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硕大就冲了进去@会议桌上难耐扭动

其他话不会说, 但打架的开场词他是会的。

        

秦婉婉的要求也简单,只需要用打架开场的语气,念出秦婉婉给的台词就可以了。

        

他念完台词, 冷眼看向翠绿,翠绿愣愣看着他, 片刻后,鼻血鼻尖滴落下来, 翠绿终于反应过来,吸了吸鼻子,抬手擦了一把鼻血, 故作冷静:“可以, 我这就去找城主说。”

紫色硕大就冲了进去@会议桌上难耐扭动

        

“女浴池是我挖塌的, ”简行之继续开口,“你要我怎么赔?”

        

“您挖吧, ”翠绿低头不敢看他,“还有男浴池也可以挖。”

        

“我想和谢道君一起住, 没问题吧?”

        

“挺好的,”翠绿点头,“我立刻给您安排房间,您徒弟呢, 打算住在哪儿?”

        

“她同我住在一起,”简行之声音平淡,“行么?”

        

“可以,我让人加床,您好好休息, 我先去回禀城主。”

        

说完,翠绿朝着简行之鞠了一躬, 带着人迅速离开。

        

等人走后,秦婉婉从被窝里猛地掀开,大口大口喘息。 

        

“吓死我了。”

        

秦婉婉拍着胸口,简行之也立刻坐起来,抬手开始拉衣服,拉好衣服起身后,他站起身,冷冷瞪了她一眼,秦婉婉就愣了。

        

简行之原本相貌生得极为清俊,凤眼剑眉,棱角分明,这也就让他随便一眼,都显得格外冷淡。

        

其实如果不说话,不打架,简行之就是秦婉婉最爱那种冷淡禁欲款剑修,是故这一眼看了,也不知道是她被打出了阴影,还是他这皮相的确太好,让她心跳快了几分。

        

也不怪翠绿看见真人就缴械投降,只是这人明明可以靠脸吃饭,非要靠他的拳头。

        

秦婉婉心中暗暗可惜,她正要说点什么夸赞简行之,就听简行之开口:“这人有毛病吗?早点这么做不就好了吗?”

        

不,师父,有毛病的是你。

        

早点用真脸风骚起来,不要表演胸口碎大石,我们早进府了。

        

秦婉婉在心中默默吐槽,简行之仿佛是察觉了她的小心思,回头瞪她:“赶紧起来商量一下,别赖在床上养老。”

        

“你说,你长这么一张脸,”秦婉婉听到这话,深吸一口气,掀了被子从床上跳下来,看着简行之的脸十分可惜,“怎么就不是个哑巴呢?”

        

“你先闭嘴,一点徒弟的样子都没有!”

        

简行之叱喝她,说着,转头看向谢孤棠,倒是正经起来。

        

“谢道君特意从天剑宗过来?”

        

简行之一面问,一面抬头,一眼就看见谢孤棠脑袋上明晃晃的“40”,他动作顿了顿,又转过头去看向窗外。

        

“是。”谢孤棠知道简行之要问什么,答得恭敬,“我得掌门应允,专程过来保护秦姑娘。”

        

“她有什么好保护的?”

        

简行之倒茶给自己:“她自己能保护自己。”

        

“前辈不知,”谢孤棠摇头,“前些时日,有人在一个密境中发现了一句青龙尸骨,龙丹被人取走,这条青龙人为圈养,目的就是为了改变体质,筹备开登仙门。若我没猜错,姑娘体内这颗龙丹,应该就是从这里得到的。”

        

“不错。”秦婉婉没有否认,点头,“是我”“能喂养青龙之人,不会是泛泛之辈,一条青龙饲养时间极长,如今为姑娘所得,养龙之人岂会善罢甘休?”

        

秦婉婉没说话,她抿紧唇,明白谢孤棠所说非虚。

        

简行之看她一眼,谢孤棠又接着道:“而且,龙丹可以改变人的体质乃至气运,整个修真界觊觎龙丹之人甚众。其实试剑大会前一夜,天剑宗便得到了消息,玲珑玉即将出世,有一位身怀龙丹之人进入密境,同时有其他宗门高守一起进入,所以宗门派我暗入试剑大会,若是消息准确,让我务必夺得玲珑玉,同时保护这位身怀龙丹之人的安危。天剑宗得到消息,其他宗门自然也会得到,所以如今秦姑娘身怀龙丹,便已处险境。”

        

“那你为什么来帮忙?她与你有何干系?”

        

简行之挑眉,没有轻信谢孤棠的话,谢孤棠声音平稳:“身怀龙丹者,对玲珑玉会有一定感应,秦姑娘是最早能找到玲珑玉之人。我保护姑娘,帮着姑娘找到玲珑玉,开启登仙门,消耗玲珑玉的能量之后,再将它彻底销毁,以免那些不该飞升之人,有其他妄念。”

        

这话秦婉婉听明白了,谢孤棠是要借助她找到玲珑玉,到时候她飞升,他毁玉,皆大欢喜。

        

只是秦婉婉还是想不明白:“如果玲珑玉已经一分为五,你直接找到其中一片摧毁不就可以了吗?”

        

“这是做不到的,”谢孤棠笑笑,“玲珑玉本身并不是玉,它只是将巨大的能量寄托于这块名为‘玲珑玉’的石头中,你单摧毁一片,只要其片还在,它就可以重新生成出新的碎片。要销毁玲珑玉,只有在它开启一次登仙门后,在它最虚弱的时,才有可能彻底摧毁它。”

        

秦婉婉这次终于搞懂了,简行之盯着谢孤棠,还是不明白:“那为什么要你来?”

