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看着镜子结合处|小丹这次没有感觉很疼

连线环节只有十来分钟,记者们对于比赛,问的内容更多的是种子选手被淘汰了你咋想的,剩余的比赛要是面对剩余的知名主持人你会如何应对。

        

针对肖一若本人,问的更多的是和化石有关的问题。

        

你怎么能认出来是化石?

宝贝看着镜子结合处|小丹这次没有感觉很疼

        

是否有通知燕京机场方面?

        

对于热搜有什么想法?

        

如此这般,也没有特别热情,算是草草结束。

        

肖一若也不在意,他只是个十八线的明星,能有记者问津算是不错了。

        

完毕后,没有休息,直接到了楼下的录影棚。

        

“小肖,恭喜你啊。”

        

主持人算是熟人,郑秋曼,自家电视台主持人,也是之前的出线赛的评委。

        

“郑老师,好久不见。”肖一若笑着回应。

        

“给力啊,进…线上赛了。”

        

这三十二强变成二十八人,让许多人有些不习惯。

        

“运气好,运气好,麻烦各位老师了。”

        

肖一若对着周边的工作人员微微鞠躬,他参加的节目叫《郑秋曼有话说》,很简单,每周约个明星做访谈。

        

今天不是节目常规录制时间,几十号人都是特地为他而来。

        

虽然是领导的指示,虽然电视台已经有捧肖一若的意思,

        

可自己得知道轻重,还没到能用头顶看人的咖位,该有的礼节不能少。

        

一圈人问候完毕,去到了化妆师补个妆,顺便编导过来和他提前沟通等会的环节和问题。

        

对于大明星,这个环节很重要。

        

因为有些节目为了追求效果,哪壶不开提哪壶,你要是出了啥绯闻,或是不愿意聊的事,他偏偏反其道而行之。

        

每个人都有些不愿提起的伤心往事或者黑历史,经纪人的一项重要工作,就是杜绝此类情况的发生。

        

肖一若不用,他没有黑料,又是自家的节目。

        

不过编导还是提起了件事,你和安真到底啥关系,能不能问。

        

对此,肖一若不敢拍着胸脯尽管问。

        

自我感觉是还不错,觉得在节目上说说安真没啥关系,但,得为对方着想。

        

他相信,安真也不会介意。

        

但这不是俩人的事。

        

安真背后可是有整个公司,和无数的利益关系,以及完全惹不起的粉丝团体。

        

按理说,影后级别的演员只看演技,和流量偶像相比,不太在乎传出啥绯闻,可安真有点不同,她相当于二者结合体。

        

之前出了首单曲,修的音量连铁粉都听不出来是她自个唱的,照样卖到爆,现在还是在单曲销售总榜全三的位置呆着,可想而知其吸金能力。

        

不仅如此,安真的代言不多,每个都是天价,必须得注意。

        

“那啥,我等会有个专访,自己电视台的,编导想问问,能不能说咱俩的事。”肖一若拿出手机直接询问。

        

安真的回复很快过来,只是看了之后,让肖一若不知如何回答。

        

“我们俩什么关系?”

        

“额…朋友?”

        

短暂的安静。

        

“很好很好的朋友!”肖一若补充了一句。

        

“哦!”

        

这点让他迷茫了,哦是什么意思呢?

        

“要是不方便,我就不说了。”

        

“没什么不方便的,我去你家的事别说就行。”

        

“知道啦,你戏拍完了吧。”肖一若问道。

        

“嗯,在家休息,你在燕京的时候为什么没给我打电话?”

        

这是在质问么?

