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喜欢你藏不住的表现/不要,停下我要喷水了

柳诚有些恍然的坐在了餐桌之上,距离上一次,餐厅小剧场已经过去了将近两个多月的时间。

        

这个家还在,至少没有发生过械斗的痕迹,这已经让柳诚十分的欣慰了。

        

陈婉若除了第一天成功的偷偷的溜了出去之外,之后几乎是被李曼全方位的压制,一次都没有成功的偷袭到柳诚。

男人喜欢你藏不住的表现/不要,停下我要喷水了

        

陈婉若从饭店定了一大桌子菜,但其实谁都没什么胃口。

        

她看着这房间,略微有些怅然若失。

        

“我…期末考试完了,打算回家了,明天下午坐飞机回去。”陈婉若重重的叹了口气。

        

她拿起了酒杯,抿着嘴角说道:“谢谢姐姐和你们这段时间对我的照顾,给你们添了不少的麻烦。”

        

陈婉若首先说明了自己为什么要组这个局,目的就是宣布,自己要走了。

        

这是一个信号。

        

她的表情十分的落寞,充斥着落败者的不甘和接受现实,她的语气带着些许的悲伤,我见犹怜,她的动作局促不安,似乎是怀抱着对未来的迷茫和不确定。

        

“我妈在京城给我买了套房子,明年再过来的时候,我就不住在这里了,我在这里,很开心,真的。”陈婉若虽然嘴上说着开心,但是她的表情一点都不像是开心的模样。

“来干杯。”

        

柳依诺有些惊讶的看着陈婉若,她终于还是放弃了?

        

其实想想也对,以她的条件,未来的路还很长,其实本就不必要为过去挂怀,现在终于到了下定决心的时刻。

        

柳诚看着陈婉若的表情,不似作伪,她大约是放弃了。

        

经过了这么多轮,心里关于初恋的那些小悸动的怦然心动,怕是已经消磨殆尽。

        

柳诚不爱她,如此牵挂羁绊着,又有什么意义呢?

        

她已经回到了京城超过了两个月的时间,可是柳诚从来没有一次主动打电话联系过,在京城和在香江又有什么区别呢?

        

她在香江的时候,柳诚用爱情休克疗法对她治疗,回到了京城,李曼又用爱情休克疗法对她治疗。

        

“好了,祝愿我前程似锦吧!”

        

陈婉若带着几分哭腔,将酒杯高举,晶莹的泪滴从脸颊滑落,她轻轻擦拭,不让眼泪落下,虽然她已经在努力的强颜欢笑,但这已经不是努力的事情了。

        

因为努力也不会有结果。

        

陈婉若喝醉了,她没有酒后闹事,更没有吐得家里哪里都是,需要人照顾,也没有胡言乱语,更没有借着酒劲儿做什么出格的事,安安静静的躺在被窝里睡去。

        

次日的清晨,天还没亮,陈婉若就拖着自己的行李箱,离开了紫荆华庭。

        

司机大哥阿标接过了她的行李箱,放在了后备箱里。

        

她坐在车里,按下了车窗,抬头看了一眼这栋楼,这是她对爱情最后一次的挽留,可惜,依旧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或许,在那个盐仓码头的饭店里,像人们告别码头,告别船工,也告别航标灯那样,在那时候大大方方的分开,自己不会有现在这么狼狈吧。

        

结束了。

        

车辆缓缓启动,离开了小区,行驶进了京城川流不息的车流之中,如同一滴水,滴进了大江大河之中,再不可分辨。

        

柳诚没有去跑步,他站在科威信息的落地窗前,看到了载着陈婉若的车离开小区,又看着她的车融入了车流之中。

        

“现在知道心疼了?早干什么去了!”柳依诺也起了一个大早。

        

她知道陈婉若离开,本以为柳诚会去送送陈婉若,再怎么说也是一段孽缘,可是柳诚居然就在落地窗前站着,目送她的离开。

        

柳诚吐了口浊气,他坐在了员工的椅子上,突然开口说道:“其实有的时候,我总感觉世界很小,有的时候,又感觉世界很大。”

        

“感觉它很小的时候,你比如陈婉若哪怕是远在香江,我在京城,我们依然知道,我们会见面,会有联系。”

        

“感觉它很大的时候,你比如陈婉若现在就在京城,我在清泽,她在京大,一园之隔,却又像隔着一个世界。”

        

柳依诺整理着自己的物品,陈婉若已经走了,柳依诺要搬回自己的家里去,她已经没有理由再堂而皇之的住在科威信息了。

        

柳依诺不想让李曼知道自己和柳诚那些小秘密,哪怕是放弃这种朝夕相处,她也在所不惜。

        

来日方长。

        

“世界本来就很大,不是所有的分别都是为了重逢。”柳依诺将行李箱装满,拍了拍说道:“想她,就给她打电话啊!”

        

“别闹。”柳诚嗤笑了一声,摇头说道。

        

他连送一送的诚意都欠逢,好不容易才把陈婉若的心病给治好了,还是不继续招惹的好。

        

他转过身来,继续在电脑上工作。

        

清泽校园也放假了,他不用参加实习实践教学周,现在一心都扑倒了事业之上,努力搞事业。

        

所有的男人都有梦想,就像柳诚,他的qq密码找回问题的答案是做一个科学家,但是他十八岁后,梦想就变成了买车买房。

        

上一世所有的精力都用在了这两件事上,现在他终于实现了上一世十八岁的梦想,终于可以开始做一些自己喜欢做的事。

        

比如,写小说,二十多岁时,正值青春荡漾的年纪里,多半的年轻人,都会把自己想象成一名作家。

        

柳诚自己还写过小说,成绩还不错,他决定继续做下去。

        

柳依诺拖着两个行李箱,她本来打算让柳诚去送送自己,看他忙碌的样子,大概也是没空。

        

她将两个行李箱提到了门外,说道:“一会儿你没事了,跟我去趟创汇产业园区啊,那边的板材要到了,你要签字的,你是老板,你的公司你多费点心啊。”

        

“之前你还能说忙,现在总不能说忙了吧,设计图纸给你放在了资料夹里,我先去送行李,一会儿一起出门。”

        

“好。”柳诚大声的回答了一声。

        

他继续低头在键盘上飞快的敲击着,日志宝还在维护更新,但是新的web防火墙的项目,也取得了不少的进展,即便是扩建后的科威信息,两百员工的规模下,完成甘特图上的进度,也要在明年年中左右了。

        

正好能够赶得上飞天系统飞天,大肆扩张的时刻。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6209/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