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肚子里涨满浓精好多@肉文小说

万里之外的罗布泊。

        

进入疆区的两条输水管道,其中南线就从甘省的敦煌延伸到罗布泊,另一条北线则从蒙区沿着铁路线,进入哈密地区。

        

北线进入哈密地区,每年可以向哈密地区供应5亿立方淡水,这仅仅是一期工程,明年二期工程完成,这个数字会提升到0亿立方每年。

        

而南线,因为经过人口稠密的河西走廊,进入罗布泊地区的淡水,每年只有.5亿立方。

小肚子里涨满浓精好多@肉文小说

        

同样,明年南线的二期完成后,会提升到6.5亿立方每年。

        

刚刚设立的楼兰县,就在南线输水管道目前的终点站上,设立楼兰县的目的,不仅仅是为了利用水资源,也是为了处理一些遗留问题。

        

罗布泊无人区的深处,当年核爆实验场的周围,一台台多足机甲配备了厚厚的铅板护甲,在地面上工作着。

        

而核辐射超标的区域,向外延伸0公里,一道高度50米的墙壁,正在一点点修建着,目前已经修建了9公里的长度。

        

这道超级材料打造的高墙,并不是为了阻挡沙漠,而是要将核爆实验区和正常区域隔开来。

        

尽管完全引爆的核弹,本身残留在地表的放射性物质不多,却不代表没有。

        

之所以要隔离实验区,同时进行放射性物质的富集清除,目的就是为了以防万一。 

        

科学院和燧人系做过很多次模拟计算,发现罗布泊的实验区,可能随着当地小气候的改变,出现放射性物质扩散的情况。

        

在模拟计算中,随着输水管道源源不断输水进入罗布泊和周边地区,极有可能导致局部降水增加,进而让罗布泊起死回生,重新变成一个湖泊。

        

而湖泊的出现,根据水往低处流的特点,会将残留在地表的放射性物质扩散开来,甚至污染水源。

        

因此科学院和燧人系在研究讨论后,决定建墙封闭实验区,同时利用燧人系的物质分离技术,将残留在地表的放射性物质全部清理干净。

        

其实核爆核心区,本身的放射性物质由于反应比较完全的原因,残留下来的放射性物质比较少,加上几十年没有做核爆试验了,经过处理后,还是可以重新利用的。

        

比如当年东瀛的广岛长崎,还有被米国炸几十次的比基尼岛,这些地区只要处理得当,完全可以恢复正常。

        

根据计划,罗布泊地区,将被改造成为三个区域,封闭区、保护区、农业区。

        

封闭区,就是现在正在建墙的位置;而保护区,则环绕着封闭区;保护区外面,才是农业区。

        

改造罗布泊地区,是必然的选择,因为随着气候的改变,这里迟早会变成湖泊和绿洲,恢复上古时代的环境。

        

现在不趁机处理那些历史遗留问题,以后会更加麻烦。

        

楼兰县的位置,就位于古楼兰国的都城遗迹向东7公里处,遗迹已经被一堵墙圈起来了。

        

被蓝星矿业控股的西部矿业,正在附近建立了一个稀有元素提炼中心。

        

大量元素采矿车组成车队,在罗布泊的沙漠和戈壁滩上,开采着稀有元素。

        

在楼兰县城中,除了规划建设中的一体化楼房、工厂,就是连接在一起的五个人工湖。

        

人工湖45%左右的面积,布满了太阳能电池板,即可以发电,又可以减少湖水蒸发。

        

这五个人工湖环绕着楼兰县城,有些改善了当地的小气候,人工湖—小南湖的南侧,是一大片正在改造的草场。

        

这片草场是丰民农业的产业,从冀省调公里的开拓团,三百多名员工正在这里忙碌着。

        

丰民农业有丰富的沙漠改造经验,哪怕是罗布泊这种恶劣的无人区,只要有充足的水资源,绝对可以改造成为农业区。

        

按照标准的改造方案,通常是先修建一个正方形方框道路,方框道路的边长通常是0公里,内部面积00平方公里。

        

方框道路是超级材料铺设的简易道路,宽度一般是22米,可以作为农业机械的运输公路,也可以阻挡沙漠的入侵。

        

目前丰民农业在楼兰县,已经完成了七个标准格,共计700平方公里的土地改造。

        

其中四个标准格作为牧草场,剩下的三个,计划明年作为棉花种植场,今年就先种一批牧草,一边固沙保水,一边可以顺便改良土壤。

        

带着防毒头盔的年轻人,装备了一套工作型的外骨骼,在铺设一条喷雾水管,方便给牧草喷雾,这里种植的牧草是紫花苜宿,种子已经撒播下去了。

        

他叫李檀文,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农村人,高中毕业后,在承德的老家继承家业,如果没有丰民农业的出现,可能他这一辈子,就是在农村浑浑噩噩的耕田、娶妻生子。

        

但是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参与了燧人系在承德的培训班,然后去年年初,就正式成为丰民农业的一员,在承德负责一个玻璃温室的种植场。

        

直达今年年初,丰民农业正式启动罗布泊开发计划,在冀省调了一批人手,组建了开拓团,进军罗布泊地区。

        

家里面的农田,李檀文都给了自己的大哥,他打算自己打拼,离开老家、离开冀省。

        

作为人口大省,冀省人口太多了,人口一多,人均土地资源就变得稀少。

        

因此丰民农业在开发大西北、蒙区、漠北和中亚的时候,都优先从华北、关中抽调人口。

        

来到罗布泊快十个月,李檀文一开始还以为会非常难熬,但实际上,除了一开始比较艰难一些,之后情况就迅速改善了。

        

现在燧人系的科技水平,自然不是几十年前可以比的,大西北的纬度热量相对充足,只要水资源跟上来,绿洲很快会恢复过来。

        

他铺设好一套喷雾管道,看着不远处,那一望无际的紫花苜宿、饲料玉米,不由自主地感叹着科技的力量,赋予了人类改天换地的能力。

        

那条从河西走廊直插罗布泊的输水管道,就宛如人类的血管,源源不断的供应“生命的液体”。

        

喘了口气,李檀文脱下防毒头盔,感受到一丝干燥的风,但是比起他之前刚到这边时,却明显湿润不少。

        

突然路边,行驶过一辆运输矿物的大货车。

        

李檀文一眼就认出了那车,应该是一辆运输特殊矿物的运输车,上面还标注着放射性物质的特殊图案,十有八九是从封闭区过来的。

        

再次戴上头盔,继续安装喷雾管道。

        

来罗布泊之前,他们就有了心理准备,不过公司承诺的房子和补贴,也确实吸引着这些员工。

        

以前西北缺少水资源,可能将房子分配在罗布泊,让人感觉不靠谱;但是现在却不一样,有了丰富的水资源,西北也会变得更加宜居。

        

社会的发展,都是由千千万万的个体,共同推动的结果,而社会的发展,又会反过来,影响每一个人的方方面面。

        

宛如那相互作用的力。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4937/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