        

谢孤棠动作一僵,秦婉婉见谢孤棠尴尬,赶紧打圆场:“谁来不一样吗?肯定是因为谢道君修为高深……”

        

“因为,我失言于姑娘。”

        

谢孤棠说着,抬起头来,看向秦婉婉,认真出声:“说好要保护你,但最后还是让姑娘被贼人所伤,是我的过失。”

        

秦婉婉听到这话,不由自主有些脸红。

        

她赶紧摆手:“不是,这怪不到谢道君身上。”

        

简行之看着两人互动,轻嗤一声,打断他们:“行吧,以后你就跟着她。那接下来呢?咱们做什么?”

        

“可以让秦姑娘与龙丹多作感应。”谢孤棠回答得一板一眼,“龙丹会感知玲珑玉的存在,先确认玲珑玉位置,再做下一步打算。”

        

“行。”简行之环胸点头,看向谢孤棠,“那我们呢?”

        

“你们……”秦婉婉左右看了一眼,“按照原定计划,成为花容最爱的男人。”

        

听到这话,谢孤棠懵逼,简行之沉默。

        

“这个……”简行之想起之前的挫败,有些怀疑自己,“可能有点困难……”

        

用脸骗一时容易,骗长久就难了。

        

“师父,”秦婉婉看着简行之,知道他担忧什么,她看着他,异常认真,“其实你要获得这个位置很容易的。”

        

简行之看过来,秦婉婉抬手拍了拍他的手腕,语重心长:“把自己毒哑,保证别说话。”

        

“滚。”

        

简行之打开她的手:“你休想!”

        

秦婉婉摇头,作惋惜状,无奈叹气。

        

“不管了。”

        

简行之摆手:“先该养伤养伤,该休息休息,你伤没好吧?”

        

简行之转头看向旁边谢孤棠,谢孤棠得简行之关照,便笑起来:“多谢前辈关心,还需一些时日。”

        

“刚好,”简行之点头,“那我争宠,你养伤,你……”

        

简行之看向秦婉婉,迟疑片刻后,督促她:“好好修炼!”

        

“那我呢?”

        

南风探出头来,有些兴奋:“我什么任务?”

        

“修炼!”

        

简行之说完,外面就传来侍女的声音,她恭敬站在门口,向简行之行礼:“公子,您的房间已经收拾好了。”

        

简行之点头,朝谢孤棠摆手,叫上秦婉婉:“北城,走了。”

        

秦婉婉站起来,朝着谢孤棠行礼:“谢道君,我和师父先告辞了。”

        

谢孤棠向秦婉婉回礼,秦婉婉起身走到简行之身边,简行之斜睨她一眼:“和别人都斯斯文文的,怎么在我这儿就这么泼?”

        

“那别人对我也好好的,”秦婉婉答得理直气壮,“也就你会打我。”

        

简行之被这话一噎,急忙解释:“那我不是为了教你吗?”

        

“那我也疼啊。”秦婉婉瞪他,“谁和你……”

        

秦婉婉说着,看着他的脸,一时竟有些说不下去,缓了语气:“谁和你一样?”

        

“你怎么了?”

        

简行之见她说话都软下来,皱起眉头:“说话都结巴了?”

        

秦婉婉移开视线,不看他的脸,终于才正常些:“我结巴我的,要你管?”

        

“哦,我知道了。”

        

简行之点头,猝不及防间,他猛地凑上来,贴近秦婉婉,秦婉婉被他吓得往后一退,就抵在墙上,她看着简行之近在咫尺的脸,不由自主想起昨晚他咬那一下,心跳了几分,嘴也跟着疼起来。

        

她不敢动,僵硬着身子,像一只炸毛的猫,简行之盯着她看了片刻,突然就笑了,那一笑如沐春风,冷俊面容上带了几分孩子气:“是不是觉得我长得太好看,话都结巴了?”

        

“你有病!”

        

秦婉婉听到这话,瞬间羞恼起来,把他狠狠一推,便往前冲去,简行之环胸在她身后笑起来:“没事儿,人之常情,我也会。”

        

“你会什么会?”

        

秦婉婉冲进屋里净手,让自己冷静一些,简行之踱步进屋,跟在她身后:“我一开始看见寂山女君,当时主要就是在打架,要不打架,我也结巴。”

        

秦婉婉动作一顿,不知道为什么,气突然消散许多。

        

想来人都是喜欢别人说好话,她也如此。

        

简行之进屋找了个蒲团,坐在她后面,抬手打坐,继续说着:“还好有仇恨支撑着我,不然你顶着这脸,我都不敢看。”

        

“你……”秦婉婉被他搞得心情忽上忽下,她迟疑着,“你觉得……秦婉婉长得漂亮啊?”

        

“漂亮啊。”简行之承认得坦坦荡荡,随后告诫秦婉婉,“所以你平时要多照照镜子,习惯了长得好看的人,打架才不会分心。我当初就是没见过比我长得好看的,一时有些惊到了,要是早早习惯,当时出剑可以更快!”

        

不必了。

        

秦婉婉一听,心里发凉。

        

她好想告诉简行之,不必了,他的剑不需要更快了。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3981/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