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把腿伸大点我要进去/男朋友在车里?刺激

得到了父亲的正面证实,赵惜蕊也没有了怀疑,只剩下感慨。

        

“那么厉害啊。”

        

“的确啊,让人无法反驳的厉害。”

公主把腿伸大点我要进去/男朋友在车里?刺激

        

赵作良摇了摇头:“还不止如此,他整合了整个河北的光复军,加上半个山东,整个河北和半个山东的都在他的控制之下。

        

现在不客气的说,他的势力比咱们赵氏的实力还要强,军队也更加精锐,追随他的人也非常多,隐隐有反客为主之势。”

        

“反客为主?”

        

赵惜蕊一脸惊讶:“他已经比咱们赵氏本家还要厉害了?这才多久?”

        

“便是如此了,否则开山也不会如此忌惮他。”

        

赵作良叹了口气:“此人过于能干,过于能打,屡屡让人出乎意料,不管遇到什么问题都能化险为夷,顺利解决。

        

整个起事以来,他是唯一一个可以和金贼正面抗衡而不落败的人,加上这一次的大胜,他绝对不是什么简单人物,前途不可限量。”

        

“他会和咱们为敌吗?”

        

赵惜蕊这个问题倒是让赵作良有点意外。

        

“你担心这个?”

        

“我是赵家女儿,当然担心这个了。”

        

“这倒是少见,你的想法怎么和你开山叔一样?其他人都是仰慕他仰慕的紧,比如玉成,简直把他当做神明一样崇敬他。”

        

“一笔写不出两个赵字,要是他与赵家为敌,难道女儿可以回避此事吗?乱世之中,女子的结局如何,可全赖家族和男人,这是女儿无能为力的事情。”

        

赵惜蕊眨眨眼睛,用天真的面容和语气说出如此不天真的话语。

        

不天真的有点过于现实了,就像是一瞬间把人从美好的幻梦之中带回了残酷的现实当中一样,顿时让赵作良意识到他和女儿以及整个赵氏的真实处境。

        

赵作良顿时有点难过。

        

“你若是个男儿就好了,可惜……罢了,也无所谓了,苏咏霖此人虽然强势,但是颇为顾全大局,倒是开山有点不顾大局的感觉,似乎是把苏咏霖当做敌人看待。

        

但是就我看来,苏咏霖并不会把赵氏当做敌人,他是真心实意要反金的,这一点,虽然爹爹不喜欢他,却也不会不承认,否则他也不会千方百计从南国来到北国,随我们一起造反。”

        

“那倒也是。”

        

赵惜蕊点了点头:“那爹爹觉得,他可以成大事吗?他真的能打败金贼,真的可以驱逐胡虏光复中华吗?”

        

“那就不知道了,这种事情如何是爹爹能预测的呢?他的未来,光复军的未来,赵氏的未来,谁又能说得清呢?”

        

赵作良把目光转向了北方:“爹爹只是希望光复军最终可以成功,这样的话,咱们赵氏也可以得到保全,你也可以得到保全。”

        

赵惜蕊听了这话,默然无语,只是握紧了赵作良的手,贴得更紧了一些。

        

她知道自己作为一个女子在这个世道上是多么的无力,多么的无奈,尽管看得清某些事情,却无能为力,这种失落的感觉曾经让赵惜蕊感觉自己学那么多东西是毫无意义的。

        

做一个什么也不知道的大家闺秀,学学女红,学学家务,没心没肺的,说不定会更开心一点。

        

总好过在深闺中忧虑,却什么也办不到。

        

感受到女儿担忧的情绪,赵作良心生歉疚,却一样的无能为力。

        

作为男人,只是有了改变一些事情的先决条件,但是更多的条件一样可以让任何一个男人比女人更加绝望。

        

接下来数日,赵作良都在为营救长子而四处奔走。

        

赵开山那边虽然给了他一个明确的答复,但是事已至此,他需要赵秀业多蹲一段时间的牢狱,以此挽回赵氏的名望,证明赵开山的公正严明。

        

事情都到了这个地步,当然要把赵秀业和赵作良身上最后一点点的利用价值都给榨取干净,让赵开山本人的利益最大化。

        

所以赵开山没答应赵作良的请求。

        

赵作良对此无可奈何。

        

妻子日日啼哭,让赵作良烦不胜烦,对妻子的不理解感到厌恶和生气的同时,也对赵开河感到十分的恼火,并且对赵开山的假正经感到些许的不满。

        

