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具体过程描写/顾平和他的三个女在船上

苏大夫勉强还算顺利的抵达了建业后,到了驿馆安排好了住所,马上就在第一时间乘车赶来了岑昏的府邸,求见自己上次出使东吴时结交的好友岑昏,想先走通孙皓宠臣岑昏的门路,拉得了岑昏帮忙,然后再去拜见孙皓,劝说孙皓出兵帮助汉军夹击晋军。

        

让苏大夫意外,自己的门刺递进了岑府之后,这一年来不知道从汉军手里捞了多少好处的岑昏,竟然摆起了架子,足足让苏大夫在门前等待了半个多时辰,然后才尾随着一名神情倨傲的年轻人走出自家大门,早就在门前等得不耐烦的苏大夫见了大喜,忙迎上去向岑昏行礼问候,谁知岑昏竟然连看都不看苏大夫一眼,只是一味的向那名年轻人点头哈腰,满脸赔笑。

        

这时,那名年轻人也注意到了苏大夫,便向岑昏微笑问道:“岑卫尉,听这位先生的口音象是蜀中人,莫非他就是蜀中来的什么国使?”

爱的具体过程描写/顾平和他的三个女在船上

        

“回禀公子,正是。”岑昏笑得明显有些勉强,说道:“这位就是汉国的太中大夫,苏鼎苏大夫。”

        

“果然是。”那年轻人笑笑,又神情傲慢的向岑昏说道:“岑卫尉,刚才晚辈对你说的那些话,你可要记清楚,考虑清楚,不必送了,有空到我家走一走。”

        

岑昏赶紧点头哈腰的答应,那年轻人则神情不屑的看了苏大夫一眼,然后才登上了一辆华丽得厉害的马车,领着一队全副武装的随从扬长而去,苏大夫则有些被那年轻人的倨傲神情激怒,忍不住悄悄冲那年轻人的马车啐了一口,然后才向岑昏问道:“卫尉,这人是谁,也太傲了吧?对你也敢这么说话?”

        

岑昏不答,只是满脸堆笑的向那辆马车连连拱手,然后还是在那名年轻人乘坐的马车拐过街角消失后,岑昏才收起笑容,然后神情犹豫的看了苏大夫一眼,叹了口气说道:“苏大夫,进去再说吧,这里不方便。”

        

苏大夫答应,忙随着岑昏走进了已经颇为熟悉的岑府,岑昏则一直把苏大夫领进了自己的书房落座,然后开门见山的问道:“苏大夫,你这一次千里而来,是来邀请我们东吴出兵北伐,和你们联手夹击晋贼的吧?”

        

万没想到岑昏能够知道自己的来意,苏大夫难免瞪大了眼睛,吃惊说道:“岑卫尉,你是神仙,能未卜先知,怎么对我的来意知道得这么清楚?”

        

岑昏不答,只是神情更加犹豫的盘算了片刻,然后才咬了咬牙,反问道:“苏大夫,你可知道刚才出去那位公子,是什么人?”

        

“是谁?”苏大夫好奇问,又冷哼道:“小竖子傲气得狠啊,在卫尉你的面前,竟然也敢摆这样的架子?” 

        

“东吴敢在我面前摆这架子的人不多,但他绝对可以算一个。”岑昏慢腾腾的说道:“他是我们东吴左丞相陆凯的长子,太子中庶子陆祎,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将来还极有可能成为陆氏家族的族长。”

        

“陆丞相的公子?”苏大夫一楞,忙好奇问道:“怎么回事?岑卫尉,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好象听你说过你和东吴陆家素无往来啊?怎么今天陆丞相的公子,居然会亲自登门拜访你?”

        

“我以前和陆家素无往来,是因为陆家看不上我,不屑与我往来。”岑昏回答得十分直接,又说道:“今天陆公子亲自登门拜访,说起来还是托了苏大夫你的福,为了苏大夫你而来。”

        

“为了我而来?”苏大夫听得有些糊涂,惊讶问道:“什么意思?卫尉你能不能说得明白一些?”

        

“陆公子代表他的父亲陆丞相,直接叫我这次别帮你。”岑昏说出实情,道:“陆公子这次还要我帮他们说话,劝说陛下不要接受你们的邀请,不要出兵夹击晋贼,要让我们东吴保存实力,坐山观虎斗,事情若成,他们陆家以后就是我的朋友。”

        

“有这事?岑卫尉,那你是如何回答他的?”苏大夫大惊问道。

        

岑昏笑得十分苦涩,说道:“苏大夫,你也是官场中人,假如你处在我的位置,你会怎么选择?我现在是很得陛下喜爱,但是以宠侍人,宠尽则衰,我怎么也要给留一条后路,江东陆家是东吴四大家族之一,四大家族同气连枝,荣辱与共,彼此间还互相联姻,实为一体,即便是我们陛下都不敢轻易得罪他们,更何况我这么一个小小弄臣?”

