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体内d_枪挑皇后娘娘

时间回到四月底,已经彻底恢复了的高桥奈奈子站在自己航母的甲板上。

        

凌冽的海风吹拂着,仿佛能够带来远方硝烟的味道,然而高桥对此没有任何反应。她只是安静的站着,任由海风吹散她披散在肩头的金发。

        

在她身后,马飞有些惴惴不安地站在后面。

跳体内d_枪挑皇后娘娘

        

他是真的没有想过高桥会跟来。

        

虽然这样他确实安心不少,但这样拖人下水马飞实在有些过意不去。

        

“你有话想对我说?”就在马飞纠结的时候,高桥突然转过身,面无表情地看向马飞。

        

马飞尴尬地笑了笑,轻轻走上前,安静地站在高桥侧后方大概一米的位置:“我,就看着马上就要开战了,想着如果总督您是因为那天晚上我说的话才决定参战的,其实可以……”

        

“可以什么?”高桥打断马飞的话问道:“逃跑么?”

        

马飞一滞,有些局促地挠了挠头,不知道该说什么。

        

高桥看了马飞一会儿,缓缓转过头,继续面无表情地看着大海:“都已经到了这一步了,现在说这些你不觉得已经晚了么?”

        

“也是啊…哈哈。”马飞尴尬地笑了笑,有些不知所措。 

        

高桥轻轻叹了口气,眉头微微皱紧,凝视着北方,缓缓问道:“倒是你,你知道接下来要发生的,是什么样的战斗么?”

        

马飞一愣:“不是齐开准备和百慕大的黑海火拼么?”

        

高桥疑惑地转过身:“谁告诉你的?”

        

“有栖川啊。”马飞眨巴了一下眼睛:“她又骗我了?”

        

高桥深深地叹了口气,忽然感内心一阵深沉的绝望:“你什么都不知道就要过来抓齐开?”

        

马飞舔了舔嘴唇,眼神中的飘忽已经没有了:“这些…都不重要吧。”

        

“为什么不重要?”高桥反问。

        

马飞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反问道:“那高桥总督觉得,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高桥愣住了。

        

她呆立在原地,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而形成鲜明对比的,马飞脸上之前所有的迷茫与困惑全部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满满的坚定:“我认为,正确的人,才是最重要的。”

        

马飞如此回答道:

        

“曾经,我原以为自己当上提督,就可以过上醉生梦死,妻妾成群的逍遥日子,即使无数人告诉我,提督的死亡率有多么多么可怕,但我都不屑一顾。因为我认为我是不同的,那些数字距离我都太遥远了。

        

“直到有一天,我亲身经历了那些个数字经历过的一切,我才真正的明白,那些不仅仅只是数字,更是无数的生命,和无尽的鲜血。”

        

高桥微微沉了沉眸子,想起自己港区被黑海平推的那一天。

        

“之后,我见到了我的一个同学…啊,也就是齐开啦。那个时候他还不像现在这样,现在想来,那个时候他应该是准备好赴死的吧,毕竟他不像是一个为了活着,宁可变异成怪物的人。

        

“只可惜那时候的我,还天真的不行,根本没有听出齐开那些话的言外之音。而我当时的那些话,也都幼稚得可笑,什么以齐开为目标,追逐他的背影,成为他可以托付后背的人什么的,真的现在想起来都觉得羞耻……

        

“但说真的,那确实是我的第一个梦想了。那个时候我是真的认为,完成同学们没有完成的遗愿,贯彻他们的意志,将黑海全部消灭,还给人类一个和平的大海,才是我一生最为重要的事情。然后……我就在哈瓦那的远海,见到了齐开,见到了…那个身为黑海提督的齐开。”

        

高桥的目光微微动了动,看着眼前这个少年,似乎看到了当年的自己。

        

只是现在的自己,早已对齐文远没有了当年的感情,也没有了当年的热忱,所以开口问道:“所以你失望了?因为那个自己曾经的目标,变成了自己最痛恨的样子?”

        

马飞怔了一下,站在原地仔细回想了半天,然后尴尬地笑了笑:“或许吧,不过在知道事情的真相之后,我也就稍稍理解他的心情了。”

        

真相?高桥眉目一暗:“你知道了?当年…威科岛的事?”

