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着一层膜的两根硕大/魔道祖师曦澄腐污文

显庆五十六年,冬至。

        

李世洵下达诏书,正式对外宣布,册封李景璇为监国公主,入主东宫。

        

诏书有曰:“公主明睿有智略,军国大政,咨禀而后行。是故,师出无内顾之忧,公主之力居多。”

隔着一层膜的两根硕大/魔道祖师曦澄腐污文

        

至此,南唐悬而未决的储君之位最终确定下来。

        

李景璇身为监国公主,开始随李世洵上朝,逐步总揽全国军政大事。而李世洵也渐渐脱手,不再过问具体事宜,俨然过上太上皇的悠闲日子。只不过,李景璇依然会把重要事项与他禀告,再征询他的建议。

        

眼下,最棘手的一件事就是,朝廷已向越王李景璇宣旨,令他近期回京都复命!

        

但李景佑迟迟不动身,还把派去的官员给扣押起来。

        

“父皇,三皇兄迟迟不肯动身,想必另有想法。”李景璇沉声道。

        

李世洵看着挂着的军事地图,问道:“他怎么看?”

        

李景璇沉吟片刻道:“夫君认为,云州必反,而且防御重点就在赵州。哪怕赔掉整个赵州,也不能让他进赵州半步!”

        

李世洵闻言,把目光盯在赵州境内,皱眉道:“可问题关键是,五老峰能否挡得住仙盟的进攻?如果挡不住,赵州又如何守得住?这点,那小子心中有数吧。”

        

李景璇“嗯”了一声,道:“父皇放心,相公那边已经做了安排。鬼蜮和白马寺的强者也已经进入赵州境内。”

        

“五老峰那边呢?”李世洵问道。

        

“五老峰那边暂时没有动静。不过,夫君让我提醒父皇,宫中供奉这边还需要小心提防。”李景璇聚声传音。

        

李世洵眉头紧皱起来,显然这点他没有意识到。

        

如果宫中供奉都有问题,那问题就大了。

        

“不过,父皇不必担忧,夫君那边也已经做好防备。”

        

李世洵笑了笑道:“你们夫妻二人合作的倒是天圆地方,毫无破绽。”

        

李景璇会心笑道:“都是夫君出心出力,儿臣只是照做就是。”

        

李世洵点了点头道:“如今整个京都都捏在他手中,我们李家也都握在他手中。这一点,你可不要忘记!”

        

李景璇微微一怔,旋即明白他的意思,“父皇,夫君志不在此!”

        

“志不在此!想当年,父皇也是这样想的!”

        

“父皇是后悔了?”李景璇反问道。

        

李世洵楞了一下,笑道:“都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父皇都只是随口说两句,你就这么维护他!”

        

“儿臣只是觉得,夫君为南唐付出这么多。倘若父皇还对他抱有异样想法,对他着实不公平!”李景璇嘟起小嘴道。

        

李世洵摆摆手,笑道:“罢了罢了,父皇也不操这个心了。这天下呀,属于你们年轻人的,朕希望在有生之年,能够看到真正的太平盛世。”

        

李景璇离开御书房,白泽吃着糖葫芦,屁颠屁颠跟在后面。

        

“姐姐,你这样天天忙来忙去,倒让那家伙轻松的很。”白泽有点抱打不平。

        

李景璇停下脚步,笑道:“你想说什么?”

        

白泽一跺脚,不悦道:“那家伙,见你不在,就跟杨岚有说有笑,看着就让人不舒服。”

        

“你又怎么不舒服了?”李景璇好奇道。

        

“反正就是觉得不舒服。”白泽说不清,但看着就有点心烦。如果不是杨岚实力比她强,早就上去给她点龙颜看看。

        

李景璇摸着她的脑袋,道:“等你哪天遇到了一个人,自然就会明白,人与人之间的这种情感很奇妙。师姐原本也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可遇到夫君后,还是从天上走了下来。世人都想成仙,但心中没有了寄托,成仙也就没有意义。”

        

白泽听不懂她的话,摇头叹气道:“姐姐,我就说了一句,你却说这么多。下次,我不跟你说了。”

        

“好了,好了。你的心意姐姐明白,但姐姐希望你,能够对师姐感观好一点。”

        

白泽朝她翻了个白眼,暗道想让她对杨岚好一点,她可不想屈尊。

        

东宫。

        

六角亭中,楚逸与杨岚正在对弈。

        

“师姐,你这白子下去,黑子可就要被提光了啊。”楚逸无奈道。他下棋本就不在行,但杨岚偏偏拉着他下棋。

        

因为,只有这样,楚逸才不会对她有非分之想。

        

杨岚莞尔笑道:“都让你悔棋了,你还不乐意?”

        

“落子无悔!我是那样的人吗?”楚逸干咳两声道。

        

杨岚浅浅笑道:“夫君自然不是那样的人。不过,你要是再不收起你的脚,我可真要动手了。”

        

楚逸急忙撤回自己的右脚,厚着脸皮道:“师姐,这都这么长时间了,还没想通呀?不如,咱们去屋里,边谈心边想想。”

        

“对了,天机营那边还有事情。夫君你慢慢下哈,我想先过去。”说完,杨岚起身就走。

        

楚逸正要起身抓她胳膊,不想杨岚遛的贼快,顿时扑了个空。

        

“近水楼台先得月。咋这个月,这么难得呢?”楚逸哀叹道。

        

“怎么?你又把师姐给吓跑了?”李景璇笑吟吟道。

        

楚逸颇为无奈道:“我哪敢有那个胆子呀。师姐有急事要处理,我也不能强留吧。”

        

李景璇“噗嗤”笑出声来,道:“才怪呢!师姐都跟我说了,每次见到她,你都恨不得一口把她吃了。所以,她心里就有点发毛。”

        

楚逸楞了楞神,道:“我有那么明显吗?不应该啊!我已经很克制了,压根就没朝那方面去想嘛。”

        

“真的吗?”

