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不疼的,再分开点/肉到失禁高H

此时老妪已经转过身去,并且释放出力量准备将王一鸣跟江蝶捆绑起来,一听杨浩然这话,她立刻回应道。

        

“你管那么多做什么,该杀的就杀,该抢的就抢,这样才能快速提升自己,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是你干的?”

        

话音落下时,王一鸣跟江蝶已经被她释放出来的符灵力捆绑了起来,对于两个身体不能动弹的人来说,要把他们捆绑起来也就是挥手间的事情而已。

乘,不疼的,再分开点/肉到失禁高H

        

然而偏偏在这个时候,老妪才突然意识到了杨浩然这句话有些不对,杨浩然说的是怂恿阴差对阴差出手的后果,而不是阴差对阴差出手的后果!

        

意识到了这句话的不对劲,老妪佝偻的身子顿时微微一颤,她还没有来得及做出其他反应,就感觉身后突然传来一股强烈的阴气。

        

老妪心知不妙,这个时候哪里还有空去管王一鸣跟江蝶,她将捆绑好的两人扔向一旁,身体同时朝着远处做出闪躲。

        

轰!!!

        

一股阴灵力命中了她之前所在的位置,直接将地面轰出了一个大坑,泥土碎石飞溅,一些还落在了老妪的身上。

        

老妪在远处稳住身体,对杨浩然怒目而视。

        

“杨神使,你这是做什么,你难道不想做英雄了吗?”

        

杨浩然在做什么,老妪又怎么可能会不知道,这摆明是要准备杀了她,然而可悲的是,都到这一步了,她还觉得杨浩然的脑子明显不够用,还想继续糊弄杨浩然。 

        

“英雄我当然想做,不过我们阴司有规定,阴差之间故意谋杀对方是死罪。外人如果怂恿阴差去杀害其他阴差,同样也是死罪。我这个人一向遵守我们阴司的律法,跟阴司的律法相比起来,做英雄连个狗屁都不是。”

        

杨浩然这番话说得那叫一个铿锵有力,演技那叫一个赞,不清楚他这个人为人的人,肯定会认为他此时说的这番话都是肺腑之言,绝对没有掺半点假水,他就是这样一个遵纪守法的好阴差!

        

老妪也被杨浩然这番话给糊弄住了,根据她对杨浩然的了解,杨浩然这个人唯利是图,只要有足够的利益,没有他不敢做的事。可眼下杨浩然表现出来的却跟她所了解到的恰恰相反。

        

一时间,老妪竟有一种分不出真假的感觉,不知道是自己对杨浩然的了解有误,还是杨浩然故意在自己的面前装正经。

        

她还没有分辨出杨浩然这番话的真假,杨浩然紧接着又开口了。

        

“老符师你提出的条件虽然很诱人,但可惜你遇到了我,我杨浩然可不是为了利益就会无视阴司律法的人,无规矩不成方圆,在我心目中,没有什么东西能比阴司律法更加重要!”

        

老妪虽然不知道杨浩然这番言论说得是真是假,但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有一点她能够确定,那就是他们这次合作是谈崩了!

        

“你竟然敢玩我!”

        

老妪大怒,冷着一张脸,对着杨浩然怒斥道。

        

“呵呵,还请老符师千万不要乱说话,你都一把年纪了,我可不敢玩你,这要传了出去,会毁了我的清白。”

        

杨浩然不说此话还好,此话一出口,气得老妪浑身颤抖,抓住拐杖的手,更是捏得咔咔作响,她活到如今这个年纪了,还从未被人如此戏弄过。

        

“我给你们阴司面子,所以叫你一声杨神使,没想到你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既然你不合作,又一心找死,那我就成全你!”

        

老妪怒声开口,手中拐杖朝着地上一杵,一道道黑色符箓被她从独立空间内取出,悬空漂浮在她的身前,一眼看去,这些黑符至少有十多道。

        

道道黑符老妪的操控下,朝着杨浩然疾射而去。

        

而杨浩然,在老妪从独立空间取出符箓时,双手便快速结印,当老妪操控着符箓对他发起进攻的时候,他手中结印的动作也停止了。

        

“鬼术!鬼煞魂链!”