        

“卫尉,难道你这次不想帮我们了?”苏大夫听出了不对。

        

“不是不想,是不敢。”岑昏回答得十分直接,说道:“倘若江东陆家没有盯上我,我倒是敢帮你们说话,但是陆家既然已经盯上了我,陆丞相的大公子还亲自登门挑明态度,我如果还敢拒绝,那就是取其祸了。”

        

“可是岑卫尉,我们大汉军队没有那里对不起你啊?”苏大夫赶紧说道:“别的不说,光是不顾蜀中世家反对,敞开了向你的商队卖方便面和午餐肉,这就让你挣了不少了吧?”

        

“大汉军队给我的好处,我永远不会忘记。”岑昏回答得很直接,又说道:“但是这一次我不敢帮忙,所以后将军的大恩,我只能是日后再报。否则的话,我的商队不但再难通过镇军大将军的防区,我本人也会麻烦无数。”

        

“卫尉,你真就这么怕江东陆家?”苏大夫哭丧着脸问道。

        

岑昏坦然点头,又说道:“苏大夫,念在你们的好处份上,我现在可以告诉你们两件事,第一是我们东吴的车骑将军刘纂支持伐晋,曾经在陛下面前进言过出兵与你们联手夹击晋贼,只不过陆丞相坚决反对,陛下才没有听从(史实)。第二是我们东吴的右大司马丁奉丁老将军近来身体不错,时常参与朝政,他也主张对晋贼强硬。所以苏大夫你如果想找帮手的话,不妨去走一走他们的门路。”

        

“可我和他们素无往来啊。”苏大夫哭丧起了脸,说道:“无缘无故的突然去拜见他们,他们会不会见我都还是一回事啊。”

        

“抱歉,在下已经尽力了。”岑昏无奈的摇头,“先不说我不敢得罪陆家帮你引见,就算我有这个胆子,他们也未必会卖我这个面子,所以只能是让苏大夫你自己想办法了。”

        

苏大夫连声叫苦,赶紧力劝岑昏改变主意,然而名声极臭的岑昏死活不敢公开得罪江东陆家,一味的只是摇头拒绝,还破天荒的连苏大夫带来的重礼都不肯收,也没有任何留苏大夫吃饭用宴的意思,苏大夫无奈,也只好知情识趣的主动告辞离开陆家,垂头丧气返回驿馆另想办法。

        

“狗娘养的,喂不饱的白眼狼,给了你这么多好处也不肯给我们帮忙,你这个匹夫给乃翁记住!还有江东陆家,每一次都和乃翁做对,等我们大汉军队将来攻下了东吴,统一了天下,看乃翁怎么收拾你们!”

        

暗骂着乘车来到驿馆门前时,苏大夫的车夫正想停车,不曾想街上却突然冲来了一辆比陆凯儿子陆祎坐车更加华丽的马车,不顾街道上人来人往只是一味狂奔,还肆无忌惮的直接撞到了苏大夫的马车上,把苏大夫撞得险些跌下车去,苏大夫大怒,张口就想骂……

        

“匹夫!没长眼睛,敢拦乃翁的路?”

        

让苏大夫意外,还没等他骂出口,那辆华丽马车上的车夫竟然先破口大骂了起来,苏大夫仔细一看时,见驾车的是一名三十出头的华服男子,手提马鞭,腰悬宝剑,容貌勉强还算端正,然而脸上的狂傲神情却比陆祎更盛。苏大夫见了心中有气,便吼骂道:“你他娘的才瞎了眼,明明是你先撞了乃翁的马车,还敢在这里骂人?”

        

“吆喝!还敢还嘴?”

        

那华服男子明显是一个暴脾气,被苏大夫呵斥了两句就顿时暴跳如雷,跳下车来就挽袖子,上来一把就揪苏大夫,身手其实不错的苏大夫下意识想要闪避,不曾想那名华服男子却是武艺过人,探手如电,竟依然还是一把揪住了苏大夫的衣领,把苏大夫直接拽下了马车,咆哮道:“匹夫,有胆子再骂一句!”

        

“大胆!”

