埋在她身体里不让流出来@乱h好大不要了

人物:魂天帝

        

修为:三星斗宗中期

        

恶部:192720

埋在她身体里不让流出来@乱h好大不要了

        

善部:114

        

从善点:LV3-(118536/4500/1000000)

        

从善卡:魂天帝巅峰体验卡X1,守护防御卡X3,伪装卡X4!

        

成就:万人传实–从善值获得X5(之前‘善的启迪’被取代了!)

        

从善令:恶部死亡率不可过半!反之抹杀!

        

……

        

关闭语音提示,多少还是存在了一些问题。

        

要不是魂虚反应过来,他都不知道系统已经升级了。

        

升级之后,生成了新的成就,万人传实!

        

对比之前的千人还愿,马仔们的从善值获得量再度提升了2倍。

        

恶部减少了,善部增加了,从善值转正的人员从3名涨到了114名。

        

也就是说,这一次通过从善值共享转正人员直接增加了111人。

        

虽说只有此次共享总人数的6%,但对比之前单数的善部算是不小的提升了。

        

最可惜的是,除了第一次生成系统时有成就礼包,往后两次都是两手空空。

        

“系统都升级了,怎么感觉有些弱鸡啊,除了一个倍率成就,提升的也太微弱了吧!”

        

魂虚叹了口气,再度将目光放到现实当中。

        

“嗯?这团火焰是怎么回事?”

        

当魂虚正好要错开身旁的几人时,他突然发现包括美杜莎在内,不知何时头上居然多了一簇小小的火焰。

        

魂虚并没第一时间吱声,因为在他的余光内,头上顶着小簇火焰的人并不止美杜莎他们几个,甚至连周边的人也同样如此。

        

唯一不同的是,每个头顶的火焰有深有浅。

        

深的,色泽接近妖艳的红褐色。

        

而浅的,几乎接近于透明!

        

只不过魂虚有着强大的感知力,哪怕有些颜色接近于透明,都很难逃过他的感知。

        

“这应该是系统升级后的新能力,该死,怎么每次都没有什么提示!”

        

以魂虚的聪明,很快就明白了这种现象的来源,可令他头疼的是,这系统总是不加提示,让他自己去挖掘。

        

吐槽归吐槽,魂虚还是不动声色的开始研究其中的原理。

        

他首先将目光转到了美杜莎四人的身上,旋即马上发现了几人的区别。

        

相较之下,美杜莎头顶上的火焰明显色泽最为浓郁,而第二个便是加刑天,再接着便是云山,到了云韵的身上,其头顶的火焰已经接近透明了。

        

魂虚可以的确定的是,这些火焰所代表的并不是个人修为的强弱。

        

因为突破之后的云山,在修为上明显高于加刑天。

        

如果是指代修为强弱的话,加刑天头上的火焰不应该比他浓郁。

        

“难道是杀戮的数量?美杜莎的狠辣毋庸置疑,而加刑天所代表的是加码帝国的整个皇室,所参与的战争也绝对不会少!”

        

魂虚根据自己的设想,慢慢分析着其中的因素。

        

不过,他又很快皱起了眉头:“每个人的头顶都有火焰,只是有深浅之分罢了,这样的信息不足够让我做出准确的判断。”

        

假如魂虚的猜想正确,火焰的浓郁程度代表着杀戮值,那么可以肯定的是,这些人他应该都能出手击杀过无辜之人。

        

但如今有着一个很大的问题摆在他面前,这些火焰并非只出现在极个别的人身上,但凡出现在魂虚视线之内的人,都无疑例外。无非就是深浅的问题!

