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从后面撞击肉臀/别摸了都出水了受不了

东西搬走,屋子看着清爽多了。

        

桌子上除了茶壶茶盏,还有果盘,昨儿是荔枝,今儿是雪梨加荔枝。

        

荔枝果皮青红,肉色如白蜡,爽脆而清甜,香沁肺腑。

疯狂从后面撞击肉臀/别摸了都出水了受不了

        

还有雪梨,肉嫩如雪,看着就润肺清燥,叫人口水直咽了。

        

小丫鬟望着季清宁道,“这些果子都是贡品,皇上格外的宠煜国公府三少爷,每日宫里供应的水果,都会送一份到书院来给他。”

        

季清宁没什么反应,继续喝茶。

        

皇上宠那纨绔宠的连人亲爹煜国公都管不了他,供应日常的水果算稀罕事吗?

        

可恨的是昨儿那一盘子水果,温玹就吃了一颗荔枝,还剩下大半盘子,一早又换成了新的。

        

季清宁把茶盏放下,问小丫鬟,“我让你抓的药,给赵公子送去没有?”

        

小丫鬟忙回道,“早上就给他了。”

        

昨晚季清宁睡的还好,小丫鬟是翻来覆去睡不着。

        

她长这么大,几乎就没和姑娘分开过,姑娘更没有和男子同屋就寝过。

        

小丫鬟担心啊,她虽然撒谎骗她爹说季清宁一人一间屋,不与人同住,但谁知道这纸能不能包住火啊,万一哪天烧起来,她会被她爹给打死的。

        

不放心,天不亮,小丫鬟就起来了,拿了钱就上街,买了一马车的东西拉到书院来。

        

她想进书院找季清宁,但书院的规矩摆在那儿,不到时间谁家小厮也不给进。

        

小丫鬟就想到了赵垣的病,咳嗽起来没完没了。

        

她拿着药包找书院,说给赵垣治病的药,耽误不得。

        

说到这里,小丫鬟气鼓了腮帮子,“我想借送药进书院,结果书院的书童拿了药说给赵公子送去,药进了书院,我没能进来,我也不知道那书童靠不靠谱,有没有把药给赵公子送去。”

        

季清宁道,“事关书院学子的性命,书童不敢掉以轻心的。”

        

“赵公子离的不远,一会儿我去看看他。”

        

赵垣算得上是她在书院第一个朋友了。

        

病成那样还来求学,向学之心令人钦佩。

        

小丫鬟忙不迭的点头,想到什么,她朝小榻走过去,小榻上摆了一包袱,小丫鬟将包袱打开,从包袱里拿出来一砚台给季清宁看。

        

砚台极好,不比温玹那块被她摔碎了一角的差。

        

看着还有点眼熟,季清宁看着小丫鬟,“这是我卧室书桌上那块砚台?”

        

这小丫鬟摔碎人家一瓷瓶,都想着攒钱买一只赔上,瓷瓶没还之前,她多花二两银子都肉疼的很,现在却把人家砚台拿来给她用?这不应该啊。

        

小丫鬟点头道,“是那块。”

        

“昨儿我爹问我姑娘在书院的情况,我怕撒谎被我爹发现,就说姑娘不小心把人砚台打碎了,还是价值不菲的端砚,然后我爹就让我把这块砚台拿来给姑娘赔于人家,也是端砚,应该够赔人家的了。”

        

季清宁则道,“可这不是小院主人家的吗?”

