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发生的过程,文字/紫黑色大龙根

听到楚骁的喊声,楚天风才如梦方醒,手忙脚乱的掏出一个空酒坛,不知从哪里翻出一个饭铲子,小心翼翼的围着石头上的缝隙收集着渗出的液体,足足两个时辰,缝隙里已经不再有液体渗出,虽然浪费了不少,不过还是有大半液体被楚天风收集到坛子当中,那十斤装的酒坛子已经几乎装满了。

        

楚天风长长舒了口气,用手指蘸了一点舔了舔,然后砸吧砸吧嘴,似乎没有什么味道,于是用他的饭铲子舀起一铲便往嘴里送。

        

“曾叔祖,你胆子可够大的,也不怕有毒啊,就这么喝了?”楚骁在一旁调侃道。

污发生的过程,文字/紫黑色大龙根

        

“屁话!老夫我活了这么大岁数,什么东西有毒,什么东西没毒,我还分不清吗?你应该觉得感动,等曾叔祖尝过,如果没有危险,又能增强功力,这些便都归你了。”楚天风白了楚骁一眼,然后便将那液体喝下了肚,然后盘膝坐下,闭上了眼睛。

        

过了一个时辰,老爷子仿佛入定了一般一动不动,楚骁不禁有些担心了起来,过去伸手探了探他的鼻息,呼吸均匀,应该没事。不想楚天风突然睁开了眼睛直盯盯的看着楚骁,吓得后者差点跳起来:“怎么了曾叔祖?你别吓唬我。”

        

楚天风长叹一声,将那一坛子液体直接倒在了地上,没好气的道:“浪费感情,这他奶奶的就是清水嘛!”

        

楚骁先是一怔,随即大笑起来:“曾叔祖不要气馁,虽然这些是清水,不过您老甘愿挺身试毒,也让我明白了您对我的爱护,十分的感动啊。”

        

楚天风没搭理楚骁,只是自言自语道:“没道理啊,从各种特征来看,这应该就是‘阴阳玄黄胆’啊,据说那石胆中的‘阴阳玄黄髓’简直是能洗筋伐髓,让人脱胎换骨的神物,怎么这个毛用都没有呢?”

        

楚骁苦笑着摇摇头,继续用小刀刮着石皮,不管这东西是不是“阴阳玄黄胆”从外观上看也必不是一件普通东西,收拾出来看看也不耽误什么。没一会儿,石皮便全被剥了下来,一个通体荔枝白的莹润巨石出现在二人眼前,楚骁不禁说道:“漂亮,即便不是什么天材地宝,也算是一块上等的好玉,送给霖洛和宜兰一人一半,打首饰也是好的。”说着,便用手中小刀往其中间裂开的那道缝隙上戳了一下,也没用什么力气,可是只听“咔嚓”一声,裂缝开始继续扩大,随后“嘎嘣”一声彻底裂成了两半,上面的半截滑倒在一边,当二人往这玉石的剖面上看去时,两个人全都愣住了。

        

这的确是一个巨大的石胆,外壳有将近半尺厚,里面有一个比水桶大一些的凹坑,其中还剩着一半的清水,而清水中泡着一颗颗鹅蛋般大小的玉石,散发着莹莹的微光和浓郁的香气。

        

“哎呀我去!这些不会才是‘阴阳玄黄胆’吧?”楚天风眨巴着眼睛,偷偷的在自己大腿上狠狠掐了一把。

        

楚骁伸手拿出一颗,先闻了闻,异香扑鼻,然后又晃了晃,里面有“咕噜、咕噜”的水声。“错不了,这些如假包换的全都是‘阴阳玄黄胆’,曾叔祖,这回咱们发达了!”楚骁也是喜不自胜。

        

“快数数,这里一共有多少。”楚天风激动得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楚骁拿来刚才那个酒坛子,一个个的将鹅蛋大的石胆往里装,一边装一边数着:“曾叔祖,一共二十四个,送你一颗,表示感谢。”楚骁笑嘻嘻的将一个石胆塞进楚天风手里。

        

