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我怕你的太粗太大了/厂长趴在女工身上

     

至于其他人,那叫一个理所当然,毕竟乔诺一并没有跟他们说不可以借火呀。

        

可若是乔诺一看见了,也不会去责怪他们,毕竟被借了火的李厚仪都没有意见,她有啥意见呢?

        

只是火升起来了,水烧开了,米放下后,他们又要开始不停的搅拌着锅,才不会让锅里的米糊掉。

爸我怕你的太粗太大了/厂长趴在女工身上

        

这让这些学员们又是有苦难言,本来就跑的快趴下,紧着就是搓木头,搓的手起泡,现又这般不停的搅拌粥,他们的胳膊已酸的不能再酸。

        

浓郁的葱油饼香味在营地的空气中肆虐。

        

就算乐老先生躲在屋里也闻到了。

        

可他刚和秦墨闹了一架,这会儿跑出去跟人家要吃的,真是有点丢脸。

        

乔诺一吃饱喝足,看了一眼满满一盘煎饼,想了想,装了两块和一碗粥,放在托盘上,往木屋走去。

        

秦墨抬起眼皮瞧了一眼,倒没说什么。

        

跟那老家伙吵架是自己和他的事情,和乔诺一无关。

        

更何况那老家伙也是在关心乔诺一。 

        

唉,他心咋就这么软呢,只要对乔诺一好的,就算自己再讨厌也会因着乔诺一,对人家好。

        

乐铭好不容易教会这些孩子煮好粥,虽然有带了糊味,可也算是大功告成。

        

见他们已经装起粥吃上了,这才起身凑到秦墨跟前。

        

他轻轻咳了一声,“好香啊。”

        

说话间视线落在那一叠的葱油饼卷上,咽了一口口水。

        

秦墨看见他就想起刚才乔诺一那温柔的眼神,心中酸气汩汩往上冒。

        

他不动声色继续煎着最后一点面糊。

        

乐铭看的心急呀,怎么这妹夫一点眼力见也没有,不会说哥哥吃吗?

        

他瞥他一眼,再瞥他一眼,瞥了5、6、7、8眼之后,果断下了决定,拿起一双筷子就要去夹那葱油饼。

        

却不料,筷子还没碰到葱油饼呢,葱油饼就被端走了。

        

他诧异地看着不让自己吃葱油饼的秦墨,“妹夫,你这是什么意思?”

        

秦墨将葱油饼护在自己怀中露出抹微笑,“哥哥呀,你身为教官,就该与学员一起,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你若是抛下他们来这吃香的喝辣的,你觉得对他们公平吗?”

        

乐铭被说的一愣,随后辩解道:“当初签教官协议的时候没说让我和他们一起吃饭呀。”

        

“是没说啊,可是学员们早就把你当成他们那边的人了,你不信,你瞅瞅。”秦墨说着冲着那些人抬了抬下巴。

        

乐铭回头一看,就瞧见9个学员每人手里端着1碗有糊味的粥,委屈巴巴看着自己。

        

那眼神就好像控诉他,竟然抛下他们自个享乐去了。

        

乐铭头疼。

        

“还是说,你真要让他们吃苦,自己吃好的?”秦墨突然又道,“嗯,这也不是不可以,毕竟你是我的大舅子嘛,你要吃好喝好我是乐意的,要不你就吃一块。”

        

话说着,秦墨还真将手里护着的葱油饼递了出去。

        

乐铭此时有一种让人在心中剜刀子的错觉。

        

他看了一眼秦墨那张英俊的脸,还有他手里喷香喷香的葱油饼,最后艰难地看了一眼那些学员。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6615/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