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头的老枪又粗又大~电梯里一点一点挤入

木屋的早餐很简单,小米粥,玉米面饼子,另外就是一碗新炸的鸡蛋酱。

        

有酱当然少不了蘸酱菜,哑巴爷爷挖的婆婆丁和小根蒜,还有这个季节,露头比较早的几种山野菜。

        

几个人也不挑食,都吃个肚圆。

老头的老枪又粗又大~电梯里一点一点挤入

        

这些食物都不顶饿,不多吃点不行啊,跑一圈肚子就空了。

        

这个时代,人们食量普遍偏大,跟这个也有很大的关系。

        

一直等到上午十点多,队长叔和老板叔等人,这才领着几名领导和日商来到木刻楞这里。

        

瞧那样子,大多数人都已经累得气喘吁吁,脚步虚浮,不知道还能不能继续进行考察。

        

“各位都先喝点水,歇歇腿。”

        

刘青山嘴里张罗着,用大碗给大伙倒水。

        

山里没有茶叶,不过呢,有哑巴爷爷晾晒的各种草药,配制而成的药茶。

        

喝到嘴里,微微有些苦涩,不过却令人生津止渴,精神一振,疲劳都似乎去了大半。 

        

“好东西!”

        

胡领导嘴里大赞,想张口讨要一些,却不好张口。

        

刘青山却很大方:“大伙要是喜欢,下山的时候都带一些。”

        

说完,他又乐呵呵地补充道:“这是我师父用肾精草做主料,又添加了几种中草药,配制而成的药茶,男人常喝的话,很有好处。”

        

“肾精茶啊,好好好!”

        

胡领导大喜,在他们这边,当然都听过肾精茶的大名,至于功效吗,从名字上就可以知道端倪。

        

尤其是人到中年,未免心有余力不足,适当进补,还是很有必要的,胡领导就正好处于这个年纪。

        

藤田正一听他们说的热闹,也向翻译询问一阵,这才端起粗瓷碗,美滋滋地喝起来。

        

刚才他看到茶碗里飘着不少草叶树皮之类,尤其是有一种绿草叶,跟竹叶差不多的形状。

        

偏偏背面还长着两排凸起的黄颜色小圆点,就像是寄生的虫卵一样,实在令他不敢饮用。

        

听了翻译的介绍,才知道这东西叫肾精草,那两排黄色的小圆点,是一种活性菌,功效主要就在这里面呢。

        

刘青山见状,也笑着给他介绍:“藤田先生,我们中华有一本医学著作,名叫本草纲目,里面就有过肾精茶的记载。”

        

本草纲目的大名,藤田正一还是听说过的,连连点头,摆出一副聆听的架势。

        

刘青山就继续道:“关东有茶,名曰肾精,汲取天地之灵气,日月之精华,滋阴补肾,固本培元,纵观天下名茶,论药用价值,当世第一也。”

        

在听了翻译之后,藤田正一也连连道好,他也是人到中年,这肾精茶,倒是很合胃口,并且还有些迫不及待地询问:“能不能去采摘此物?”

        

刘青山笑着摇摇头:“这肾精草非同一般,入冬降雪之后,凌寒而放,此刻草木凋零,唯独肾精茶青翠如旧,所以才会有如此神奇的功效。”

        

藤田正一也啧啧称奇,心里琢磨:此物肯定阳气无比旺盛,这才不畏严寒,近来感觉身体有点虚,正好补补。

        

要知道岛国那边,最讲究食补。

        

喝了一会茶之后,大伙都觉得浑身又充满力量,于是就在哑巴爷爷的引领下,在附近山头开始实地考察。

        

初春的林子里,已经充满生机,早归的候鸟,成群结队的,欢快地在树林间觅食,发出各种悦耳的鸣叫。

        

树木也孕育着新芽,马上就要绽放,林子里面,到处都弥漫着春天的气息。

        

哑巴爷爷熟悉这里的一草一木,不时停下来,指着一些树木草丛,手上比划一阵。

        

刘青山就给师父当翻译,介绍着这些草木,听得大伙也都有点悠然神往。

        

不得不说,这里的山野菜资源,还是非常丰富的。

        

最关键的是,处于纯天然的状态,没有丝毫污染,完全符合日商的要求。

        

在国内这边还在以吃饱为主的时候,更发达的岛国,已经开始追求天然健康。

        

可是一路走来,藤田正一却不置可否,只是不时叫助理拍几张照片。

        

至于合作收购山野菜的事儿,却始终不吐口。

        

这也叫陪同考察的胡领导等人心急如焚,本来平时就疏于锻炼,森林之中又十分难行,一个个早就汗流浃背,口干舌燥。

        

“水!”

        

胡领导向身后的周局长要来绿色的军用水壶,感觉入手轻飘飘的,晃了晃,里面一点动静也没有,早就喝干了。

        

周局长也一脸讪讪:“这林子里面,只怕没水。”

        

这时候,哑巴爷爷手里比划几下,刘青山就笑着说:

        

“当然有水,远在天边,近在眼前,行走山林,要是被渴着饿着,那还算什么守山人?”

        

哪有水?

