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傅太大了不行@坐牢一年多回来折腾我一晚上

     

听到这声音的时候,莫尔的表情难掩失落,言简意赅道:“说!”

        

“是这样的,我们需要你出手提我们杀一个人,价钱一些都好说!”

        

听到这里,莫尔淡淡的询问道:“你们的身份!”

师傅太大了不行@坐牢一年多回来折腾我一晚上

        

“华夏京城龙家,想必阁下应该听闻过!”

        

听到龙家这两个字时,莫尔的表现微微一变,接着道:“一亿美金,同时我还需要你们帮我一个忙!”

        

“价钱好说,只是不知道阁下要我们帮什么忙?”

        

“帮我找一个人!”

        

待说清楚说清之后,双方各自满意的挂断了电话。

        

安妮这时移步走到了莫尔的身旁,问道:“主人,这次是要去华夏执行任务么?”

        

闻言,莫尔点了点头:“安妮,安排一下航行路线,我们等下就出发前往华夏!”

        

此时,京城的一间会所之内,晓东长出了一口气,将手机给放在桌子上。 

        

少爷赶紧问道:“怎么样!”

        

晓东如释重负道:“他答应了,明天就回亲自前往华夏,不过他同时对我们提出了一个要求,那就是帮他在江南找一个人!”

        

“呵呵,这是小事,在华夏的地头上,还没有我龙家找不出来的人!”少爷自信满满的笑了起来。

        

武烈此时仍旧是抱着胳膊,紧紧的靠在墙边,冷眼旁观着,嘴角不时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沈策此时,正拉着魂不守舍的惠若雪朝地下停车长走去。

        

就在两人进入停车场后,惠若雪幽幽的问了他一句。

        

“你是超人么?”

        

这话问的沈策是有些忍俊不禁。

        

超人?

        

自己算是超人么?

        

虽然这般腹诽的想着,不过某种程度上来说,他还真算的上是半个超人。

        

见沈策只顾着在一旁笑着,并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惠若雪一把将自己的脸上的墨镜和口罩摘了下来,满脸劫后余生道:“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了,如果不是你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你是……”

        

在看到对方的脸后,沈策顿时就惊呆了,这不是昨天晚上电视海报里的那个惠若雪么!

        

不得不说,在“照骗”横行这样的年代,惠若雪这种真人比照片还要漂亮少无数倍的女孩子,真是如同凤毛麟角一般的存在。

        

“不好意思了,因为职业的关系,所以我出门的话,都必须是这样的装扮!”

        

看着沈策脸上那吃惊的表情,惠若雪淡淡的笑了笑。

        

顿时,两颗可爱的小虎牙就在她的笑容中露了出来,一时间看得沈策有些发呆。

        

紧接着,惠若雪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要不然你今后就做我的保镖吧,毕竟经历了这样一次事故之后,我在也不敢向以前一样毫无顾忌了!”

        

此番遭遇之后,自然是在她的心中留下了一道不可磨灭的印记,正好刚才在见识了沈策的那凌厉不已的身手之后,她就动了招揽的念头!

        

沈策听罢,连连摆手:“不好意思啊,我没空!”

        

他现在是有老婆的人了,澹台嫣然如果知道自己给人当了保镖,而且保护对象还是美女的话,那可真不是闹着玩的!

        

更何况,让他一代天王去给人保镖,这算什么事儿啊!

        

虽然被无情的拒绝了,可惠若雪依旧抱着在试一试的念头,继续追问道:“你真不考虑一下么?”

        

“上车吧,这事儿,没法考虑!”

        

沈策淡淡说着,旋即便拉开身旁的车门坐了上去。

        

原来还是有钱人,怪不得会拒绝我的提议!

        

惠若雪这般想着,接着便拉开了车门。

        

可就在她准备上车的时候,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赶忙退了出来,死死的看着眼前这辆法拉利。

        

这车子的颜色和品牌,以及那7788的车牌号,她一时间竟然是愣在了当场。

        

这车……

        

这车不是怜儿的么!

        

看着车外目瞪口呆的惠若雪,沈策又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有些急不可耐道:“喂,我说你上不上车啊,在不上车我可就要走了,赶时间呐!”

        

惠若雪闻言拉开车门坐在了副驾驶内,满脸不解的问沈策:“你和怜儿是什么关系?”

        

“不认识!”沈策摇了摇头,不知道这姑娘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紧接着他便发动了汽车。

        

与此同时,停车场内的一辆本田商务车上,一个带着眼镜的男子满脸笑意的收回了自己的相机,自言自语道。

        

“大新闻啊,惠若雪竟然何人在地下停车场幽会,哈哈……”

        

显然,刚才的一幕,已经被他手中的相机,给记录了下来。

        

如今是个信息发达的年代,有关于明星的花边新闻,那绝对是能够引爆视觉的大事件。

        

而现在华夏,抡起风头最劲的明星,那无疑是被人称呼女神的惠若雪了!

        

只不过此时坐在沈策车内的惠若雪,是满脸的惨白!

        

“你,你能不能开慢点一点儿!”

        

她死死的抓着把手,窗外那飞速倒退的景色,令其的心是一阵又一阵的收缩。

        

“没办法,下午约了人,在不快一点儿的话,我可就要迟到了,那人最不喜欢别人迟到了,你说我能怎么办嘛!”

        

沈策双手握着方向盘,目光紧紧的注视着马路,超越着一辆又一辆的车。

        

他其实也不想开那么快,不够现在已经是下午的两点半了,他务必要在三点之前赶到卓春的办公室,更何况在这期间他还要现将惠若雪送到彩排的地方去,时间不可谓不紧迫。

        

就在此时,一旁的惠若雪透过车窗外的后视镜,看到自己的脸上竟然出现了一道血痕,顿时她就惊呼:“啊,完蛋了!”

        

沈策有些不解的看了过去,只见惠若雪将一个包包里面拿出来的小镜子,不时的看着自己那脸上被弄破的伤口,是满脸的痛心疾首。

        

看到这里,他不由的觉得有些好笑,不过一想起女孩子那爱美的天性来,还是开口安慰了一番。

        

“不就是小伤口么,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凭我多年以来的行医经验,你那伤口愈合之后,估计连疤都不会留下!”

        

他这番话说的是信誓旦旦,听得惠若雪是连番白眼。

        

什么叫做多年行医的经验,说实话,她还真没看出来!

        

腹诽之后,惠若雪的脸在一次懊恼了起来,说着。

        

“这次的演唱会我可是和主办方签订过合同的,如果在这期间我要是因为自身的原因而使得嗓子亦或是面部受损的话,那我可是要赔偿主办方经济损失的!”

        

“哦,原来是这样啊!”

        

沈策顿时恍然,不过一想起对方的身份,立即也就释然了。

        

毕竟明星是靠什么吃饭的,那不就是颜值嘛!

        

“这个给你,倒一些擦在脸上,保证你药到病除!”

        

说这话,沈策便伸手从口袋里拿了一个小瓶子出来,里面装着的则是化痕药,不过这里面装着的,可不是他刻意降低过药效的化痕药,而是真正的化痕丹。

        

他之所以现在带着化痕丹,无非是想要以此来让卓春这样臭脾气的人看看自己所拥有的高超医术罢了。

        

惠若雪此时从沈策的手中接过瓶子,有些茫然的问:“这是什么东西?”

        

如果不是因为沈策如今是她的救命恩人的话,她是绝对不会伸手那这个瓶子的,作为一个日赚斗金的人物,她什么样的护肤品没有用的,却从来不曾听说过哪一款产品能过药到病除的。

        

所以一时间,她是有些难以接受。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4588/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