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头让我进你那里面吧/别用嘴吸哪里

时空穿越!

        

姜粤没有想到,  这个世界上竟然有这么奇幻的事情。这个世上真的有穿越!

        

她开车往回走,整个人都处在迷迷糊糊的状态下,小宝珠一家四口已经回去了,  但是姜粤却仿佛是游魂一样,  整个人都痴痴呆呆。她惆怅一下,默默的将车子停在了路边,  整个人靠在座位上。

丫头让我进你那里面吧/别用嘴吸哪里

        

开始知道的时候,  姜粤超级紧张;紧跟着,  就是十足的激动;而现在……一切都过去了,  她又陷入了深深的茫然。

        

那可是穿越时空啊,  她看过无数的穿越小说,  但是这一刻,还是被震撼了。

        

姜粤深吸一口气,觉得自己浑身发冷,哦不,好像是发热。

        

总之,这感觉真是太一言难尽了。

        

就,根本不好形容。

        

只不过,  在得知戚大姐一家是穿越时空之后,  姜粤一下子就明白,以后得让他们一家人少接触其他人了。不管是许婷,  还是姜朗,亦或者还是其他人,  能少见,还是要少见。

        

既然他们都把她当做很重要的朋友,  那么姜粤得保证他们的安全。

        

他们不是不能接触人,但是不能固定接触人,  像是她跟他们相见,太过频繁都不是好事儿。姜粤琢磨开来,揉乱了自己的头,她原以为自己只是遇到了山村小女孩儿,没想到竟然有这样阴差阳错。

        

不过仔细想一想,他们从出现就各种违和,是他们没有往奇奇怪怪的地方想罢了。

        

人啊就是这样,没有说开的时候丝毫不觉得,但是说开了,就觉得处处都是破绽,自己怎么就能没发现呢?姜粤又想了一会儿,这才重新启动车子,开回了家。

        

不管这么说,这件事儿她是没打算告诉任何人的,包括父母兄弟,她爸从小就教导她,做人要有一颗赤诚善良的心,姜粤没有遇见宝珠他们也就算了,既然遇见了,她就绝对不会说出去,给他们增加风险。

        

她从不怀疑自己父母的人品,但是就怕说了吓到他们,毕竟老人的接受能力,是要弱一点的。

        

姜粤把车子停进了车库,这才拎着在乡下买的土特产上楼,楼上住的张阿姨下楼,正好遇到姜粤,笑着说:“哎呀小粤回来啦?你这是……?”

        

姜粤:“我去农村买点土鸡。”

        

张阿姨点头:“你这孩子真孝顺。”

        

虽然姜粤是大明星,虽然大家整天拉着姜海峰夫妻叮咛嘱咐的,但是在大家心里,姜粤还是那个他们看着长大的孩子,电视剧播完了,他们出戏了,就正常了。

        

这是他们打小儿看着长大的,还能不知道他家啥样儿?

        

“你在哪儿买的啊?这鸡看着不错啊,挺肥的。”

        

姜粤:“就我以前做网红种田那个村子,那边儿我熟悉,您要是想买就跟我说,我让我助理给你订。她家就是那头儿的,门清儿。”

        

张阿姨笑了,说:“成啊,有需要我找你。”

        

她含笑点头,觉得这孩子人品真不错,她也是有点数儿的,不会耽误人家孩子工作,但是人家有这份心,他总是开心。她说:“行了赶紧上楼吧,天还挺冷的。”

        

姜粤:“行。”

        

“没事儿来阿姨家吃饭哈,阿姨给你炸小鱼仔吃。”

        

姜粤脸蛋儿微红的答了一句好嘞,就匆匆上楼,嘤,这住在老小区就是这一点不好……大家都知道她的黑历史。

        

姜粤的黑历史就是炸小鱼仔,她还小的时候,差不多五六岁,弟弟姜朗那个时候还只会爬呢,那天家里正好没多少人,她奶奶炸了小鱼仔。

        

恰好,小姜朗拉裤裤了。

        

老太太这就去给小孙子换裤子,结果咧,小姜粤那么小,自己溜达到厨房,把她奶炸好的一盘子炸小鱼仔都吃掉了。

        

一盘子,全吃掉。

        

吓的老太太抱着孙女儿呼嚎,这倒不是因为她吃了东西,而是因为,她还那么小,怕她被鱼扎到啊。当时闹得许多邻居都晓得,小姜朗被托付给邻居,她奶抱着她往医院跑。

        

别说是他们楼,他们整个小区都知道了,有个五六岁的小女娃偷吃了一盘子炸小鱼仔。

        

姜粤飞快的进家,捂住了脸。

        

姜朗正好放假在家,看到她这样,疑惑:“你这是怎么了?”