        

也还好,苏大夫这次还是从蜀中带来了几个随从,见苏大夫被揪下马车,王富等随从立即上前过来救人,谁曾想那名华服男子居然一脚一个,象踢皮球一般将苏大夫的随从接连踢翻,还一脚把身材比较瘦弱的王富好几丈远,然后提起醋坛子大的拳头对准苏大夫的脸庞,喝道:“匹夫,有本事再骂一句来听一听!”

        

“我是大汉国使!”

        

见那华服男子身手过人,武艺出众,苏大夫也顿时慌了手脚,赶紧表明身份道:“我是汉国来的国使,你敢对我无礼,你们皇帝陛下不会饶了你!”

        

“汉国国使又算个什么东西?”华服男子确实狂得没边,吼了一句就拳砸在了苏大夫的眼眶上,“乃翁打的就是你们汉国国使!”

        

就好象挨了一记铁锤,一拳砸下,苏大夫惨叫一声,右眼马上就变成了乌青色,那华服男子则又吼道:“匹夫,还敢不敢骂了?”

        

痛得骨头就象破裂,有些胆怯的看了一眼那名就好象满身装满火药的华服男子一眼,苏大夫强迫自己冷静,然后说道:“好力气,好武艺,可惜啊可惜,用错了地方。”

        

“用错了什么地方?”那华服男子问道。

        

“不该用在我这个大汉国使身上。”苏大夫冷静说道:“象你这样的力气武艺,应该用在战场,用在我们汉吴两国共同的敌人晋贼身上,那才是用对了地方,但是很可惜,看来你没有这个胆量。”

        

“我没有这个胆量?”那华服男子果然是一激就中,咆哮道:“这天底下,还有我周处不敢做的事?”

        

“那你为什么不敢投军报国?”苏大夫立即转移话题,说道:“你如果真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大丈夫,就应该投军报国,上战场和晋贼杀一个你死我活,不应该在闹市上纵车驰奔,更不应该不顾大局,对我这个大汉国使拳脚相向。”

        

华服男子周处哈哈大笑了,向随后跟来的从人吩咐道:“告诉他!本公子这次从义兴来这建业,是来干什么?”

        

“我们公子就是来建业投军报国的!”从人十分傲慢的说道:“我们公子的父亲关内侯周鲂,是我们东吴右大司马丁奉丁老将军的好友,我们公子这次来建业,就是来拜见丁大司马,请求丁大司马把他收到麾下录用,上战场和晋贼杀一个你死我活!”

        

“公子,你是周鲂的公子?”苏大夫还真听说过这名字,又为了不再挨打,便立即故作惊讶的叫嚷道:“就是那位断发赚曹休,在石亭把曹魏贼军杀死伤数万,丢盔卸甲的东吴关内侯周鲂?”

        

“你知道就好。”

        

周处傲然回答,也确实十分得意于自己父亲的光辉往事,苏大夫则赶紧就坡下驴,赶紧抱拳拱手道:“失敬,失敬,真没想到是周公子大驾光临,刚才小使言语不敬,还请公子千万不要放在心上。”

        

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见苏大夫赔礼道歉,周处也顺手就放下了苏大夫,得意洋洋的说道:“算了,不知者不为罪,记住下次说话先长点眼色,这次本公子就原谅你了。”

        

“多谢,多谢。”苏大夫赶紧道谢,又假惺惺的指着旁边的驿馆说道:“周公子,小使就是在这里下榻,如果不嫌弃的话,不妨到小使的住处一坐,一起喝上几杯?”

        

让苏大夫意外,听到这话后,周处竟然明显犹豫了一下,然后问道:“既然你是汉国国使,那你见过你们汉国的后将军张志没有?”

        

“岂止见过?”苏大夫微笑说道:“小使苏鼎,大汉太中大夫,虽然是成都人,但是早在我们后将军在牂柯起兵时,小使就已经追随了后将军,还蒙后将军不弃,颇得重用。”

        

“很好!”周处一听大喜,忙一把拉起苏大夫就往驿馆里走,连声说道:“走,到你那里坐一坐,我正好有几个问题想问你。”

        

没想到这个火暴脾气的瘟神真的接受了自己的邀请,苏大夫当然是心中暗暗叫苦,可是话已出口又无法反悔,只能是强笑着把周处领进驿馆,又叫王富等人准备酒菜款待周处,周处则是迫不及待,刚一坐下就向苏大夫问道:“苏大夫,请问一句,你们汉国的后将军张志是不是英武过人,勇冠三军?他的武艺,究竟高明到了什么地步?这几年来,他究竟在战场上手刃了多少晋贼?”