        

“不知道你在家,另外我第一次去燕京,根本不熟。”肖一若没敢说自己在比赛,没时间,当初安真来帮忙的时候,不也是在拍戏。

        

“行吧,下次什么时候录制?”安真好像没生气。

        

“下周三过去,具体比赛时间还不知道。”

        

“不出意外,我都在燕京,到时候打电话。”

        

“知道了。”

        

半小时后,肖一若穿过狭长又有些杂乱的通道来到舞台后边等着。

        

其实,许多摄影棚用金玉其外来形容很贴切,观众在电视上看到的舞台都是漂漂亮亮,光鲜亮丽,可镜头之外的地方,其实非常乱,特别是那些公共拍摄空间,拍不到地方,各种杂物,道具。

        

肖一若此时站的地方,脚下就是各种数据线,身边有个戴着耳机的工作人员。

        

外头音乐响起,郑秋曼的声音传来,简单的介绍后,工作人员将活动门一拉,比了个手势。

        

肖一若顺势而出,脸上带着微笑,径直走向郑秋曼:“郑老师好。”

        

“肖老师,欢迎回家,”郑秋曼右手一张:“和观众朋友们打个招呼吧。”

        

一转头,看着正前方亮着红灯的摄影机,肖一若招了招手:“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我是东安卫视的主持人肖一若,很高兴能和你们见面。”

        

访谈类节目,还是比较简单的。

        

两张沙发往舞台上一放,灯光一打,配上点简单的装饰,齐活。

        

摄影机也不是很多,一共就六台,主持人和嘉宾各有一台专用,一台全景,剩下两台是补镜头。

        

正常情况,不需要关注摄影机,和主持人互动就行。

        

“首先,先恭喜下肖老师,也许有些观众不知道,他在今年的金话筒比赛中,成功杀入线上二十八强,创下了东安历史上最好成绩。”

        

肖一若跟着她在鼓掌,后期播出的时候肯定会加上欢呼和掌声。

        

郑秋曼的话也没毛病,当初她参加的时候止步于三十二强,是最好成绩,被淘汰的十六人没有排位,肖一若如今直接是二十八人,真要算,确实高了几位。

        

对于东安一姐来说,这点胸怀还是有的。

        

“心情怎么样?”郑秋曼笑着问道。

        

“现在平静不少了,我们组是拿了第一,最后一个宣布,今年的规则有些变化,七组人淘汰四组。”肖一若表演出了心有余悸的感觉:“从第三名开始公布,然后第二,人家晋级了,在那欢呼庆祝,说真的挺不是滋味。”

        

“羡慕?”

        

“可以说嫉妒了。”肖一若笑了笑:“两个队伍晋级,剩下四个抢最后一个席位,心里真没底儿。”

        

“是不是还得假装开心,为他们祝贺。”郑秋曼调侃。

        

“还真有一些,我这个人从小就有好胜心,既然一定要有人获胜,为什么不是我呢。”肖一若认真地说道。

        

郑秋曼认可这句话:“年轻人,是该有竞争获胜的意识,之后呢,喊出你们名字的时候。”

        

“脑袋一片空白,浑身上下每个细胞都在跳舞,都在歌唱,都在开心快乐,就觉得,一切都值得了。”

        

“很独特的形容方式,作品相信许多观众也看了,叫《生日》,是你的创意!”

        

这点肯定要说,本期节目说白了就是给肖一若造势,肯定要以他为主,没看郑秋曼对于那些个种子选手,连名字都不提一下。

        

那些是友台,也是敌台,不可能为你免费宣传。

        

“对,这次比赛其实挺让人意外的,第一个环节不能说,大家可以关注金话筒后续的节目。”

        

抽签晋级算不上秘密,不过选手本身不允许主动宣传,毕竟节目还没播出,得注意。

        

“《生日》确实是我的主意,评委们也说了,这次金话筒和往届有许多的不同,从来没出现过预选赛大规模组队的情况,增加了许多偶然性。

        

这个环节,强调团队合作,弱化了个人。

        

吴天伟老师说过,再优秀的主持人,也需要对团队去配合,没有辛苦工作的导演,编导,灯光,摄影,收音老师们的配合,独木难支。”

        

“喔喔喔!”现场响起了掌声,工作人员都在为他鼓掌。

        

肖一若站起身回礼,然后对着镜头一握拳:“好感度加10。”

        

哈哈哈哈,郑秋曼也被逗乐了。

        

“通过这次拍摄,我也了解了幕后工作人员有多不容易,”肖一若继续刷着好感度:“比赛要求,节目从策划到最后的剪辑工作,都得选手们来负责。

        

以前嘛,会觉得不就是拿摄影机,多简单。

        

可真正尝试过,才知道其中的不易,观众朋友们可以试试,有的机器重达二三十斤,一背就是一天,许多时候,摄影师们还需要倒着走路,很吃力的。

        

