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车发生了不可描述的事情/经典h文

敌人大将假装睡觉,又是张飞这样的猛将。

        

遭遇到这种情况的话,只有两个办法。

        

第一,就是等到他真睡。

公交车发生了不可描述的事情/经典h文

        

第二,就是悄无声息的奇袭。

        

而袁谭这般直接哈哈大笑,暴露自己的行踪进去,真是令典韦他们无比恐怖。

        

可以想象,紧随其后的就是殊死的搏杀。

        

别看张飞好像是被堵在了洞里,但以此人的武力,肯定可以抵挡他们一段时间。

        

而紧随其后,就是他们被无穷无尽的大军包围。

        

只有死的下场,没有任何活路可言。

        

大公子不应该这么笨的吧!

        

大公子不要去,会被张飞发现的,我们的计划就夭折了。

        

许褚他们无声的呐喊。

        

又是拔剑在手,只能追着进去了。

        

(⊙v⊙)嗯。

        

随后进入的许褚他们全愣住了。

        

惊恐中就发现袁谭已经站在了张飞身边,完蛋了,他们个个发抖。

        

但张飞睁大了眼睛,竟然没有任何反应,实在是出乎意料。

        

就看到,袁谭摸了摸张飞,还把张飞瞪大的眼睛给摸合上了。

        

啊!

        

许褚他们更加瑟瑟发抖,来自灵魂深处的无比骇然。

        

o_O???,刚才到底发生啥事了?

        

另外,张飞你又是什么情况,你是睁眼瞎吗?

        

我家大公子都走到你面前了,你不起来厮杀就算了,你还乖的猫一样任由抚摸了。

        

难道病啦?

        

老虎不发威,那就是病猫。

        

但就算是一只病猫,也应该哼唧两下吧?

        

哪怕能想出一万个理由,但也没有一个可以解释目前发生的事情,因为就根本无法解释。

        

“大公子,这……。”

        

袁谭看着目瞪口呆的将士们,负手而立,淡淡道:“莫慌,他其实已经睡着了。”

        

(⊙ o ⊙)啊!

        

典韦他们张大了嘴巴,哈喇子都流了出来。

        

原来是睁着眼睡觉,这简直就是逆天而行,违背伦常和自然定理。

        

这样史无前例的话,谁敢判定就是睡了?

        

稳输。

        

但大公子就能。

        

反而稳赢。

        

这更加举世无双。

        

将士们强忍着纳头便拜的冲动,大公子,您真是我们的偶像,这都能够看穿,请收下吾等的膝盖骨。

        

张飞很累。

        

睡得深。

        

忽然,他做梦自己掉进了水里,浑身发紧,马上就要无法呼吸了。

        

大喊一声,睁开了眼睛。

        

就看到面前站着一个熟悉并无比痛恨的人,端着一碗水,正在擦嘴角。

        

而张飞的脸上,满是水。

        

想要擦一把,发现被绑缚住了。

        

张飞:〔⊙〔工〕⊙〕

        

袁谭,这怎么可能!

        

“啊……。”

        

张飞刚刚张开嘴,一把草就塞满了口腔。

        

袁谭:(*^.^*),一边死死按住嘴巴,一边笑道:“三傻子,咱们又见面了,大傻和二傻呢?”拍了拍手心上的余草。

        

张飞:Q0Q。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跗骨之蛆!

        

本以为有徐庶的计策,三傻要起飞。

        

现在才知道,他们三兄弟一直都在天上飞,从没有脚踏实地过。

        

此刻威猛无比从不知畏惧为何物的猛张飞,基因链都在战栗。

        

立刻开始咀嚼嘴里的草,以便腾出来喊话的空间。

        

嘁哩喀喳,多汁,咽了下去。

        

一张嘴。

        

袁谭又是一把草:<(‵▽′)>

        

张飞:〒△〒。

        

继续咀嚼,多汁,咽了下去。

        

草过三巡,咽下五口后,张飞终于抓住了机会,立刻喊道:“敌袭,敌人!”