        

姜粤瞪他一眼,立刻飞快的回答:“没!”

        

姜朗挑眉,随即说:“我好像听到张阿姨说话的声音……”

        

姜粤:“你也要提炸小鱼仔?”

        

她叉腰:“是想挨揍是吧?”

        

姜朗噗嗤一声喷了,他就说,他姐姐怎么这副耷拉脑袋的样子,原来是因为这个啊。

        

他没忍住笑的更厉害,说:“姐,行啊,大家提到你说的都是炸小鱼仔,但是提到我就不是了,提到我,就是拉裤子,你就偷着乐吧。不错了!”

        

姜粤:“我干啥要跟你比?”

        

她哼了一声,坐了下来。

        

只是坐下来之后又问:“爸妈呢?”

        

姜朗:“上班去了啊。”

        

其实姜粤签约了四海佳艺,第一时间就跟他爸妈说,其实可以不用上班了,他们也都五十来岁的人了,是该享清福了。姜海峰两口子都有社保的,不过还没到年纪退休的。

        

姜粤的意思是,就差那么几年了,家里也不是很差钱,何必还要工作,不如在家休息。

        

她现在赚的很多啦。

        

不过姜海峰夫妻可不听闺女的,他们在家里多闷啊,越是年纪大了,越是想要上班呢,正好证明一下自己其实是行的。

        

而且啊,虽然姜粤才上了一个综艺一部戏,但是很多人都知道他们是明星的父母哦,就连找姜粤妈化妆的都多了。他们红双喜的生意也有不少带动呢。

        

红双喜化妆是按人头提成的,姜粤妈年纪大了,人家都爱找年轻人,所以姜粤妈以前的提成不算高了。不过最近那是井喷了。姜粤倒是心疼他妈,觉得太累了。

        

可是姜粤妈自己很高兴,觉得赚钱赚的很快乐。

        

再说了,给人化妆的时候还能唠嗑,这多不错啊!反正姜粤爸妈是坚定要上班的。不仅热热闹闹有人唠嗑,还有钱赚,多好的哩。

        

只不过年轻人倒不是很懂:“可是……”

        

“姐,随爸妈去吧。”姜朗都是理解一点:“咱们都不在家住,他们也没事儿干。”

        

姜粤想了想,点头说:“那你平日多照看着这边一些。”

        

姜朗:“没问题。”

        

姜朗的学校就在本市,他虽然住校,但是倒是可以常回家的。

        

“我还没有工作重要啊。”

        

姜粤幽幽叹息。

        

她弟弟笑了出来。

        

姜粤这次回来,受了一大通刺激,不过刺激之后回到首都,拿到了新的本子,她的新戏是讲述九十年代改革开放。这一次她仍是女二号,蓝小姐跟她解释:“不管是你过往的经历还是外形,还有年纪和个人性格,都不适合走流量路线,承受腥风血雨。公司和我本人给你的定位就是一个实打实的演员。而我看你跟着老师学表演也相当不错,有点天分,也适合我们所预判的这条演员路线。除了安心拍戏,适当的上一些综艺挣点块钱。整体稳扎稳打。”

        

姜粤:“谢谢您。”

        

在这一行里,蓝小姐比她更懂的。

        

“这个片子开机还有两个月,这期间你参加两个节目。”

        

姜粤:“好的。”

        

姜粤是知道好歹的,每年从影视院校出来的新人,选秀出来的新人,都比她年轻多了,也比她放得开,所以现在公司这样做,对她很好的。

        

姜粤现在在这边的时间也挺多,公司给她在南黎花园安排了一栋房子暂住,整个南黎花园都是四海地产开发的,没有对外销售,所以基本都住着他们有关的人。

        

四海佳艺影视部门的,还有四海地产的中高层,还有卓越那边杂志社的人,还有卓越教育机构的人。

        

