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章销魂尤物/欲求不满的人妻引诱隔壁

“我也想做统治者为我们的国家做出贡献。”

        

“鬼公复上神,我觉得您不应该做出让步。”

        

“只有退一步才能获得更多,你还小,以后就会明白。”

第章销魂尤物/欲求不满的人妻引诱隔壁

        

鬼公复拍了拍无有的脑袋,站起身留给无有一个意义深远的背影。

        

自从无有有记忆以来,他就待在鬼公复的身边,应该说是鬼公复一手把他养大的。

        

鬼公复也把无有视为养子,不过这个养子也只是鬼公复众多养子养女中的其中一个,也是最有天赋的一个。

        

他时常把无有带在身边,亲手教他如何使用能力,以及如何做人。

        

鬼公复收养孤儿的事情冬爵一直有所耳闻,如今在无有的记忆深处看到这样一副场景,让冬爵知道了认识了这么多年的鬼公复那不为人知的一面。

        

场景转换,无有照着镜子,带上了一副金丝眼镜,这让他看上去成熟了许多。

        

他来到办公楼里,跟见到的人打招呼,此时的他已经是统治会的普通成员。

        

又一个场景出现在冬爵面前,无有身穿红袍站在一个祭祀台上,他的手里擎着一个婴儿。 

        

一刀落下,伴随婴儿的哭声,鲜红色的血液也流了下来,这是神魔教最初的祭祀仪式,是无有一手创立起来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无有优秀的能力被冬爵发现,经过层层的筛选和考核,无有成为了冬爵身边的助手。

        

再之后的事情,冬爵已经大概知道,神魔教的事情也渐渐展露了出来。

        

无有一手创立了神魔教,唯一目的就是为了拥护鬼公复成为统治者。

        

因为无有对与鬼公复的崇拜,导致了他做出了极端的事情。然而让冬爵没想到的是,鏡容居然也接触过神魔教,甚至让自己身边的焄儿也加入了神魔教。

        

原来,焄儿一直是鏡容的手下,为鏡容做事。但在焄儿的记忆里,居然没有一点关于鏡容的画面,应该是被鏡容抹去了痕迹才会这样。

        

冬爵通过无有知道了一些重要的信息,从而他对鏡容,更加产生了一种敬畏之心。

        

他不知道鏡容在自己的国家里究竟安插了多少人,他现在能做的,也只有等待。

        

处理无有的这件事,冬爵是在保密情况下进行的,因为他不想让任何人知道,自己一直信赖的人居然是背叛者,如果这件事情传出去,民众就会质疑统治者的能力。

        

他把从无有身上获得的信息分享给了遥战,目前冬爵唯一能够真正信任的人也只剩下自己的儿子了。

        

“这些信息先不要让水月知道了,毕竟牵扯到她的姐姐。”

        

“您还是不信任她吗?”

        

“经过无有的事情,除了对你百分之百的信任,其他的人,我都留有一分怀疑,这也使我时刻保持着一颗警惕的心。”

        

“可是,我对水月是百分之百的信任。”在不知不觉中遥战已经把水月当成了自己真正意义上的徒弟,甚至已经超越了师徒之间的情感而不自知。

        

“那是你自己的判断,我不能左右,只要你认为是对的,就可以。

        

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水月跟鏡容是双胞胎姐妹,在关键时刻,我们不知道她究竟会选择的是血浓于水重要,还是国家信仰重要。”

        

“我明白您的想法,但我相信水月她会证明给您看的。”遥战的语气十分坚定。

        

“我知道你曾经喜欢过鏡容,如今对水月也跟其他人不一样。千万不要因为女人而改变自己的初衷,你知道,我们国家的希望都寄托在你的身上了。”

        

“父亲……我……”

        

冬爵抬起一只手阻止了遥战的话继续说“你喜欢谁我都不会反对,但你只需要记住一点,你未来是能力国的统治者,一切都要以国家利益为首要条件。

        

你可以娶任何维度里的任何女人,唯独鏡容,永远都不要再对她抱有任何的想法,明白吗?”

        

“明白了。”遥战低着头毕恭毕敬的回答了冬爵的问题。

        

“师傅,什么是维度峰会?师傅,你看我的能力有没有进步?师傅,你的脸上怎么蹭上东西了?师傅……师傅……”

        

水月的声音回荡在遥战的梦里,经过跟冬爵的谈话,遥战居然梦到了自己的徒弟水月。

        

遥战的这一夜睡得很不踏实,而水月却睡得格外安心,经过了一段时间的修养,水月的身体已经恢复到了最佳状态。

        

明天一早她就要去封欲国完成冬爵上神布置给她的任务——带回冰封之女。

        

“上神,你醒了?”水月睡醒后睁开眼睛第一个看到的是魄笑圆圆的大脸。

        

水月迷迷糊糊的从床上坐了起来发现魄笑身后还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

        

“师傅?你什么时候来的?”遥战背对着水月的床站在窗户边上看着窗外,听到了两人的对话后随即转过身来。

        

“我已经跟冬爵上神申请跟你一起去完成任务。”

        

“师傅,你要跟我一起去封欲国吗?”

