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绳结惩罚abo文_臀缓缓坐了下去

如果把狗逼急了去跳墙,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进了皇宫后,公孙剑便直接去了金銮殿。

        

公孙民不上朝的时候,一般都会在金銮殿办公。

走绳结惩罚abo文_臀缓缓坐了下去

        

听说公孙剑回来了,公孙民连忙放下了手头上的事,然后亲自出去迎接公孙剑。

        

“儿臣参见父皇!”

        

公孙剑拱手行礼。

        

“哈哈,免礼免礼,剑儿回来看父皇啦?”

        

公孙民笑呵呵的说着,一边说一边往外走。

        

公孙剑立刻跟上。

        

“父皇,儿臣回来,除了看看父皇,还有些事要与父皇商议。”

        

公孙剑轻笑一声说道。 

        

“剑儿直言便是,父皇都听着昵!”

        

公孙民心中欢喜无比,脸上的笑意旺盛。

        

“第一件事,便是召集群臣募捐一事,下面人都开始有怨言了,所以咱们也应该适可而止。”

        

公孙剑神情严肃了几分。

        

“哦?这是从哪里听来的消息?公孙民眯了眯眼睛。

        

公孙剑当然不能把秦琼供出来,如果说是秦琼跟自己抱怨,估计自己这便宜老爹要去找秦琼的麻烦。

        

所以公孙剑摇了摇头:“父皇,当日群臣在金殿之上就已经有几分不情愿,过去这么多日,您接二连三的要求募捐,是人都会烦,所以这都是儿臣的猜测。”

        

“吾儿真是考虑的越来越周到了!”

        

公孙民闻言,脸色也不由得认真起来:“那剑儿的意思,是暂停募捐?”

        

“没错。”

        

公孙剑点了点头:“现在就算不募捐,依靠之前募捐囤积的粮食和资金,也够应对灾情了,如果还不够,就开仓放粮,那些大臣们也绝不敢再多言。”

        

“嗯,说的没错。”

        

公孙民点了点头。

        

那些大臣们被募捐了几次,肯定都怕了,如果还像上次一样阻拦自己开仓放粮的决定,那大不了继续让他们募捐呗。

        

反正应对灾情,只有这两种解决之道。

        

他们为了维护自身的利益,自然更愿意开仓放粮。

        

毕竟国家粮仓,那也是朝廷的,只要是朝廷的东西,那就等于是皇帝家的。

        

用皇帝家的东西,总好过用自家的东西吧?

        

“好,此事明日朝会,朕便向群臣宣布。”

        

公孙民点了点头,又看向公孙剑问道:“剑儿,你不是还有别的事要与父皇商议?说吧!”

        

“父皇,第二件事就是,儿臣想与你要些兵马!”

        

公孙剑平静的说道。

        

“要兵马?”

        

听闻此言,公孙民不由得脸色一滞。

        

要兵马可是一件非常敏感的事,尤其公孙剑还是个嫡子,这就更加的敏感。

        

其实每个皇子,都各有各的势力,各有各的兵马,这本无可厚非。

        

但随着这些皇子们的年龄日渐増长,他们懂的也多了,野心也一个比一个大。

        

当初给他们势力,给他们兵马,给他们权利的目的,只是为了让皇子之间相互牵制。

        

可现在,却成了他们相互夺权的资本。

        

现在公孙民的儿子中,自然是以公孙承乾的太子党势力最大,兵马最强,受太子直接管辖的兵马,就有三万之多。

        

虽然这些兵马调动,必须要有公孙民的书面命令才行,但如果公孙承乾决心谋反,那么伪造一个书面命

        

令,或者是强行调动他的兵马,这都是有可能的。

        

除了公孙承乾,其次势力最大的,无疑是卫王公孙泰了。

        

卫王公孙泰有那么多的实职,虽然不之官,但他的权利却大到没谱,手下兵马更是有两万之多。

        

同样的,如果公孙泰要夺摘,那么就等于是谋逆,还要什么皇帝的书面命令?

        

你见过谁家造反,还跟皇帝打招呼的?

        

所以,把权利和兵马给了这些皇子,相互牵制的作用是有,但同样也埋下了极大的安全隐患。

        

但如果不给他们兵马,那隐患更大。

        

假如现在自己把公孙承乾的兵马都收回来,那基本上是相当于给人家公孙泰送个火箭了,到时候公孙泰怕是会直接芜湖起飞,一边喊着感谢父皇送来的礼物,一边走位走位,带着兵马就把公孙承乾的塔给偷了。

        

可别人要兵马,公孙民都能理解,你公孙剑要兵马做什么?

        

公孙剑轻笑一声,言道:“父皇,儿臣要兵马,是想以父皇的名义,建立一个护龙堂!”

        

“护龙堂?”

        

公孙民顿时满脸疑惑的问道。

        

“对,护龙堂的作用,便是负责收集情报、培养精锐杀手、以及培养特殊兵种为目的,一切行动都是暗中进行的!”

        

公孙剑笑呵呵的解释道:“护龙堂,意在护龙,父皇之威犹如神龙在世,护龙堂旨在护卫父皇为己任!”听完公孙剑的话,公孙民心里那叫一个感动,眼泪都快落下来了。

        

他立刻扶住公孙剑的肩膀,感慨万千的说道:“剑儿啊剑儿,若是你的几个哥哥,都有你这样的想法,那该多好?”

        

“那父皇的意思是,准了?”

        

公孙剑眼前一亮。

        

“准!为什么不准?”

        

公孙民立刻用力的点了点头。

        

公孙剑建立护龙堂,对公孙民来好处也是大大滴有,他为什么要拒绝昵?

        

“多谢父皇!”

