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指不停挖h_哇局长太大了我不要了

晨露沾湿衣角,铁靴踏过,扬起一阵凌厉,带着丝急意。

        

童仆清扫起院落,来去匆忙,小厮叼着狗尾巴草哼着曲儿拨开门闩。

        

“大小姐!早。”

手指不停挖h_哇局长太大了我不要了

        

楚蓝微微颔首,径直出了相府。

        

薄雾中,一辆马车缓缓而来,骏马前,男子着窄袖玄袍,腰悬剑、手持伞。

        

楚蓝满心欢喜,这还是半个月来头一次见着自己父亲。“父亲!”

        

待走近,楚蓝问道:“父亲来接义父一同上朝?”

        

“父亲怎腿脚太不利索?”

        

赶车的青竹从身后冒了出来,嬉笑道:“少主想听,属下同您讲。”

        

不顾楚江是什么脸色,反正青竹挺开心的,“前些时日二公子也不知从哪儿听闻万山有灵狐出没,扰攘着非要去抓。”

        

明儿是自己想要,还说抓来给女儿做‘新婚之礼’。 

        

爷拗不过二公子撒泼打滚,便应了前去。万山脚下村民劝诫说,‘万山之中常有熊瞎子,易怒、袭人……不可上前。’

        

二公子哪想即兴而去、败兴而归,瞒着爷偷偷跑上了山。

        

爷无奈只能上山去寻,好巧不巧撞上觅食的熊瞎子,好巧不巧二公子也出现了。

        

为了保护二公子,爷被熊瞎子囫囵的一掌甩出直接撞树墩儿上,当场昏了过去。

        

随上山的一众衙役官差原本还想见识下大将军力拔山兮之神威,哪想还未开始便已经结束。

        

楚蓝瞥了眼自家父亲脸色越来越黑,默默的退后。

        

偏青竹毫不自知,还比划着,“爷背上有这么大一块青乌!啧啧啧……”可吓人了。

        

“父亲!女儿想起有要事入宫一趟,先行一步。”说罢,楚蓝从小厮手中结果缰绳,翻身上马、驰骋而去。

        

她想,青竹大哥自求多福吧。

        

侍卫见少将军持着陛下亲印,自然不敢阻拦,连忙放行。

        

“微臣参见必陛下!请陛下恕微臣擅离职守之罪。”

        

庄严的十二章朝服曳地,平日里慈爱的容颜多了凌厉,“昨夜之事,朱大人已经同朕禀报了,无怪你!”

        

“起来吧!”

        

孟才将帝冕捧到楚蓝面前,楚蓝一愣,随后起身接过,替换下宫人,侍奉在陛下左右。

        

皇上看着紧张的楚蓝,“那小姑娘可有大碍?”

        

“义父说,那小姑娘身中剧毒,如今深入五脏六腑,恐活不过十岁。”

        

楚蓝还想说什么,袖角一重,回头见孟才收回手,朝自己示意眼神,她抿了抿唇不再做声,低头一心整理龙袍。

        

“听澜可想去听听满朝文武说了些什么?”

        

“微臣便不去了,给诸位大人多些心理准备。”

        

陛下原定听澜及笄之后上朝参政议事,司衣那边给少将军朝服都做好,就差没送将军府去了。

        

可陛下下旨赐婚的突然,婚期的急促,入朝听政这事只好推后。

        

楚蓝也不太在意,不管她上不上朝,百官有多少同意和反对,她总归都是陛下亲封的少将军。

        

戎国自武帝起,数十年来奉承的便是‘休养生息以备苦战’。司军库记载戎国现有服役多达三十七万余人,居六国之首,单单楚家军便拥兵十万。

        

楚家军的少主,持虎符、掌兵权,这便是实力!

        

宫人簇拥下,陛下离开了寝宫。

        

她匍匐在地,行着最虔诚的礼:“微臣恭送吾皇,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偌大的寝宫,唯孟才、楚蓝二人。

        

他年纪大了,动不了了,早些年便将总管之职交给了自己的徒儿,如今仍侍奉在陛下身边,一是陛下离不开他,而是他闲不住。

        

楚蓝扶起孟才,只觉那宽大的袖里的手不似当年抱她那般壮实,那佝偻的背也不似当年被她那边高大。

        

“孟公公!”

        

孟才看着少女亭亭玉立,到有些诧异,“日子过得真快啊!”

        

一转眼,楚家的小丫头都这么大了。

        

他,也老了。

        

“孟公公可信这世间无缘无故两人生的极其相似?”

        

他说,“少将军说的可是那小姑娘和五殿下?”

        

“追随上上甲子年,已故文令太妃与崇仁太子爷七分相似。”文令太妃生于临过戚国,而崇仁太子爷的生母嫡皇后出自楚族,两人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老奴偶然听到海棠宫有传言出,说是‘五殿下原还有一女,名起长月,略长小皇孙一岁,据说才出生几日便折了。’幼子早夭本就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故此也不必宣扬。”

        

“算起来,转世投胎也是那般年纪。”

        

至于是否真有这么位小郡主,

        

又是否这位小郡主真的早年夭折了。

        

他也是道听途说罢了!

        

偏静的海棠宫,

        

进来的匆忙,楚蓝万万没想到这宫殿的两位主子卯时三刻都没起。

        

一只软枕扔出,摇曳的珠帘下,女子身姿婀娜,半梦半醒的拢了拢衣衫坐起。

        

“娘娘赎罪!”她们实在拦不住少将军,可又不敢高声喧哗惊扰了殿下睡觉。

        

瞧枕边人没苏醒的迹象,倒也松了口气。殿下最喜赖床,不睡到自然醒这起床气可不是一般大。

        

“……微臣唐突!”语罢,楚蓝退出琉璃苑。

        

林妃梳理着妆容,瞥了眼铜镜中再次出现的人影,“少将军可是来寻殿下?”

        

她望向内殿,“殿下未醒!”

        

此时早朝的钟声响起整座皇城,戎曌嘟囔着‘房子隔音不好’翻了个身,被子捂着耳朵又继续睡。

        

楚蓝似乎想到,五殿下除了每月初一,其余日皆告病免朝,也不知是真病还是装病,倒是赚的浮生半日闲。

        

“非也,微臣是来寻娘娘的。”

        

“寻妾身?”兰指轻叩朱台,她有什么好寻的,深宫玉殿一女子,焚香抚琴伴王孙。

        

林妃见少将军面色严肃,沉思半响屏退左右,“已无外人,将军但说无妨。”

        

楚蓝上前倾身,在林妃耳边细语。

        

林妃大惊失色,慌忙起身时,撒了胭脂螺黛、掉了珠玉银簪,“果真有此事?”

        

林妃面色凝重,“不可能!”不会是小郡主的,除非当年被采生折肢的稚子并非小郡主。

        

可骨肉连心,殿下如何会认错!

        

这一定是陷阱!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4074/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