        

“带回冰封之女的任务不是轻易能完成的,据说冰封之女极度的危险才会被封印在封欲国里。

        

而且冰封之女对于我们国家来说是非常重要的,这次的任务只能成功不能失败,所以,这次,我跟你一起去以保证能完成任务。”

        

“真的吗遥战上神?有你在的话肯定能完成任务的。”

        

诅儿扇动着翅膀飞到了遥战面前,经过了上一次剿灭神魔教的战役之后,诅儿对遥战的能力是非常认可的。

        

遥战没有理会诅儿,仍然看着水月。

        

“师傅,其实不用劳烦你的……”水月正要拒绝,还没说完的话却被魄笑给硬生生的打断了。

        

“有遥战上神一起去的话那我们岂不是省了不少力气嘛,遥战上神一出手就没有完不成的任务,是吧上神!”

        

水月看了看魄笑把话咽了回去,她知道遥战做了决定的事就算自己再怎么说也不会有什么改变的,所有只好作罢。

        

遥战早在几天前就跟冬爵申请了要跟水月一同去封欲国,他查阅过资料,略微的了解了关于冰封之女的一些故事。

        

“极度危险”这四个字高度概括了这个冰封之女,他也问了冬爵关于冰封之女的事情,冬爵把全知道的都告诉了遥战。

        

冰封之女的具体年龄不详,早在1000多年前她就出现在了能力国里。

        

那时的她还是一个小女孩,她就像是凭空出现的一样,并且给人们带来了恐慌,因为她最喜欢的是吸食人血。

        

见过她的人都被她吸干了身体里的全部血液,她很擅长伪装,没有人知道究竟吸血的魔鬼长得什么模样。

        

终于在统治会特别行动组的成员不断的蹲点和钓鱼下,他们发现了这个喜欢喝血的魔鬼,居然是一个长相清纯的小女孩。

        

那是在抓捕过程中,只有一个人逃脱了她的魔爪,从而让人们知道了这个吸血的魔鬼究竟长得是什么模样。

        

但是,即使全国上下都对这个魔鬼有所防备,也没有逃脱有人被吸血的命运,她的能力太强,以至于很多上神级别的能力者都不是她的对手。

        

这件事造成了全国人民的恐慌,冬爵作为统治者,为了平息这件事的影响,不得已只能亲自去对这个魔鬼进行抓捕。

        

可是即使是冬爵上神,抓捕过程的也不是很顺利。

        

冬爵使用的上古符文咒都没有束缚住这个魔鬼,看来普通的封印术对她根本不起作用。

        

于是,冬爵想到了自己曾经去过的高维度之国——封欲国,目前看来只有封欲国的国王才有能力对这个女魔头进行封印抓捕。

        

冬爵亲自去请了封欲国的两位国王来到自己的国家,他们谈好的条件就是这个传奇般的女魔头在被封印之后,需要带回封欲国以供他们国家进行研究,前提是在不伤害她的情况下进行研究。

        

在两位国王加上冬爵上神一起三打一的情况下,才勉勉强强的将这个女魔头完全的封印住,并且由封欲国的两位国王带回了自己的国家。

        

就这样,女魔头在封欲国里封印了1000多年,这期间封欲国的研究人员也对她进行了很多研究。

        

如今,冬爵想要放出这个冰封之女的目的只有一个,他想收为己用,作为能力国的战力,这样才能抵御像杀释魂这种能力超强的能力者。

        

而冬爵也早有让遥战跟水月一同去封欲国的心,临走前他嘱咐遥战,如果这个冰封之女不能收为己用,一定要杀了以绝后患。

        

不然,她就会是第二个鏡容,威胁到自己国家的安全。

        

曾经给自己国家造成恐慌的这个女魔头究竟能不能收为己用,冬爵并不能确定,所以他才嘱咐了遥战那番话。

        

遥战站在水月的屋子里安静的等待着水月,他自己知道自己其实是有私心的。

        

虽然他不知道自己已经开始喜欢上了水月,但他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他想要水月在他的身边,就像曾经那样,就好像一个习惯一样,遥战不想就这样被轻易改变。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5968/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