        

小丫鬟摇头,“我爹说这砚台是小院主人送给姑娘你的,原是让老爷回太平镇的时候带给你,但姑娘进了京,就先用上了,是姑娘你的东西。”

        

虽然把别人送的东西赔给别人有些失礼,但谁让他们穷,得罪的又是权贵了。

        

“我怕我爹不靠谱,还问了老爷,老爷说可以,”小丫鬟道。

        

连她爹都说可以,那就没问题了。

        

季清宁把端砚摆书桌上,其实温玹那块除了碎了一角,不影响使用,甚至不注意看,连美观都不影响,温玹到现在都没朝她发难,估计是没发现。

        

小丫鬟眸光从屋子扫过去,有些担心,“这屋子里的东西都价值不菲,一个端砚就够咱们赔得了,要是再不小心摔点别的,咱们都赔不起。”

        

小丫鬟觉得自家姑娘适合住下等学舍,里面的床和桌子都不值钱,损坏了赔起来眼睛都不用眨一下。

        

季清宁要去看赵垣,刚出门就碰到温玹过来,季清宁道,“昨天不小心将你的砚台打碎了一角,赔你一块新的,放书桌上了。”

        

说完,季清宁抬脚走人。

        

云阳侯世子站在温玹身后,笑道,“温兄的砚台是上等端砚,他一个七品小官之子哪赔得起啊。”

        

“人家爹是三品官了,”肃宁伯世子提醒道。

        

“……三品官靠俸禄用得起端砚?”云阳侯世子笑道。

        

靠俸禄那肯定是用不起的。

        

温玹进屋,直接坐下喝茶,云阳侯世子好奇往书桌瞥了一眼,他是准备坐下的,这一眼瞥的他弯了一半的身子还直了起来。

        

他走到书桌前,惊诧道,“还真赔了块端砚。”

        

肃宁伯世子正剥荔枝呢,闻言道,“怎么可能?”

        

他记得他爹提起过太平镇。

        

十几年前的太平镇可一点都不太平。

        

山匪横行。

        

朝廷派了好几位县官去,要么横死于路上,要么被山匪所杀,死了三个县官后,朝廷都找不到敢去太平县赴任的官员。

        

后来朝廷就想在太平县找个有威望的乡绅任职,季老爷在太平镇是个鼎鼎有名的人物,季老夫人病入膏肓,大夫说需要一两血肉入药,季老爷二话不说就割了一块,孝悌之名天下闻,举孝廉入仕。

        

他任职当天,山匪下山,在太平县府衙前叫嚣,气焰嚣张的连匾额都踩碎了。

        

就在大家都替季怀山捏一把冷汗的时候,他从府衙出来了,一身官服,浩然之气威震四方。

        

山匪骑在马背上,叫季怀山下跪磕头,就让他稳稳当当的把这县官做下去。

        

季怀山什么话都没说,他身边跟着的一断臂男子上前,把叫嚣的山匪从马背上掀翻,一个人一只手就把前来挑衅的十几名山匪给干趴下了。

        

那十几名山匪被吊在城门上,当时是又解气又让太平镇上下惶惶不安。

        

解气的是被山匪欺压这么多年,也有山匪栽跟头的时候,不安则是怕惹来山匪更疯狂的报复。

        

不过报复没有来,因为当天夜里,断臂男子一人就杀进了山匪窝,把山匪一锅端了。

        

从此太平县县如其名,太平无事。

        

能平一方匪祸,安一隅百姓,绝对是个清廉好官啊,而七品小官的俸禄一年不吃不喝也买不了半块端砚好么。

        

肃宁伯世子觉得云阳侯世子肯定是逗他的,走过去一看,一眼就看出云阳侯世子手里的是块端砚了,不敢置信道,“还真是块端砚。”

        

多看两眼,肃宁伯世子扭眉了,“这端砚我怎么瞧着有点眼熟……。”

        

云阳侯世子憋笑,“当然眼熟了,你去年送给你爹的和这块端砚一模一样。”

        

“我记得那掌柜的卖给你时,还说这图案的端砚世上只这一块,所以比别的要贵上一百两,当时晋临侯世子问了一句,你怕他和你抢,掏钱掏的比谁都快。”

        

肃宁伯世子脸绿了,“那老板敢匡我?看我不去砸了他店铺!”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4952/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