        

马飞十分严肃地看着高桥,默默地点了点头。

        

高桥沉下目光,下意识想要转过身,躲避马飞的视线,但是她的身体却顽强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其实…您也是当年威科岛幕后的主使,对吧?”马飞目光死死地盯着高桥,沉声问道。

        

确实。

        

虽然看结果,威科岛的事似乎是亚历山大一手包办的。但实际上,七海提督或多或少都有出力,毕竟取缔提督学校,将培养提督的权利下放到七海手中,对所有人都是有利的。

        

为了自身的利益,杀人什么的…其实她早就和那些人一模一样了不是么?

        

见高桥沉默,马飞也是沉默了一下,眼瞳中有什么东西在闪烁,又像是在燃烧,但这些最终也还是都熄灭了。

        

他长长地叹了口气,无声地望向天空,仿佛在远远地眺望着什么:“您…后悔过么?”

        

高桥一愣,怔怔地看向马飞。

        

马飞则还在看着天空,一言不发?

        

后悔?

        

高桥忽然反应过来,自己似乎已经很久没有过这种情感了。

        

这么多年来,自己一直都被裹挟着前进,从来没有过选择的权利。

        

后悔,后悔什么?有什么是她能够后悔的?有什么是她能够凭借后悔就能改变的?

        

是幼时母亲的出走,还是儿时被齐文远所救?如果不成为提督,她能挽救坂本忠一的性命吗?如果不委身察哈尔,她能最后报仇么?

        

不能。

        

一直以来,她都别无选择。

        

或许唯一能够后悔的事情,就只有活着这一点了。

        

高桥摇了摇头,轻轻叹息一声:“你可以现在杀了我,我不会做出任何反抗。”

        

马飞闻言,徐徐转过头,看向高桥:“这算是您的一点悔过么?”

        

高桥自嘲地笑了笑:“谁知道呢?”

        

马飞沉默地注视着高桥,高桥也沉默地回应着。

        

海风徐徐卷起,有栖川安静地站在舰桥下,听着耳机中马飞和高桥的对话。

        

不知过了多久,马飞才收回目光,极其无力地叹了口气:“所以,这才是我认为最重要的事情啊。”

        

高桥一愣,有些不知所措地问道:“什么?”

        

“这个。”马飞指了指高桥,又指了指自己,最后指了指远方:“你,我,还有齐开。我们所有人,乃至所有提督身上发生的这些悲剧!这,才是我认为最重要的事情!”

        

有栖川摆弄平板的手忽然一顿,脸上稀疏的睡意瞬间消散,抬起目光,饶有兴致地看向马飞。

        

而马飞全然不知,继续说道:“知道这些事情后,我仔细思考过,为什么。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为什么齐开当时在威科岛要经历那些,为什么原本应该成长为十分出色的人,要那么无意义地在威科岛死去,为什么人类可以对自己的同胞做出这样的事情。”

        

高桥看向齐开,不由自主地问道:“……为什么?”

        

“因为我们的存在!”马飞用力拍了拍胸口:“准确的说,是因为提督的存在。”

        

“提督?”

        

“对。”马飞点头:“再确切一点,其实是舰娘。”

        

“纵观整个人类的历史,其实就是一场根据生产力的升级,不断升级战争规模的游戏。从最开始的石器、青铜器、铁器,再到后来的热武器乃至核武器……任何兵器的诞生,都会伴随永无止境的杀戮和罪恶,舰娘也不例外。”

        

“但是我们不能阻止人类生产热武器和核武器,可是我们可以阻止人类生产舰娘!”说到这里,马飞的目光中,散发着让高桥看来摄人心魄的光芒。

        

“阻止…人类生产舰娘?”高桥重复道。

        

“没错。”马飞点头:“现如今,舰娘的产生无外乎就是两种渠道,一个是提督的觉醒。这个需要提督到被黑海污染的海域,让自己命悬一线。第二个则是提督指挥舰娘,对黑海的击杀。只有这两种渠道才可以产生舰娘。”

        

听到这里,高桥的瞳孔忽然不由自主的剧烈颤抖起来:“你…你…你难道是想……”

        

“没错!”马飞点头:“我要消灭这个世界上一切的黑海,净化所有的海面,将黑海从这个世界彻底驱逐!只有黑海完完全全从地球上消失了,舰娘才没有了来源。已存的这些舰娘虽然可以长生不死,但是她们的提督终将老去。只要时间够长,舰娘就只会像是历史长河中无意间泛起的一丝涟漪,不会留下任何痕迹。”

        

“只有这样,导致我们所有人悲剧的源头才能被彻底杀死,这样的悲剧才可能不会再次上演。”说到这里,马飞停顿了下来,似乎是在感怀,又像是在感伤:“在这之中,舰娘是无辜的。她们是世界上最美好的象征,是人类最美好一面的具象化……只可惜,我们现如今,还不配拥有她们。她们来的…太早了。”

        

高桥似乎收到了巨大的冲击,摇摇晃晃间竟然有些精神恍惚:“你…你这和你之前,最开始的那个梦想,有什么区别?”