因为这个构成,这边安保做的很好,住在这边也少了什么狗仔的骚扰。而且啊,大家都愿意住在这边,像是他们公司的新人都会上卓越系的几大时尚杂志。

        

卓越做的几大时尚杂志,那是国外进来的几家时尚杂志完全比不过的。记得当初姜粤还看过八卦,有几家外资杂志来国内开分公司的时候,还联合针对卓越,企图独占市场,掌握话语权。

        

只不过,几乎一个回合就被人干趴下了。

        

卓越不好惹,四海也不好惹,几乎四海所有艺人都不允许拍摄那几家杂志相关,同样的,也不允许参加他们组织的任何活动。四海翻出明确的态度,还想合作的自然要掂量。

        

其实上封面不重要,重要的是后期带来的商务,可是商务的费用和带来的曝光度又完全敌不过同时得罪卓越和四海,四海掌握大量艺人资源和影视资源。同样的,卓越在八十年代就进入市场,虽然是做教辅起家,但是涉及杂志却方方面面。所以他们自以为是,却只三个月就偃旗息鼓了,并且以道歉结束。

        

不过就这,四海系相关的艺人也足足八年没有参加过他们任何任何活动,可以说外资的时尚杂志在国内遭遇巨大滑铁卢,到现在发展的一般般跟那次重创有很大关系。

        

他们可以不靠流量明星,靠模特和少量影视从业人员。

        

但是,这影响力吧,就十分一般了。

        

模特自然更适合时尚杂志,但是早期想进入市场,还是需要一定的国民拓展度的。可以说,这件事儿不过是再次证明了,你得罪四海的雷总也许不会有什么,但是你得罪卓越的雷太太,那就完犊子了。

        

姜粤思维发散的比较厉害,来到这个小区就想到了卓越,又想到了后期那些事儿,她轻声笑了一下,说:“咱们住在哪一栋啊?”

        

蓝小姐自然不会亲自带她过来,是蓝小姐的助理花姐送她过来的,她说:“咱们住在二号楼的十七楼,前边就是了。”

        

车子拐到二号楼楼下,她说:“走吧。”

        

几个人下了车,正要上楼,就看到一辆警车在他们身后开过来。姜粤回头看了过去,车子也进了车位,车上下来一个小伙子,他一身警服,只扫了他们一眼,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就率先往楼道里走了。

        

姜粤进了电梯,她身边的许婷正要按电梯。就看到十七楼亮着,这时花姐倒是客客气气的跟这位打招呼:“唐警官。”

        

果然是认识的。

        

小警察又扫了一眼姜粤几个人,说:“你们公司新人?”

        

花姐得体的微笑:“是的,您放心,姜小姐不会影响唐警官的。”

        

小警察淡淡:“我不影响别人就不错了。”

        

几个人到了十七楼,两人分别住在左右。一进门,许婷就小声问:“花姐,这就是邻居啊,我还以为这边都是咱们公司的人呢。”

        

花姐:“虽然小区没有对外出售,但是也有一些其他人的。不过你们不用担心的,既然安排你们住在这个小区,就绝对不会有什么狗仔或者粉丝打扰你们。”

        

姜粤看着这个屋子,这里都装潢好的,家具家居什么的都是齐全的。

        

她微笑说:“谢谢您了。”

        

花姐:“不用谢,有什么事儿你直接联系我就行。这里的水电网气都不用你们管,你们就安心住下就行。”

        

姜粤:“好的。”

        

花姐没有久留,她很快的离开,姜粤和许婷四下看了看,许婷咋舌:“这有二百平了吧?”

        

姜粤:“肯定比二百平多啊。”

        

许婷想想首都的房价,又想想首都租金的价格,默默的闭嘴了。

        

就冲这个位置这个面积这个装潢,不晓得一个月五万块租不租的下来。许婷对租金不清楚,这么一猜测就觉得胃疼了,她一个月的薪水两万二,似乎完全不够租房。

        

不过再一想,她不用花钱就可以跟着姜粤住这么好的地方,许婷又嘿嘿嘿了。

        

她说:“我做的最明智的事儿,就是给粤姐你做助理。”

        

姜粤失笑。

        

两人很快的安顿好,而第二天,姜粤出门的时候再次遇见了昨天的小警察,她主动跟邻居打招呼:“您好,我是新搬来的,住在你的隔壁,我姓姜,叫姜粤。”