        

大伙也都渴了,四下张望,还以为有山溪之类,结果很是失望,除了大树还是大树,哪有溪水的影子。

        

只见哑巴爷爷走到一株粗壮的白桦树前,从背包之中,取出一个铁钎子,在树皮上戳了两下。

        

然后就从旁边的灌木丛中,折下几个空心的草梗,插到刚才戳的桦树皮里。

        

很快就滴滴答答的,有一滴滴水珠儿般的液体,顺着草管流淌下来,被刘青山用水壶在下面接着。

        

“这个能喝吗?”

        

胡领导也瞧得稀奇。

        

刘青山笑笑:“纯天然桦树汁,天然活性饮料,清热解毒,清凉止咳,大伙自己接点,尝尝便知。”

        

众人听了,也都拿过随身携带的水壶,在哑巴爷爷插的那些草管下面接桦树汁。

        

汁液白嫩,稍稍泛黄,有人接了几口之后,就迫不及待地尝尝。

        

桦树汁入口,感觉十分清凉,还稍稍带着点甜味,以及树木清新的气息,味道竟然还不错。

        

就连藤田正一,也大口喝着,嘴里还哇啦哇啦讲着什么。

        

翻译之后,大伙才听明白,原来他的老家在北海道那边,也有不少白桦林,小时候也喝过白桦汁,还说叫他想起来小时候的味道。

        

“这么好的天然资源,不知道能不能开发成饮料?”

        

郑红旗很有头脑,最先想到这个问题。

        

刘青山笑道:“桦树汁只能在初春的季节,才能割取,而且每一株桦树,产量有限。”

        

听他这么一说,郑红旗不免有些失望。

        

其实刘青山还有些话没说出来:现在搞的话,肯定得不偿失。

        

如果是几十年之后,人们都开始追求更高品质的生活,那这种天然活性饮品,就很有开发价值。

        

当然,前提条件是,从现在开始,就要栽种白桦林,否则形成不了规模,也没有开发价值。

        

并不是所有的白桦树,都适合采集桦树汁,只有那些长了几十年的成年白桦树才可以。

        

所以才说,前人栽树后人乘凉,没有一个长期发展计划,急功近利,那肯定也就没有长远的发展。

        

补充完水分,大伙就在哑巴爷爷的引领下,继续前行。

        

翻过两座山岭之后,前面是一个冲击形成的山谷,可以看到,一道弯弯曲曲的山溪,从谷中穿过。

        

溪水淙淙,清澈见底,大伙都奔过去,用手捧着水,开始洗脸。

        

凉丝丝的溪水沾到皮肤上,整个人精神都为之一振,只觉得干渴和焦躁,一洗而空。

        

“溪水这么干净,肯定能喝吧?”

        

周局长双手掬水,准备喝上几口,却被刘青山阻止。

        

这种活水,虽然可以引用,但是不到迫不得已,还是不要喝的好,保不齐里面有什么寄生虫。

        

就算喝,也要煮沸之后再饮用。

        

“哑哑哑……”

        

哑巴爷爷又开始比划起来,刘青山也不由惊喜着说道:“师父,你说的那些玉器,就是在这里捡到的?”

        

哑巴爷爷点点头,还伸手在周围乱指一阵。

        

指着指着,猛然怪叫一声,向前跨出几步,然后指着溪边大叫起来。

        

大伙也都被他给勾起兴趣,围过去观看。

        

只见在清澈的溪水中,静静躺着一块乳白色的石头,无论是色泽还是形制,跟周围的鹅卵石都有着明显的不同。

        

尤其是上面一个打磨出来的小圆孔,表明它是人工琢磨而成。

        

藤田正一当然也瞧得清清楚楚,眼珠子差点瞪出来。

        

他觉得心脏很不争气地一阵狂跳,猛的弯下腰,伸出手去,准备将那块玉雕捞起来。

        

可是眼前一花,玉雕已经到了哑巴爷爷手上,藤田正一手上一凉,只抓了一把冰冷的溪水。

        

“我可以看看吗?”

        

他强压下想要抢过来的念头,颤声向哑巴爷爷问道。

        

哑巴爷爷摇摇头,表示听不懂他的鸟语。

        

藤田正一连忙朝翻译比划了一下,杨翻译便说给哑巴爷爷听。

        

你想要啊?

        

哑巴爷爷乐呵呵地摇摇头,然后把那块玉器装进自己兜里。

        

“我可以出钱买!”

        

藤田正一向助理示意一下,助理拉开包,取出一沓厚厚的钞票,朝哑巴爷爷晃了晃。

        

哑巴爷爷依旧笑呵呵地摇头,还比划几下,这回轮到刘青山当翻译了,他笑着说:

        

“我师父说了,他在山里,就算有钱也花不出去,所以要钱没用的,还不如这种透亮的石头好玩呢。”

        

藤田正一差点气结:怎么偏偏遇上这种怪老头!

        

可是在人家的地盘,他还真不敢强买强卖,只能暂时压下贪念,心里开始盘算:

        

反正已经知晓这处地方,大不了先签下协议,以后就可以借着收购山野菜的由头,自由进出此地。

        

到时候再找一个专业的探险队,就算掘地三尺,也要把这下面的玉器全都挖出来。

        

他越想越美,恨不得狂笑一阵,对着山林大声呼喊:我的我的,宝贝全是我的!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5630/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