        

马飞一怔,回想起来,似乎还真是。于是刚才那个认真严肃的少年,重新露出自己天真的男孩子一面,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好像…好像还真是。”

        

不过那个男孩子只出现了一瞬间,一瞬间之后,又重新变回了那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只是虽然目标相同,但是我明确了我真正的对手是谁。之后,在这条道路上,我永远不会迷茫,会一直走下去。”

        

“即使,对手会是那个齐开?”高桥问道。

        

“是的,即使是他。”马飞郑重地点了点头:“回到最开始的问题。您问我为什么对百慕大的敌人不重视,因为我心里清楚,无论在那里等待着我的人是谁,都不是我真正的敌人。”

        

“我真正的敌人,自始至终都只有一个。”齐开右手握拳,敲了敲自己的胸口:“就是我们自己。”

        

高桥沉默着,沉默完又笑了笑,笑完又沉默了,完全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马飞:“你不觉得的你自己的这个梦想很幼稚么?”

        

“幼稚?”马飞一愣,原本人畜无害的脸上忽然浮现出无比的凝重。

        

他上前一步,忽然握住高桥的肩膀,无比严肃的说道:“你可以嘲笑我,嘲笑我的想法,嘲笑我的能力,但是你不能嘲笑我的梦想。”

        

高桥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脸,不知道为什么忽然面红耳赤,眼睛疯狂在逃避马飞的视线,舌头在嘴里都开始打结了:“为、为什么?”

        

马飞看着高桥,沉默了一下,忽然觉得自己这样有些没有礼貌,就松开了高桥,直起身想了想,笑着向高桥说道:“因为,这是我们,过去,还有最好不要有的未来,所有提督的共同梦想,不是么?”

        

马飞停顿了一下,海风将他接下来的话语,温柔的卷起,带到九天之上,仿佛是要送给什么人去听。

        

“您当年在学校的时候,难道没有这样的梦想吗?”

        

高桥一怔,整个人忽然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

        

无数同学、前辈、后辈在眼前闪过,所有自己见过的提督,所有死去,所有还活着的提督,所有所有和自己一样,怀揣着梦想的少年少女,此刻都一一从高桥眼前划过。

        

“我一定会成为最出色的提督的!”雪地之中,青涩的高桥奈奈子冲着齐文远的背影呐喊到:“我一定会把所有黑海消灭干净,把大海还给人类……我一定会向您证明,当年您无意间拯救的那个孩子,不是一个错误!”

        

夜晚,海岛上。坂本温柔地抚摸着高桥的脸颊,声音像篝火一样温暖:“……直到有一天,我会成为这片大海最伟大的提督!到了那一天,我就可以将黑海彻底消灭,让你能够安安心心地在大海之上驰骋,再也没有任何人可以伤害到你,伤害到我们。”

        

高桥捂住嘴,忽然感觉自己的鼻子一阵难言的痛楚。

        

她努力的按压,但却发现没有任何效果。

        

她不知道,那其实并不是痛楚,而是酸楚,是当年那个雪地中顽强的少女最后的呐喊。

        

泪水,不觉间,已经从高桥的脸颊上低落。

        

———————————————————————————

        

舰桥下方,有栖川皱着眉,看着手中的耳机,脸上的表情极为精彩。

        

她看一会儿手中的耳机,又转头看一会儿远处的马飞,再扭头看一会儿耳机,视线在两者之间不断移动,最后狠狠地打了一个寒颤,全身的鸡皮疙瘩一瞬间都起来了。

        

有栖川一脸恶心地将耳机扔到一旁,一脚踩碎,然后头也不回地就往舰桥里面走。

        

跟在有栖川身边的舰娘愣了一下,狐疑地看了一眼地上的碎片,快步跟上有栖川,纠结了半天,最后还是开口问道:“发生了什么吗?”

        

有栖川皱了皱眉:“什么发生了什么?”

        

“那你为什么这么开心?”舰娘反问道。

        

“你哪只眼看到我开心了?”有栖川朝自己的舰娘翻了一个白眼,然后加快了脚步:“没事干多想想正事,别瞎琢磨这些。”

        

舰娘一愣,一脸不敢置信地站在原地,嘴里还不停地嘀咕着有栖川看起来确实很高兴的事。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4895/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