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开宫口撑到极致/寡妇的黑森林

船上有人上前向罗杰敬礼,又是个熟人。

        

“你好,维克多,很高兴你这次陪我去伊比利亚。”

        

“您好,尊敬的罗杰大人,这是我的荣幸。”

顶开宫口撑到极致/寡妇的黑森林

        

“叫我罗杰就行,客气啥呀,你还做过我的拉丁语老师呢。”

        

“罗杰大人,事关您的威严,属下不敢造次。”

        

“维克多,你还像个修士一样正经,其实大可不必。

        

“咱们诺曼人不讲究,我父亲在诺曼底土地里刨食的时候离你家也没隔几个镇子。”

        

罗杰的灵魂来自现代,到这个时代又没真正掌过大权,人人平等的心态还没完全改变。

        

维克多于是笑笑:“在外面出使多了,习惯了。”

        

“话说自从我父亲委任你为我们西西里伯爵领的外交官后,我们还没好好聊过呢。

        

“西蒙承爵的时候我看你忙着接待外国使臣,就没打扰你。我承爵的时候你正在国外。” 

        

“抱歉,大人,那段时间我在北意大利,被一些琐事缠住了脱不开身。”

        

“我理解,外交无小事嘛。”

        

“额,不,不是外交的事,只是自己的私事。”

        

“女人?”罗杰看着维克多泛红的脸颊,揶揄道。

        

“是,是的。”

        

“哈哈,你早就到了该娶老婆的年纪了,话说你这次本来也是要去北意大利的吧,我得向你道歉,因为我的事,打乱了你的计划。”

        

“哦不,大人,为您效命是我的本分,我已经写了信派人送去了,没关系的。”

        

“罗杰,额,大人你好,额,您好。”

        

有个声音插了进来,但又犹豫着似乎不敢继续。

        

“嗨,杜勒斯船长,你又不是不认识我,怎么这么见外呢?”

        

“额,维克多先生说不能没大没小。”

        

“啊哈,别管维克多,他爱咋样和你无关。我们可是兄弟,一起打过仗,一起坐过牢的。”

        

“大人,只是挖矿,没坐牢。”

        

“开个玩笑嘛,再说也差不多。好了好了,不聊这个了,你们一个个都这么拘束,把我也搞紧张了。

        

“聊聊正事吧。杜勒斯,你这船怎么样?没问题吧。”

        

聊到船克里斯托杜勒斯立刻就神采飞舞了。

        

“大人,我这船绝对没问题。新造没两年的船,用的都是好料子,跑过远海。

        

“只要不遇上暴风雨,绝对舒舒服服地送您过去,再舒舒服服地接您回来。”

        

“你个乌鸦嘴,一开口就让我心里打哆嗦。这么好的天气说什么暴风雨啊。”

        

罗杰伸手敲敲木头船舷。

        

他以前是不信这些的,现在则宁可信其有。

        

他身负穿越的神秘,又总是觉得自己被命运女神啦、耶稣啦之类的神灵耍着玩,就变得有些迷信了。

        

船在海浪里颠簸着前进。

        

罗杰的好心情只维持了不到半天,随后他就把他的雄心壮志都吐了出来。

        

顺带着吐出了早上吃下去的面包、奶酪和莴笋。

        

接着他开始吐胃液、胆汁。

        

然后他的胃握紧了拳头想逼着肠子把昨晚上混杂了大虾、海蟹和蛤蜊的海鲜意面交出来。

        

但吝啬的肠子蛮横地说“只有贱命一条”。

        

于是罗杰只能死命地干呕。

        

有侍卫骑士给他送来了水,于是喝了水的罗杰开始吐水。

        

杜勒斯船长拿出了私藏的上好葡萄酒,于是喝了酒的罗杰开始吐酒。

        

最后谁也没辙了,只能扶着罗杰让他去船尾塔楼里挺尸。

        

罗杰挣扎着问了句:“到巴塞罗那还有多久。”

        

“还有七天。”

        

杜勒斯船长的回答让罗杰放弃了挣扎,他化身为烤熟的大虾,蜷在木床上只是干呕。

        

杜勒斯安慰道:“刚开始都是这样,很快你就会适应的。”

        

随后杜勒斯出了塔楼,罗杰听到他在喊:“全速前进!”

        

罗杰忍耐着眩晕,维克多在边上照顾他,时不时用水润他的唇。

        

也不知过了多久,罗杰的小耳朵忠实地向他报告,有水手说手臂酸,划不动了。

        

接着罗杰听到丹尼下令:“骑士们,顶上。”

        

一直到夜幕完全笼罩海面,他们才靠着罗杰不知名的小岛岸边抛锚。

        

第二天罗杰还是眩晕,吃啥吐啥。

        

第三天也是。

        

罗杰觉得自己在飘,他的小耳朵在向他报告,他听得见,但他不想听。

        

他不知道自己飘了多久,似乎都已经飘到了乞力马扎罗山顶上了。

        

提前两天到达巴塞罗那的好消息把他拉了回来。

        

罗杰不觉得肚子饿,尽管这些天他什么都没吃。

        

他只是觉得渴,他觉得自己就是一条离了水的鱼,现在已经被晾成了鱼干。

        

侍卫骑士们拆下了床板,抬着罗杰出去。

        

罗杰能感觉到他们的小心翼翼,就像考古学家霍华德·卡特和他的助手们把图特卡盟的木乃伊搬出墓室一般小心。

        

维克多领着丹尼、杜勒斯和九个骑士,抬着罗杰,进了巴塞罗那最大的客栈。

        

他们暂时把罗杰放在客栈大堂的长餐桌上。

        

维克多拿出钱袋和店主交涉。

        

店主报了价。

        

“你个黑心肠的,居然要三十个银币。”

        

维克多愤愤地点了钱交给店主。

        

罗杰想,来吧,朋友们,让我们十三个人一起,共进最后的晚餐。

        

客栈门口进来了一个卫兵,看得出是土生土长的当地人,他穿着皮甲,拿着短矛。

        

卫兵昂着头,很不客气地问:“朝圣还是打仗?”

        

罗杰听得出那人说的是法语,带着南方的口音。

        

维克多回答:“朝圣。”

        

卫兵带着城里人的傲慢,环视了罗杰一伙。

        

他似乎觉得凭他一个人就可以摆平十个全副武装的骑士。

        

卫兵说:“别在城里惹事,有麻烦自己去郊外解决。”

        

有个脾气大的骑士当场就想约那个卫兵去郊外谈谈。

        

丹尼按住了他,说:“别给大人惹麻烦。”

        

那骑士就气呼呼地退了回去,嘴里喃喃着:

        

“这地方和巴勒莫比就是个渔村,他凭什么和我们拽?这只井里的蛤蟆,没见过世面的蠢货。”

        

罗杰知道,若不是这些骑士都发了誓,“一切行动听指挥”,那个骑士是绝不会忍下这屈辱的。

        

罗杰在这客栈里休息了整整六天。

        

这六天他倒也不是什么都没做。

        

他的小耳朵在客栈这个消息最灵通的地方搜集到了不少信息。

        

现在他决定把床位让给忙碌了六天的上帝休息。

        

维克多前来请示:“大人,既然您身体已经痊愈,是否按原计划拜访巴塞罗那伯爵?”

        

“不,维克多,我改主意了,我们即刻动身,去阿拉贡。这地方不值得浪费时间。”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5624/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