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一下浅一下温柔一下/没想到她是第一次

想法和未来都很美好,但眼下的徐州还是一片空白,吕布还记得当他跟暮云道人说出自己伟大宏图时暮云道人那真挚的目光,也许是压力太大的缘故,吕布再进辰塔时,迎面面对的就是暮云道人的一阵狂喷。

        

“我实在不明白你为何要搞这么大,我只是个小小散仙,你到底懂不懂散仙在这天地间是什么地位?截教也没了,我也没想要重振截教,也不想努力,你说的那些,可能上万年都不一定能成,你却要在百年内达成,我不知道你为何会有这般想法,但我可以负责人的告诉你,这些人不行!”

        

吕布擦了把脸上的口水,三十多名弟子跪在附近,连头都不敢抬,显然不是第一次被暮云道人骂。

深一下浅一下温柔一下/没想到她是第一次

        

“这些孩子都是精擅数术之辈,在数术方面颇有天赋,怎就不行了?”吕布取出一坛酒递给暮云道人道:“新酿的酒,我说的蒸馏酒,可惜技术不太过关,只做出了这一坛。”

        

说着拍开封泥,扑鼻的酒香四溢,这是吕布根据如今的造酒之法摸索出来的蒸馏酒提纯,经过多次试验才做出来,味道有些像前世的曲酒,至于是降香还是醇香,那吕布就喝不出来了,他本是想要做汾酒的。

        

封泥一开,暮云道人的眼睛便随着吕布的动作不断移动,再也离不开这酒坛。

        

“这……嘶~阵法这东西,不止是数术好就行,还需精通周易,明阴阳之变化,懂五行之奥妙,很复杂的,这些人得重头开始教,我当年也是修行出法力之后,开了祖窍,悟性大增,然后才在阵法之道上有所建树的。”暮云道人说着吞了口口水。

        

“那就教啊,黄帝四经也好,百战心经也罢,都是最适合人族的练气之术,这些弟子我看也都聪慧,要学的也不是非要到你这地步,只需能刻画几个飞舟那样的基本阵法就行,到时候他们专门给你建一座酒窖,帮你研究如何用阵法制作各种佳酿岂非美哉?”吕布说着将酒坛凑在鼻子前,深吸了一口后叹息道:“好酒~”

        

“也不是不行,但又要练气修法,又要学这些,必定需要很长时间。”暮云道人吞了口口水道。

        

“法力可以练,布最近法力小有突破,可将这辰塔之中的时间调整为十倍流速,外界一天,此中便是十天,我们有足够的时间。”吕布给暮云道人倒了一觞酒递给他道:“至于酒的话,十日一坛还是能做出来的。”

        

“好酒,虽无那仙酒之功效,但若论爽醇,却更胜仙酒!”狠狠地灌了一口后,暮云道人盯着吕布手中的酒坛道:“三日一坛。” 

        

“成交。”吕布很干脆的答应道。

        

“……”暮云道人看着吕布,突然觉得自己可能被对方骗了,但哪里不对却又说不上来。

        

“暮云道长乃阵道宗匠,尔等既有机缘入此塔中,便要跟随暮云道人,以师礼侍之!”吕布看向这些弟子,沉声道。

        

“喏!”一众弟子都是从各地招来的孤儿,根据陈宫等人的粗略抽查,这些人是对数术比较有天赋得,所以被派来这里,辰塔中有足够的时间让这些人修法练气,等到如暮云道人所言,开悟之后,这些人便会如暮云道人一般以参悟阵法为主。

        

而吕布要的也不是他们能布出什么大阵,这些人只要能够精通基础阵法,懂得阵法组合的原理,就可以放出来做事了,往后吕布会陆陆续续挑选一些机灵的少年工匠进来,而这些人未来的路吕布都给他们想好了,只要学有所成,出了辰塔之后,便建立一部,专门负责研究和生产各种东西。

        

除了这些人之外,这辰塔之中还有五千孤儿,数百教授识字的老师,还有五万良家挑选出来的新兵,他们或是修炼百战心经,或是修行黄帝四经中的练气之术。

        

为了更好的将时间利用起来,吕布现在是法力全开,将辰塔的时间流速控制在外界的十倍,这样消耗虽然打破了平衡,但以吕布如今的道行,坚持十年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况且随着他的修行,这个被打破的平衡也会逐渐修复,十年后若吕布能达到真仙巅峰,便能完全维持辰塔十倍流速的供养,若能突破金仙,那这个时间加速会更快。

        

时间在徐州热火朝天的忙碌中悄然流逝,袁曹之战的战火已经烧到了南岸,吕布这边,成功说服陈兰和雷薄投降,这两人的加入令吕布手中又有了些机动力,便命高顺带领陷阵营前去,汝南已经成了废墟,吕布现在也没想要,若要吞并中原,徐州这边有很多发力点,拿下汝南,反而会让吕布的防线拉长,这对于目前还在大力搞生产、鼓励生育的吕布来说,并不是一件有利之事。

        