        

“唐正远。”

        

姜粤打量了一下他的衣服,唐正远补充了一句:“警察。”

        

姜粤哦了一声,轻轻的笑,说:“小演员。”

        

唐正远多看了姜粤一眼,说:“知道,我妈爱看你的片子。”

        

姜粤:“……”

        

果然蓝小姐是对的,给她选的片子很有国民度啊。

        

唐正远电梯直接到地下停车场,唐正远开车离开,许婷小声:“酷哥啊。”

        

姜粤深以为然点头,本来啊,姜粤也没觉得自己跟这位邻居小哥会有什么来往,不过倒是很巧,没多久,他们又遇见了。

        

姜粤因为宝珠他们的关系,拿到了一些那个年代的邮票,她基本上都会一拿到手就出掉,随即换成金条,不过这种事儿总是不能让许婷知道的,所以她基本都是自己去银行。

        

结果就是……遇到抢劫了的。

        

姜粤觉得自己真是点背儿不能怨社会啊,她咋就这么倒霉咧。

        

她还没上车,不知道打哪儿冲过来的一个小伙子的刀就抵住了她,一把抢下来她的包就跑,姜粤分分钟:“抢劫!!!抢劫啦!”

        

就在关键时刻,倒是让唐正远遇见了,英雄救美外加扑灭犯罪。

        

他也正好还是过来办事儿的,一看有人抢劫,飞快的冲了过去,一脚飞起踹倒了抢劫犯,那人的刀子挥过来,被他按住了胳膊,扭了过去。

        

呱嗒,刀子落了地。

        

姜粤匆匆跑过来,担心的追问:“你没事儿吧?”

        

唐正远回头:“没事。”

        

他很快的掏出手机联络,很快的,就听到警车的声音。

        

唐正远看到姜粤呆站在那里,说:“你先回车里,等一下跟着回去录个笔录。”

        

姜粤嗯了一声,她担忧:“你没受伤吧?”

        

唐正远:“没有。”

        

警察来的很快,录笔录也很快。

        

姜粤忙完了,看到唐正远坐在一旁跟人说话,她想了想,主动上前:“唐正远。”

        

正在跟唐正远说话的老警察好奇的看他们,说:“你们认识的啊!”

        

姜粤轻声笑,很和气:“我们是邻居。”

        

她认真的说:“谢谢你。”

        

唐正远:“没事儿。”

        

他起身,就听姜粤继续问:“你是在这边的派出所吗?”

        

唐正远:“不是。”

        

老警察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笑着说:“小唐是市局刑警队的,不过刚毕业是在我们所里实习,大家都熟悉。”

        

姜粤惊讶:“你好厉害啊,这么年轻就在刑警队吗!”

        

唐正远被她夸得有点不自然了。

        

姜粤说:“我请你吃饭吧,感谢你的帮忙。”

        

唐正远看向姜粤,摇头:“不用。”

        

姜粤看了看时间,说:“喏,要不然你也是要吃饭的,一起呗?如果你觉得跟我一起去外面吃饭不方便,我们可以回去,我会做饭的。”

        

她是很真心的邀请唐正远,毕竟人家刚才还帮了她的。

        

而且啊,他们住在同一楼层,很方便的呀。

        

但是这话倒是让所有人都看了过来,齐刷刷的看她。

        

姜粤:“???”

        

唐正远:“……”

        

他敢保证,其他人已经脑补出一万字的小论文了。

        

他迟疑了一下,说:“外面吃就行。”

        

姜粤立刻笑了出来:“那你喜欢吃什么?火锅还是烧烤?或者是料理,还有……”

        

这时大家也笑了出来,原来女明星也很接地气儿的。

        

姜粤:“我们……”

        

唐正远:“我们吃火锅就行。”

        

他说:“我们后门有一家老北京铜火锅就不错,走吧。”

        

姜粤:“哦哦哦,好好好。”

        

两个人一起出门,姜粤叫他:“坐我的车吧。”

        

唐正远摇头:“不必了,我们从这边绕过去很近的。开车反而更慢,而且那边不好停车。”

        

他不是一个话多的人,随即指了指胡同儿,说:“走吧。”

        

姜粤哦了一声,拎着小包包跟了上去,唐正远很高大,带着几分魁梧,走在姜粤前边,倒是让人觉得格外有安全感了。姜粤说:“今天真是多谢你了,如果不是遇见你,我就要被人抢劫了,我身份证件都在包里呢。”

        

唐正远:“应该的。”

        

“那也得感谢你,咦?你怎么停下了?”

