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宫好涨别灌了/挤地铁挤出水

威海侯爵府的这镜湖的湖心岛面积不大,只有几百平米左右,地面全部铺着大理石。

        

岛上只有一座楼阁,用汉白玉砌成。

        

段玉三人进入楼阁之内。

子宫好涨别灌了/挤地铁挤出水

        

这楼阁不大,也仅仅只有几十平米,里面非常空,只有一个白玉佛像,一尺多高。

        

里面没有任何人。

        

那个疑似水如镜的黑袍人,根本就不在里面。

        

段玉用氪金魔眼的视野搜查每一寸地方。

        

没有脚印,没有血迹。

        

甚至地面和墙壁,也没有发现任何暗门和密道。

        

那个嫌犯,根本就不在这里。

        

凌霜和于连虎顿时惊诧,她们亲眼见到那个嫌犯是在这里落地,跃下镜阁的。 

        

为何这里空空如也?

        

难道是钻入水中逃走了?

        

这也不应该。

        

段玉氪金魔眼能够看到寻常人看不到的地方,如果那个嫌犯进入镜阁,那一定会留下脚印和血迹。

        

但这里面什么都没有。

        

这是见鬼了吗?

        

明明看到他跳入镜阁的。

        

于连虎道:“会不会这个嫌犯就隐藏在镜阁守卫之中?”

        

听到这句话,威海侯的第三义子段正宇冷冷问道:“你们说的这个嫌犯,后背受伤了是吗?”

        

“所有人,脱掉上衣!”

        

随着段正宇一声令下,几十名镜阁守卫脱掉了上衣,露出了后背。

        

没有一个人受伤。

        

而且段玉通过氪金魔眼判断,那个嫌犯没有在这些守卫之中。

        

那个嫌犯刚刚被很多猫咪扑上来过,而且还抱过猫咪,身上有很多猫毛的。

        

尽管猫毛在身上很难被肉眼发现,但段玉的氪金魔眼却可以轻而易举发现。

        

而镜阁守卫和段正宇身上,没有任何猫毛。

        

这……是见鬼了吗?

        

师娘凌霜明明看到,这个嫌犯逃入镜阁之内的,为何不见了呢?

        

而且没有留下任何踪迹。

        

莫非他飞天遁地了不成?

        

段正宇冷道:“还要搜查吗?”

        

凌霜和于连虎不甘心,又从内到外,从上到下,搜查了一遍。

        

依旧是毫无所获。

        

………………

        

一刻钟后!

        

段玉,于连虎,凌霜三人退出了镜阁。

        

来到田归农面前,于连虎和凌霜躬身拜下,道:“田大人,我们没有找到嫌犯,请降罪。”

        

田归农目光微微一抖,柔和道:“没什么,你们回去吧。”

        

凌霜和于连虎还想要说什么。

        

田归农一字一句道:“你们回去,听到了吗?”

        

凌霜和于连虎,还有段玉等人,离开镜湖,返回镇夜司衙门。

        

田归农乘船前往湖心岛,来到镜阁面前,缓缓脱掉了威风凛凛的官袍,露出了精瘦的上身。

        

“段三公子,来吧!”

        

威海侯三公子段正宇拿起一根乌木棍,冷道:“田大人,得罪了。”

        

然后,他抡起棍子,狠狠朝着田归农的后背砸下。

        

“砰,砰,砰……”

        

每一棍子都用尽全力,甚至用上了内力。

        

整整十棍子。

        

这力量,就算是一个壮汉也活生生被打死几次了,这段正宇的武功是很高的,更何况田归农大人已经五十几岁了。

        

而整个过程,他一动不动,只是雪白的头发,微微颤抖。

        

十棍子打完之后,田归农一丝不苟地拱手道:“段三公子,告辞。”

        

然后,他登上了小船,离开镜湖,登上了镇夜司的马车。

        

刚刚进入马车,关上门。

        

“噗……”顿时一口血,直接喷了出来。

        

田归农大人想要压制下去,但又猛地一口血喷出。

        

……………………

        

回到瀛州镇夜司后,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

        

水如镜的画像,就挂在墙壁上。

        

这是他十二岁时的画像,长得非常俊美。

        

但此时,这画像仿佛就在嘲笑镇夜司的所有人。

        

差一点点,就差一点点。

        

他们就抓到这个水如镜了。

        

尽管现在还不能完全断定这是不是水如镜,也不能完全断定他是不是这场琴女诅咒案的凶手。

        

但他就是这桩奇案的最大嫌疑人。

        

还有李兰山,吴友德,吕成凉这三个人是怎么死的。

        

死得太诡异了。

        

仅仅只是看到琴女图,忽然就疯了,然后残忍地杀了自己。

        

如今可以说,所有的线索都暂时断了。

        

这个水如镜逃出生天之后,再也不会出现了。

        

如今唯一的一条线索就是王思思。

        

这个水如镜当时为何要去杀王思思?