        

若是他全部能够击杀,系统就不会对他以及他的马仔做出惩罚了。

        

所以说,必须将这些火焰的浓郁程度划分出一个等级才是重中之重。

        

心中这么想着,魂虚再次将收敛的灵魂力量微微释放出了一部分。

        

为了保险起见,他只让灵魂力覆盖了自己这座山头。

        

这座上头上的国家也有三十多个,人数加起来也有上百人。

        

若是真的存在区别,观察这些人数应当是足够了。

        

将近对比了二十余人,魂虚终于找到了一些线索。

        

他发现,当这些人头顶的火焰开始有火芯出现,对应的修为就有了明显的提升。

        

而这火星也是导致火焰从半透明状态慢慢发展成深色的关键。

        

斗王以下的修炼者,大多呈现的是半透明状态,少数人的火焰已经出现了乳白色的火芯,极个别变成了乳黄色。

        

而像美杜莎这样存在,火焰中的火芯已经偏向橙色了。

        

约莫百来息之后,魂虚的心中逐渐有了定论:“修炼一途杀戮是不可避免的,无非是被动与主动,像云韵的实力,一名斗王巅峰,死在她手上的生灵肯定数以千计,而她头上的火焰却没有火芯,极有可能那些被杀之人本身就与她存在敌对关系!”

        

“更准确的来说,死在她手上的人大多都不是善男信女!多少有些死有余辜!”

        

魂虚之所以会有这样的结论,因为他一并窥伺了部分二等国的士兵与将领。

        

按理而言,这些士兵与将领与他人爆发的战斗绝对是最平凡的。

        

特别是两国之间的摩擦,一场战斗死上上万人也是稀疏平常的事。

        

可是呢,魂虚发现,这些将士与将领头顶的上的火焰并不浓郁,大多灯芯只有乳白色的程度,哪怕是乳黄色也极为稀罕。

        

他们的杀戮绝对比一般的修炼者,以及宗门弟子要多,但为什么反而比这些修炼者的火芯颜色要更浅呢?

        

原因很简单,因为大多底层的人,所参与战斗都不过是为了自保,或者是在执行上位者的命令。

        

甚至敌我双方的士兵并没有什么仇怨,只不过是各为其主罢了。

        

问题真正的根源,都是在高层上面。

        

这也就是为什么,魂虚的马仔杀了人,只记录仇恨,而真正受到的惩罚却是魂虚这位头目身上。

        

所以,魂虚推测,导致每个人头顶火芯浓郁的因素,绝大部分是因为他们主动发起了杀戮了,包括哪些死在他们手中的人命,多数是无辜或者是被动的。

        

故而一旦击杀的对象转为这些无辜之人,当事人的罪孽就会累积起来,最终导致头顶的颜色浓郁到令人发指。

        

就打比方说,魂虚看了眼慕兰帝国的那三个虚弱的老家伙。

        

他们头顶上的火焰颜色比美杜莎可要浓郁的多了,橙红色,接近于红色。

        

他们单体的实力都比不上美杜莎,但就臭名昭著而言,美杜莎拍马也赶不上他们。

        

“现在至少可以肯定,头顶火焰没有火芯的人应该不算是什么大恶之人,除非这些人对我主动发动攻击,没有必要的情况下,就无需下杀手了!”

        

“而但凡有火芯的人,或许我下次可以尝试直接击杀一人试试!”

        

“至于那些颜色浓郁到那么骚包的人,看到一个宰一个便是了!”

        

魂虚觉得自己推测已经十分接近真相了,如今所缺少的只不过是验证而已。

        

不过他第一个挑选的对象肯定不是那些没有火芯,或者是火芯极度浓度的人。

        

因为这些的界限不够分明,也太过极端。

        

要说那个对象最为适合,那必然首先是拥有浅色火芯的人。

        

一旦判定火焰中出现火芯的人是可杀之人,那么一切就真相大白了。

        

日后他只要以火芯作为界限,就可以凭借喜好动手,无需再顾及错杀或者误杀!

        

想通这一点,魂虚脸上的气色都好了不少。

        

不管这一趟最终有没有得到异火的情报,这宗门大会都没算白来。

        

因为对他而言,如何解决从善值的问题,才是他最优先级需要去处理的事情。

        

系统任务只给予他三年的时间,若是三年之内解决不了从善值的任务,他必死无疑。

        

反倒是异火,并没有前者那么迫切。

        

以他的能力,以及魂族的情报网,收集足够的异火是迟早的事情。

        

“那么接下来,我只要把东炎帝国的那几个跳梁小丑解决掉,这一趟行程就算圆满解决了!”

        

随着魂虚将目光,再度放到即将在战斗中取得胜利的东炎帝国代表身上,他脸上的笑容更甚了。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4823/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