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帮帮忙@做得你下不了床

从宣传入围的小礼堂出来,虽然身上挂着艺术团的职务,闫曼毕竟本职还是辅导员,今天还有事务要处理,往教学区走的路途中,她愣了一下,看到了迎面走来的吕恕弘教授。

        

闫曼一阵头疼,吕恕弘对刘孟添网红治校反对最激烈,此前因为刘校长参与陈一闻的微电影拍摄,一封“讨伐信”引起了商院内部“倒刘”的暗涌,如今陈一闻他们这个微电影入了围,刘校长还在小礼堂请了那么多媒体和市里的领导,又搞出了不小动静,闫曼觉得吕恕弘肯定现在不满得很了!

        

知道这个教授的那种“铮铮铁骨”,闫曼都不免一阵心虚,只想他没看到她,她可不想顶着对方一顿劈头盖脸训斥,毕竟这位以前是她的老师,而现在她又好像成为了刘校长“异端治校”的马前卒。

医生帮帮忙@做得你下不了床

        

就在闫曼别着脸准备匆匆走过的时候,吕恕弘叫住了她,“小闫啊……这是去哪了啊?”

        

闫曼这才装作才发现他的神情,道,“吕老师……我就是,从小礼堂那边过来……”闫曼想着横竖都是一刀,硬着头皮比划道,“我们学生那个微电影,不是在大学生电影节上入围了吗……今天刘校在那边小礼堂表彰,刚刚结束,我,我回办公室去。”

        

吕恕弘点了点头,“就你们班陈一闻那个微电影,我看到横幅了。”

        

不对劲啊,吕恕弘怎么和颜悦色的!?

        

危!

        

越是如此,闫曼越觉得心头发慌,赶忙道,“就是学生间小打小闹……一点小成果,没什么值得骄傲的,不能觉得就这么自满了,至于横幅,噢噢,我都觉得那横幅上到处挂着有点太碍眼了……总之学校有宣传方面的需要,但我们还是很清醒的,我看学生们也没觉得有什么得意的地方,毕竟自己还是有很多不足的,全国入围的学校多了,近百所吧,我们怎么都不算突出!”

        

反正不管怎么说,我自己先砍自己一刀,自己说出自己的错误,你总不好再训我吧?这是当年在您手头上上学时的自保诀窍,闫曼没想到工作多年,竟然还得要在这位老教授面前施展这种保命绝技。

        

“行了行了,你在这自我检讨什么呢!”吕恕弘给整笑了起来,“你这是在做述职报告呢?”

        

停顿了一下,吕恕弘道,“刘校长今天才开会回来吧,这上午的飞机,下午就赶过来表彰了?”

        

再危!

        

听着吕恕弘又有批评刘孟添的意思,闫曼心头这个懊啊。

        

这涉及校内两股势力的碰撞,如此风口浪尖的当口,一位是一校之尊的校长,一位是桃李满天下能量不小的老教授,自己一个小小辅导员,学校科级小干部怎么要处在夹缝之中啊,随便两人一个挤压,自己就被碾死了……

        

知不知道面对吕恕弘这个问话,自己稍微有什么对答纰漏之处,恐怕这之后就会席卷全校,而且还不知道会把她此时说出的话,添油加醋到什么地步。

        

小辅导员闫曼妄议校领导!小辅导员闫曼敢抱怨校长争着上镜搞宣传!小辅导员闫曼前脚刚接受刘校表彰,回头就给吕恕弘打小报告!……

        

这些小道消息流言蜚语,最容易害死一个人!大学也是职场啊!

        

吕恕弘声音响起,“他还穿的那一身论坛开会时的白衬衫就来了?”

        

“嗯……”闫曼愣住。

        

吕恕弘摇了摇头,“论坛开会,走个过场无所谓……但他一个校长,这种场合下,要穿正装啊!”

        

“啊……”闫曼张了张嘴,没说出什么话来。

        

吕恕弘末了又不管她了,抬起头,“我以前年轻的时候,也想过的,拍一个描写当时社会生态的片子……可惜遇到了好些困难,后面就没搞了……”

        

吕恕弘说着说着就走了,一路飘来他的惆怅。

        

留闫曼在原处,好半晌没回过神来。感觉像是一艘巨轮擦着她这条小舢板过去了。

        

……

        

电影节已经到了大众评委的展映终评环节。

        

《星宿》从公布起就很不错,但凡看过的人反响都很好,据说师大展播教室上映的时候,全场爆满,有的只能排在下一场。

        

林园对此并不以为异,这第一波的人气爆棚,很多都是冲着他而来。

        

很多学生大众评委,其实一开始也不知道他林园姓甚名谁。

        

但随即因为这场电影节原创大赛的信息汇总得越来越多,各种各样的消息出来后,他林园这个京电的“三剑客”的名声,就这样出了他们京电的圈,传开来了。

        

现在首都大学生圈子里,都知道了京电有他林园这么一号人物。

        

而且刚开始的主办地点师大的展播,多是冲着他名头过来的,还有京电的学生组团过来观影的,其他的还有因为有明星的加盟,上了组委会的新闻,一些大众学生评委冲着这个来的。

        

与之带来的就是林园知名度的水涨船高,现在他的手机都不敢开铃声,因为时不时就会响起,那边来电的不是记者,就是一些想要合作的影视公司和相关圈内猎头,再不济就是学校的领导有找,而这后者是因为前两者找不到人,联系到学校的。

        

火了吗?

