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男小的高H文|再深点灬舒服灬太大了

约莫下午一点多钟沈誉才回来,早过了午饭时间,孟桃在蒸锅里给他留着饭菜,一样样拿出来,今天中午做的面食,肉馅煎饼两面金黄,两碗时新菜蔬一个凉拌一个清炒,还有一碗粉蒸排骨,一碗乳白鲜香鱼丸汤。

        

沈誉在公社吃过了的,但媳妇做的饭菜太诱人没法拒绝,坐下来又吃一顿。

女大男小的高H文|再深点灬舒服灬太大了

        

咬了口粉蒸排骨问“哪来的新鲜猪排?”

        

孟桃答道“杨婶的娘家,前村装陷阱猎到大野猪,今天上午他们村杀猪分肉,杨家送一些给周家,周翠玲给我拎了两斤排骨过来,我给她半条鱼。”

        

半条大草鱼也有三四斤重。

        

“大青山野猪很多吗?这么容易猎到。”

        

“那是,大青山里面山高林密,物产丰富,你是没见过,就我这样的进山都能随随便便打到野猪,想当年……诶,没人跟你说过我的光荣事迹吗?”

        

沈誉正喝着鱼丸汤,差点呛到,伸手撸一撸娇妻头发“失敬了,我的——打猪女英雄!”

        

他当然听说过的,那时都不敢想像,后怕,回来就告诫她以后不要轻易进深山,绝口不再提这件事,不鼓励冒险。

        

孟桃被封为“打猪女英雄”,跟“打虎英雄”武松一比较,莫名觉得侮辱性极强,伸出爪子就往沈誉腰上摸去,要找块软肉掐一把以示报复。

        

沈誉抓住那作乱的小手儿,正准备施以“惩罚”,看见金牛拄着拐杖过来了,大掌包裹着小手儿还不舍得分开,转藏到桌子底下又纠缠一会儿,才放开。

        

金牛问沈誉怎么回来这么迟?

        

沈誉告诉他们俩,他早上送周叔去公社,没想到遇着个同学,现在兴阳县革委会当领导,这次下乡来岩冲公社,是为了兴建水电站事项。

        

沈誉竟然在这个地方也能遇到同学,孟桃觉得很惊奇,问道“大学同学?”

        

金牛补了一句“男的女的?”

        

沈誉“……”

        

这俩堂兄妹,没有血缘关系的,居然能脑子转动一致,也算难得。

        

看着孟桃问“你希望我同学是男的还是女的?”

        

孟桃诚心诚意道“男女都好啦,要是女的就比较精细点,你没地方请她吃饭,可以带回家来我接待啊,略尽地主之谊嘛。”

        

沈誉轻笑表里不一的小骗子、小醋坛,不过他很喜欢。

        

“是男的,大学同学,省城人,早上见着面就不让我回来,开完会非拉着我跟他们去河边转了一圈,谈了谈,中午他请我吃午饭,下午他还有个会,然后来我们家做客,吃完晚饭他要赶回县城。”

        

孟桃啊一声“真的来我们家吃饭?那岂不是,现在就要开始准备?”

        

金牛忙起身“我这就去园子摘菜!”

        

沈誉说“不用着急,估计得三四点钟才到,他还要沿临水河看看,六七点钟能过来就不错了。”

        

孟桃这时候才联想起来“这是打算在临水河建个水电站吗?我们村要有电灯了?”

        

沈誉点头“县里确实要在岩冲公社建个小型水电站,勘察有三个地方,不一定选临水河……不管在哪里建电站,我们村都能用上电,我同学来我们家做客,只是顺路再看一看临水河。”

        

“哦。”

        

虽然电站都还没影子,等建成到发电起码得几年以后,但光是想想明亮的电灯出现在村子里,孟桃和金牛也是很高兴的。

        

傍晚六点,沈誉果然从门外迎进来两位男子,一位戴眼镜一个留着小胡子,年纪上看好像比沈誉大几岁,孟桃想到沈誉十六岁大学毕业,他同学年长几岁也正常。

        

沈誉给孟桃和金牛做介绍,留小胡子的是同学罗向北,三十岁的副县长,年轻有为。

        

戴眼镜的是秘书陈同志,很客气地送上一个花布袋子,里面是新买的衣裳布料和床单被套,这年代最稳妥、最体面的新婚贺礼。

        

罗向北和孟桃握握手,打量一下,目光赞叹,然后指着沈誉哈哈笑

        

“我就知道,能让我们骄傲的小沈同学心动,必定不是一般人,果然,把我们兴阳县最漂亮一朵金花给摘走了啊!好好好!千里姻缘一线牵,庆贺庆贺!祝你俩夫妻共同进步、和和美美、白头到老!”

        

罗向北是私访,只陈秘书跟随,别的同事都先走了。

        

沈誉便也没有再请其他人,就自家三个,和罗向北、陈秘书,安静而愉快地共用晚餐,边吃边谈,喝了点酒,孟桃担心醉驾不安全,沈誉说没事,不是他们俩开车,司机会按时过来接的。

        

饭后又喝了点茶,夜间九点钟,陈秘书去外面看了看,回来说车到了,罗向北便起身一一向孟桃、金牛和沈誉告辞,要连夜返回县城,明天还有重要会议。

        

送走客人,沈誉积极地帮着媳妇儿收拾桌子、涮碗扫地、帮金牛提热水去后院洗澡间,等到夜深人静,新婚夫妇关门熄灯进入空间,这一夜沈誉如愿以偿,携着他心爱娇妻再次共赴绚丽天堂,双双品尝到更为浓烈**、幸福甜蜜的恩爱滋味。

        

次日早上,孟桃睡懒觉了,其实是起不来,有过上一次经验,这次依然还是骨架被拆了重装似的,全身没有一处不疼,都不知道那家伙是什么材料做的,把她折腾得够戗。

        

沈誉却是神清气爽精神抖擞,在空间里收拾好了,两人出来,又是上午十点多钟,孟桃捂脸在农村,有她这样的新娘子,大概独此一家了。

        

好在金牛识趣,或许是对他们绝望了,这次不再管他们,煮好早饭自己吃完,回房间看画报、认字、写字,假装不知道他们睡懒觉。

        

两人吃过早饭,沈誉开车带金牛去一趟公社集上,金牛跟生产队申请过了,可以养二只鸡四只鸭,拿着证明去买鸡鸭苗。

        

买好鸡鸭苗回来,孟桃正一边做午饭,一边收拾东西,吃过午饭她和沈誉就去蒙州,在那住一晚,明天去省城,暂时不知道在省城呆几天,反正都得去,小旺财在那呢,好久不见,别让小旺财把她给忘了。

        

路过兴阳县城,要去酒厂小仓库收起鹿筋酒、鹿茸酒和鹿鞭酒,其实可以再让张福进一批酒收着,加上蒙州房屋里那些货,又可以再出一批货了。

        

现在是有钱赚赶紧赚,答应过沈誉,过两年不再利用空间存货换钱,那就多搞几单,积累丰厚资本,到八十年代了,做什么生意不行?

原创文章,作者:美伦美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5579/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