后者则是淡然的将石胆又放回了坛子:“我老了,天赋使然,已经很难再有寸进,这么珍贵的东西,不要浪费在我身上,这些石胆,每一颗都代表着一个主神强者能够轻松的晋上一阶,你要留着慎重使用,首先是你自己。如今神界山雨欲来,楚家刚刚统一,实力无法跟黑木家甚至是梅家他们相比,尤其是你,作为族长,实力还是弱了些,你先服下一颗,晋阶到主神中阶吧。”

        

楚骁点点头,并没有过多的客气,他能够体会到这些数万年来一直守护着家族的守护者,对家族的忠诚和浓厚的情感。楚骁从戒指中找出一个大号的玉壶,为了保险起见,又从巨大石胆中盛了些清水,将所有“阴阳玄黄胆”都泡了进去,只留下一颗。山洞里空间太小,反倒是天坑中的危险已经被肃清,正是一个闭关晋阶的好地方。

        

楚骁来到天坑中,找了一块巨石盘坐上去,楚天风则是为他护法。楚骁将那颗“阴阳玄黄胆”敲开一个小孔,将里面的液体一股脑的喝了个干净,一股庞大的能量瞬间在他的体内燃烧起来,就仿佛是某种受到极端压缩的能量突然得到了释放,简直堪比一场爆炸一般。楚骁的内脏足够坚韧,不必担心会被伤到,他需要做的便是控制住这股极端庞大的能量散于全身的经脉和脉门,以及自己体内的炎冥图中。自己的天道境界已经足够高了,晋阶主神中阶唯一缺少的就是一股强大的能量作为引子,冲开晋阶的关卡而已。

        

猛然间,仿佛是什么屏障破碎了,楚骁感觉自身好像突破了什么桎梏,一切都变得豁然开朗起来。既然已经突破,楚骁自然舍不得继续将石胆中的奇异精纯能量用于自身的加强,便将其储存到炎冥图中。晋阶的好处就在于突破后是可以靠吸收大量的天地能量来强化自身的,这种白给的大礼自然是要利用到极致。

        

天坑中起风了,这里因为地形的原因从来就没有过风,而此刻却是狂风大作,无数的天地能量甚至是大地中的生气和灵气,如同受到了什么强烈吸引般疯狂的向楚骁的体内灌去,而后者则如同一个无底深渊般来者不拒、照单全收。他的经脉在无数能量的蕴养下开始进化,变得更加宽阔和坚韧,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同步强化,所有的生理机能也在同步提升。这又是一个脱胎换骨的过程,最早人类修炼,除了为获得强大的力量外,便是追求长生,每一次晋阶之所以能够大幅度的提高人的寿元,就是因为随着级别的提升,人的身体会受到一次次洗筋伐髓的淬炼,从而自凡胎蜕变为神体,否则又怎么会承受得住无尽岁月的蚕食呢?

        

晋阶的提升是全方位的,除了一次次的脱胎换骨外,灵魂和精神也会同步得到提高,灵魂和精神的强大才会让人能够承受漫长岁月而不至于精神崩溃、道心崩塌。此刻的人便如同天地间的天材地宝一般,被天道所珍视和钟爱,所以才会在晋阶完成后能够自由的、无节制的享受一次天地能量的洗礼,这也算是天道的一种赐予吧。

        

一天天过去了,楚骁依旧在臭不要脸的持续吸收着天地能量,天坑中一次次被他吸成能量真空,天坑外的天地能量在不住的向这里补充着,而天坑内的风也是越刮越大,树木开始枯萎落叶,所有的动物和昆虫早就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楚天风看着坐在石头上浑身散发着莹莹圣光的楚骁,脸皮都在抽动着,他如今才真正体会到楚家族长一支血脉上的优势,这就是天生被天地所钟爱的宠儿啊,仿佛天道对他们都是格外的慷慨。

        

终于在七天后,天坑内的大风渐渐停歇,楚骁终于睁开了双眼,苦笑着摇摇头道:“后来我将石胆剩余的能量都用上了,虽然我自身已经达到了主神中阶的极限,但应龙分身却是还差一点点,没能达到主神境巅峰,可惜了。”

        

楚天风听了这话,眼皮不禁抽了抽,他想骂人,这种程度还不知足吗?憋了半天才说了一句:“你还想咋地,你咋不上天呢?”

