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壮的蘑菇头挤了进去/不要太涨了尿满了坏了

清风和明月终于找到了一个好玩的“玩具”,各种花样来折腾刘月牙,美其名曰:严师出高徒!

        

于是,长寿村所有茅房清理、十几亩山地的锄草、山路的打扫……都能看到一个年轻的身影。

        

刘月牙也算硬气,愣是坚持了两天,第三天偷跑了,可惜又被捉了回来!

粗壮的蘑菇头挤了进去/不要太涨了尿满了坏了

        

陈二丫不放心他,前来探望,看到宝贝孙子被折腾的样子,差点手撕了清风和明月,又把陈季平给数落了一顿。

        

“姐,玉不琢不成器,你若还想让月牙成仙,就不要栏着,否则以后人就废了!”

        

一听到成仙二字,陈二丫纠结了,“难道成仙非要先打扫茅房吗?”

        

陈季平郑重的点点头。

        

“可是…你当初天天放牛来着!”

        

“问题是,现在没有被压在山下的猴子了,所以,只能从更艰苦的活计开始,要知道: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陈二丫将信将疑,“你保证这样就能成仙?”

        

“我保证!” 

        

陈二丫看向一脸渴求的孙子,狠了狠心,“为了将来,你就忍忍吧!”

        

说完,不忍再看,转身就走!

        

两界山多了何慧娘、刘月牙显得热闹了许多,陈小毛也有玩伴了!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看着孩子们一天天长大,陈季平免不了有些感慨,他又想到了和陈小毛差不多年岁,却已经快成老江湖的蓝采和。

        

等等!

        

他脑子里捕捉到了什么。

        

仔细一想,陈小毛之所以还是少年模样,那是因为在天庭的缘故。

        

天上一天,地上一年!

        

那么,时间道纹,在两种近乎不同的时空,会有什么反应?

        

于是,他跑到了“南天门”,进进出出,乐此不疲!

        

执守的四位天王感觉他有毛病了,“陈三郎,你这来来去去的,不嫌累啊?”

        

“生命在于运动!”陈季平心情极好,开了个玩笑。

        

进入仙界范围,死亡道印中的部分道纹,会变得活动迟缓,而到人界范围,蛇纹又会变得异常活跃,这让他想到一个词语—时间流速!

        

七采恒河星沙上的时间道纹最为活跃,这说明时间流速极快,换而言之,所谓的时间之毒,大概是让时间千万倍的加速,如此以来,就算是圣人,生命极其漫长,也经不起这种加速的消耗!

        

所知的七条时间道纹,一条代表时间静止,一条代表时光溯流,现在又知道三条代表着时间加速,还有两条又是代表什么呢?

        

知道了道纹所代表的涵义,将其掌握就变得相对容易。

        

陈季平并不急于做这些,因为他又产生了新的想法,如果让时间流速无限变慢,不就等于长生了吗?或者说,在这一时间段中,是永恒不死的!

        

思考许久,他觉得这个理论完全能站住脚,但是要让时间流速变慢,那是需要消耗法力的,就算是道祖恐怕也支撑不了多久,不然轩辕人皇也就不用转世了。

        

那么又一个问题来了,人间和仙界的时间差异,到底是如何形成的?

        

道祖肯定能回答这个问题,昊天上帝也许知道,但是他却不能去问!

        

不现实的问题,再纠结也是没用。

        

在永恒大道的领悟上,他又有了新的突破,再加上之前领悟的:变数,规律相对恒定,时间线,还有上一世就知道的能量守恒。

        

他能感觉到,距离完全领悟永恒之道真义已经不远,现在缺的是将这些感悟片段串联起来,形成一个系统性的理论!

        

做这样的事情,免不了还要闭关,于是,他将家里的事务托付给薛蝉,姻缘殿的事情交给化身,又招见了几个长年在外忙碌的徒弟,然后开始了又一次的闭关!

        

十年,足以让一名懵懂少年,变成一个懂事的青年,让一个稚女变成一个少女。

        

何慧娘已经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大姑娘,其美,如同那出污泥而不染的荷花,可远观,而不可亵玩!

        

陈小毛不管是长相,还是行事风格,越来越像陈季平,这或许就是因为基因强大!

        

至于刘月牙变化更大,纨绔的气息早已荡然无存,外形返祖,越来越像刘伯钦,看上去稳重,甚至略带点一点粗犷和憨厚,没变的是,酒葫芦时刻不离身,仿佛那是他的命根子。

        

十年,大唐的高速发展有放缓的趋势,官员懈怠,兵备松弛,就连朝堂上,也弥漫着一种得过且过的气氛,因为他们的皇帝经常十天半月不临朝,而国家也没有多少大事要他们耗费心力去处理;

        

十年,又一批为盛世做出贡献的老人去世,让人扼腕叹息;

        

十年,太子李亨已经成为少年,开始听政,另外,身边多了一个叫李泌的伴读;

        

十年,蜀中有一个叫杨玉环的少女,已经出落的闭月羞花!

        

十年,在出云国磨砺的李白,蓄起了胡须,不厌其烦的处理着仿佛永远处理不完的公务,哪有时间伤春悲秋作诗?

        

十年,营州参将安禄山暗中培养了数千手下,奇怪的是,原本早该易地当官的他,却一直在营州“做窝”。

        

十年,陈季平只解决了一个问题,什么是永恒?

        

答案是:我就是永恒!

        

走出山腹密室,此时阳光正烈,他一摊手,一个小火球浮现,随后奇异的景象出现了,阳光似是被一股力量吸引,凝聚在火球上,火球越来越大,片刻的工夫,已经变成了圆盘大小!

        

他将火球丢在了一棵树上,按道理的说,树木遇到火球肯定会燃烧起来,然而,并没有!树木依然葱绿,而大火球挂在树上,如一个灯笼。

        

陈小毛看到这一幕惊奇道:“爹,这是怎么回事,树为何不燃烧?”

        

“因为火球的热量没有散出来!”

        

陈小毛凑近,感受了一下,果然那火球只是特别明亮,并没有想像中的炙热,不足以让树木燃烧。

        

“这是怎么做到的?”陈小毛愈发震惊,因为这不符合他的思维认知。

        

自己的儿子,当然要多解释几句,“这火球乃是太阳光凝聚,我以永恒道法,使其再以光的形式散发热度,如此,树木不会因为骤然接受太多的能量而被点燃,这个火球也会在一定时间内保持下来,就像一盏灯!”

        

陈小毛大致听明白了,要做到这一点,关键在于所谓的永恒道法!

        

“爹,那岂不是说,这太阳的热度任您取用?”

        

“呵呵,为父将这种方式叫作‘太阳能’”。

        

说完,陈季平又凝聚了一团太阳真火,然后嘴里念念有词,这团火焰急剧收缩,眨眼变成了一个拇指大的光球。

        

光球扔出,一声雷鸣般的炸响,一棵小树被炸裂,随即枝叶燃烧起来。

        

“这是…丙火神雷?”

        

“呵呵,太阳能转为电能而已!”

        

“爹,你悟道了?”

        

“差不多吧,还有些细节问题没有解决!”

        

面对儿子崇拜的目光,陈季平畅快的大笑起来……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5883/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