        

林园很清楚,别看好像现在自己随着组委会对参赛作品的展映,自己的星宿表现出了电影质感,拍摄的手法和质量,也远超一般大学生水平。但其实和真正的成名导演制作人,还是有差距的。

        

如今对他的追捧,不过就是对他大学生身份能拍出贴近商业市场标准线的作品而来的赞誉。

        

他也并非没有对手,六大校的作品中,也是强手如云。

        

燕大今年拍了部《拼凑家庭》,有点像是刘启荣的《有声有色》架构,只是和刘启荣那种商业兼具艺术片的大制作比起来,更着眼于小细节,颇有点以小博大的意思,构思很巧,口碑不错。展映第一天,观看人数在组委会上面仅次于他的《星宿》。

        

这是终评的展映阶段。师大的展映教室里会轮流按照场次来播放这些影片,终评出结果后,组委会才会把作品公开到网上,可以网络观看。但现在只能到师大现场看展映。

        

每个愿意前来观影的学生都是评审,他们本身就是一张票,学生进入展映厅开始刷二维码打卡,结束的时候在门口工作人员刷二维码评分。微电影吸引观看的人数越多,就意味着你的“票房”越高。因为所有人,都是用自己的时间来投票。

        

当然,你若是想“二刷”“三刷”,也不是不可以,组委会不禁止这种行为,但毕竟每个人都是实名绑定观影,全程你都要在现场,就连出去上洗手间也要刷码来回,间隔时间太长,有可能直接被大数据筛选成行为异常统计票不作数。用自己的时间来实际支持二刷三刷,也是对一部作品的肯定,所以组委会不反对。

        

组委会如今实时的排名上面,他的《星宿》排名第一,显示第一天观影打卡人次859人,一个展映教室也只能容纳两百多人。但展映作品是滚动播放,从早放到晚九点,一般一个作品一天四场,有很多展映教室用作观影,统计人数。

        

《星宿》第一场,第二场都分别是260,245人观影,这个人数意味着爆满,甚至还有人站着看,这很正常,这是他名气发酵的结果,所谓京电“三剑客”。第三场194人,第四场170人。有所下滑,这也很正常,其实容纳两百来号人的展映教室往往坐不满人才是常态,爆满反倒是稀罕事,毕竟同期展映的还有其他作品,而且所谓的熟悉的人和本校学生来“包场”,这也不能大张旗鼓的干,特别不少学生其实对此很反感,传出来也不好。

        

但像他这样有“名气”的,慕名而来的,则就正常多了。

        

燕大的以805人排名他后面,往后的华大,中传,华戏,华师的传统强者,人数差距都不大,都是七百多观影人次紧咬。

        

这也很正常。

        

这些都是六大的传统强队,拍摄出来的作品都不差,而且第一天的观影,都是冲着电影节而来的学生观影评委,不是看了你的作品就不看其他人的,多数都要看一遍的,哪怕就是一些平时这个比赛中名不见经传,如今入围的学校,也有一定观影基础的。

        

譬如六强之后,就是人大的一个来势汹汹的微电影《寻枪》,七百五十五人的观影人数,显得人气极高。

        

第一天拉不出差距来的。

        

真正拉出差距的,会是第二天的拉锯战,第三天的决胜。

        

那时候大部分人的热情都褪去了,真正能留下来观影,或者在热头下去了还来看的,就是真爱了。

        

所以很多人是在争取第一天趁着一个大家都不差的基数的时候,努力挂在大集团上面。

        

有五百人的观影人数,就可以说是在大集团之中了。

        

至于这个大集团之下的……

        

林园粗略的看了一下,今年能够挂在大集团上面的各个学校。

        

其实不乏很多名气很大的大学。

        

但是这些大学在他们这个领域的“六大”面前,往往都会被甩下船。这种在自己的领域击败那些著名大学的感觉,真的很好。

        

林园心想难怪他们京电每次对这个大赛都很重视,而且“六大”普遍都会动用自己的资源来造势了。

        

什么数学竞赛,英语大赛,那是其他大学的主场。大学生电影节,就是他们的主场,自然怎么打造都不为过,毕竟一年也就这么一个表现展露肌肉的机会。

        

大集团下面,能把青大这样的大学踩在脚下,也很惬意,当然,青大今年能入围,也是林园没有想到的。他去过青山市玩,还被朋友带去参观了青大,认识了一帮青大学生。恭喜,青大终于进入了俱乐部的资格。但进了俱乐部,看到王座上的他的时候,会不会有膜拜的心思?

        

噢,青山今年居然还有一所大学进了俱乐部。

        

青山商院。

        

这可真是压根听都没听说过。

        

浏览了一番排名,赏心悦目。

        

林园觉得,这种站在高处,一览众山小的感觉,不是一般人能体会的。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4080/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