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太深了好涨美妇/徒弟被师傅从小吃到大

山林之中,陡起一抹灵光。

        

灵符!

        

霎时间,地裂山崩!

啊太深了好涨美妇/徒弟被师傅从小吃到大

        

泥土好似沸水,不停上涌、滚动,四下咆哮。

        

长达丈余的剑光纵横肆虐,所过之处,金铁刀兵无声从中断裂。

        

更有一团团斗大烈焰,轰然爆开,瞬息间,把偌大庭院尽数包裹。

        

疾风化作利刃,无序切割。

        

骤雨不知从何而来,好似万箭,每一滴雨水,都可洞穿金石。

        

眨眼间,偌大庭院,尽成恐怖沙场。

        

“陆云霄!”

        

混乱之中,一声大吼震天响起,随即灵光涌动,一面圆盾旋转呼啸,守住一方。 

“阿弥陀佛!”

        

更有佛号响起,金光涌现,化作三丈巨佛,把数丈之地围拢。

        

下一刻。

        

“唰!唰!唰!”

        

十余道血红丝线凭空浮现,以肉眼难辨的速度,瞬间洞穿金佛、圆盾。

        

“噼里啪啦……”

        

爆响声连成一片,佛光、圆盾接连崩碎。

        

“红线娘娘!”

        

“走!”

        

一声大喝,混乱的沙场之中,陡然跃出几道人影,朝四方逃遁。

        

几人身裹灵光,虽然身法不算出众,但一步踏出,就是数丈之地,速度之快,能让先天高手为之汗颜。

        

“想走?”

        

陆府主冷哼,再次抖手激射一张灵符:

        

“风火神雷,去!”

        

“轰!”

        

天际平生一道旱雷,雷光闪动,噼啪一声,就朝着几道人影落去。

        

“咔嚓……”

        

雷霆过后,下方多处三具焦尸,只不过另有几人再次得以远遁。

        

“追!”

        

陆府主、红线娘娘对视一眼,身上灵光一闪,已是追杀过去。

        

…………

        

“娘,你醒醒!”

        

“大夫,还有没有药?”

        

“不要慌,不要慌,服过药的去东边,其他人轮流排队,都别挤。”

        

院落内,人群熙熙攘攘。

        

即使八口大锅不停熬煮汤药,却依旧供不应求,不得不强行派人镇压病患。

        

“莫大夫!”

        

一人急匆匆奔来,面露慌乱:

        

“院里的草药不多了,外面三佛教教徒大乱,导致货物送不过来。”

        

“只有这些的话,坚持不了多久。”莫求沉吟,道:

        

“先给妇人、孩子,青壮排在后面。”

        

“那……”来人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小声道:

        

“年纪大的怎么办?”

        

“你觉得这里有多少年纪大的?”莫求抬首,面色淡漠:

        

“况且这次瘟疫,对年老之人影响不大,现今这种情况,只能往后排了。”

        

“是!”

        

对方应是,急急下去安排。

        

莫求扫眼全场,此地只是东安府多处临时搁置点之一,却已聚集了不下数千人。

        

无力哀嚎声、痛苦呻吟声,接连入耳。

        

偌大东安府,内有瘟疫,外有动乱,普通百姓可谓身陷苦海。

        

“哎!”

        

张紫菱在一旁忙碌许久,得空歇息片刻,见此情景不禁哀叹一声:

        

“如果城中的豪门富户,家家分担一些,也不至于闹成这等情况!”

        

说着,一脸不忿。

        

“我听高叔说,那些富户不仅不帮忙,还家家闭门锁户,禁止外人进去避难。”

        

“这也就罢了,他们甚至囤积货物,抢购药材,府里的仆人一旦发现遭了瘟,立马扔出来,每日饮宴高歌,与以前没什么不同。”

        

“说不定,他们还能趁着这次事故,发笔大财,简直就是无耻!”

        

听得出,她对此颇为怨恨。

        

实际上,如果不是陆府有责任在身,强行下令,就连符、周、方三大家也不会费力救治。

        

就如修仙者视武人为草芥一样,豪门世家也不曾关心普通百姓的死活。

        

反倒是陆家根在东安府,需要百姓提供赋税供养,对此颇为用心。

        

就如畜牧的农场主,自家的牲畜如若遭受重大损失,同样不干。

        

说到底,不过是利益罢了!

        

摇了摇头,莫求招来一人:

        

“这里东西有限,用不了那么多人,去几个人,催一催外面的草药。”

        

“是!”

        

队伍里当即分出两人,急匆匆奔向外面。

        

刚刚来到门前,还未等他们打开院门,大门就已迎面倒了过来。

        

“轰……”

        

重达数百斤的实木大门,带着门框,轰然倒塌,激起的烟尘弥漫开来。

        

几个身着袈裟的肥硕身影,一步步浮现。

        

“阿弥陀佛!”

        

“三佛临凡,弥勒渡世!”

        

“三佛临凡,弥勒渡世!”

        

“三佛教的人!”院内,不少人面色大变,目露惊恐。

        

前些日子,这些慈眉善目的大和尚,还是不少人眼里的救星。

        

而今,个个犹如灾星。

        

在他们看来,这次瘟疫,乃是我佛的考验,去往极乐世界的捷径。

        

任何敢于阻拦之人,都是邪魔。

        

而作为三佛教门徒,斩杀邪魔、护持正道,那是再正常不过。

        

“滚出去!”

        

护院大吼,挥舞棍棒冲向行来的大和尚。

        

“阿弥陀佛!”

        

来人双手合十,见状不温不怒,一股无形劲力勃发,瞬间弹飞护院。

        

二流高手!