当然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赵作良明显感受到了自己在宗族内部成为了一个不受欢迎的人。

        

过往他的身份地位还是很高的,代替赵开山掌握族权和辅佐赵开山管理宗族的时候,他是很有威望的,一言一行都能让赵氏族人瞩目。

        

但是这一次不仅回来没有人迎接,参加各种族内活动的时候,家中人们也把他当做一个熟悉的陌生人,对他毫不尊重。

        

过往那种殷勤是不复存在了。

        

他想拜托族中一些人出面和赵开山那边说说情,尽可能早一点地把赵秀业放出来,但是无人答应,或者用阴阳怪气的话把他怼回去。

        

说什么自作自受啊,男人长大了要为自己负责啊之类毫无意义的话语。

        

过去你们求我的时候可没有这样说过!

        

赵作良在心中无声的咆哮着。

        

他能很明显的感觉到自己在族内的处境非常恶劣。

        

和宗族内部的处境一样日渐恶劣的是外部的一些关系。

        

失去了宗族内部的权柄之后,他原先的一些朋友也对他不闻不问,冷冷对待。

        

他上门拜访,人家冷遇他。

        

有什么社交活动,也没有人邀请他。

        

他托人询问,得到的也是冷言冷语和简单的应付。

        

巨大的落差让赵作良非常不愉快,浑身不自在,他第一次感受到权势的重要性。

        

没了权势,没了宗族地位,他赵作良又能算什么呢?

        

之后某一天的晚上,赵作良再一次被妻子的啼哭逼得大为火光之后,他果断离开了卧房,来到了自己的书房,决定从此以后不再和妻子同房睡觉,让这个怨妇自己哀怨去。

        

怒气过后,又是无尽的失落和颓丧。

        

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在这种时候感受到了人情冷暖,感受到了脱离宗族的平台,其实自己什么都不是的真实境况。

        

但是他同时也感觉自己遭到了宗族的背叛。

        

一辈子献给宗族,以宗族的利益为最高利益,但是到头来宗族却给了自己沉重一击,让自己失去了一切,并且毫不犹豫的把自己抛弃,让自己感觉不到任何来自宗族的温暖。

        

这让他开始怀疑自己人生的价值和宗族对于个人存在的意义。

        

只有宗族才有存在的意义,而家族内的个人并没有意义吗?

        

只要脱离了家族,个人就完全没有存在的价值了吗?

        

他痛苦地思考着相关的问题,却无论如何也得不出让自己可以信服的结论。

        

他不想承认自己对宗族而言是没有意义的,是可以随时被抛弃的,更不想承认自己离开了宗族就什么也没有什么也不是了。

        

他无比认真地考虑,非常努力地想要得出一个让他自己可以接受的结论,但是到头来,他却无法说服自己。

        

排除一切无法说服自己的结论之后,赵作良只剩下唯一一个他不太愿意承认的结论。

        

他对宗族是可有可无的,那么反过来说,宗族对他而言也是可有可无的。

        

既然宗族不要他,那么他真的有必要死守这个宗族吗?

        

他还有必要继续对这个宗族抱有期待吗?

        

他是否有必要为了自己去做点什么,而不是如同过去一样总是为了宗族着想?

        

他矛盾了一天一夜。

        

第二天天色大亮时,赵惜蕊提着一个食盒来到了书房内,看着神色憔悴的赵作良,幽幽叹了口气。

        

“爹爹,吃饭吧,你都一整天没吃东西了。”

        

赵作良看着小女儿担忧的神色,长叹一声。

        

“惜蕊啊,爹爹没用啊……”

        

赵惜蕊默默走上前,把食盒打开,端出几个盘子,盘子里是赵作良平素最喜欢吃的几样小菜。

        

很香。

        

赵作良默默地看着女儿把他的书桌变成了餐桌,一切都布置妥当之后,女儿把一双筷子递到了赵作良的眼前。

        

“不管怎么说,总还是要吃饭的,不吃饭的话,什么事情都办不到。”

        

“…………”

        

赵作良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认命似地接过了这双筷子,一句话也不说,吃了一口菜。

        

好吃。

        

仿佛是身体内的某个开关被打开了,赵作良开始大口大口地吃饭,吃的非常香,非常快,一大碗米饭很快就下肚了。

        

赵惜蕊就那么默默看着父亲把饭吃光,菜也吃光,整个人化身干饭人,仿佛忘却了一切烦恼似的。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6669/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