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只想吃你的身上的小馒头/我成为公司的公用性奴

    

江浩问及赵倩姑娘事发经过,非但没有得到回应,反而惹得姑娘哭声更大了。

        

“你这混账东西,哭哭哭,就知道哭,大人问你话呢,你倒是把昨天发生了什么,详细的说与大人听,才能尽快抓到那混蛋。”赵盛在一边看着女儿就知道哭,当真是又气又急。

        

“小倩姑娘,你可曾看到那贼人长什么模样?”江浩制止了赵盛的谩骂,继续问道。

今晚只想吃你的身上的小馒头/我成为公司的公用性奴

        

赵倩哭着摇了摇头,抽泣道:“不曾看见,昨晚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感觉浑身乏累,不知怎的就睡着了,而且睡的深沉,早上一早,才被丫鬟发现叫醒了我,这才发现自己被,被……我不活了。呜呜~”

        

“此事错不在你,怎可轻生,如果你自寻短见,岂不是让亲者痛仇者快?万不可做傻事。”江浩对着赵倩说完,看向了赵盛说道:“最近她是否出过门?去过哪里?可曾与人生怨?”

        

“大人,我们家只是一个小小地主,从不与人生怨,前日小女与她母亲去东庙上香了一次,就再也没出过门,只是昨天突然有一副拜帖送到府上,我只以为又是谁家上门求亲,发的拜帖,未曾重视,不想居然会造成如此恶果,真是羞愧难当,愧对小女啊~”

        

“拜帖?可曾带来?”

        

这个采花贼有点东西啊,采花前还送拜帖?

        

“带来了,在这,请大人过目。”

        

江浩接过拜帖,打开一看:

        

贵府有女芙蓉貌,天缘偶合在兹时;

        

喜做月下闺中客,迎得郎来入绣阁。

        

普一看,这拜帖好像没毛病。

        

细品之下,这特么不是淫诗么,果然是淫贼。

        

“没想到这淫贼居然如此猖狂。”

        

这世上居然还有淫贼,采花之前还先送拜帖?

        

这算什么?不怕瓮中捉鳖?

        

真有这么傻的贼吗?

        

还是说,他对自己的实力非常的自信?

        

就算告诉你我要来采花,你也拿我没招?

        

江浩越来越感兴趣了,没想到一个采花贼居然也这么嚣张,是看不起谁?

        

“走,带我去看看姑娘闺房。”

        

案发现场还没看,江浩相信,在自己的勘察术下,一切蛛丝马迹,都无所遁形。

        

赵府坐落在城外,是一处小型庄园,观其家底,也算夯实,庄园外有几百亩良田,佃户在田间劳作。

        

看到一队官兵前去赵府,纷纷抬头张扬,想要一窥究竟。

        

“大人,请。”

        

进入赵府,江浩发现,他们家其实也不比苏府差多少,居然养的起护院,这有护院还被采花贼给得逞了,这些护院养着干嘛的?

        

看到江浩看向那些护院,赵盛脸色有些发红,尴尬的说道:“大人有所不知,这些人只学了些庄家把式,平日里也是以种田为生,闲时才来帮府上看看。”

        

江浩不以为意,乡绅地主之所以恶霸多,还不是养了这些护院,仗势欺人,虽然不知道这赵府会不会也这样,这目前不是江浩该关心的事,现在他们也是受害者,江浩就应该一视同仁,替他伸冤。

        

一路穿廊入院,江浩他们就来到了赵倩的闺房处。

        

“大人,这就是小女闺房,大人请。”

        

江浩抬步踏入屋中。

        

“勘察术。”

        

游戏中的技能,在游戏里,是傻瓜式提醒,哪哪有痕迹,或者线索,都会用不同的颜色标记出来,因此江浩的视野中,现场顿时色彩丰富了起来。

        

乱!

        

这是江浩见过最乱的现场了。

        

桌椅上茶壶七零八落,还有碎杯残渣碎了一地,床上更是乱的一塌糊涂,无法用语言形容。

        

地上脚印也错综复杂,显然多人进入过。

        

这水杯碎了难道没声音?不知道来看看?

        

这么乱,像是世纪大战,也没人来瞧瞧?

        

又走了一圈,发现门上窗纸有一个小孔,深受古装电视剧毒害的江浩深知,这绝对是吹迷香的洞。

        

怪不得她说感觉昏昏沉沉的,原来是被迷晕了。

        

江浩走出屋子后,又看了一下她房间所处的位置,在赵府庄园的深处,四周亭台楼阁,假山水池,怪不得这么大动静也没听到。

        

“她没有丫鬟吗?”

        

江浩顺嘴问了一句,有钱人家的小姐不都是有丫鬟在一边伺候的吗?

        

“快,去把小姐的丫鬟叫来。”

        

赵盛对着现在一边,像是管家的人喊道。

        

不一会儿,一个丫鬟走了过来。

        

“你昨夜在哪?”

        

“回大人,奴婢昨晚照料小姐睡下后,也就回房睡了,早上一早准备喊小姐起床,这才发现出大事了,我看见小姐衣衫不整躺在地上,于是我赶紧上去喊醒了小姐,并给她穿上衣服。”

        

随后江浩问了一下赵府的管家、护院、杂工,想问问他们昨晚有没有什么可疑的情况,但都没有得到有用的信息。

        

“今天可有其他人再进入这间屋子?”

        

现场脚印这么多,显然不是一个采花贼踩出来了,但是也不可能有这么多采花贼,肯定还有其他闲杂人进来过。

        

江浩话音刚落,现场的一些护院,家丁都低下了脑袋,显然他们今天都偷偷来过。

        

这都是什么护院和家丁啊~

        

江浩摇了摇头,一个提纵,施展风神腿,轻松上到屋顶,肆意潇洒,轻松写意,可见其轻功造诣深厚。

        

‘勘察术’一直显示着。

        

屋顶上也有浅白色脚印,显然采花贼也是从屋顶摸过来的。

        

随着继续追查,脚印逐渐稀疏,看其脚印间的距离,一步七八米,显然轻功了的。

        

江湖中人。

        

这显然已经不是一般的平民犯下的事了,现场留给江浩有用的线索不多。

        

充分说明对方有些丰富的作案经验,以及不俗的轻功身法。

        

怪不得别人常说,要想当采花贼,你首先得轻功好,要不然,床你都爬不上。

        

“麻烦了,可能还是流犯,不容易抓。”

        

如此老练的手法,以前却没有听说过,而且还送淫诗,显然是狂妄自大之辈。

        

但是不可否认,他狂也有他狂的道理。

        

沿着脚印追了一段距离之后,脚印消失不见,只得返回。

        

“还请大人早日找到淫贼,给小女主持公道。”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7264/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