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腿缠在他的腰上不让他退出/风韵犹存老熟妇岳

嗖!

        

战刀化作一道残影,角度刁钻。

        

宣承嗣正在抵抗奔雷鎏金锤,弯刀挥出,硕大的金瓜锤被打飞。

双腿缠在他的腰上不让他退出/风韵犹存老熟妇岳

        

他的嘴角立刻上扬起来,心道所谓的龙国战神,不过尔尔。

        

什么狗屁从无敌手,从无败绩!

        

显然是龙国人吹嘘出来,武者等级这东西,是不可逾越的。

        

本尊乃是半步封神境三重天,岂是你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能够相比的。

        

第一招,试探。

        

宣承嗣有所保留,他是想摸清楚叶擎天的底细之后,再痛下杀手。

        

只可惜,晚了!

        

奔雷鎏金锤不过是为了吸引他的注意力而已,真正的杀招,在战刀上。

        

宣承嗣突然察觉到一丝危险,席卷而来。

        

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便察觉到胸口一凉,似有某种银色光芒闪过。

        

眼睛余光,甚至看到一方小小的金麒麟图案。

        

什么东西?

        

低头一看,宣承嗣瞳孔骤缩,脸色大变。

        

原本的笑容,瞬间消失无踪,转而替代的是震惊。

        

深深的震惊!

        

只见,他胸膛之上多了一个对穿的血洞。

        

鲜血正在快速流淌!

        

笃!

        

一柄战刀,钉在宣承嗣背后的石墙上,两尺三寸长的刀锋,竟然有大半没入石块之中。

        

刀柄颤动,可以清晰看到,刀格之上的金麒麟图案。

        

这是战神军团的战刀,多次出现在战场之上,杀的敌人鬼哭狼嚎,闻风丧胆。

        

塔国守军,由于他们的等级都在帝境以下,根本看不清楚发生了什么。

        

几息过后,他们才吃惊的发现,宣承嗣的胸口被洞穿!

        

而且,是心脏要害部位。

        

“天哪,我不是看花眼了吧,战神大人受伤了?”

        

“这不可能,就算我们看不清楚他们的动作,这么短的时间,最多过一招,战神大人不可能被一招击败!”

        

“假象,一定是假象!”

        

他们的脸皮,也是够厚的。

        

明明看的清清楚楚,宣承嗣的伤口正在喷涌鲜血,嘴上就是不肯承认。

        

“你……”

        

宣承嗣保持震惊表情,瞪着眼睛说:“……你是如何做到的?”

        

一招!

        

仅仅一个照面,自己还在试探对方的深浅,战斗就已经结束了?

        

这种结果,不光他本人无法接受,六万塔国守军更是不能接受。

        

“武者,本就是靠实力说话。”

        

叶擎天冷眼看着他,说:“事实摆在面前,何必多此一问。”

        

“本来这就结束了,但是架不住你的人不相信啊,本王必须做点儿什么,堵住他们的嘴。”

        

宣承嗣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力正在快速流逝。

        

想要阻止,却什么都做不到。

        

战胜叶擎天,拿到狼关的控制权,为塔国开疆扩土,封王拜相。

        

还有,其他各国开出的丰厚奖励!

        

这些,注定化为泡影。

        

要知道一分钟前,宣承嗣还是自信必胜,踌躇满志的样子。

        

叶擎天的话,让他意识到不妙,忙说:“你……敢……”

        

“本王,有何不敢?”

        

叶擎天冷冷一笑,抬起右手猛然落下。

        

轰!

        

变大超过千倍,重量超过数十吨的奔雷鎏金锤,从天而降。

        

裹挟着万钧之力,直接砸在宣承嗣身上。

        

咚!

        

一声巨响,整个烽火岭都跟着颤抖起来。

        

大地如同被敲响的鼓皮,出现波浪形的颤动,一些等级低的守军,无法稳住身形,狼狈不堪的倒在地上。

        

六万守军,瞠目结舌。

        

要说之前宣承嗣的胸膛被贯穿,是假象的话,此刻的画面又如何解释?

        

战神大人,为什么不躲呢?

        

叶擎天抬手一扬,奔雷鎏金锤变成原本的大小,凭空消失。

        

地面上,留下一个深达数米的巨坑。

        

守军们居高临下,看的清清楚楚,坑底是便是化为一摊肉泥的宣承嗣。

        

若非亲眼所见,谁敢相信这一摊烂乎乎的东西,曾经是不可一世的塔国战神。

        

“怎么会这样?”

        

一名参谋发出灵魂拷问:“都是战神,我们的战神,就如此不堪一击吗?”

        

论年龄,宣承嗣比叶擎天大五倍。

        

论名声,宣承嗣早在一百年前,就在塔国闯下名头,被誉为天赋极佳。

        

论等级,更不可能输给叶擎天。

        

但结果呢,他就是输了。

        

输的无比干脆,毫无还手之力。

        

最重要的,是输掉了自己的命!

        

整座烽火岭,安静的可怕,没有人能回答刚才的问题。

        

直至叶擎天打破这种平静,开口说道:“比斗结束,该是兑现彩头的时候了。”

        

咕噜!

        

茅司年咽下一口唾沫,脸色变得极其难看。

        

输了,就要将烽火岭双手奉上,送给叶擎天。

        

绝不可以!

        

自己作为烽火岭的守将,肩负守土之责,若是烽火岭在自己手里丢掉,势必成为国家罪人。

        

哪怕是在力战不退的情况下被夺,都是无可饶恕的大罪。

        

更何况,是主动拱手相让。

        

狮国人丢掉了狼关,成为全世界的笑柄。

        

守将施浩宕,元帅杜乾坤,就算死了,也被钉在耻辱柱上,万世不得翻身。

        

茅司年暗下决心,前车之鉴就在眼前,绝不能走这样的老路。

        

这时,副官递过来一纸情报。

        

茅司年看了一眼,顿时喜笑颜开,表情变得无比得意。

        

“龙国天王,你刚才说什么来着?”

        

茅司年装腔作势,道:“本将军耳背,没有听见。”

        

叶擎天剑眉微皱,魅影气呼呼的说:“竟敢说没听到,装什么蒜。”

        

“你们所有人都听清楚了,双方比斗之前,互押彩头,我方押的是狼关,宣承嗣押的烽火岭。”

        

“谁输了,就把彩头输给对方。”

        

“现在我王赢了,你们自然要兑现承诺,让出烽火岭。”

        

这件事,守军将士心知肚明。

        

因为从一开始,宣承嗣就认定自己会赢。

        

茅司年也一样,既然是必胜的局,自然用不着藏着掖着,他派人在营中大肆宣扬。

        

结果证实,这种做法成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茅司年厚着脸皮摇摇头,说:“龙国天王,这是你跟宣承嗣的私人约定。”

        

“想要兑现,你得找宣承嗣去。”

        

“只可惜啊,他被你杀掉了,现在是死无对证……不对,应该是死不兑现才对。”

        

叶擎天面色一寒:“你,是想要食言?”

        

“不不不!”

        

茅司年连续摇头,纠正说:“不是我,而是你们自己人,不愿意看到这样的结果。”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5115/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