        

楚骁看着一片狼藉的天坑,这里此刻已经快变成一片荒地了,大部分的树木都已经枯死,活物更是一个都看不到了。他轻叹一声道:“修炼就是‘争’啊,与人争,与万物争,与天地争。我们走吧。”

        

将楚天风收进“万里山河图”中后,楚骁便继续向雨林深处进发,在仿佛无穷无尽的潮湿林莽中寻找着,挣扎着。越往深处走,楚骁越觉得自己晋阶后的实力在这片雨林中仍然还是一个弱鸡,大部分的怪物依旧不是自己能惹得起的,落荒而逃仍然是他每天的常态。

        

不过最危险的从来就不是这座雨林中的植物和动物,而是和楚骁一样有智慧的“人”。楚骁已经遇到过几次在雨林中修炼、探险的强者了,无一例外,他们都想要杀了楚骁,拿走他身上所有的东西,于是每次都是不死不休。

        

不过楚骁如今实力已经堪比主神境巅峰,加上堪比半步神尊的应龙分身,即便楚天风不出面,一般人也绝讨不到楚骁的便宜,不是不敌而逃,便是被楚骁斩杀,辛苦积攒的所有东西都为楚骁做了嫁衣裳。

        

渐渐的,一年多时间一晃而过,楚骁已经习惯了在雨林深处的生活,如今他身上穿得是一件精干的蟒皮软甲,浑身肌肉隆起,半寸短发配上青幽幽的胡茬,显得比以前更加结实强壮,也更加有男人味了。此刻他正在林中抓着树上垂下的藤蔓,如猿猴般从一棵树荡到另一棵树,背后还背着一个巨大的蜂巢。“嗡嗡”声大作,一大群如旋风般的野蜂追在其后面,显然楚骁偷走了它们的家,愤怒的蜂群要和他来个誓不罢休。

        

楚骁似乎对眼下的危局并不十分紧张,在树木间穿行的过程中还有心情将手指伸进蜂巢中蘸些蜂蜜出来塞进嘴里品尝一下。“甜!真是极品美味啊,为了这几十斤蜜,就算被蛰几下也是值得的。”楚骁砸吧着嘴赞道。

        

“你个吃货!被这杀人蜂蛰上一下你试试呢,虽然死不了,不过绝对会让你痛不欲生的疼上几天。”楚天风继续在楚骁脑海中唠叨着。

        

“怕什么,到前面自然就收拾它们了,您老说我是吃货,一会儿我烧蜜糖豪猪,您别抢着吃啊。”楚骁立刻开始调侃起来。日子长了,这爷孙俩感情升温,已经开始没大没小、没羞没臊,互相扯皮、拆台、打嘴炮了。

        

“哎呀!恁个鳖孙儿,你就是这么对待长辈的吗?你忘了上回屁股上被‘蛮蝎子’蛰了,是谁给你把毒液吸出来的吗?你个忘恩负义的小王八蛋!”

        

“忘了,那画面太美,实在是不忍记住!”楚骁哈哈笑道。

        

“那你忘了上回你吃了‘波流果’,上吐下泻,都快把肠子拉出来了,是谁照顾你的吗?”

        

“好吧,好吧,一会儿最肥美的豪猪屁股全分给您老吃,这总行了吧?”

        

“这还差不多!”

        

二人相互胡扯着,前面乌蒙蒙的,在树木之间出现了无数密密麻麻的蛛网,楚骁眼睛一亮,径直朝那里冲了过去,他如今身法灵活得如同一只松鼠,在无数蛛网间闪转腾挪,竟是没有碰到一丁点。而身后紧追不舍的一群杀人蜂就倒了霉了,纷纷撞进了蛛网当中,无数拳头大小的‘狍甲蛛’从藏身处冲上了蛛网,开始了一场饕餮盛宴,一群横行雨林的杀人蜂就这样全军覆没了。

        

