舅舅够了吗/医生太大了我坚持不住了

李十三所说的对照,其他顶尖宗派也发现了。

        

比如说四相宗,他们擅长幻术。

        

七祠宗的无妄神和四相宗作为标志图案的“碎镜”风格异常相似。

舅舅够了吗/医生太大了我坚持不住了

        

当然,其他顶尖宗派不会推测自己的术式源自七祠宗,太离谱了,而是觉得七祠宗倚老卖老,不尊重人。

        

七祠宗的历史仅次双生宗,比其他顶尖宗派早个几百年。

        

最正常的猜测是七祠宗自己DIY神祇,将形象搞得像是其他宗派的象征,以此彰显他们是宗派界元老级存在。

        

不过,事情终归没闹出多大矛盾。

        

七祠宗的神祇是被供奉着的,低层弟子甚至没资格近距离朝拜,地位高于掌门人许多。

        

其他顶尖宗派一看,行。

        

就算七祠宗来个类似盗图的行为,好歹盗图之后供起来了,大家明面上还是好朋友,不计较鸡零狗碎的事情。

        

唯有六花宗疑虑巨大。 

        

外人只知道六花宗的象征是六角雪花,不清楚六花宗的源流。

        

初代掌门是个天赋异禀、无师自通的修行者。

        

深居梨花雪山,以绝佳根骨感悟天地,自创的‘封花’术式。

        

随后从梨花雪山开山立派。

        

那时的六花宗离成为顶尖宗派还早着,自身修行的又是直接战斗力偏弱的封印术式,名不见经传了许久。

        

知道N代掌门后才混出头。

        

所以,外人根本不知道六花宗的初代掌门长什么模样。

        

单说六花宗宗门内部,也只有核心层面的人员才有资格进入传承密室,瞻仰初代掌门人神骨。

        

“道友,我们的初代掌门,和七祠宗供奉的瑶花神如出一辙。”

        

“哦?”

        

大长老心中多是疑虑,李十三可高兴坏了。

        

这一层关系说通,至少“七祠宗有大阴谋”的理论先占个立足点。

        

大长老还在念叨,就算七祠宗想摆资历,刻意DIY多个顶尖宗派的象征,也深挖不到六花宗的初代掌门的形象。

        

所以,真的匪夷所思。

        

李十三知道不可能直接讨论出答案,于是进一步诱导。

        

“大长老、归燕居士,六花宗和五色宗遭遇天灾,立刻有其他顶尖宗派过来接管,掌门和副掌门完全配合一副出卖宗门的样子…”

        

如此提醒,意思很明显。

        

七祠宗的神祇不关是拿其他顶尖宗派的象征当创意元素,其实和一场只有掌门、副掌门才有资格参与的内部协议有关。

        

这事情若是不深挖清楚,七祠宗的操控网极有可能覆盖过来。

        

六花宗、五色宗局面不稳,处于薄弱期。

        

大长老和归燕居士又是标准的当代掌门人,差个仪式而已。

        

七祠宗真要部署控制,他们首当其冲。

        

被李十三一提醒,两派众人顿觉背脊发凉。

        

“李修士,感谢你,也感谢刀疤兔组织…请指教,现如今我们应该怎么做?”

        

匆匆忙忙从凋零世界回来,又匆匆忙忙返程梨花雪山,李十三思考的时间其实不多,没想周全。

        

只知道先让六花宗和五色宗提前防备一手。

        

“嗯…宗派内部的事情,我远没有你们熟络,先打探打探吧,七祠宗肯定不知道我们猜到这么一步,可谓敌明我暗。”

        

李十三估摸着,正常世界的深渊禁区灾难比凋零世界晚了一千多年还未爆发,不至于凑巧这几天突然爆炸。

        

先让两人宗派的高层头疼去,咱也问问雪拉比,看看七祠宗P股底下是否有时空级别的炸弹,炸出不稳定的时空破碎区那种。

        

该说的说了一圈,魔枭什么的没有提及。

        

未曾亲眼见过,李十三也拿不出影像资料,导致他们接受能力有限。

        

而且啊,计划能成,七祠宗的神祇避免魔化,不存在未来魔枭。

        

开完会议,外边天色全暗,恍惚间讨论了小半天的初步计划。

        

初步计划主要是六花宗、五色宗干活,再拉上骑士公会。

        

李十三…暂时什么也不想干。

        

讲道理,如果两边队友拉垮,就不指望他们了。

        

咱直接把其他顶尖宗派掌门暗杀一圈,然后去七祠宗拆家。

        

有一说一,真做得到。

        

何归鸿头上的纱布未拆,行动倒是恢复自如。

        

“李十三,我看你也别回芙蓉市,明天跟我去虹海市吧,开学了。”

        

“哦?我原本的行程是回芙蓉市吗?”

        

此话一出,何归鸿觉得李十三有点糊涂,很快想到刚才突发的情报,又理解在巨大信息量冲击下,获得第一手资料的人确实会犯迷糊。

        

“是呀,你说倾夜学院3月中才开学,所以先回芙蓉市。”

        

那破学校开学比较晚,像何归鸿的虹海大学、青瓷的圣兰女子学院,2月底已经前去报到。

        

现实世界的锦鲤孤儿院已经不存在了,还回个球球的芙蓉市。

        

“嗯,我跟你一起去虹海市,早几天返校吧。”

        

不法城、倾夜学院。

        

两个地点在李十三心中重叠,有点手心手背都是肉的感觉,要是共同存在该多好。

        

回到六花宗安排的客房,按照正常世界的时间,李十三不过离开半天而已,像是到雪梨市兜风去了。

        

其实…

        

中间有一年的间隔,经历种种灾难,终于回到安定的环境中。

        

老板!

        

正要趴床上享受壶壶的按摩,信使鸟打着招呼:

        

有你的包裹。

        

“喔?谁给我的礼物?”

        

商店里,神秘邮差递给玩家包裹,李十三念叨着感谢,心中隐隐有了明悟。

        

礼物呀,当然是狐妖顾婉最后送的礼物咯。

        

一个吻,在游戏里对应着什么?

        

包裹打开,文字提示框弹出:

        

获得,红线。

        

李十三看着游戏界面久久沉默,凋零世界经历的震撼事件多了去,最终深深刻入人心的却是那一双金色竖瞳。

        

朋友手册剧情,最开始在尹香那儿获得的“破洞化妆包”需要红线、安抚之铃、贝壳之铃、洁净之符作为修复材料。

        

其中的红线需要3个。

        

前两个分别来自当年两段缠绵纠结的恋情,苦寻无果的恋情。

        

本以为第三个红线也会来自朋友手册任务…

        

哦。

        

事实上确实和朋友手册任务相关,狐妖顾婉才是正儿八经的小队成员。

        

游戏道具:红线。陷入着迷状态的一方让对方也陷入着迷。

        

黎朔风失败了、书晴失败了,他们的红线断开。

        

狐妖顾婉,到底算失败,还是成功呢…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6633/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