光是选配乐,想字幕,都已经头疼不已,更不用说其他。

        

只感叹,没有一样事情是简单的,就算做完了,心里也是七上八下,充分体会到了心在嗓子眼的感觉。”

        

时隔一天,肖一若回忆起来,还是颇感激动。

        

“我清楚的记得,喊出我们队名字的时候,队员们一个个脸涨的通红。”

        

“是不是还有其他选手在场,不好意思庆祝。”郑秋曼真相了。

        

肖一若点头:“没错,因为你晋级了,人家就得淘汰,总感觉有点不厚道。”

        

“嗯,我能体会,以前参加的时候也是这样。”郑秋曼叹气:“只是…我是那个被照顾的。”

        

台下的导演和编剧坐在台下,对于节目进度很是满意。

        

肖一若虽然是新手,但完全跟上了郑秋曼的节奏,访谈中没有出现卡壳情况,所表述的内容也是观众想听到的,很实在。

        

估计,两三个小时就能搞定,这效率杠杠的。

        

比赛的内容录了一个多小时,导演这喊了cut,暂时休息。

        

化妆师上前给两人补了补妆,外头虽然是冬天,录音棚里可是开着暖气,加上灯光直射,其实还蛮热的。

        

导演上前,给特么说了说接下来拍摄的重点,二十分钟后,拍摄继续。

        

“有些观众可能不知道,其实,东安电视台有个新节目,叫《走近科学》,一经开播,就获得了0.78的收视率,眼尖的大概能看到,我们的肖一若也出现在里头,其实,这档节目,之前就是属于肖老师,同样是他的创意。”

        

“也不能这么说,”肖一若挺高兴的。

        

虽然只看了一期节目,从张导那已经得知,节目收视率很不错,引发了不少话题,可以说是相当成功的开始。

        

虎皮笑的嘴都歪了,六百万搞了个收视率这么高的节目,直接起飞。

        

0.78看着数字不起眼,可对于电视台来说,可了不得。

        

如今网络高度发达,现象级的综艺也只是破二,电视剧要能过1,就算成功。

        

三线卫视的节目在周四这个时间段,拿下了0.78,完全能开场庆功宴。

        

东安也没有小气,虎皮的钱还没给完,但给节目组的奖金以及分红已经在走程序。

        

除了百分之十的抽成外,另外又额外拿出了五十万,作为奖励。

        

收视率高,后边的广告收益很快会跟上来,给出点甜头,大伙干活也会更卖力。

        

肖一若作为枢纽的关键人物,拿到的钱会比导演还要多一些,他挺期待的,等钱到位,马上能还给周琼,无债一身轻,上岸!

        

“所有节目都是属于集体的力量,我只是提出了个构思或者说框架,多数工作还是由张瑞清导演,陈静编导他们来负责,如果非得说功劳,我大概占三成吧。”

        

“很谦虚啊。”

        

郑秋曼也没想到《走近科学》可以获得如此高的收视,投资才多少,五百万,这还是用半年的钱。

        

可前几天开会,领导直接说了,你们要多少钱,给多少钱,所有装备换成最新的,没有别的要求,只要能稳住现在的收视率,就算成功。

        

这待遇,可是所有节目组梦寐以求的。

        

张瑞清和陈静她也认识,一个月前,都还只是隔壁电台的小导演,小编导,属于众多员工里不起眼的两位。

        

可机会来到了,他们掌握住了,麻雀变凤凰。

        

现在台里最高收视的除了电视剧不提外,《走近科学》是一哥。

        

她的《今夜有戏》改版不算成功,依然在0.4,0.5左右徘徊。

        

电视台收视率为尊,只要你做的好,根本不需要担心资源,收入更是水涨船高。

        

肖一若谦虚,说只有他三成功劳。

        

实际上,创意是最难的,如此多的卫视,如此多专业人才,创新变得越来越难,钱是不缺的,缺的就是好的创意。

        

除此之外,郑秋曼也挺期待的。

        

因为东安正在准备另外一档和古玩有关的节目,和肖一若又有关,不出意外,两人将要进行合作。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6180/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