        

楚逸尴尬笑了笑,道:“都说小别胜新婚。媳妇都娶进门了,哪有不同床的道理。”

        

“呸!我怎么觉得夫君比之前更加好色了?”李景璇笑道。

        

“古人云,食色性也。好色,那是人之本性。倘若勘破我相,那人生还有什么意义。我可不想跟做和尚!”

        

“对了夫君,我刚从父皇那边过来,父皇心里还是担心赵州能不能守得住。我已经跟他说了,但他还是不放心。”李景璇担忧道。

        

楚逸沉吟片刻道:“我已经通知剑兄了。现在不知道若初姐那边有没有成功?如果她那边要是顺利的话,那我们这边压力会小不少。”

        

李景璇蹙眉道:“我心中一直有疑惑。仙盟是以四宗为基建立起来的。哪怕那位谪仙法力无边,但有上清道尊、至圣先师,还有颜坨夫人和迦叶尊者,这四位若联手,即便不能将其斩杀,也能牵制他。那么,五老峰加另外两宗,以及文庙、鬼蜮和白马寺诸多高手,足以将仙盟压制。明明是鸡蛋碰石头,为何还会如此自信?”

        

楚逸心中也有这个疑惑,但问题是,他们对这位谪仙知之甚少,根本不知到他到底有多少底牌?但从眼前情况来看,应该有很强大的底牌,不然上清道尊和至圣先师也不会妥协,与魔宗鬼蜮和佛门白马寺联手了。

        

“既然道尊和先师都没有说,那我们也就不要多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夫君认为,云州那边何时会正式反叛?”

        

楚逸起身,走出凉亭,望向已经枯败的荷叶,沉声道:“既然已经撕破脸皮要开打,那就没必要再等下去了。你如今身为监国公主,虽是开天辟地之举,但终究还差一步。只要迈出这一步,云州那边自然也就不会再遮掩了。”

        

李景璇心头一震,因为她明白跨出那一步意味着什么,那是震铄古今的创举。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

        

楚逸握住她的柔荑,神情淡然道:“有人问,什么是路?路呢,就是走的人多了,也就是路。这条路虽然没有人,但总有人走,之前没有,不代表后面没有。等到那个时候,天意难违嘛!”

        

“我就是有点害怕!”李景璇说出她心里的那份恐惧。

        

女子当皇帝,亘古未有。

        

楚逸知道这件事确实有点难为她,因为这件事完全是他一人推动的,但能够走到今天,还是得到那些大人物默许才会如此。

        

否则,阻力之大,难以想象。

        

又或者说,那位谪仙的出现,把大部分阻力吸引过去,这才给了他机会。

        

“景璇莫怕。朝堂中的事情,你来办。朝堂外的事情,我来办。咱们两口子,分工明确,相互扶持,就没有整不好的事情。”楚逸安慰鼓励道。

        

“况且,当皇帝这件事,不是谁都可以做的好。女人照样可以顶上半边天!”

        

女人照样可以顶上半边天!

        

这句话,深深触动李景璇的内心世界。

        

显庆五十七年,立春。

        

李世洵退位,李景璇登基,成为历史上第一位女皇帝,国号开元。

        

登基那天,天降祥瑞。整个京都城,百花盛开,暗香百里。

        

城中百姓纷纷涌出,丢下手中的活儿,欣喜若狂,潮涌永庆宫,在宫门外跪拜,高呼万岁。

        

没有人知道,那是楚逸让八荒焚世阵的守护八家族暗中之举。

        

就在她登基同一天,洛川越王李景璇扛起了“诛楚逸,清君侧”的大旗,正式跟南唐朝廷决裂。

        

楚逸站在京都的西城墙上,瞭望云州洛川,目光平静如水。

        

因为,云州一举一动都在他的意料之中,并且他也提前做好了准备,就等他扛大旗叫起来,然后再痛打落水狗。

        

云州动作很快,与南唐决裂后,半月不到便控制了整个燕州,对赵州形成包围之势。

        

但常人所不知道的是,仙盟四宗的主要战力全部拥入赵州,对玉清宗发起碾压式围剿。

        

就在玉清宗灭门之际,鬼蜮和白马寺的诸多高手横空出世,大杀四方,立马扭转战局,逼迫仙盟四宗退出了赵州境内。

        

神仙打架,百姓遭殃。

        

大战导致天地异象,气候反常,狂风暴雨等各种极度恶劣自然灾害接踵而来。

        

再加上云州朔方军与赵州玄甲军在两州边境进行了大规模厮杀,尸横遍野,状况极为惨烈。不过,朔方军因前期参加西征,士兵作战能力强,再加上楚怀坐镇指挥,玄甲军最终没有抵住朔方军强大攻势,边境失手。

        

京都,李杨府。

        

一个身穿白衣的年轻男子朝楚逸三拜,躬身道:“院长,学生此行,定不辱命!”

        

楚逸笑了笑道:“许博,我对你有信心!到了那边,随机应变,不要计较一城一地的得失,关键就是消耗朔方军的有生力量。哪怕赵州生灵涂炭,但守住了赵州,这场战争,我们就是胜利的。”

        

许博躬身道:“学生记住了。”

        

“好了。我让黑羽亲自送你过去。万事小心!”

        

“院长,珍重!”许博抱拳。

        

“好!等你下次回京都,我带你游览京都八景。”楚逸拍着他的肩膀笑道。

        

“好!”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6621/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