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她夹了出来闷哼/工人让我欲仙欲死

过了一会儿,班主任刘卓富进了教室,同学们也都安静了下来。

        

没有什么开场白,更没有考后总结,这一切都失去了意义。

        

今天的返校,只有两个目的:

被她夹了出来闷哼/工人让我欲仙欲死

        

一,毕业照。

        

二,根据每个学生的成绩,还有意向,班主任做一个记录,以便之后分校等工作的展开。

        

好吧,其实这俩事儿可以当做一个事儿。

        

尚北二中属于全市最好的中学之一,除了学区分过来的一部分,大部分学生是下面乡镇,还有其他学区借读过来的。

        

学籍不在二中的,在二中的,在下面乡镇中学的,反正很复杂。

        

但是,问题来了,二中是最好的没错,但还有个之一呢!

        

实验中学做为与二中并驾齐驱,甚至只强不弱的重点高中,同样面临着生源的问题。

        

两个学校是竞争关系,举个不恰当的例子,那就是尚北的北大和清华。 

        

不光是教学质量、升学率的较量,还有优质生源、议价生、借读生的抢夺。

        

毕竟,那都是钱啊!

        

虽然,齐磊不了解议价费到底是怎么分配,是直接进学校财政,还是先到教育局,再按各校的招生比例来分配。

        

反正不管怎么分,都是要抢的。

        

于是,就有了考完试才照毕业照这种反人类的操作。

        

本来考前就应该照完的毕业照,非拖到考后。正好照的时候来一趟学校,取照片再来一趟。

        

此时,老师化身推销员,借两次机会把生源留在二中。

        

这是没办法的事情,论教学设施,二中和实验中学没法比。论教师底蕴,也比人家差了那么一点点。

        

只能打感情牌。

        

刘卓富把班里每一个学生的高中意向一一统计下来。

        

到了齐磊这儿,本来都不应该叫齐磊单独谈话,因为齐磊的问题不复杂。

        

二中的学区,学籍就在这儿,成绩又过了议价线,不属于大议价借读。

        

而且,昨天齐磊妈妈也给他打过电话,明确要议价上二中。

        

这种学生,连中考统一分校都不用,二中把学籍直接留下就行了。

        

但是,刘卓富还是把这个平时让他操碎了心的混蛋小子叫到了身边。

        

一边若无其事的填着表格,一边无所谓地夸了一句,“还行,没白收拾你小子,还真考出来了!”

        

抬头撇了齐磊一眼,“属驴的,牵着不走打着倒退。”

        

齐磊一翻白眼,这是夸我呢?真没听出来啊!

        

前世,他和班主任的关系一点都不好,原因无它,这家伙手黑心狠,不是啥好玩意!

        

刘卓富是齐磊初一那年进的二中,大学刚毕业的年轻教师。

        

听说是名牌大学,在省城或者南方的大城市都不难找到学校。

        

可不知道怎么就来尚北了,而且教的还是初中。

        

前世,齐磊就一直认为他对工作上的事肯定有怨言,而且把火气都发到他身上来了。

        

印象最深的就是,他总是把教案圈成一个纸棍,稍有不甚就招呼在齐磊身上,还喜欢掐齐磊的后脖领子。

        

反正相当残暴。

        

为此,齐磊还给他起过外号:刘小个子!因为刘卓富长的矮。

        

但是,上了职高,上了大学,再到成年人,看着身边朋友们的孩子上学,看到网上那些“给家长留作业的奇葩老师”,齐磊才明白,遇到这样一个老师得有多幸运。

        

他会打你,骂你,也会盯着你每天检查你的各科作业。

        

更会在下课后,连上厕所的时间都不给你,撅在你身边多讲十分钟。

        

还会如鬼魅一般,时不时出现在别的老师的课堂外面,就为抓出那么几个不长心的傻孩子。

        

更会在二十年后,齐磊偶然加上他的微信,发出一句,“刘老师,你还记得我吗?”

        

他会回:“记得,你是齐磊,家在交通局下坡那里,道北。你特聪明,就是不好好学习。”

        

……

        

——————

        

“考这么好,是啥感觉?”刘卓富突然问了一句。

        

齐磊呲牙笑,“感觉挺好。”

        

刘卓富,“那就记着这个感觉,又不是真笨,就不能使点劲?”

        

刘磊,“听你的!”

        

刘卓富抬头看齐磊,这小子今天不顶嘴了呢?

        

低下头继续填表,沉吟了一下,“二中的高中不比别的学校,和初中是完全两个概念。想靠使小聪明再混三年,趁早和你家里说,别浪费那个钱。”

        

他是认真地第三次看着齐磊。

        

对于这个“坏学生”,刘卓富操了不少的心。但是,这是他的第一届毕业生,有着不同意义。

        

做为班主任,还是想多絮叨几句,至于听不听,那就是齐磊自己的事了。

        

“别当老师是开玩笑。全尚北就两所重点高中,能进去那是你的运气。但是能不能在这么多优秀学生中间脱颖而出,就要靠你自己的努力了。”

        

“一定要把握这份运气,别辜负它。”

        

“好!”齐磊依旧笑着点头。

        

这一刻,齐磊终于明白了,九几年的华夏缺点很多,更没法与后世的繁华舒适相比较,入眼都是破败,是落后。可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喜欢这个时代,祭奠这个时代?

        

不单单因为青春,更重要的是,这个时代有人情味!

        

无论是人,物,还是入目的一切。

        

远处的树、近处的花,脏乱差的街道,破旧的汽车,还有穿着土气的人,处处都透着烟火气。

        

与二十年后相比,宛若云泥。

        

“老刘你放心,绝不给你丢人!”

        

刘卓富一怔,老….老刘?我才二十六,就老刘了?

        

“臭小子!”笑骂一句,却是终究没有打出那一下,“去吧!”

        

“对了!”刘卓富叫住他,沉吟片刻,还是夸了一句,“作文写的不错,继续努力。”

        

此言一出,全班都是一滞,所有人都看了过来。

        

齐磊暗叫一声,”不好!”

        

可惜,晚了。

        

刘卓富难得夸他一次,也是为了嘱咐几句。

        

“上了省报也不见得就是好事,不要因此自满。”

        

“还有就是,过段时间,省台可能会有一个采访。到时别紧张,别人家问什么不过脑子就答什么,想好了再说,给我长点脸!”

        

齐磊:“…..”嚓!省台!?什么鬼!?

        

一回头,正撞上全班杀气腾腾的目光。

        

“咳咳!”

        

齐磊再怎么二皮脸也有点发烫,“那什么..没事儿了吧?我我我,我先去操场了哈,等你们拍毕业照!”

        

说完,落荒而逃。

        

全班同学都有种被愚弄的羞耻感,冲出去把他给埋了欲望。

        

这孙子,嘚啵嘚啵半天,原来都是夸自己的,你还算个人了?

        

……

        

        

感谢【燕客十方】的五万打赏。

        

你看看…回来就回来了呗,还带啥东西呢….

        

见外了吧?

        

那什么,还有吗?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6636/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