        

他与王思思,又有什么关系?

        

但不知道为何,王思思一直到现在都没有醒来,不管什么办法都用过了,就是醒不过来。

        

整个案子,陷入了僵局。

        

用不了多久,朝廷的钦差就会来了。而到那个时候,瀛州镇夜司大概会遭遇灭顶之灾。

        

钦差大人也破不了案的话,凌霜就是最好的替死鬼,

        

甚至田归农大人,也脱不了干系。

        

如果水如镜是凶手的话,那他手段何其了得,这次让他警觉了,绝对会逃得无影无踪。

        

想要再一次抓住他,就难了。

        

更何况,今天晚上从头到尾都没有见到这个黑袍人的面孔,甚至也没有看到他的身材。

        

没有任何特征想要抓捕他,更是如同大海捞针。

        

郑一官上前,道:“段玉,这是你要的资料,临东县衙,瀛州太守府,还有于连虎大人这边的审讯笔录,全部都在这里。”

        

厚厚的几大本笔录。

        

三位大人诡异惨死后,几方衙门立刻询问了三位大人所有的身边人,所有的目击者,并且形成文字,记录在册。

        

虽然仅仅只过去了两天时间,但这些文字资料,已经超过了几百页,十几万字。

        

这种资料是非常详细的,三位大人的日常,还有近几个月来的特殊举动,有没有见过什么特殊的人物,生活习惯有没有改变。

        

全部都要登记在册的。

        

段玉开始翻阅这些资料,想要从中找到哪怕一点蛛丝马迹。

        

凌霜没有说话,只是为他泡了一杯浓茶。

        

这些资料太琐碎了,信息量太多了,太杂了。

        

整整十几个小时后。

        

段玉将这些资料全部都看完了。

        

接下来就是在这无数的资料中,寻找到关键线索。

        

关键是,三位死者的其他共同特征。

        

“氪金魔眼,寻找三位死者的共同特征,尤其是近一个月来发生的特征。”段玉心中问道。

        

很快,氪金魔眼出现了几个字。

        

鱼脍!

        

也就是生鱼片。

        

这三位大人,都是在近半个月之内,才开始吃这生鱼片的。

        

吃生鱼片?

        

这和三人的惨死有什么关系?

        

从中又能得到什么线索?

        

还有,这三位大人是从哪里学会吃生鱼片的?

        

段玉感觉到,这个生鱼片可能就暗藏着这次琴女诅咒案的真相。

        

只要找到这三位大人一开始是在哪里学会吃的生鱼片?是谁教会他们吃生鱼片的?

        

这个案子或许就迎刃而解了。

        

因为在这个世界,几乎是不吃生鱼片的。

        

瀛州没有人吃,东桑国也没有人吃,都是煮熟之后再吃的。

        

而就在此时,于连虎走了进来,双目通红。

        

“这个水如镜,是琴女诅咒案最大的嫌疑犯,你们认同吗?”于连虎问道。

        

凌霜和段玉都点头。

        

于连虎道:“他现在已经彻底消失了,而且我们已经打草惊蛇,想要让他再出现,难如登天。所以我想了两个法子,逼迫他再一次出现。”

        

“第一个办法,把水氏老宅里面的所有流浪猫作为人质,一只一只杀掉,逼着他出现。”

        

“第二个办法,炸掉水正大人的坟墓。”

        

这话一出,凌霜和段玉脸色一变,这个法子实在是太卑鄙无耻了。

        

但两个人都没有对于连虎进行道德攻击。

        

在钦差大人到来之前,如果没有查清这个案子的话,瀛州镇夜司就会成为替死鬼。

        

是凌霜和兄弟们的性命宝贵,还是那些流浪猫的性命宝贵,又或者是水正大人的坟墓宝贵?

        

但段玉真的不愿意这两件事情发生。

        

想了一会儿,段玉道:“于大人,请您给我两天时间。如果两天之内,我找不到这个水如镜,您就去做那两件事情。”

        

于连虎摇了摇头道:“不行,最多给你一天时间。”

        

段玉道:“为何?”

        

于连虎道:“因为我上面的意志,我最多只能给你一天时间。”

        

段玉闭上眼睛,脑子里面开始回放这两天的所有经历。

        

然后,脑中一亮。

        

或许……不需要一天时间了。

        

还有一个地方,能够让他找到真相。

        

段玉道:“师娘,走!跟我去一个地方!”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5178/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