        

可是开口却是,呜呜啊啊。

        

不会说话了。

        

张飞:O_o?

        

恐惧的看着袁谭,“呜呜哇。(你给我吃的啥?)”

        

袁谭哈哈一笑,“三傻子,这是华佗先生的秘方,麻沸草。知道吗啡吗,就是从麻沸的音译到西方的。”

        

叹息一声,“可惜,后世没人知道这段历史,吗啡根本就不是老外发明的。”

        

张飞欲哭无泪,说我们这大傻子,那二傻子,你就能够一统天下了吗?

        

可是相较而言,真的蠢如猪一样。

        

猛抓头发。

        

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你要干什么。)”

        

袁谭拿出一个针管,又摸出来一瓶药水吸满,毒医一样微微一笑,“我给你脊背扎一针,你就欲死欲仙了。”

        

……

        

“三将军!”

        

洞穴里的士兵们纷纷在一阵怪叫中惊醒,发现原来是张飞带着一队兵经过。

        

还坐着轮椅。

        

张飞四肢被注射了药物,面条一样坐在轮椅上,全身已经暂时瘫痪了,只有嘴好使,一路大喊大叫,“@%$%&……@%$%&(他是袁谭,他们都是敌人,杀了他们)。”

        

士兵们纷纷震惊的目光。

        

袁谭则是代替喊道:“看什么看,本将军生气的很,滚开。”

        

山洞里黑漆马糊的,只有微弱的油灯,士兵们还以为是张飞在说话。

        

“@%$%&……。”张飞对他的士兵解释着。

        

袁谭这次是站了出来,“三将军很生气,谁也别惹事,下去。”

        

士兵们于是乎纷纷避让。

        

张飞瞪大了眼睛,他生气个毛线,又是一阵叽里呱啦的怒吼,反而让士兵们感到他果然是很生气。

        

到了洞口,张飞又是一阵唔哩哇的大叫中,洞口的守军早就吓的返回了洞里,袁谭他们顺利接管了这里。

        

与此同时。

        

在山脚下,张辽和徐晃已经按照约定的时间,秘密集结了队伍。

        

张辽望着黑漆漆的巴丘山,仿佛一头吃人的巨兽,“公明,一会信号出来,我们必须以最快的速度挺近,以免大公子在里面发生了危险。”

        

徐晃郑重点头,“文远所言甚是,我们费劲心血秘密潜入到了这里。而只有大公子有能力深入虎穴探察敌情,我对自己的能力很愧疚……。”

        

“我也是。”张辽也很惭愧。

        

他们是历史长河中首屈一指的名将,绝不是能力不足。

        

这时,忽然半山腰爆燃出一大团火焰。

        

信号出现了。

        

张辽一跃登上一刻巨石,呐喊道:“儿郎们,大公子为吾等指引了方向,不必隐藏踪迹了,随我杀!”

        

“杀!杀!杀!”

        

爆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喊杀了。

        

山中隐藏的暗哨大惊失色,眼看着大批敌军就这么天神下凡般出现,个个瑟瑟发抖,不敢露面。

        

“敌袭!敌袭!”

        

待大军杀过去,暗哨们才敢敲鼓鸣锣,一时间,回荡在了大山之中。

        

洞口。

        

袁谭听到这些个声音,没有第一时间跑路,而是继续抓着张飞。

        

“大公子,我们赶紧撤吧。”典韦急忙道。

        

袁谭摇了摇头,“不必紧张,我们现在可是有三傻子在手。”

        

张飞:==#,忽然他看到洞口出现了一个人,眼睛明亮起来,“@%$%&……@%$%&……。”

        

来人是副将廖化,他听说张飞很生气,自然赶紧过来看看,又见漫山遍野敌人杀来,慌了神。

        

此刻看着坐在轮椅上的张飞,心想三将军真是对诸葛亮无比痛恨,焦急道:“三将军,你为什么在这里点火?敌人杀来了,我们现在怎么办?”

        

“投降。”袁谭在张飞身后淡淡道。

        

“什么!”廖化浑身一抖,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三将军你说什么?”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5353/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