        

“我佛慈悲,尔等何必执迷不悟,还请放下那些毒药,静待佛祖旨意。”

        

说着,大手一伸,抓住身边的门板,就朝着熬煮汤药的大锅砸来。

        

莫求眼眉一挑,刚刚拿起身旁的剑鞘,就若有所思停下动作。

        

“呼!”

        

劲气呼啸。

        

高处陡起一抹刀光,轻松轰碎门板。

        

“哒……”

        

一人落地。

        

来人身量不高,却手持一柄巨刀,立于原地,更有一股凝然之威。

        

董小婉!

        

不过相较于半个月前,此时的董小婉,身上似乎多出了某些东西。

        

气息,也更加纯净。

        

就如洗涤了浑身浊气一般,即使相貌并无变化,气质也是一增。

        

先天!

        

莫求眼神闪动,识海微起涟漪。

        

即使与他而言,先天高手已经算不得强大,但对于进阶先天依旧心动。

        

而今,这位小自己两岁的师姐,已是真正成为一位先天高手。

        

三十岁之前的先天,未来可以修行仙法,成为那世所罕见的修仙者。

        

思及此处,他眼中也不禁带有些许艳羡。

        

“邪魔歪道!”

        

低哼一声,董小婉身形电闪,刀光狂舞,呼吸间就已掠过几位三佛教门徒。

        

“嚓!”

        

长刀一收,地上也多了几具尸体。

        

以莫求的眼力,自能看出她刚刚进阶,气息不稳,出手多有不协。

        

若是两人交手,他有把握在十招之内拿下。

        

但在他人的眼中,就连内气外放的高手,都能砍菜切瓜般斩杀。

        

董小婉,无疑是一位顶尖强者!

        

庭院内的气氛,当即一松,不少人紧绷的表情,也放松下来。

        

“莫师弟。”董小婉回身,朝莫求嫣然一笑:

        

“我来的晚了些,药材就在后面,好在没有出事,你这里怎么样?”

        

“我没事。”莫求摇头,认真审视对方:

        

“恭喜,师姐进阶先天,仙道可期!”

        

“多亏了你,要不然,我也不能……”看了看周围,她声音一顿:

        

“先天虽好,对于他人来说甚至还不是起点,好在总算有了些希望。”

        

说话间,她踏步行来,低声道: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也是刚刚知道,陆府主已经亲自出手,三佛教教主、逆盟易岚身死,玄衣教教主虽然侥幸逃过一劫,短时间内怕也不敢露面。”

        

“啊!”莫求心头一跳:

        

“当真?”

        

问完这话,就是摇头轻笑,以对方的性子,既然说了,自不会有假。

        

果然,在这个武力强大的世道,混乱的终止,不在于下面人的厮杀。

        

起决定作用的,始终是那些最顶尖强者的胜负。

        

“当然。”

        

董小婉点头,伸手朝四周一指:

        

“待解决瘟疫,此番动乱就可以告一段落,师弟也无需继续奔波。”

        

“嗯……”

        

她抿了抿嘴,道:

        

“蓉蓉说,这次讨伐紫阳门,陆府会大加封赏,师弟救治瘟疫有功,当能分到不少好处。”

        

她的话不假。

        

半个月后。

        

待到府城瘟疫平息,紫阳门彻底攻破,几位先天先后被擒被杀,事情还未彻底结束,陆府就开始大加封赏,犒劳各方功臣。

        

除了符家因为陆南殊的缘故,其他各方势力,都得了不少好处。

        

就连莫求,也分得数个大功,即使去云楼,也可以去个两趟。

        

如此一来,看上去皆大欢喜。

        

甚至就连动乱的平息,都干净利落,再次彰显了陆府的实力。

        

但在有心人看来,陆府如此迫切的拉拢人心,与以往的做法截然不同。

        

曾经的陆府,只需他人畏惧,何曾在乎人心?

        

而今。

        

它已没了当初的底气!

        

…………

        

琼月湖。

        

星岛。

        

湖中群岛,如繁星点缀,但唯有正中的一处,被称之为星岛。

        

陆府主立于楼宇之中,背负双手,举目远眺,眉宇间隐泛愁思:

        

“蓉儿,你可知南陵尚家?”

        

“知道。”陆蓉抬头:

        

“尚家乃传承数百年的修仙世家,据闻祖辈还曾出过筑基仙修,隐于冀州南陵山脉,甚少出世,就连前些日子的坊市都没派人过来。”

        

“不错。”陆府主点头:

        

“尚家有一子,天资出众,根骨绝佳,年纪、修为都与你相仿,你有没有想法?”

        

“父亲!”陆蓉眉头皱起:

        

“您答应过我,待我修为稳固,就会让我去仙岛,寻求机缘。”

        

“呵……”陆府主轻呵,语声莫名:

        

“仙岛,多少家族子弟去了仙岛,乃至拜入仙家宗门,但最终能回来的,又有几位?”

        

“蓉儿,那里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好,在这里你高高在上,去了仙岛……”

        

“又算得了什么?”

        

最后,摇头道:

        

“宁做鸡头,不做凤尾,这个道理你祖父用了几十年,才明白,我不希望你老了后悔。”

        

“父亲!”陆蓉面色一肃:

        

“蓉儿一心仙道,别无所求!”

        

“罢,罢!”陆府主无奈摇头:

        

“再过几个月,尚家来人,你看一眼,如果实在不行,我会安排你去仙岛。”

        

“怎么……”陆蓉面露不解:

        

“我们一定要尚家帮忙不成?”

        

陆府主眼神闪动,并未作答。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7033/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