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说不想要 都自己动了/连在一起放在里面一整天

晨起,日出的光打在泛起的薄雾上,长江上的楼船渐渐展露出面貌,三层高的楼船放于偌大的江河之上并不起眼,然而此刻逼近了码头却犹如一个庞然大物一般。

        

楼船在江州的港口停靠,柳芸儿和丫鬟便随着人群下了船。江州城在江左地界也算是出了名的大成,其内商贾来往,络绎不绝。城门用巨石堆砌,其上还有岁月的痕迹,略显得斑驳。

        

柳芸儿二人进了城池,此地是江州,而慕容世家地处饶州,距离此地还需两日的路程方才能赶到。二人并未打算久留,但是此出江州一路到饶州再无城池,因而需得在此处制版些用得上的物件。

还说不想要 都自己动了/连在一起放在里面一整天

        

江州作为江左的第一站,城内被工整的划分出了四块行市。东市最为繁华,江州城内的老字号也大多聚集于此,多是些布匹,瓷器生意。西市略显萧条,到不是说西市便没什么商贾了,主要是西市做的都是些马匹的生意,往来的都是些江湖客和各大府邸,因而看着便有些许冷清。北市做的是酒水生意,大大小小的酒楼立于此地,还有不少小吃在街边叫卖着,满满的烟火气息。南市则最为破落,大多是些散户,并没有什么出名的商户在此,都是些小商小贩,却也最受百姓喜爱,无他,只因价钱并不昂贵。

        

东市,最为江州城最繁华的行市,街上整洁不说,一路行来的商铺也都尽显气派。主街的拐角处有一座阁楼,阁楼相较于其他的商铺并不恢弘却显得更为雅致。阁楼一共五层,成五角形分布,屋檐选用青瓦,梁柱取材乌木,又以朱漆粉饰。檐下雕刻飞鸟鱼虫,栩栩如生,正门上紫檀的牌匾,上书‘紫竹钱庄’四个大字。紫竹钱庄是中原第一大钱庄,因而大多数的商贾都选择将银钱存储于此,又因为其皇家的背景因而被诸人信赖,才有了今日的风光。紫竹钱庄的掌事人是当朝圣上的亲弟弟,平成王,这位王爷自小便对皇权不感兴趣,反倒是对商贸颇为上手,得益于此也在皇权争夺中保有一席之地,做了个自在王爷,颇得圣上恩宠。

        

柳芸儿二人来到紫竹钱庄门前,方才入门便有小厮迎上前来

        

“二位里面请,钱庄里面略备了茶水点心,还望您别嫌弃。”

        

那小厮倒是也有眼力见,看着柳芸儿一身打扮便知道不是凡俗,便以极快的速度换上了副谄媚的笑脸迎了上去。那小厮带着柳芸儿二人一路朝楼上走去,到了处静室又给柳芸儿添上了茶水,摆好了点心,这才问道

        

“贵客今日来钱庄是做些什么生意。”

        

柳芸儿从怀里摸了一块令牌,令牌是木制的,看着并不起眼,正面印着柳字,背面又有紫竹钱庄的徽记。柳芸儿将令牌递给了小厮,而后说道:“今日来是想取些银票日用,另外还要劳烦钱庄在饶州帮我置办一处房产,”言罢柳芸儿又补了句,“事情若是办好了,该给的自然少不了。”

        

紫竹钱庄既然是中原第一钱庄,打杂的小厮眼里自然是不差的,令牌一到手便知晓了来人身份的不简单。紫竹钱庄发出去的令牌都是由严格的规格的,根据雇主存储银两的数量定制不同的徽记,而这令牌虽然不起眼,看着还有几分破旧,徽记确是紫竹钱庄最高的规格,这小厮自然不敢怠慢,连忙言道。

        

“贵客您稍等,我这就去请管事的来,一定帮您把事情办好。”

        

柳芸儿点了点头,示意小厮退下。那小厮愈发的恭敬,捧着令牌躬身退下,又将静室的门带上,这才快步去找管事的来。倒不是小厮不想独吞这份好处,实在是身份不配,容易落人口舌,砸了招牌。

        

那小厮并未让柳芸儿二人就等,约莫着不到半刻钟的功夫,一个看着有些年迈的老人便敲了敲静室的门

        

“贵客,在下是江州紫竹钱庄的管事,叨扰了。”那老者说道

        

“请进”柳芸儿言道

        

那老者推开了静室的门,朝二人做了一揖,而后又言道:“贵客可是藏锋山庄柳家来人?”

        

柳芸儿示意丫鬟去扶起老者,而后又说道:“家父柳观海。”

        

“原来是大小姐当面,失敬失敬,”那老者说着从怀中取出一叠银票,递给了丫鬟,而后对着柳芸儿说道,“柳小姐所需的银票便在此出,不知数量可还够用?”

        

柳芸儿撇了一眼,也并未清点,紫竹钱庄行事向来稳健,这点还是信得过的,便回道:“足矣。”

        

“不知大小姐在饶州所需的房产可有什么要求?”那老者又开口问道

        

“要求倒是并不多,房产无需多好,过得去变成,最好是能靠近慕容世家,选地也不要太过偏僻便可。”柳芸儿说道

        

那老者思忖了一会,而后说道:“这倒是不难,只是靠近慕容世家,这银两恐怕….”老者欲言又止

        

“银两无需担心,几日能将房产置办下来?”柳芸儿问道

        

“若是不计较银两,至多不过三日便可将房产置办好,届时您去饶州的紫竹钱庄,凭借身份令牌去找当地管事便可。”老者说到

        

“如此便好,尽快将此事办妥。”

        

柳芸儿又吩咐了几句,便也不再多留,转而带着方才取出的银票奔向了西市。柳芸儿二人一路走水路来到江州城,马匹带上船多有不便,因而二人若是想去饶州还得置办两匹上好的马匹才行,不然单凭双脚,任凭再好的武功怕是也要累个半死。

        

相较于东市的繁华,西市便显得随意了许多,街道也不似东市那般整洁,马商的马匹大多便在街上拴着,供往来的行客挑选。柳芸儿二人并未多留,物色了两匹成色上乘的马匹便朝着城门走去。

        

入城不过晨起,出城已然临近正午。二人二马于官道掀起一阵尘土,这一路并无什么城池,若是不出意外,二人怕是要留宿野外一晚了…….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6162/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