        

低沉的声音从杨浩然的嘴里传出,随着他这低沉的声音响起,一股远比老妪更加强大的力量波动从他体内爆发。

        

这股力量波动的出现,让操控符箓的老妪脸色大变,她是做梦都没有想到,杨浩然释放出来的力量波动居然会比她强大这么多。

        

根据她的了解,杨浩然的实力应该比她弱才对,可杨浩然此时爆发出来的力量波动不仅比她强,而且还要强过她许多,这跟她了解到的情况完全是两回事。

        

她能够接受自己的了解到的信息有误差,但是她无法接受这误差竟然会这样大!

        

只是她并不知道,此时杨浩然所爆发出来的力量仅仅只是全部实力的一小部分而已,如果知道这一点,她今天恐怕连出现在杨浩然眼前的勇气都不会有,更别说是糊弄杨浩然了。

        

老妪心里才刚刚生出震惊,还没有来得及做出其他反应,她所祭出的符箓就跟杨浩然凝聚出来的鬼煞魂链撞击在了一起。

        

杨浩然并没有将鬼煞魂链这道鬼术催动到他所能发挥出来的极致程度,因为对付老妪这种程度的黑符师,他根本没有必要将此术催动到那种程度,老妪也没有资格让他催动到那种程度,他仅仅只是随意施展了这一招,连鬼煞魂链都只凝聚出来三条而已。

        

虽然只有三条鬼煞魂链,但是威力却不容小觑,至少在老妪的眼里,这三条鬼煞魂链所爆发出来的力量是相当恐怖的。

        

在一阵轰隆的巨响下,老妪祭出的数道黑符被这三条鬼煞魂链瞬间撕碎,符箓被撕碎后,三条鬼煞魂链分别从不同的方位对老妪发起进攻,形成一个包围圈将老妪包围了起来,封死了老妪所有的退路。

        

退路被封死,老妪避无可避,她想要调动自身力量进行防御,也想从独立空间内取出更多的符箓来应付眼下的被动局面,但是这两件事她一样还没有来得及做,肉身就已经被三条鬼煞魂链给淹没了。

        

轰隆的巨响声响起,大地一阵剧烈的抖动,老妪所在的位置激起了漫天尘烟,在这尘烟下,传出了老妪的惨叫声,三条鬼煞魂链翻腾的身躯,在尘烟中若隐若现。

        

凄厉的惨叫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短短数秒过后,惨叫声戛然而止,一股阴风吹散漫天尘烟,显露出了尘烟下的场景。

        

老妪所在的位置已经被轰出了一个大坑,坑里残肢散落,鲜血流淌一地,一根带血的拐杖,被一只断手紧紧握住。

        

杨浩然一个闪身来到这堆残肢前,一脚踏碎了带血的拐杖,带着一脸淡淡的笑容,看向了地上的残肢断臂。

        

“呵呵,我不否认我有时候确实有些傻,但我并不是时时刻刻都很傻,至少在面对你时我不傻,可你却偏偏认为我很傻,所以我只能对你说声抱歉了。”

        

杨浩然淡笑开口,然后强行将老妪的魂魄抽离,并且凝聚成灵收了起来。

        

他其实早就看出了老妪在忽悠他,跟他许那么多的空头愿,只是为了不让他插手,以便能轻松带走王一鸣跟江蝶。

        

其实哪怕老妪不是在忽悠他,他也不可能把王一鸣交给老妪,江蝶他倒是无所谓,带不带走都无所谓。

        

而他之所以没有立刻对老妪出手,倒不是他想玩弄老妪,也不是为了故意吓唬王一鸣跟江蝶,而是因为他需要一个动手的理由,一个过硬的动手理由。

        

毕竟如今他们景灵洲阴司的实力大不如从前,而符教同样是一个庞然大物,没有过硬的理由就对符教的黑符师下杀手,他担心会给自己惹上大麻烦,所以才故意设套让老妪说出那一番找死的话。

        

如果今日逃到此地的只有王一鸣一人也就罢了,他大可不必如此麻烦,把老妪杀了也就杀了,这没有什么大不了,但还有一个江蝶在这里,他就不得不小心了,因为他并不相信这个女人,更不想落下什么把柄在这女人的手中。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6155/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