六府,出至宗门玄字一辈,修行至今,竟一直未结道侣,仍是处子之身,自己若得了此女的纯净阴元,修为上定能增进不少,且此女出身微寒,其师竟还是那该死的刘玉。

    此人当年害他受宗门惩罚,自己可一直记在心上,不过后来这厮被派去北海州外驻百年,其间惹上了大仇家,听说在返回宗门的途中遭了毒手,到是便宜了这厮,不过这厮到也不是一无是处,这不就留下了这么一位倾国倾城的仙子。

    此女性子冷傲,修为又高,之前对付那些庸脂俗粉的手段,想来是用不上,但夏侯义不急,以他的出身与家世,也无需耍什么手段,求父亲夏侯空,找玄字一脉正大光明提亲便可。

    他就不信,以夏侯一族如今于宗门的权势与地位,加上自己乃是夏侯家族嫡系族人,此女能不动心,玩了这么多年,自己也有些腻了,也该成家留后,此女无任是容貌与身段,都甚合他心意。

    “无防!下去吧!”夏侯义挥手让徒弟退下,心中已有决定,一会便去找他那老爹,他不一直想让自己早些成家,这次便随了他的愿。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3553/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