        

“我们后将军英武过人?勇冠三军?”苏大夫听得差点没有笑出声来,说道:“周公子你听谁说的我们后将军勇冠三军?我们后将军是文官出身,不善骑马,射不能穿甲,几乎没有半点武艺,起兵这几年来,在战场上更是一个敌人都没有杀过。”

        

“什么?!”周处大声惊叫,惊讶问道:“你们后将军,到现在连一个敌人都没有杀过?那他是怎么以几百县兵起家,先是光复南中,继而又光复益州的?他是怎么做的?”

        

“周公子,纠正一下,我们后将军起兵时,手下只有一百九十八名县兵,还有,我们后将军现在还已经光复汉中了。”

        

苏大夫的回答让周处更加傻眼,然后苏大夫用手指着自己的脑袋说道:“至于我们后将军如何靠不到两百人的军队起家,一路走到今天,靠的不是他的武艺,而是他的脑子!”

        

“他的脑子?”

        

周处喃喃复述,苏大夫则又说道:“周公子,你竟然是名将之后,那一定在书上读过这么一句话,学剑者只能与一人为敌,要学习兵法韬略,德行忠孝,才能与万人为敌,我们后将军就是靠着他的聪明才智,还有他的兵法计谋,德行忠孝,才做到了今天。”

        

轮到苏大夫意外了,听到这话后,周处竟然这么问道:“学剑者只能与一人为敌,学习兵法韬略,德行忠孝,才能与万人为敌?书上还说过这样的话?”

        

“怎么?周公子你没读过《史记》?《史记》上就有这句话啊?”苏鼎奇怪问道。

        

周处有些尴尬的抓抓头皮,笑道:“苏大夫见笑,我真没读过,我这个人只喜欢骑马射箭,拔剑练武,连山里的老虎和沼泽里的蛟龙(应该是鳄鱼)都不怕,但就是怕读书,一拿起书就打瞌睡,所以真没读过这句话。”

        

“好好的一块良璞美玉,糟蹋了。”苏大夫听得叹气,说道:“周公子,别怪小使仗着年长教训你,你如果好生多读一些书,多学一些兵法韬略,忠孝节义,以你的这一身武艺,前途必然不可限量啊。”

        

“可我今年已经三十二岁了,读书还来得及吧?”周处赶紧问道。

        

“朝闻道,夕可死。”苏大夫马上就答道:“人最怕的就是没有志向,倘若公子你能够立志读书,不仅现在一定还来得及,日后学业大成,也一定能够成为忠臣孝子,万古流芳。”

        

“真的?”周处将信将疑的问道。

        

“当然是真的,而且小使就是你的榜样。”苏大夫毫不脸红的说道:“不瞒公子你说,小使之前也是一个不学无术之徒,只会仗着裙带关系欺软怕硬,仗势欺人,人憎狗厌被所有的大汉将领看不起,但是追随了我们后将军以后,小使就痛改前非,立誓读书,现在不仅一扫先前恶名,与大汉众将亲如兄弟,还已经成为了后将军麾下的得力干将。”

        

自我吹嘘了一通后,在周处的强烈要求下,苏大夫才把自己的往事一再美化,对周处做了大概介绍,而当得知苏大夫痛改前非为汉军屡立奇功后,周处不由垂下了头,回想起了自己在义兴被人人憎恨的日子——至于周处年轻时都干了那些荒唐事,想必就不用详细介绍了吧?

        

蝴蝶效应也就此出现,比照改过自新的苏大夫仔细反思了一通后,义兴三害之首的周处突然幡然醒悟,离席向苏大夫下拜道:“多谢苏大夫指点,在下明白了,不错,凶疆侠气永远都是一界匹夫,惟有读书向上,方能象后将军一样扬名天下,留芳万世。请苏大夫放心,周处今后一定痛改前非,努力读书向上,争取做一个人人称道的忠臣孝子。”

        

“就你这动手就打人的暴脾气,恐怕难。”

        

有些低估的腹诽了一句,苏大夫先是搀起了周处好言鼓励,又突然灵机一动,忙问道:“周公子,你刚才说你准备去拜见丁奉丁老将军投军,能不能带我一起去?正好我有一些重要大事,想和丁老将军当面商谈,只是苦无门路,担心见不到丁将军。”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我父亲和丁老将军义同兄弟,我去求见,他一定不会拒绝。”周处马上拍起了胸口,又急匆匆的说道:“苏大夫,乘着时间还早,干脆现在就去,酒宴就不必了,从今天起,我先把酒戒了!”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6421/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