        

唐正远回头:“到了。”

        

不大的门脸儿,他有点犹豫,不晓得江宇会不会想要进去。

        

不过姜粤倒是没有一点矫情,立刻就率先进门,她说:“呦,这里还挺热闹的。”

        

老板上前,乐呵呵的:“小唐你咋来这边了?这是你的女朋友啊?坐那儿?”

        

唐正远和姜粤都有点脸红,他说:“不是,只是邻居。”

        

随即看了一眼姜粤,考虑她的身份,说:“找个小包厢吧。”

        

两人很快的就进了包厢,唐正远对这里还真是挺了解的,七七八八点了不少,大概是察觉到姜粤的注视,他解释了一下:“我比较能吃。”

        

其实他也没想让姜粤请客,是打定主意自己请客的。

        

自然要吃饱。

        

姜粤含笑摇头,说:“我认识一个人,比你吃的还多呢。她还是个女士呢。”

        

她想到的人不是旁人,正是戚玉秀,她说:“我曾经跟她还有他家两个小朋友一起去吃海底捞,我们把海底捞所有的好吃的都点了一遍,然后,吃光了哦。”

        

唐正远诧异的看着姜粤,姜粤:“真的啊,她可能吃了。”

        

想到她,她眉眼都是笑意,说:“他家的两个小朋友可有意思了,我们一起出去,他们……”

        

说到这里,她停顿了一下,说:“我说这些好无聊的。”

        

唐正远摇头:“也没有。”

        

他倒是很直白:“我以为你不会喜欢这种地方。”

        

姜粤瞪大眼,问:“我为什么不喜欢?”

        

她带着笑意,轻声细语:“你肯定不常关注新闻,我以前是个小网红,走田园风的,别说是这种地方了,我都会种地呢。”

        

她说起这些,带着几分得意洋洋:“很多人都不会的呢。”

        

“种地?”唐正远还真是有点惊讶了,说:“我真的不怎么关注这些。不过北京哪里能种地啊?”

        

姜粤:“我是吉省来的,吉省那边有个小景点叫凤凰山,我在那附近山下租了一个房子的。”

        

说起这个,唐正远坐正了,说:“凤凰山?”

        

姜粤点头:“是的呀,你肯定也不知道,不是很大的一个景点……”

        

“不,我知道。”唐正远笑了出来,说:“这我还真的知道,我老家也是那边的。我爷爷都是在那边长大的。”

        

姜粤:“咦?好巧哦。”

        

唐正远:“我爷奶都是在那边长大的,不过我太爷爷太奶奶是住在镇里,当年我家还有亲戚住在凤凰山村附近的村子。”

        

唐正远是在首都出生的,但是每年回乡祭祖,他都还是会回去的,所以对那边很了解。他含笑说:“我对这边可很了解了,你租住的房子是谁家的啊?”

        

姜粤:“是我家一个远房亲戚的,当年她下乡就在那头儿,然后在那边结婚……”

        

两人本来还有几分生疏,这一聊天,因为同样的老家,倒是热络了不少。姜粤含笑:“没想到这么巧,嘿嘿,没想到我们老家在都在吉省,竟然还有这样的渊源。”

        

姜粤爽快的说:“我基本上不拍戏都是要回家的,那这样,我每次回家之前都跟你说一下,你如果有什么东西捎回去,就找我啊,我可以帮忙的。”

        

唐正远摇头:“这倒是不用了,我家人都搬到首都来了。那边只有远亲了,有什么倒是也不用我往回捎。”

        

姜粤:“哦哦哦。”

        

唐正远看着姜粤明亮的眼睛,态度也柔和许多:“快吃啊,这家的毛肚很好吃。”

        

姜粤:“哦,我尝一尝。”

        

她边吃边点头,唔了一声,说:“好吃。”

        

唐正远微笑:“别看这里店不大,确实很好的。”

        

姜粤:“唔,好想打包回去。”

        

唐正远:“这倒是不行,这打包回去味道就变了,不过我知道另外一家水爆肚,打包回去一样好吃。如果你喜欢……”