        

公孙剑立刻开心的笑了起来。

        

他一开始就没担心过公孙民会不答应,这对公孙民来说是好事一件,若是护龙堂建立起来,那必然是帮助他装逼的一把利器,公孙民高兴还来不及昵!

        

当然,公孙剑建立护龙堂的目的,也是为了能够更好的为公孙民出谋划策,处理一些事情。

        

到时候护龙堂以公孙民的名义建立,而公孙剑只是实际掌控者,到时候护龙堂做了一切事,都是公孙民的功劳。

        

提升了公孙民的威望之后,最大的赢家,是公孙剑!

        

就在公孙剑开心不已的时候,脑海中忽然响起了神识不满的声音。

        

“主人,你搁这跟我卡bug昵??”

        

听着神识仿佛很懵逼的语气,公孙剑不由得暗爽。

        

“怎么,我又没有违规,难道建立护龙堂不可以?”

        

公孙剑得意洋洋的说道。

        

护龙堂的建立,意味着公孙剑可以直接自己做事,然后把功劳扣到公孙民的头上。

        

比如说,公孙剑想要杀个逆贼,那就不用向上次一样,先报给公孙民,再让公孙民自己去处理。他完全可以自己先杀了逆贼,然后通知公孙民,让公孙民宣布,拿到朝堂上去装逼即可。

        

如此一来,公孙剑完成神识的隐藏任务事件,将会更加筒单快捷,刷起幕后积分来,也更加容易。“可以,当然可以!’’

        

神识一副愤愤不平,却又无可奈何的样子,说完最后一句话后,便不再言语。

        

终于在神识这里扳回一局,公孙剑心里那叫一个痛快。

        

随后,他又和公孙民说了几句后,便拿着公孙民的书面命令,去挑人了。

        

护龙堂的建立,首先要从人员上完善。

        

第一步,要先把特殊护卫部队建立起来,保护自己的生命安全,这是首要的。

        

至于情报部门啊,杀手部门之类的,那以后慢慢发展,找到合适的人,就拉拢过来便是。

        

护龙堂就暂时设立在公孙剑的晋王府中。

        

以后成规模了,再想办法找个隐秘的地方,弄个正儿八经的办公室。

        

最好想想办法盖个CBD,弄个类似于五角大楼一样的地方。

        

公孙剑一边幻想着不着调的事,一边直奔公孙民的御林军驻地,打算挑一些合适的人选。

        

现在御林军一部分兵权在公孙承乾的手里,这样的行为,自然是为了巩固太子的地位。

        

现在大周帝国已经进入了一个天子与太子共治天下的阶段,太子公孙承乾经常在公孙民外出巡视时,留京监国。

        

所以公孙剑若是到御林军拿人的话,还得经过公孙承乾。

        

御林军中能人辈出,武力高强者数不胜数,挑人不难,难的是公孙剑要怎么说服自己大哥,同意自己把人带走。

        

虽然有公孙民的书面命令,但大哥公孙承乾绝对不可能那么轻易把人放走的。

        

有些麻烦是不假,不过公孙剑也没太担心。

        

到时候自己态度强硬一些,他公孙承乾还敢抗旨不成?

        

所以公孙剑立刻大摇大摆,到御林军中去挑人了。

        

他也不客气,直接把御林军最精锐的一批人都选中,打算带走。

        

这一批人皆为精锐,共计三百余人,其中三分之一都是带有官职的九品执戟,甚至还有两名御林军的朗将,左右各一名。

        

左朗将名为赵广坤,右朗将名为张长贵。

        

多劲爆的名字啊!

        

公孙剑心中暗叹,都有点怀疑这个世界是不是跟乡村爱情融合了。

        

挑好人之后,公孙剑就直接拿着人员名单和调令,去了太子殿找公孙承乾签字。

        

公孙剑到的时候,发现公孙承乾正跟一个美男子手挽着手,走在小溪边,甚是甜蜜。

        

公孙剑顿时都没眼看,这也才想起来,自己大哥特娘的是个断袖爱好者。

        

一时间,公孙剑心中不免为自己的大嫂苏氏感到几分惋惜。

        

经过公孙承乾的侍卫禀报后,公孙承乾这才连忙和那美男子分开,然后正色了几分,看向公孙剑。

        

“剑儿怎么来了?”

        

公孙承乾有些好奇的看着他。

        

“大哥,我来找你签字盖章,我从御林军挑了一些人员,父皇同意的,你签个字就成了。”

        

公孙剑也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拿着折子到了公孙承乾的面前。

        

听到公孙剑的话,公孙承乾不由得满心疑惑,好奇的接过那折子打开一看,顿时都快气炸了。

        

“好你个剑儿啊!你这是要把父皇的御林军拆散的节奏?”

        

公孙承乾有些盛怒,用力合上了折子。

        

“大哥,这御林军只是调走而已,仍旧为父皇所用,我只是替父皇管理这些人而已。”

        

公孙剑摇了摇头,一脸平静。

        

“说的好听!人都到你手下了,你觉得父皇能安心睡觉吗?”

        

公孙承乾怒哼一声,把折子丢回到了公孙剑手里,说道:“此事事关重大,我需要找父皇禀报,你先回去,若是父皇执意如此,我再给你签字!”

        

“别闹了大哥。”

        

公孙剑摇了摇头:“父皇都已经同意了,你还找他干嘛?你又不是不知道父皇一天天日理万机,那么忙,你难道非要给父皇增添负担吗?”

        

“少说这些有的没的,剑儿,你还小,也别怪做大哥的说你!你这么大点孩子,就想着要争权夺利了?我有你四哥一天到晚在我面前咋咋呼呼就够闹心了,你还想给我添堵不成?”

        

公孙承乾十分不悦。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4808/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