正在楚骁得意洋洋的想找个地方开始烹饪他的大餐时,远处传来了一阵空气炸裂的声音,让他和楚天风立时警惕了起来。“听声音离此不远,有强者在打斗。”楚骁说道。

        

“打就打呗,关你什么事?反正你在这里又没有认识人。”楚天风信奉安全第一。

        

“别啊,说不定可以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呢。”楚骁兴致勃勃的循着声音摸了过去。

        

一大片林地已经被打得稀烂,两位强者正在生死相搏,招招狠辣,不留余地。楚骁远远的看着,一个是位黝黑汉子,已经达到了主神巅峰的极限,而另一位则是个熟人,正是那梅笑雨,她先于楚骁几天进入雨林深处,没想到竟然在这里巧遇。看得出来,黝黑汉子实力比梅笑雨略胜半筹,一根铜棍舞得虎虎生风,逼得梅笑雨连连后退、险象环生。“当当”两声,梅笑雨手中的两根短梭直接被铜棍磕飞了,紧跟着铜棍一点,狠狠的捅在梅笑雨左侧的锁骨上,“咔嚓”一声,锁骨断裂,梅笑雨惨呼一声倒飞出去,撞断好几株大树后,一口鲜血喷出,立时委顿在地。

        

“臭女人!我让你跑!”黝黑汉子上前又补了梅笑雨两脚,然后喝道:“把戒指给我!”梅笑雨无奈,只得将戒指摘下丢了过去。“还有没有?”黝黑汉子继续喝道。

        

“没有了,不信你可以搜。”梅笑雨有气无力的说道。

        

“搜?”黝黑汉子脸上露出一抹邪笑,不过他思忖了一下,还是没敢动手搜身。“让我动手搜?你当老子傻吗?你自己把衣服一件件脱下来!”

        

梅笑雨眼波流转,突然露出一个勾魂摄魄的笑容道:“人家的锁骨都被你打断了,如何动手脱衣服嘛。”

        

黝黑汉子冷哼一声道:“少来这套,你当老子是刚出来混的菜鸟吗?你不脱也可以,老子在你的尸体上搜便是了。”

        

“好嘛,干嘛那么凶,你我又没什么冤仇,何必要人家性命?”梅笑雨做出一副委屈的样子,然后忍着疼痛一件件的脱去自己的衣裙,一边脱还一边摆出一副娇羞的模样,不消片刻,幽暗的丛林便仿佛被这一具雪白的胴体所照亮。梅笑雨面颊绯红,用一只手遮挡着自己的隐秘,然而另一只胳膊因为锁骨断裂,根本抬不起来,一只手臂又能遮挡住什么呢?

        

黝黑汉子怔怔的看着,狠狠的咽了一口吐沫。能够到这里的人,哪个不是已经来到荒古域有段时间的,在这种严酷的环境下,每个人都努力的压抑着自己的某些本能,虽然压抑住了,但不代表不存在,而且越压抑,积累得就越多。此刻玉体横陈就在眼前,黝黑汉子只要还是个男人,就没有理由忍得住。

        

“饶你一命也可以,不过你自然要有所回报,你懂得吧?”黝黑汉子已经浑身燥热了起来,一脸邪笑的说道。

        

梅笑雨苦笑道:“我已落到这步田地,想要活命,还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吗?想要如何随你,让我活着就行。”

        

“痛快,大家都是活了许久的强者,又不是十几岁的小姑娘,没必要把贞洁看得那么重要,况且看你这姿色,只要身边的男人不瞎,自然不会让你单身到如今的,你不会告诉我你还是个未经人事的雏儿吧?”黝黑汉子一边着急忙慌的脱着自己的衣服,嘴里还不咸不淡的调戏着对方。

        

“是不是,你试一下不就知道了吗?”梅笑雨在自己脱下的衣服上坐下,那只一直遮挡着自己的手也不再徒劳,挪到身后摁在衣服上,撑着自己的身体。

        

黝黑汉子早已迫不及待,如一条饿狼般扑了上来,正待要拼搏一番之际,一道细如发丝的寒芒闪过,他的脑袋便离开了脖子,鲜血喷了梅笑雨一身,彷如雪地上的点点红梅。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5996/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