        

姜粤:“下次我们一起去。”

        

唐正远一愣,随即也爽快:“行。”

        

虽然这才是他们见的第二面,但是两个人倒像是老朋友一样,坐在一起吃吃喝喝,还挺有共同话题的。讲一讲老家,说一说首都,姜粤含笑:“有个警察叔叔住在隔壁,我都觉得好安心了。”

        

唐正远听到这个“警察叔叔”,挑了挑眉。

        

姜粤一下子看出来了,赶紧问:“我不是说你老的意思哦,我就是开了个玩笑,那个,冒昧问一下,你多大?”

        

唐正远:“我去年警校毕业……”

        

姜粤听了,幽幽叹息一声,抹了一把脸,说:“我竟然还比你大一岁。”

        

唐正远笑了:“没想到我看着这么老吧?”

        

姜粤赶紧的:“倒也不是的呀。”

        

唐正远:“你撒谎。”

        

姜粤噗噗噗的笑了出来。她说:“哎呀你干啥要戳破我哦。”

        

唐正远失笑:“那我收回。”

        

这么一顿饭,两个人算是吃的宾主尽欢,最终姜粤倒是没有抢过唐正远,是他请了客。

        

姜粤:“下次,下次一定是我请你。”

        

唐正远:“行啊。”

        

两人一起出门,此时倒是下起了小毛毛雨,小雨里夹在着小雪花,姜粤抬头:“下雪了。”

        

唐正远把外套脱下来,说:“给,你遮着一点,快跑回车上。”

        

姜粤:“不行,你会感冒的。”

        

唐正远摇头:“我比牛都壮实,真的没事儿,你遮着。”

        

姜粤:“反正不行。”

        

她没接衣服,把包包顶在头顶,咚咚咚的跑。

        

唐正远:“哎……”

        

没有犹豫的,他也跟了上去……

        

因为下雨的关系,姜粤也没有耽搁,很快的上车,挥手走人。

        

临走之前,她还探着头冲着唐正远喊:“邻居,你把电话给我呀,不然我怎么联系你。”

        

唐正远报出电话号,姜粤挥手:“再见哦,改天约饭……”

        

唐正远点头,转身正要进门,就看到好几个趴在门口偷看的。

        

他沉默一下,说:“你们这是干什么?”

        

“唐啊,她是不是相中你了啊?”

        

“我瞅着是,她对你好热情啊,还跟你要电话,还要约饭……”

        

“妈呀,啥时候有个女明星来约我啊。”

        

“你做梦。”

        

“那怎么是做梦,我比小唐差哪儿了?”

        

大家笑闹着叽叽喳喳,唐正远揉了揉眉心,说:“我先走了。”

        

他难得休假一天,都浪费了。

        

“别走啊,小唐,你说说啊,你咋回事儿啊,你跟这个姑娘……”

        

“什么姑娘,那是女明星!”

        

“女明星也是姑娘,总归不是小子吧?”

        

“以我多年的办案经验看来,那个小姑娘绝对是看中小唐了,不然不可能这么主动,你看表现的多明显啊……”

        

唐正远忍无可忍,落荒而逃,他飞快的上车,开着车子突突出去,雨势渐大,他却没有开车回家,反而是去了上午那家银行的不远处的一家甜品店,买了几款点心,这才开着车往二环走,车子停在一个四合院的门口。

        

唐正远下了车,立刻就有一个家务助理迎了出来,客客气气:“小唐先生……”

        

唐正远:“太奶奶他们都在吧?”

        

“在的在的。”

        

唐正远还没进去,就看到廊檐下一个小粉团子穿着小雨衣小雨靴跑了出来,一把抱住唐正远的腿,叫:“哥哥!”

        

唐正远顺势将小不点抱起来,说:“下雨天怎么还跑出来?”

        

小姑娘小羊角辫一翘一翘,理直气壮:“踩水坑!”

        

唐正远:“……”

        

“哥哥,我要出去玩。”小崽崽的小胖手指向了大门,唐正远一本正经的说:“我买小兔子蛋糕了,如果你要出去踩水坑,我们就给小兔子蛋糕都吃掉了。”

        

小崽崽一秒改变主意:“那还是吃蛋糕糕。”

        

她鼓着小脸蛋儿,着急:“快快快!”