正月初,下邳的武碑和百战碑第一段竣工,吕布昭告天下,武碑对天下人公开,任何人都可学习,同时推出了武院,只要能够在十五岁之前,通过武碑上记录的修行之法练出气来,便可入各方武院,那里将有名师指点,还有更高深的修炼之法。

        

武碑和百战碑中记录的都是吐纳到练气这一段,练气也只有前半段,要想修行更高深的东西,就必须入武院或者文院,而武碑和百战碑刻录的并非文字,而是一幅幅图画,吕布在竣工后以自己元神在其中刻印,只要有些天赋的人,看着这武碑或百战碑,都能如当初的刘协一般,很快沉迷进去,领悟神速。

        

所以这武碑和百战碑的第一段是向人族施惠,但同时也是在筛选有足够天赋之人或者足够努力之人,因为武碑和百战碑对天赋的要求都不算高,就拿七岁开始修炼来说,天赋稍好一些,很快便能迈入练气截断,哪怕是普通人,只要肯努力,也能在十五岁前迈入练气境。

        

而同时,袁绍和曹操之间的战场也打到了官渡,这是个关键的节点,袁曹之战的胜负在历史时空中在这里,却不知道在这个世界,官渡是否还是这场胜负的转折点。

        

“从目前来看,袁绍声势依旧足够,百万大军压境之下,官渡此地算是曹操的最后一个关口,若此地再失,袁绍大军便可长驱直入,整个兖豫二州再无任何险阻可守,再加上曹操治下,本就有许多世家暗许袁绍,据我等这段时间探知,曹操如今后方连粮草都难筹措出来,很多世家本已答应好出粮但却一直在拖延,若非主公此前让策反了陈兰、雷薄,牵制住了袁术,此刻曹操恐怕更加艰难,若无意外,曹操此战必败!”周瑜和陈宫一左一右站在沙盘两侧。

        

从沙盘堆出的地势来看便能清晰看到,官渡往后,过了中牟便是一马平川,水道也不再密集,曹操此前为了阻挡袁绍大军南下,在官渡以北建造了大量坞堡,这两个月来,这些坞堡几乎被袁绍毁尽。

        

孙家众人过来之后,孙策和张辽、周泰、程普、韩当、黄盖、蒋钦这些人一起进入了辰塔修行,而周瑜虽然也开始习练黄帝四经,却并未进入辰塔,毕竟吕布身边,武将扎堆,收服江东后,单是以往的顶尖武将便有一大批,自然可以轮番入辰塔修行,但谋士、统帅方面却严重不足,周瑜过来,自然被吕布留下来出谋划策。

        

“而且也并未发现如当初主公一般,有神佛插手的迹象,如今河水有冻结之相,一旦河水冻结,冀州大军便能大规模南下,到时候,曹操将再无半点胜算。”陈宫赞同的点点头,现在就只等那河水冻结,不然的话,袁绍的大军太多,难以渡河。

        

吕布双手合十,看着沙盘,所以眼下,最关键的就是这河水何时冻结,吕布不禁笑了,这观音的手段可比那欢喜佛、韦护高明了太多,不会那样大规模插手,只在一些关键的节点上使力,就算最后胜了,那也是运气,而不会如同当初韦护那般,让人一眼就能看出是有鬼神相助。

        

“立刻命令臧霸挥兵攻入青州,将青州拿在手中,让伯远攻破汝南之后,便立刻掉头,攻入颍川,再命公明,将这两月所练新兵都带入战场,自彭城而出,攻伐兖州!”吕布陈默片刻后,突然睁眼道。

        

“主公,这……此时曹操式微,我等本该助曹攻袁才是,若此时趁机攻打曹操,袁绍南下时,我等根本无力阻挡!”陈宫和周瑜闻言变色,一旁的徐宣更是直接开口道。

        

“从一开始曹操便落入绝对下风,而以往一直出现在他身边的那些神佛始终未曾出现,这最后一仗,我赌曹操会赢,袁绍终究会被赶回河北,而此时曹操亦是最为虚弱之时,我便要趁此机会,夺取中原!”吕布看向众人道。

        

这无疑是一场豪赌,因为这一切的前提是建立在曹操能赢了这一仗的前提上,但目前从各方面看,曹操都必输无疑,除非出现奇迹,但奇迹会发生么?

        

周瑜看向陈宫,这主公一直是这么好赌么?

        

陈宫苦笑着点点头,这个时候,吕布下了决断是绝不会再改的,照做就行了,从以前几次关键的节点来看,吕布很多决定当时看着不靠谱,赌性十足,但最终却都被他赌对了,希望这一次也是如此吧。

        

吕布既然已经下了决断,各方便迅速动员起来,臧霸在得了吕布命令之后,留下两万兵马驻守箕屋山大营之后,便迅速挥兵攻入青州,高顺那边也加快了攻伐汝南的进度,徐晃带领五万训练不足两月的新兵开始奔赴彭城,直接抢夺泰山郡,同时江东空余兵力开始源源不绝的送到北方战场,如今江东已经渐渐稳定,加上孙策带头投降,使得江东战力保留了不少加上吕布当初南下的二十五万大军,此时回转,曹操后方空虚的情况下,却也能够吃下不少地盘儿。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7125/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