        

唐正远失笑,说:“走!”

        

唐正远的爷爷和小不点崽崽的奶奶是表兄妹,而他表姑奶结婚生娃又比他爸晚好几年,小姑娘爸爸出生的时候,他爸虚岁都九岁了,再后来,小姑娘的爸爸生孩子也比一般人晚一些……

        

而他爸呢,大学一毕业就结婚有了他。

        

这就导致,他跟这个小表妹,实实在在差了正好二十岁,这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他家孩子呢。

        

唐正远默默的望天,但凡是他稍微认真点,现在孩子都有小表妹大了。而此时,小姑娘等着小脚脚,着急:“表哥快点走呀,我要吃蛋糕。”

        

唐正远:“好好好。”

        

是了,这小姑娘的爷爷奶奶不是旁人,正是雷启韫和田宝珠。

        

而小崽崽则是当年小宝宝小元宵的女儿了。

        

小姑娘叫小糖包,她还有个表哥叫小豆包,还有个表姐叫小花卷儿。这是吃吃喝喝的一家。

        

唐正远肯定不会说,自己小名儿叫小馒头。

        

而唐正远的爷爷,正是唐济宁和张桃花。他的太爷爷太奶奶不用说,自然是戚玉玲两口子了。

        

他咳嗽一声,说:“小糖包喜欢吃的小老虎我也买了。”

        

小糖包露出可爱的笑容,拍手手,软糯糯:“真好。”

        

不过很快的,小家伙儿小手儿对在一起,小脸蛋儿凑过去,鼻子使劲儿吸,说:“表哥身上有香香的味道。”

        

唐正远:“是蛋糕。”

        

小糖包摇头,说:“不是!是很想很香的味道,不是吃。”

        

别以为她是小孩子哦,她都懂:“你有女朋友了吗?”

        

唐正远:“你你你,小孩子不懂别胡说。”

        

小糖包哦了一声,说:“那就是有了。”

        

别以为她小就什么也不懂,她很懂很懂的哦,超级精明哦。

        

唐正远:“真没有。”

        

小糖包:“可是你都紧张了。”

        

唐正远:“……”

        

他被小孩子逼问的都要流汗了,小姑娘还在碎碎念:“表哥有女朋友了,以后就有两个人给我买小兔子蛋糕了,嘻嘻。”

        

熊孩子觉得自己好快落:“我还可以有糖糖吃。”

        

唐正远:“这个不能有。”

        

他说:“你吃糖太多了。”

        

“不多!”

        

“很多!”

        

“不多……”

        

真是出息啊,跟一个小崽崽倒是争执起来了,唐正远默默的嘲笑自己一下,不过还是坚定:“小糖包本来就很甜,不用吃太多糖……”

        

“要吃要吃!”

        

“我告诉你爸爸。”

        

小糖包瞪大眼,不可思议:“你怎么可以这么坏!大坏蛋!告状精!”

        

唐正远:“……”

        

而此时,已经回了家的姜粤洗了头,坐在窗口,看着窗外淅淅沥沥的雨,低声嘀咕:“也不知道唐正远淋没淋湿……”

        

许婷撑着下巴看着姜粤,嘿嘿嘿的笑,说:“你甩了我自己偷偷出去,就是为了和隔壁约会哦。”

        

姜粤大声:“才没有。”

        

许婷:“哦哦哦。”

        

嘴上这么说,眼神儿很不相信。

        

姜粤:“真的没有的。”

        

她说:“我就是偶然被他英雄救美……”

        

她简单的讲述了一下,许婷吓了一跳:“你没事儿吧?那个坏人被抓住不能放出来吧?”

        

姜粤微笑:“这个肯定不能。”

        

她说:“唐正远肯定能告诉我结果的。”

        

许婷长长的哦了一声,嘿嘿:“你们还一起吃饭了,并且还约定了下一顿。”

        

姜粤:“……”

        

她匆忙起身,不自然的说:“你就是想多了,我不和你说了。”

        

许婷:“此地无银三百两!”

        

姜粤:“并没有!”

        

许婷笑的更厉害,说:“你知道你这个反驳像什么吗?”

        

姜粤不想听,捂住耳朵。

        

许婷嘎嘎嘎的笑:“隔壁王二不曾偷!”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4606/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